毛泽东时代人们遇到突发自然灾害时

song_wshr 收藏 13 619
导读:想起了《12次列车》 ——毛泽东时代人们遇到突发自然灾害时 “方便面80元一碗饿疯了的乘客疯抢”、“无奈的16小时”、“我们早已不再感动,我们只要回家”、“已经快一周了,在风天雪地里,我们很饿、我们很冷、我们很焦急、我们很无助,我们很无奈,给个准信吧,让我们全体自决于党,自决于人民也行”、“女民工返乡梦碎广州站”、“泪流满面:亲历火车受困17小时”…… 这些伴随2008冰灾铺天盖地的类似消息,勾画出了中国人今天遇到突发灾害时的行为特征: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自行其是,自生自灭。不管

想起了《12次列车》


——毛泽东时代人们遇到突发自然灾害时




“方便面80元一碗饿疯了的乘客疯抢”、“无奈的16小时”、“我们早已不再感动,我们只要回家”、“已经快一周了,在风天雪地里,我们很饿、我们很冷、我们很焦急、我们很无助,我们很无奈,给个准信吧,让我们全体自决于党,自决于人民也行”、“女民工返乡梦碎广州站”、“泪流满面:亲历火车受困17小时”……


这些伴随2008冰灾铺天盖地的类似消息,勾画出了中国人今天遇到突发灾害时的行为特征: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自行其是,自生自灭。不管是趁火打劫还是良心发现全是个人的自发行为。灾害面前,作为灾民只能消极等待,一切听天由命。


这令人想起了毛泽东时代根据真人真事拍摄的电影《12次列车》。同样是突发灾害,同样是列车,同样是与外界失去了联系,同样是来自五湖四海素不相识的同路人,在灾害面前却自发组成了临时党支部,团结起全体乘客协力共同奋斗度过了难关,而且还抢救出了数百其他遇难灾民。如果自己不幸成为受灾者,是希望灾害发生时出现什么样的人与人的关系?“方便面80元一碗饿疯了的乘客疯抢”的关系,还是当年《12次列车》上那样的关系?而今天的人们对当年《12次列车》那样的行为还能相信吗?能理解吗?能效仿吗?这难道不发人深省吗?


附录:《12次列车》


12次列车


电影《12次列车》在上世纪60年代曾感动中国,影片中列车与洪水搏斗的真实故事已载入中国铁路的史册。


1959年7月22日,一场特大洪灾肆虐于辽西大地,正在行驶的沈阳至北京12次特快列车被困在辽宁省绥中县境内前卫至高岭间。


一困就是3天3夜。12次列车的20多名女乘务员在车长张敏媛的带领下,克服断粮断水种种困难,将列车上仅有的和飞机空投的食品全部供应给旅客,自己则忍饥挨饿,不仅保护了全车612名旅客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还抢救出了当地350多名灾民,受到了铁道部通令嘉奖,并被授予“英雄列车”称号。


第二年,八一电影制片厂将这段惊心动魄的故事搬上了银幕,片名就叫《12次列车》,一时轰动全国,3亿多中国人成为这部影片的观众。


===★★★★★沈阳至北京12次英雄列车★★★★★===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事情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的最后一年,即新中国诞生后的第10个年头,1959年夏季:


列车失踪:震惊海内外的头号新闻


7月23日午夜十分,大洋彼岸的“美国之音”播音员向全世界报道了一条令世人震惊的号外新闻:


在中国的辽西地区,昨日因连遭暴雨袭击而引发了一场特大山洪,洪灾爆发时将一列载有600余人的客运列车吞没,列车上的600余名旅客及司乘人员全部遇难……没有发现生还者的踪迹……


该消息随着美国广播公司的卫星通讯电波,传遍了世界各地,令全球为之惊愕!洪水……列车……600多人遇难……特大灾祸……闻者无不痛心疾首,垂泪默哀。


7月22日,铁道部机关已接到从锦州铁路局发来的紧急报告:


……绥中县前卫地区遭受到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袭击,导致山洪暴发,水库决口……兴城至山海关之间的铁路设施和有关设备均被冲毁,通讯线路全部中断。前卫车站已被洪水淹没……12次特别快车失踪,虽已派出飞机侦察,但因地面云层太厚,始终没有找到该列车的踪影……


临近黄昏时分,锦州铁路局领导接到来自前方救援队的报告:在距前卫车站大约7公里的洪水下游处,有人从洪水中打捞到一块12次列车上的“方向牌”。据此推断,12次列车的“出事地点”应当在前卫车站的左右区段至石河桥一带……


目前的情况不外乎有3种可能:其一,列车已被洪峰卷走,并被洪水卷到下游低洼地带;其二,列车在石河桥上停车时,随即与垮塌的桥梁同时沉入水底;其三,列车现已脱离危险,可能驶向了地势较高的安全区域。


傍晚时分,绥中地区的大雨终于停了,天色渐渐笼罩在黑暗之中。从山海关和锦州方面派出的救援队伍仍在夜幕里继续寻找着失踪的12次列车……


12次列车的下落,牵挂着海内外各方人士的心,牵动着路内外各级领导的心,牵动着铁路员工及其家属们的心。


12次列车,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呀?


岁月流逝至今,当年,“美国之音”那段有关“中国列车在洪水中遇难”的新闻报道,也已尘封了47年之久。今天,让我们重新翻开历史,再一次了解12次列车在特大洪灾中幸存的内幕;再一次回放12次列车路遇洪水时,那一组组惊心动魄的难忘镜头……


铁龙戏水:近千人获救的抢险奇迹


1959年7月21日晚,由沈阳开往北京的12次特别快车于22点35分正点发车。列车迎着洒洒落落的雨点前进,正点到达北京的时间应该是次日上午10点45分。沈阳客运段北京车队的“三八红旗包乘组”担当着此次列车的值乘任务,列车长由20岁出头的张敏媛和李桂芹担任。


7月22日拂晓,锦州以北地区的上空依旧是乌云密布、大雨滂沱,这里已经连降暴雨数日,并造成多处地区河水泛滥。


当12次列车穿过锦州到达兴城之时,接到调度的命令:“前方是石河桥,列车准备缓行,时速5公里……”。


时间大约在5点左右,空中的雨点骤然变大,已经看不到常见的“点线”之形,完全变成了“瓢泼”之状,如同倾盆之水从天空降落。


暴风骤雨突然袭来,它发疯似的冲撞着大地,冲击着奔驰的12次列车。司机长屏住呼吸,驾驶着机车在暴雨中缓缓行进,列车在穿越石河桥时,司机长发现前方有摇动的火光,几名养路工人在路基上拼命地高喊着:“停车!停车!”


司机长见状,迅速紧急刹车,使12次列车的车身停在石河桥上,而车头已经跨上了桥西一侧的路基。


养路工人在暴雨中告急,前方大约100米的路段上,发现路基穿孔的重大险情,列车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前进了,危险太大!


大雨继续下着,河水还在猛涨,桥下洪峰翻滚,天空漆黑如墨。列车前行有危险,停在桥面上更危险!怎么办?紧急之中,列车长、乘警长、运转车长和司机长纷纷跑向桥头,用护路部队的电话向锦州方面请示调度命令。在得到“后退”的指令后,12次列车迅速由石河桥倒退行驶,一直后退到前卫车站。在整列车体刚刚退出石河桥面之际,一股洪峰到达,将石河桥梁全部冲垮,真是好险呐!


列车退至前卫车站之际,张敏媛车长立即与车站的单站长取得联系,在询问最新调度命令时,才知道通讯线路已被洪水冲毁,他们现在已与上级完全中断了联系。单站长告诉张敏媛:“此地的防洪形势特别紧张,防洪指挥部早有通知,一听到枪声,必须立即撤离!那是山洪暴发与水库决口的信号。”


单站长话音未落,就听见三声枪响。张敏媛等人同时向枪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此时,天空渐亮,已能看见远处朦朦胧胧的物体,只见从西北方向涌来一片白茫茫的水墙。洪水来啦!水头呼啸而至,那声音如同发疯的猛虎在狂吼,令人惊骇。洪峰的水浪有几层楼高,倾泻而下,瞬间即将地面的房屋推倒荡平。大树被连根拔起后卷入水流,就像水面上漂浮着一棵葱。车站附近原有一片较大的粮食仓库,眨眼工夫已被洪水夷为平地……


洪水向12次列车扑来,其势汹涌,淹没了车轮,扑打着车门和车厢。列车急速启动并退出前卫车站,向身后的高坡地带驶去。洪水追赶着列车,两者像比赛一样较量着速度……


列车在后退的路基两边,有许多刚从洪水中逃生出来的灾民。由于山洪暴发在清晨,不少村民在睡梦中就被夺去了生命。幸存者从洪水里爬上路基,拼命地向高处跑。跑不及的人则被洪水卷走。当12次列车从突然袭来的特大洪水中驶向远处的高地时,受困于洪水的灾民们看到了求生的希望,挣扎的灾民纷纷涌向列车……列车在后退行驶过程中,连续三次停车,并从洪水中抢救出350余名受灾的村民。


最终,12次列车停滞在一座土岗之上,这里是绥中县前卫地段铁路上的制高点。列车和旅客及灾民们总算安全啦!但四周全是洪水,一望无际,他们被洪水团团包围着,如同海洋中的孤岛,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怎么办?洪水还会不会继续上涨?列车在此地还要等待多久?何时才能与上级取得联系?这一系列的问题摆到列车长面前,使23岁的张敏媛感到责任无比重大。她平生第一次经受着身心的双重压力:列车上有近千人的生命安全啊!


此时此刻,列车党支部发挥出核心作用。列车党支部决定:在当前特殊而紧急的情况下,要以列车上党的组织为战斗堡垒,带领大家团结互助,进行自救,共同战胜洪水。


沈阳音乐学院院长李劫夫向列车党支部建议,把旅客中的军人和政府工作人员组织起来,召开旅客代表会议,重点照顾好老人、妇女和儿童……党支部采纳了这位老党员的建议。


7月22日傍晚,大雨终于停了。这时候,从紧张状态里走出来的人们才感到又饥又渴。已经整整一天没吃饭啦!当年的12次列车是夜间运行,列车编组中没有餐车。列车始发时,车上的食品只有乘务人员自备作早餐用的一箱面包。而眼下近千人的吃饭与饮水问题,已成为列车上最为突出的头等大事。


聪明能干的列车长从下午开始,趁着雨水渐弱的间隙,组织有关人员到洪水中打捞漂浮的粮食,仅打捞出被毁粮库中的面粉、花生和高粱米就有2000多斤。列车只要就地取材,马上可以解决近千人的吃饭问题。张车长急中生智,经向当地政府领导请示,同意用打捞上来的面粉作为列车全体成员的粮食,而且是“需要多少拿多少”。


于是,旅客代表会议决定组织伙食团,成立了10个烙饼小组,到附近的上坡村,借用村民的锅灶烙饼,从4时许一直烙了四五个小时,总共烙了800多斤白面大饼。上坡村的老百姓还给12次列车送来600多个鸡蛋和一堆黄瓜,做成鸡蛋汤,用水桶挑到列车上……


就这样,乘务人员在危难之中,总算把近千人的吃饭饮水问题成功解决。大家情绪稳定,耐心等待着洪水的回落和救援队伍的到来。


7月23日,天空渐趋晴朗。当旅客们走出车厢时发现:空中有一架飞机在盘旋,并向列车所滞留的土岗上投放悬挂物品的降落伞。大约有40多箱空投物件落到列车的附近,上面写有“高级饼干,慰问旅客”的字样,人们激动地互相转告,兴奋地大声呼喊:“毛主席派人来啦!咱们大家有救啦!”


从锦州和山海关派出去寻找失踪列车的各路救援队伍,终于在一片汪洋之中,找到了12次列车停泊的身影——沈山线388公里~389公里的高坡区段间。至此,列车已经“失踪”了近30个小时。


铁路部门的领导在洪水现场见到张敏媛车长时,紧紧地握住她的双手,问到:“哎呀!你们还活着!都好吗?”其心情的激动程度实在难以言表,张敏媛亦兴奋地回答:“我们都活着!大家挺好的,挺好的……”说话间,眼中的泪水却流了下来……


根据车上旅客的要求,在7月24日的旅客代表会议中,通过了两项决定:一是全列车开展卫生大清扫活动,清洁12次列车的车容车貌;二是举办全列车的文艺晚会,庆祝12次列车战胜洪水。


7月24日午夜时分,被冲毁的通讯线路开始恢复正常,12次列车与前卫车站同时接到上级命令:列车明日返回沈阳。


7月25日8点30分,与洪水顽强拼搏、奋战了3昼夜的12次列车,在一声长鸣之后,满载着胜利的凯歌,驶回沈阳。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