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造谣贴上了“爱国”的标签——当“宜川”变回“延安”之后引发的反思——补遗篇

当造谣贴上了“爱国”的标签

当“宜川”变回“延安”之后引发的反思——补遗篇

当笔者写完《当“宜川”变回“延安”之后引发的反思》一文后,痛快之余总觉得还意犹未尽!遂决定再接再厉,尝试着继续深挖类似“御舰门”事件之所以屡屡发生严肃的中国史学界的深层原因!

《当“宜川”变回“延安”之后引发的反思》中已经说得很明白:所谓的“慈禧御舰”纯粹是子虚乌有,指鹿为马之作,但是这个谣言的形成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在清末,确实发生过一场赠送御用船的事件。

北京的颐和园中至今仍躺着一条锈迹斑斑的小船!笔者十岁那年去北京游玩颐和园的时候曾经注意到这艘看上去光秃秃的,除了两旁有“大轮子”外只立着一根烟囱的小船——很破!破得根本不成样子!当时并不知道这艘小破船有着什么特别的“文物价值”,但就是这艘毫不起眼的、破得不成样子的小明轮船,却正是历史上唯一的真真正正具有“外赠御船身份”认证的见证遗存!但是就算拥有这“外赠御用船身份”的认证,这艘名字叫“永和”的小火轮也没有“荣幸”迎‘老佛爷’的大驾光临——它仅仅是一条用来拖曳慈禧的“画舫”在颐和园中的“海”兜风的“御用拖船”而已!(试想:即使这条小火轮做工再精细,可是这小小的个头又如何能体现“大清国慈禧端佑康颐颐昭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的“天下母仪”呢?更何况蒸汽机会喷发出呛人的浓烟,搞不好会将老佛爷的“凤体”折腾得七荤八素,落下什么“呼吸性疾病”,而有可能将老佛爷及其随员熏得脸面漆黑那就是有损大清国国体的大事了!)慈禧用“永和”轮当作“御座船”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而成钟岳的“反御舰文”中说得也清楚:这艘船的赠送国根本不是什么英国,而是日本!是为了“答谢”清政府在日俄战争中资助日本大米充作军粮的“谢礼”——(原因很简单:因为同当时的日本人比起来——沙俄人要浑蛋得多!)

到此,“御舰门”事件的来龙去脉已经梳理得很清楚了!实在是“御舰文”原作者发挥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将日本在日俄战争后的赠送“永和”轮事件经过“阉割”后“移植”到英国于1888年为北洋海军建造“致远”、“靖远”的购舰行动上!而且还“创造性”地发明了“买二送一”说!(天知道阿姆斯特朗公司是怎么做这笔赔本买卖的!)再经过掐头去尾的叙述,让这艘军舰在满清覆亡后“神秘”消失,“创造性”的将其埋没在“抚顺港的废船堆”中,再安排它在解放后重见天日!真是跌宕起伏,曲折反复——可是这个故事已经被证明是:造谣!

……

造谣是肯定的了!而造谣者的动机似乎也是肯定的!笔者在《当“宜川”变回“延安”之后引发的反思》一文中将其归纳为“为了所谓的‘以史为鉴’的政治教育意义”,由于当时篇幅有限,笔者并没有引申过多——而《当“宜川”变回“延安”之后引发的反思》收笔后就这种“造谣动机”而言,笔者心中依然觉得还有话说:

一般意义上的“造谣者”的动机一般被认为是不纯的、黑暗的、邪恶的、别有用心的;目的是阴险的、狡诈的、无耻的、不可告人的;手段是恶毒的、不入流的、下三滥的、为君子所不齿的!但是“御舰门”的始作俑者的造谣手段虽然可以称为:“不入流、下三滥和为君子所不齿”!但是其动机和目的似乎并不是如以上那些不堪入目,甚至可以用肯定的语气说:“‘御舰文’的原作者是一个怀有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的人!”

矛盾吗?爱国者怎么可能造谣呢?许多人自然想不通这个问题,爱国者在一般人眼中就是正义与真理的化身!这种人怎么可能去干那种下三滥的造谣技俩呢?对此责问——笔者只有一个回答:“为什么不可能?”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本篇补遗文的中心所在:当造谣被贴上了爱国的标签!

自上而下传播的谣言比一般的市井谣言更加具有广泛的可传播性质!很明显——其实不仅仅是谣言,任何信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永远是自上而下比自下而上的传播的快!因为同样一件事情,在平头老百姓的嘴巴里讲述和在官方发言人的嘴巴里讲述所起到的效应绝对是差距悬殊的!联想到先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华南虎事件,为什么到现在,“挺虎派”和“倒虎派”还在为这张照片的真伪性吵吵嚷嚷、争论不休呢?如果换位思考一下:拍照片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而是某个专门研究华南虎的专家的话——那么还会有诸如“专家”、“教授”、“政府官员”、“普通网民”如同嗑了过量的摇头丸如此卖力的争论吗?笔者心想不太可能!至少激烈程度决不会像现在那样剑拔弩张,充满火药味!国人习惯相信“专家”的话——哪怕这根本就是胡说!就好比一块用古鸟的身体化石加古盗龙的尾部化石“拼接”起来的“古盗鸟化石”能够堂而皇之的被当成“古生物研究的重大发现成果”而存在了数十年才被识破——期间没有受到多少质疑,那么多“专家”的肯定不正是促使其家喻户晓并人人奉为真理的“罪魁祸首”吗?

笔者举“华南虎事件”和“古盗鸟事件”这两桩看似和政治和爱国主义毫不相关事件当例子的目的并不想就华南虎事件或者古盗鸟事件的真伪评头论足!而是要让大家看见一个现象并且明白在各位的大脑中打一个问号:为什么自下而上传播的“华南虎事件”在一开始就争议不断,而自上而下发布的“古盗鸟事件”却长时间没有人来质疑呢?

而这种自上而下传播的谣言和爱国主义又有什么交集呢?答案显而易见:通过权威杂志而传播的“御舰门”文章作者显然是怀着一颗对人民共和国的热爱之心来编造这个谎言的!因为他写此文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抹黑人民海军或者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恰恰相反,“御舰文”的作者试图让读者明白一个道理:只有社会主义、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让祖国走向富强!其动机非但没有“不纯”,反而相当纯洁!“旧事物必须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用导弹击沉前清旧舰也正能体现新生的人民海军不走老路,不当“晚清殉葬品”、誓死捍卫中国海防的决心!

没有比这种动机更加纯洁的动机了!但是问题在于:动机高尚的谎言依旧谎言!为了实现这种崇高的政治目的而用如此下三滥的嫁接、挪移、掐头去尾、断章取义的手段来为之服务——本身就是一种对崇高政治目的的羞辱!就如同奥运会中的兴奋剂——服用兴奋剂的选手的动机是纯洁的——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其手段是下三滥的——因为这种不入流手段亵渎了奥林匹克和竞技体育最起码的公平精神!同样,为了崇高的政治目的而进行的造谣,同样亵渎了做人最基本的原则——说实话!

在笔者通过各种途径接触到的各色人等中:似乎为了爱国而进行的造谣并不是罪过,情有可原,不应该苛责——也就是所谓的“爱国无罪论”!这让笔者不由得想到一件黑色幽默——

笔者的好友,军事撰稿人王鼎杰先生和笔者谈到著名甲午战争史研究者戚其章先生的时候,告诉笔者这么一则真实的故事:当戚其章去安徽采访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后人的时候正值文化大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戚先生见丁家后人们个个支支吾吾,避免回答他提出的问题——遂觉得纳闷,细问下来才知道,丁家正在被批斗中!至于原因,当地“革委会”的回答让笔者感到既可笑又可悲:“老丁家的祖上丁汝昌是国民党海军司令!”

这个回答让戚其章先生也差点晕倒,他赶紧纠正道:“丁汝昌不是国民党海军司令,而是北洋水师的提督,是大英雄!”

一听到“北洋水师”,“革委会”的那群人总算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冤枉了好人,错把英雄之后当成了国民党遗族来大批特批!(可见《甲午风云》在国人心中的地位之崇高,还好里面的丁汝昌形象不错,换作是“卑鄙的变态懦夫”刘步蟾的话,一提北洋海军,极有可能是火上浇油!)就此,丁家人被批斗的岁月提前结束了!而戚其章也采访到了他想要的一手资料,真是皆大欢喜!

笔者听完这则黑色幽默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丁汝昌是国民党海军司令”这种高深的谣言恐怕不是那些目不识丁的“革委会”能编造出来的!造出这种无耻的谣言的只能是更高一层的“革委会”成员——而且未必不知道丁汝昌到底是何许人也!而偏偏就发生了这种颠倒是非的不幸——而造谣的动机同样很王道:爱国!(至少在那个年代,这就是爱国!到今天没有人怀疑轰轰烈烈的参加文化大革命不是“爱国”!只不过,这种爱国的方式造成的却是反效果——)而本来拥有充分理由进行反驳的丁家人却不敢说“丁汝昌不是国民党海军司令”——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看到了在那个年代,和“革委会”作对就是和文化大革命作对!和文化大革命作对就是和伟大领袖毛主席作对!和伟大领袖毛主席作对那简直就是在和国家作对了!所以就形成了这么一种毫不讲理的混帐逻辑:冤枉或者造谣!还不允许被冤枉或者被造谣的对象为自己辩护、为自己反驳!辩护了、反驳了就是“不爱国”!因为冤枉、造谣者是赤心爱国的!因为“爱国无罪”!所以,以“爱国”的名义进行造谣也是无罪的!而可悲的是,这种混账逻辑非但没有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而烟消云散,反而在和谐社会的今天依旧横行霸道!只不过阵地从现实世界转移到虚拟的互联网上——当一群嗑了吗啡般亢奋的家伙动辄以爱国的名义肆意辱骂一切他们看不顺眼的人和事,“捍卫”着他们心目中所谓的“真理”,以及被严重扭曲和绝对化的“爱国主义道德规范”!相信但凡有点清醒头脑和良知的人都会觉得“红卫兵小将们又回来了!”而恰恰讽刺的就是:这些人同样非常“爱国”!只不过爱得已经非常变态和扭曲而已!

写到这里,笔者估计会收到一条“重量级”的“反驳”!那就是:“历史是要为政治服务的”!诚然,按照政治学的观点而言,这句话无比正确!但是不要忘记:历史虽然同政治密切相关,但是终究不是政治!毕竟真相只有一个——而且并不能随着政治家的意志而转移什么!齐臣崔杼弑国君而大权在握,而史官不论崔杼如何高压强迫,却依旧执著地在史书上写道:“崔杼弑其君”这五个字,即使前任史官因此被杀头,而后任史官依旧会毫不犹豫地再次写上“崔杼弑其君”!因为很简单,崔杼确实杀了他的国君!不论其动机有多么高尚,(事实上确实很高尚——还有比“一心为国”更加高尚的动机吗?)弑君的事实是铁证如山,不可动摇的!(而晋臣赵穿弑杀无道的国君晋灵公也是同样性质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的史官在政治压力面前的气节!而太史公司马迁的铮铮铁骨就更不用说了——笔者不知道在这些先人面前,鼓吹所谓的“历史要为政治服务”的“爱国者”们将何以自处?

最近拜读了国学大师钱穆先生的《中国历史研究法》(曾经的“禁书”,现在的“金书”)笔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历史分为八大类:通史、政治史、社会史、经济史、学术史、历史人物、历史地理、文化史!也就是说:政治史充其量不过是历史研究的八分之一而已,(而且其精髓并不是什么政治意志,而是对于政治制度的研究)而如今之人又凭什么要求另外八分之七的历史仅仅为这八分之一之中还只占N分之一的政治意志要素服务呢?

如果仅仅是个政治家,那么以“爱国”的名义造那一两句或者一辈子的谣言那笔者无话可说!政治需要而已——但是如果要通过政治手段干涉历史研究,引导让人民群众将政治谣言被当成历史来读!那就是犯罪!谣言终究是谣言——无论其动机多么得纯洁、高尚、爱国!

该说的暂时说完了——笔者长舒一口气——痛快!

本文内容于 2008-3-19 22:43:26 被panzerg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