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是“一国N制” 与中国真是“书同文、流同币

靠近中国的几个邦,中文畅通无阻,人民币来者不拒,与中国真是“书同文、流同币”。

曙光在北边嘛,社会主义好

缅甸与中国接壤的地区,稳定,靠着中国经济拉动,富裕起来,社会主义优越性才有机会体现。

要不中文学校如雨后春生,人民币驱逐本币,“一国两制”、另外“一制”就是与中国接轨了。

聊聊缅甸的复杂性

昨天没事,看了一些缅甸资料,发现缅甸的现在形势实在是太复杂了。

要谈缅甸,先得谈云南。以前志书上说,云南是“百蛮”之地,实际上,云南的

“百蛮”都比较温和、懦弱,历史上很早就被中原政权征服了。蜀汉政权建立之

初,南中土司雍凯、高定元、孟获曾发动叛乱,很快被诸葛亮领导下的蜀汉政权

镇压。由于诸葛亮英明的民族政策,恩威并施,所以云南被征服的少数民族以后

都很恭顺,直到明朝杨升庵流放保山、腾冲等滇西之地,还能从当地耆老那里收

集不少对武乡侯崇敬的传说。云南自从南北朝以后脱离中央政权以后,先后出现

南昭、大理等独立王国,除了南昭曾给唐朝一度造成麻烦以外,大理国对宋朝还

是恭敬上贡称臣的。忽必烈革囊渡金沙江以后,云南从此稳定归属于中原政权的

版图。

云南开始中原化的时候(最早应追溯到战国末楚将庄峤的远征云南),缅甸还是

蛮荒之地,虽然传说里距今四千年时已经有了第一个王朝,叫做若开王朝在缅甸

西部出现了。现在还不很清楚,这个若开王朝的居民是否为今天缅甸最大民族-

缅族先祖。有一种说法是,缅族原来居住在西藏东南部,后来才南迁到伊洛瓦底

江流域。总之,缅甸是个多民族国家,和“百蛮”之地的云南很相似。占据中原

的政权最早和缅甸境内的政权冲突是元朝初期,忽必烈派兵攻打缅甸,最后征服

了缅甸,置缅甸行省,这是缅甸之名的由来。以后明朝打下了云南,缅甸复向明

朝称臣纳贡,这时的缅甸由今天居住在缅东北部的掸族统治。清朝期间,缅甸也

是清朝的藩属,直到十九世纪后半叶,英国乘中国国势衰弱之际,出兵吞并缅甸

,把缅甸置于印度殖民当局管辖的一部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又将缅甸单独

划开殖民。划开之前,英国人搞了一个小动作,把缅甸的最西边阿萨姆地区,划

归印度殖民地之印度部分管辖,这就是现在阿萨姆民族解放运动之所以存在的原

因。

缅甸虽然被英国殖民当局占领,但缅族上层知识分子在二十世纪初的民族独立思

潮的感召之下,开始了秘密抗英,寻求独立的过程。1941年珍珠港事变以后,日

本向缅甸英国殖民当局发动军事进攻,缅甸独立运动以昂山为首的独立军把宝押

错,押在“大东亚共荣圈”的日本身上,他们引导日军占领了缅甸。这个昂山将

军就是现在缅甸*的领袖昂山素姬之父。在日本强大的军事打击下,英人

节节败退,差点全军覆没,幸好重庆国民政府的军队为它挡阵,掩护飞毛腿似的

英军残部从缅甸西北部安全退到印度境内,同时国军也在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况下

从缅甸西北部的野人山地区狼狈后撤,直退至阿萨姆邦的丁村(今称丁苏吉亚)

集结。日军在占领缅甸全境以后,猖狂北犯,从云南芒市(今瑞丽、畹町)附近

越过中缅国境,占领云南龙陵、腾冲。孤军深入的日军后来在怒江之西驻守两年

,卒被国军全歼。先是,集结在印度境内的中国军队,经过修整,在美国人史迪

威将军的率领下,从野人山反攻进入缅西北,奇袭缅北重镇密支那,最后攻入伊

洛瓦底江流域。

回过头来说昂山将军,将军到底是争取独立的先驱,只不过恨英人心切,暂时借

日人之力以光复国土。所以在二战将尽时,皤然反省,率其部起义,配合盟军解

放仰光。昂山在胜利后与英国当局谈判,迫使英国承认了缅甸的独立。就在缅甸

宣布独立不久,英国殖民当局制造了一起血腥的阴谋,暗杀了昂山和六位临时政

府部长。

以后缅甸政府在昂山的后继者吴努的领导下,一直奉行与中国的睦邻关系,为此

,中国政府在1960年和缅甸签订边境协议,事实上划走了清末英国殖民当局强迫

清政府承认的江心坡地区(现为缅北果敢地区),同时收回了被英人蚕食的腾冲

以北的面积远小的片马、冈房地区作为交换。吴努政府被奈温将军发动的军事政

变推翻以后,正值中国文革发动,仰光大学的华人大学生里也来了红卫兵热潮,

引起缅甸军人政府的不满,暗中怂恿发动排华反华事件,在事件过程中大批华人

的财产被抢劫,华人被屠杀很多。于是引起了中缅关系的紧张,政府默许了许多

热血沸腾的知青和回乡青年越境到缅甸境内闹革命。另一方面,与中共紧密相连

的缅甸*也乘机进入缅甸国境,向缅军发动攻势,经过十多年的战争,将缅

军力量驱逐到中部平原地区。在这些战争里,知青们经过锻炼,由于理想和较高

的文化素质,逐渐取得了许多支反抗部队的指挥权。

缅甸局势之复杂,不仅在于缅甸政府与缅共的几十年斗争里的消长上面,还在于

一、解放初期,国民党李弥残部深入到金三角地区割据,与缅甸政府军数年之间

的战争。这些国民党残部实际上利用了二战中中国远征缅甸军的影响和当地华族

的支持。虽然国军残部早已于1958年名义上从金三角地区撤退了,却还有不少战

士军官留在金三角地区成为贩毒武装割据集团,以后这股势力影响下的华人右翼

支持现在割据于掸邦南部的南掸邦军。

二、掸邦作为缅甸第一大邦,在历史上和缅甸王国的关系不是很明确的,有点像

清朝时候西藏东部波密王国与西藏地方政权的关系。掸邦居住了多种少数民族,

其中掸族最多,以前一直是土司管理,缅甸政府也不过羁縻而已。根据1948年缅

政府和掸邦代表签署的协议,缅甸政府允许掸邦组成一个高度自治的邦,但后来

缅政府撕毁了协议。

三、现掸邦的形势大致如下:约有二十多个割据武装控制着掸邦。西北边是克钦

族军队,这里与瑞丽相邻。向东走,是所谓掸邦第一特别行政区,即果敢地区,

这个地区是原缅共的军事领导人彭家声领导。彭是果敢人,所谓果敢族,其实是

明朝的汉人后裔,当初他们随南明永历帝逃入缅甸,后来缅王出卖了永历帝,致

使其被吴三桂杀害。但南明军队的残余在李定国的率领下,以后在缅甸北部生存

下来,就是现在的果敢族。第一特别行政区十分“汉化”,从文字到语言,到政

治制度都和国内保持一致。还有一个佤邦,就是佤族,佤邦军队目前是掸邦最大

的割据势力,原来也是缅共军队,89年造的反,后来在与缅甸政府的和解(也许

在中国政府的劝说下)后联合出兵讨伐坤沙掸军的战争中扩大了地盘,这个割据

政权里有不少云南知青任高级干部,且现领导人鲍友祥原为云南土司的儿子,所

以中国政府应该对其有影响。鲍的势力主要在彭部之东,同样和中国边境接壤,

但鲍还有两块飞地,这两块飞地在掸邦的南部,紧邻泰国,直接和南掸军对峙,

前不久,驻守最南面飞地上的鲍军联合缅军对南掸军总部进攻。然后就是东边一

小块土地,这上面的割据者是林明贤,林是海南知青,现林部里里有许多高级将

领来自广东福建和云南,应该也在中国政府的影响下,林部原属缅共八一五旅,

是缅共最骁勇的军队,林部汉人并不是果敢汉族,而是后来从福建广东移居缅甸

的汉族。西北边的克钦部队,由丁英将军领导,原来也是缅共一支,是目前四个

缅北原缅共武装里可能中国影响最小的一个,克钦就是中国的景颇族。

然而掸邦至少还有三分之一的版图在缅甸政府控制之下。另外三分之一原是金三

角之王坤沙武装集团控制,昆沙96年在缅军和佤军的夹击之下向政府投降,但坤

沙残部仍控制了约三分之一的掸邦地盘。以上这些割据者除南掸军以外,先后在

八十年代末与九十年代初与缅甸政府“和解”,即承认不退出缅甸联邦,但缅甸

政府也允许其保留军队,实行高度“自治”。南掸军和坤沙余部可能得到美国中

央情报局暗地里支持。

此外,在西北野人山的深山老林里面,还有几只游击队,似受印度当局暗中出钱

支持。

三、表面上看,缅甸是由军政府掌管全局,在野的势力是昂山素姬的民主派,这

次以僧侣打头阵闹事的就是民主派。民主派的军事力量最多可能是南掸军或者将

来可能靠拢的坤沙残余,总的说来,力量不大,但声势有些吓人,原因在英美的

出钱和鼓噪。中国的力量在原来的缅甸*势力割据的北部到东部主要的四个

区域。这是中国手中的一张牌,如果缅甸局势将来或有异动,则这张牌就会甩出

去。

四、由于缅甸山区非常贫瘠,人民生活困苦,所以这些地方以前的头人上层靠利

用人民种植鸦片来使自己富有。罂粟本是英国殖民者在十九世纪要人民栽种,以

此抵偿同中国贸易上的白银亏空。但因为这些鸦片尚属土法制炼,产量有限,危

害不大。罂粟大规模的栽种和许多提炼海洛因工厂的出现,是在八十年代初中国

与缅政府关系正常化以后,中国停止了对缅共的经济支持,缅共面对缅军的军事

进攻,无法凑集军饷,乃采取以前民初中国军阀的老法,种植鸦片。由于缅共卷

入种植鸦片,使其上层统治集团迅速腐化,离心,这才造成了1989年初彭部率先

兵变,最终被鲍部端了老巢,使其终结。以后的鸦片生产控制在各军阀手中,由

于国际上的压力,特别因中国鉴于海洛因毒品直接进入云南边境,不能听任其泛

滥,所以也采取了措施,估计强令亲华武装势力必须打击鸦片的种植和海洛因制

造。

目前的形势是,中国要想保证能源供给无虞,甚而至于强大,最好的通道就是从

缅甸手中接过对印度洋的染指,包括修筑滇缅铁路和恢复滇缅公路,这些都在加

速进行。有了这条通道,中国将来就不怕西方通过新加坡与印度卡中国的脖子。

所以中国只能和缅甸军人政权保持友好,而不能让亲英美的昂山素姬上台。西方

当然手中有昂山这张牌,甚至有南掸军这样的军事势力捣乱,但是与中国支持下

缅甸军人政权和掸邦亲中特区武装力量比较起来,实在不算一回事。目前的问题

是,缅甸军人集团得陇望蜀,不断破坏与地方武装达成的和平协议,搞得实在不

像话了,中国大约会出面制止。

中国还有一张牌,这张牌就是禁烟。西方国家空喊一阵禁烟,对生活无着的山区

农民来说,几乎无效,即使给点钱也还是被军阀、头人中饱,殷红的罂粟花依然

在深山里怒放。只有中国施加自己的影响,一方面安抚军阀,一方面从人力物力

上支持缅北禁烟,才能最后真正解决问题。倘若西方一味逼缅甸军人政权,由此

逼中国,那中国撒手不管,毒品的扩大后果西方自去吞吃吧,这几年禁烟虽然效

果不算太好,但总取得一定的成绩,这些成绩的取得,没有中国方面的合作,决

然不可能实现。

缅甸的矿产很丰富,特别是宝石生产,近年来又有石油发现,据说中国在缅甸的

利益很大,印度现在想插手,为时已晚。缅甸手中也掌握一张牌对付印度。那就

是阿萨姆分裂力量,这股力量已经存在快百年了,虽然势头不大,但一经被印军

围剿,转身就往缅甸野人山躲,或者往中印边境东段印占区躲,印度政府毫无办

法。特别地,按晚清四川总督派往缅甸印度考察的举人黄茂才的日记,阿萨姆邦

多数是从云南和缅北土司治理下的景颇等族人的后裔,印人现在一不小心,引燃

这股导火线,直接将延烧到中印边境东段印占区(在阿萨姆之正北),那就从此天

下多事了。

所以总的情况下,中国是掌握缅甸大局的唯一大国,西方无法在缅甸搬动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