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取得第三次战役的重大胜利。恼羞成怒的杜鲁门密令侵朝联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给台湾带去飞机、大炮,与蒋介石密谋大规模进犯厦门、汕头等沿海地区。被“反攻复国”梦折磨得几近发疯的蒋介石老泪纵横,与美方一拍即合,酝酿发起一场反攻大陆的垂死挣扎……

国民党阴谋偷袭南日岛我军失利

在美国的幕后支持下,“金门防卫司令”胡琏和大陈岛指挥官胡宗南的上万“反共救国军”,不时突袭解放军控制的沿海岛屿。海峡形势日趋紧张起来。1952年10月8日,国民党“金门防卫司令”兼“福建游击军区司令”胡琏派特务化装成渔民,潜入莆田湄洲湾外的南日岛转悠了两天,得知南日岛只驻扎了解放军1个加强连的兵力,胡琏认为是偷袭的好机会。10月11日晨7时,胡琏指挥其麾下9000余众,分乘10艘舰艇,在8架飞机的掩护下,突然向南日岛发起袭击。

我守岛部队顽强抗击,激战11小时,但终因寡不敌众,大部壮烈牺牲。全岛一度被蒋军占据,岛上的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也受到严重损失。叶飞闻知,悲痛异常。

蒋介石得意忘形毛主席亲自部署

南日岛得手,蒋介石兴奋异常。是年12月,蒋介石拟从台湾、金门调动一部分兵力进攻福建岛屿,并妄图攻占二三个县。

彭德怀向周恩来提议,让已调华东局工作的张鼎丞回福建主持党政工作,使叶飞能专心于军事领导。周恩来马上与张鼎丞通了电话,作了任务布置,并在12月26日将此情况告毛泽东。28日,毛泽东亲自起草文件,以中央和军委名义,向华东局、华东军区、福建省委、福建军区并中南军区发出《加强防备,粉碎国民党军对福建沿海的进攻》的指示。指示对福建军区提出如下要求:

一、迅速地坚决地加强必守岛屿的防御工事,预储充分的粮弹饮水,鼓励守军作长期坚守的准备,不许再犯南日岛那样的错误,否则须予负责者以应得的处罚;

二、预计敌攻岛屿的几种可能,决定明确的增援计划;

三、预计敌在大陆上某些可能登陆的海岸要点,做好若干非永久的战术性的防御工事。

指示还特别说明:“张鼎丞同志即回福建担任省委书记并省府主席,叶飞同志专任军事。”

敌军觊觎东山岛叶飞点将游梅耀

1953年春,朝鲜战事未缓,亲蒋的艾森豪威尔上台就任美国总统,福建前线局势更显紧张。美国中央情报局控制的“西方企业公司”从幕后跳到了台前,策动国民党军加紧了“反攻大陆”的步伐。他们的眼光盯在了东山岛。

东山岛位于福建南部诏安湾东侧,是福建第二大岛。东山地处闽粤两省结合部,位置特殊,是沿海防御的一个薄弱点。

为了准确并及时掌握情报,1953年初,叶飞指示在金门岛对面的厦门云顶岩山上设置观察所,架设了20倍的望远镜,金门岛四周敌人的活动尽收眼底。同时,必须要有一位过得硬的指挥员担任驻东山岛公安(边防)八○团团长,叶飞在众多部属中,选定了游梅耀。

游梅耀是闽西籍老红军,抗战时曾在陈毅身边当过3年副官。叶飞早在抗战时便认识了游梅耀。游梅耀到他麾下后,叶飞对他信任有加。

5月初的一个上午,叶飞和刘培善在省委驻地福州乌山接见了游梅耀。见面后,叶飞的第一句话就是:游梅耀,把守东山的任务交给你,你有没有信心?

游梅耀不假思索地回答:人在岛在,打死了就化为肥料长庄稼。

叶飞知道,游梅耀真是个视死如归的角色。在战争年代,他曾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心脏旁还留有弹片。

敌军舰来势凶猛叶飞欲机动防御

游梅耀上岛后,遵照叶飞指示,把团部移驻东山岛,带着战士们起早摸黑修建坑道、工事。

7月10日前后,金门、马祖国民党军屡屡出动舰艇在福建近海窥探,派出飞机接连来低空侦察。一时间,福建的空气充满了火药味。

7月15日黄昏,国民党“高安”号军舰离开金门,向大陆进发。福州叶飞指挥所的数部作战电话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指挥和参谋人员就开始对敌人的真实意图进行着各种研判。

一时间,叶飞的大脑像车轱辘一样迅速地转动起来:瞬间,他预感敌人可能会相中东山。叶飞考虑还是不准备打。因为敌人过于强大,而游梅耀手中仅有一、二营(欠四连),有1200来人,兵少将寡,加上距离过远,增援也将无法及时。

参谋人员把叶飞的指示拟成电文,从福州直飞东山:由于此次进犯之敌过于强大,守岛部队可实施机动防御,于16日晨4时以前撤出东山岛,然后组织力量再行反击。

党政军紧急研究游梅耀誓死保岛

接到电令后,游梅耀和东山县委书记谷文昌等党政军领导人紧急研究,决定不执行机动防御的作战方案。游梅耀认为:“地方党政机关可以撤出岛,但部队坚守待援!”他为此陈述理由:“我们当兵的枪一响就溜,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老百姓将遭受多大损失?另外,如果我们撤退,敌人在岛上站稳了脚跟,钻进了我们挖的坑道、工事里,将难以反击。”谷文昌等地方党政领导认为游梅耀分析有理,表示也不撤退,协助部队打好这一仗。

叶飞接到游梅耀回电时,已完全可以断定敌人目标就是东山了。他拿起电话筒直接与游梅耀通话,语气很严肃:东山游,这次敌人总兵力估计有1万多,你真能顶得住?

游梅耀回答:报告司令员,我们能顶得住!保证守一整天!

国民党首用伞兵占领住我军咽喉

放下电话不久,东山保卫战就打响了。16日晨5时半,13艘舰艇像一条游蛇,不声不响地游进东山东海岸,从登陆艇上开出21辆水陆两用坦克,登上海滩。第一拨6000人马,紧随坦克跟进,气势汹汹地抢滩登陆。

严阵以待的我守岛官兵立即予敌以迎头痛击,使敌人延至8时前后才陆续抵达前沿。

胡琏见偷袭不成,遂下令海、空力量加入战斗。一时间,飞机滥炸,舰炮狂轰。十几架运输机飞到八尺门上空,天女散花似的丢下一批批伞兵。这是国民党军首次在战争中使用伞兵。

叶飞密切关注着战况。战斗打响后,他即按预定作战方案,命令三十一军(留一个师守备厦门)与二十八军八十二师分别由泉州、漳州南下,用沿线地方的客货运输车辆运送增援东山,统归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指挥;并通知驻广东黄岗(今饶平)的四十一军一二二师急速东援。

凌晨5∶50接令后,先头部队坐部分军车立即出发,其余指战员则快速跑向公路,向开来的客车、卡车招手叫停。车上的驾驶员及乘客们一听上前线,根本不需动员,就自动下车,货车则就地卸货于路旁。不大一会儿,不同型号、颜色各异的轿车、公共汽车、卡车,加入了草绿色军车的行列,载着全团向东山方向进发。

国民党军使用伞兵,且以八尺门为空降点,这的确使叶飞始料不及。就整个东山战况来说,他最关注的莫过于这个八尺门。八尺门是东山通往大陆的咽喉,大陆要增援东山,非经八尺门不可。于是,他关切地向游梅耀询问了八尺门的形势,并作了指示:八尺门是东山的命根子,你无论如何也要叫水兵连牢牢控制在手中!

保卫战情势危急陈老总紧急来电

叶飞放下电话,还没移步,电话铃又骤然响起。是远在上海的陈毅打来的,第一句话就说:叶飞啊,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你们呐,无论如何要打赢这一仗!

听着这浓重而亲切的四川口音,叶飞心头一热。他激动地对着话筒大声说:陈总请放心,我们一定打赢这一仗!

东山保卫战打得相当激烈。有个乡的民兵战斗得只剩下一人,仍然坚持斗争,竟俘敌5人。虽然如此,由于众寡悬殊,情况十分不利。游梅耀指挥部队集中主力在公云山、王爹山和牛犊山三个核心阵地,同进逼阵地前沿的敌军展开殊死战斗。

胡琏见快速消灭守岛解放军的目的没有达到,便对这些阵地进行疯狂进攻。坚守高地的守岛部队同突入阵地的敌人肉搏,以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长城。

国民党虚张声势陈老总二次来电

胡琏登陆的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马上召开祝捷大会,广播全世界,吹嘘这是“反攻大陆的前奏”。

陈毅得到广播的消息后,立即给叶飞打电话:敌人电台已经广播了,我最关心的还是八尺门,那边情况怎么样?

叶飞答:仗打得很激烈很艰巨,水兵连牺牲很大,但还在坚持,不过,增援部队快到了!

陈毅的话字字砸坑:你命令最先增援的二七二团,哪怕拼得只剩一个人,也要渡过去,八尺门必须在我们手中!

扼守八尺门的水兵师一连,毫不畏惧地打响了反空降战。16日上午9时,驻漳浦旧镇的二七二团在团长郑克诚率领下,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赶到了八尺门的对岸。先头排迎着敌人伞兵劈头盖脑的弹雨奋勇向前,终于渡过海,与危急中的水兵连余部会合,迅速向敌伞兵发起猛烈反攻,敌伞兵非死即俘。

叶飞及时向陈毅通报战况:敌伞兵垮了,八尺门已安然无恙。

时刻关注战况、一天一夜未睡的陈毅在电话里爽朗大笑:好哇,这下龟儿子就没得咒念了!

增援军接连进岛来犯者抱头鼠窜

16日20时,四十一军的一个先头团疾速赶至八尺门渡口。17日4时,二十八军的先头团也开始渡海进岛。叶飞接报后,立即命令:不待增援部队全部到达,即向国民党军发起全面反击。

一时间,胡琏所部反攻为守。看到解放军增援部队源源不断地进岛,声势浩大,一直希望再打一个大胜仗回去的胡琏信心受挫。战至17日上午9时,他看到军用地图上的红蓝两色极富戏剧性地交换了位置,情知无力回天,担心相持下去有被全歼的危险,乃开始作撤退打算。他首先把20多辆坦克撤走,以少数部队向解放军发动佯攻,以掩护大部队撤退。

毛泽东高度评价这胜利属于全国

叶飞急令周志坚:立即跟踪追击,要贴着他们的屁股追,决不能让胡琏来此一游就算了,那样太便宜了他!

双方正打得热火朝天,值班参谋让叶飞接听毛泽东的电话。

毛泽东问:叶飞,东山战况如何?

叶飞:报告毛主席,敌人顶不住了,开始撤退了。

毛泽东又问:守东山的主官是谁啊?

叶飞答:团长游梅耀,是个老革命了,指挥打仗有两下子,这次表现得很出色。

毛泽东又关切地问:叶飞,你要想清楚,东山登陆会不会是声东击西,分散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他从别的地方打进来?你手上的兵力够不够?

叶飞的回答底气十足:我手上还有一个军的机动兵力,不怕他从第二个方向打进来,我也一定注意敌人的动向。

17日19时许,胡琏登上指挥舰,灰溜溜地逃走了。历史记下了他的败绩:被歼3379人(其中被俘715人)、坦克被炸毁2辆、登陆舰被击沉3艘、飞机被击落2架,而且这一仗就使他只有2个旅2000来人的国民党伞兵部队给报销了500多人。

毛泽东接到东山战斗报告后,说:“东山战斗不光是东山的胜利,也不光是福建的胜利,这是全国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