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五集 比武 第六集 武道 四、挺身救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听占东东这样崇敬隋涛,大郅开心地笑了:“就知道隋涛那小子断不了和你爷爷的来往。记得他那时常说:第一听共产党的,第二听占班长的。他不只是因为你爷爷换过他的命,也是因为你爷爷是人口皆碑的一条好汉。”

占东东补充道:“大郅爷爷,不是一条好汉,是九条好汉!第八条好汉是您呐。”

全车人都笑了起来,大郅摆着手,擦着笑出的泪花说:“那年月能拿起枪打鬼子的哪一个不是好汉!”

***************************************************************

武男一下令教训这伙儿支那假武士,众特种兵就争先上前,包括那几个战车兵都冲了上去和隋涛10人混打在一处。

隋涛们本来就打了一阵消耗了不少体力,又有着被俘虏的沮丧心理,转眼就打乱套了,使不出七连环变成了自己本能的蛮汉打法,结果让这些日本武士施展开了功法。只见日兵们掌劈脚踹,肘冲膝顶,尤其是柔道组的特种兵,把隋涛们摔得七荤八素的。

武男这时喝了一声,想结束等于群殴的武打,松山却又喊了一嗓子:“给我继续教训他们,胆敢反抗大日本皇军,让他们知道反抗的下场!”说着手一挥他原来那批剩下的十几名特种兵冲了上去,下手更加无情,看来他们是想把这些鼻青脸肿但都还顽强爬起的俘虏活活打死。那个藤田大尉不但把隋涛们重重摔倒,又腾空而起用身体砸将下来。围观的日本兵看到自己人的神勇纷纷竖着大拇指狂笑着。

彭雪飞在窗缝看得咬牙切齿,回头看向谭营长。谭营长摇摇头低声说:“我们太分散了,打起来我们要吃大亏的。”眼见隋涛九人危在旦夕,松山还没有收手的意思。占彪一咬牙下了决心说:“我出去救他们吧,你们赶快回地道,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不容分说长身便冲出屋内。

随着一声枪响和一声“松山——”的大喝,占彪向天举着手枪站在门口。松山和武男全部在场的日兵都转过头来,刷地几十支步枪手枪对准了占彪。

武男一眼就认出了,松山也认出了,这人才是占彪!这人就是国军抗日游击班占班长!

占彪冷冷地环视一周,目光如炬盯住松山,一字一顿地说:“你们,想领教中国功夫,我来陪你们玩!把他们放了!” 占彪缓缓放下手,把手枪插在腰间。松山也抬起手向下一按,日兵都收起枪来。

松山走向前来,几名警卫跟过来持枪对着占彪。松山认真地看着这些日子折磨他痛苦不堪的对手,他恨不得一口咬住占彪的脖子解解心头之恨。但他又非常欣赏他敢这样献身救他的同胞,义气、勇士、好汉、英雄啊,中国人越是这样越难对付。

武男也跟过来,向占彪脚根一碰,占彪也回应着脚根一碰向武男说:“本来想今天晚上赴约与阁下再讨教日本武术,没想到现在会面了。”

武男点头回答:“我们第二次见面了,我叫武男大仓。”然后他指指躺在地上的隋涛:“请问,为什么你们的功夫差距这么大?”占彪指指武男身后窃窃私语的那批特种兵:“武男先生,请告诉我,你的部下里研习武术最短的时间是多少?”武男回头看看那批特种兵,不解地回答:“我们是纯粹的真正武士,最长十年以上,最短也研习三年了。”

占彪又指指摇摇晃晃顽强站起的隋涛和几个新四军战士:“想知道他们学了多长时间功夫吗?只七天!他们也是真正的武士!”特种兵中也有能听懂汉语的,在翻译给同伴。好多人和武男一样眼里露出吃惊的神色。只七天就这么能打,要是练七十天呢?七百天呢?!

占彪接着说:“我们可以把比武提前,但要放了这几名初学武功的人。”武男疑惑地:“今天比?那你的几个同门呢?”松山这时不容分说地喝道:“我们现在是战争时期,比的是打仗,比的是开枪杀敌!”

占彪转过头好像微笑了下对松山说:“比打仗?你已经输了我好几场了,还要比吗?等我和武男先生比完武术再和你继续比,你还敢比吗?”狡猾的松山也微笑了:“你别和我用激将法,你要想想你现在的处境,别管我输了几场,但笑到最后的是我。”

占彪更不屑地“哈”地一声:“松山先生,你不要忘了我可是自己走到你眼前的,你笑得出来吗?你要是不同意以我换他们,我可要回屋了!”说罢做势就往屋里走。这时屋里走出两个进去搜查的日兵,见状用刺刀逼住占彪。占彪视他们不存在,拨开刺刀挤了过去,左右膀一晃,两个日兵连人带枪摔出去,这套身法就在人们眼一花的瞬间完成的,比刚才武男摔隋涛的动作还要精巧利落。占彪站在门口回过头来等着松山的回答。

松山也“哈哈”笑了几声:“占班长,我个人很欣赏你的胆识,如果没有战争我很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但现在我们是交战双方,这九名俘虏是我的战绩,除非你用九个人换回这九个人。”

彭雪飞在地道里听得清清楚楚,他急着对谭营长说:“占班长是条好汉,他会让自己的师兄弟们出来的……”谭营长一拳砸向洞壁:“为了救我们新四军战士,这个情我们一辈子都不该忘!”

单队长也急着出主意:“我们这家地道和四家相通,有40多人吧,要不我们拼一下?”

谭营长摇摇头说:“不行,我想了半天了。看松山后面有好几个中尉,他们今天有骑兵、步兵、特种兵还有豆战车,恐怕至少有两个中队的兵力,我们全部人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重机枪又摆不开,只那几台豆战车我们就对付不了,这房子豆战车一撞就倒。而且我们一动手,鬼子就会详细检查全村房屋找地道,全村一百多老百姓也就危险了。只有占班长被押走,我们出去了再找机会。”

这时占彪也在飞快地思索,不时的提醒自己不能冲动不能莽撞,一定要完成保护重机枪装备的最初任务。但现在看不止是隋涛这九名战士的生死,而是全村隐藏的几百号军民的安危,还是我们自己冒点险吧。目前看有比武的事儿松山不会马上对自己下杀手的,只要给我们时间,总会有自救的办法。想到这里,他毅然决然地对松山:“好!我用九个人换这九个人,但愿松山先生是个真正的军人,把这九人放了不许食言。现在请你通知村里村外你的部下不要用枪欢迎我们。”

说罢,占彪把右拇指和食指伸到嘴里,打了个长长的响亮的唿哨。这是占彪在家时呼唤师弟们的暗号,哨的声音有长有短有着不同的意思,今天这个长长的唿哨,是要师弟们马上赶来的暗号。在家的时候不管大家在睡觉还是吃饭听到这声哨都会放下手里的一切立即跑步赶过来的,而且嘴里也要打着唿哨呼应着。占彪这时会数着回应的唿哨如果不够数他会继续打哨呼唤。

半天没有反应,只听见日军在大呼小叫传达着松山不许开枪的命令。占彪又用力打了一个长长的唿哨,这回有反应了,村里四处都响起越来越近的唿哨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