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七十节  两军合作

龙居士 收藏 9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size][/URL]   第七十节  两军合作   前线的捷报传来,黑龙江乃至全中国都沸腾了。   黑龙江主席马占山发表了抗日决死宣言,表示决不后退一步,与日寇寸土必争,血战到底。同时密电张学良少帅,请求关内的东北军北上,趁机攻占日军兵力空虚的沈阳,以便形成南北夹击之势。   义勇军这时形成了一东一西两个指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七十节 两军合作

前线的捷报传来,黑龙江乃至全中国都沸腾了。

黑龙江主席马占山发表了抗日决死宣言,表示决不后退一步,与日寇寸土必争,血战到底。同时密电张学良少帅,请求关内的东北军北上,趁机攻占日军兵力空虚的沈阳,以便形成南北夹击之势。

义勇军这时形成了一东一西两个指挥部。西部指挥部设在齐齐哈尔,由黄显声负责。黄显声的西部指挥部,与马占山合为一处,以便协调二军的行动。这样做的好外是十分明显的,义勇军步兵师,能够及时赶到嫩江防线,就是联合指挥的高效率下达成的。

鬼子突然袭击,火力强度和攻势密度,都超过了中国守军的估计,以至于卫队团连十分钟都没有撑住,就被打垮了。要是不是团长徐宝珍当机立断,组成了机枪冲锋队,那么根本等不到义勇军步兵师的赶到。第一道防线,就会全线崩溃。失去了嫩江天险,再往北的第二第三道防线,其实是无险可守的一马平川之地,既便能够守住,也将守出惨重的代价。

这一战,虽然胜了,但也让中国守军领教了日本陆军名将,武藤信义的狠辣作风。让人不得不重视,这位对手。作为机动队的步兵师,上去就不敢辙下。

从前线传来的情报来看,由于鬼子的机动船已经损失了大半,想要再组织这样的进攻,是不可能了。黄显声思索着,假如我是武藤的话,接下来该怎么打?

“司令,电话!”通讯兵小跑到黄显声的面前,敬了个礼。

黄显声随着他,步入隔间的电话室。

电话是义勇军政委屠倭打来的。

“黄副司令,首先我代表着卫司令祝贺你取得了嫩江大捷,其次,参谋部认为,鬼子可能将突破的重点,转移到滨江(哈尔滨)方向。请您多注意。”

“是!”黄显声挂了电话,急步走到地图前。凝视着长春到滨江之间的铁路。

这两座城市之间,是大平原,除了一条松花江和拉林河之外,几乎无险可守。黑龙江军放了一个步兵旅,义勇军将机械化师摆在这里。李有才的这个机械花师其实叫得有点勉强,全师坦克和战车加在一起,也只有二十辆,要不是从苏联买来的零件修复了,这会儿怕是一辆都开不起来。汽车都倒是配备得挺多的,全师有卡车二百多辆。机动性是别的师所无法比拟的。

这个师所对面对的敌人,只有鬼子的第十师团。照理说,一个师加一个旅,最不济也能撑个几天吧。而龙江到滨江之间,有铁路可以快速运兵。只要能撑五个小时,援兵就能赶到。应该是万无一失。

“义勇军参谋部,是不是多虑了?”黄显声自言自语。

“老弟!”马占山拍着黄显声的肩膀问道,“义勇军下一步,准备怎么打?”

“先死守,等消耗鬼子实力后,再大举反攻。”

马占山,字秀芳,祖籍河北丰润县,1885年11月30日生于辽宁怀德(今属吉林)县一个农民家庭。贫苦农民,行伍出身。当过胡子,投过满清,又奔了奉军。1925年11月,郭松龄反奉,率部队活捉了郭松龄夫妇,从此打响了旗号,并赢得了张氏父子的信任。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张任命他出任黑龙江省政府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

由于卫华的到来,历史发生了偏差,尽管马占山仍是黑龙江代主席,掌管着黑龙江军。名义上,还是义勇军的顶头上司。不过,这形式,是客军强,主军弱。马占山行事低调,没有拿任何长官的架子,与黄显声兄弟相称。

为了表明,黑龙江军与义勇军,亲密无间,没有猜疑,马占山将黑龙江军布署在第一线,而将义勇军放在第二线,或者作为机动部队。当时义勇军缺乏训练,战斗力不如黑龙江军,黄显声稍作推辞,就同意了。今日一战,卫队团伤亡惨重,从客观上来讲,黑龙江军更弱了。这让马占山觉得没法向少帅交待。所以,内心上希望义勇军能够撑起大梁,由第二线转入第一线,正面抗击日军,但又不好直说。先敲敲边鼓,希望黄显声能够意会。

黄显声如此回答,显然是没能理会马占山的深层意思。马占山只得挑明了道:“警钟老弟,我军经此一战,伤亡较重,急需轮换下来休整。”

黄显声道:“步兵师不是顶上去了吗?”

“松花江防线的步兵第二旅,今天遭到了鬼子一整天炮击和轰炸,也需要休整。”

黄显声一怔,立直了身体,目光如刀般,在马占山黑黝,像干裂的土地一样,布满深深皱纹的脸上,来回睃巡。马占山不作声,两眼微眯着,直视黄显声眼睛。

“机械化师长在机动性,在阵地防守方面,不如步兵旅,恐怕撑不起大梁。刚才我又得到义勇军参谋部的通知,鬼子可能将进攻重点,改在松花江方向,此时如果换防,容易出问题啊。”

马占山心中不悦,他如老农一样的脸上,没有显出丝毫的情绪,郑重的道:“换防是少帅的意思。既然有困难,那就算了。不管黑龙江军还是义勇军,大家都是为了抗日嘛。”

黄显声心道:义勇军和黑江军,现在都是少帅的部队啊,为什么要分出彼此来呢?难道我们是后娘养的不成?还是卫司令说得对啊,军阀的思维就是要保存实力。所有的军队,在没有全部效忠于国家的情况下,这个国家是不可能强大的。

鬼子又要大举进攻了,国民政府坐视,少帅想借日军之手,削弱义勇军。估计也会坐视。那么,马占山请求将东北军开进关外,夹击日军,只怕又是一厢情怨了。今后的义勇军,仍将孤军作战。

受苦受难的中国,你的出路在何方?

想到这,黄显声问:“秀芳老哥,求援的电报发了吗?少帅有没有说要出关?”

马占山道:“正在等回电。”

黄显声道:“军情不等人。我看这样行不行,让机械化师补充一个团上去,以加强松花江防线第一线的力量。”

“这个办法好。”马占山赞赏道。“同一条战壕的才是生死兄弟。无论走到哪,一个义字不能丢。”过了一会,他又问道,“义勇军独立师,他们不是说要侧击日军的吗?什么时候行动?”

“已经动了,他们在秘密行军,我想不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

临近黄昏的时候,好消息没有,坏消息倒是来了,日本集中了三十多架轰炸机,趁着夜幕还没有降临,突然轰炸了龙江到滨江之间的铁路,至使铁路全线中断。

“鬼子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黄显声忽然一拍桌子道:“参谋部的判断是正确的,鬼子在嫩江吃了亏之后,转而想强攻松花江防线!炸铁路,就是为了阻止我们调援兵。老哥,我打算连夜将骑兵师,派过去增援。”

马占山道:“嫩江防线,要面对鬼子三个师团。万一判断失误,我们手中又没有足够的预备力量,嫩江防线岂不危险了?”

黄显声踌躇起来。马占山说得对,鬼子轰炸铁路,并不能表明,鬼子要换进攻重点了。也有可能是虚晃一招。但是,由于铁路不能通车,而鬼子的铁路却能照常使用。如此一来,鬼子就拥有了机动优势,它可以在两江战场,随意的转换进攻重点,而中国守军,却不能跟上它的节奏。鬼子以快打慢,战略的主动权,完全在鬼子手中,这对中国守军来说,十分不利啊。

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讲,这也是有空军,和没有空军的差别。假如中国也有这样一支空军的话,也将日军所占的铁路给炸了,两军就又能保持势均力敌了。可惜,没有。为了保存马力,黄显声最终没有将骑兵师调过去,而是原地待命。等情况明了再说。

作出这样的决定后,黄显声和马占山同时将希望寄托在独立师身上。希望独立师能够创造奇迹,破坏鬼子的铁路,骚扰鬼子的后方,以赢得战役主动权。

独立师能够出色的完成任务吗?黄显声吃不准,因为那支部队,草创才半年,既没有出色的中下级军官,又缺少训练,比起义观勇军前四个师来说,要差上许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