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崛起,中国的大海军即将走向远洋

第十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军政协代表几乎一致地提出了自己对国家海洋利益和战略安全的忧虑与建议。我们由此听到了在国力强盛,综合经济实力日渐增强的时期,我们一些涉海领域的睿智者,真正开始了对中国这个海洋大国制海权的通盘考虑的佳音。

我国有两万多公里的海岸线(包括岛屿海岸线,大陆海岸一万八千公里),如果按照《国际海洋公约》的领海划分,有三百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但是,自鸦片战争以来,我们从来没有真正完全拥有过这片广袤的富饶的海洋。即令建国初期,开始考虑领海安全的时候,我们的海军建设方针,也是局限在小吨位船舰,近海防御这个狭小的圈子和短视的目标上的。由此,限于国力,重内轻外的战略布局;台湾问题的未于解决,我们的小海军没有真正走出国门,走向远洋;甚至连自己的内海,也没有完全控制在共和国海军的旗帜下。由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当着美国的卫星测绘发现。东海,南海海盆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新世纪之交又发现这些海盆实际蕴藏着未来能源的希望——深海寒冰时,我们才真正了解了我们的海洋。不仅仅是国防安全必须关顾的领域;不仅仅是渔业、水产资源的宝盆;更重要的是对外贸易的生命线,矿产资源,尤其是价涨势增的未来和现实能源的巨大宝库。但是,现实的问题却无情地摆在我们面前,由于历史欠账,由于环太平洋岛屿防御链的关键环节——台湾岛,及其战略前哨——南沙群岛实际不掌控在我们手里,我们的领海防御链,多处洞开着门户。黄海、东海与南海的防御链条被台湾割断,南海侧翼没有安全保障。所以,在东、南太平洋这片广大的海域,我们还不是真正能掌控和开发自己家园的主人。现在是不是该考虑改变这种被动地位,作自己海洋真正的主人的时候了。这也许就是海军将领们共同关注这一问题的实质所在。

关注中国海洋利益和海洋战略安全的代表们,提出了以下六个方面的担忧:

“一是海洋领土安全问题。我国在东海、黄海与一些国家在专属经济区划分、大陆架问题上有分歧,在南海与有关国家在一些海域上有争议。

二是海洋资源安全问题。海洋产业是我国重要的国家利益,但一些国家通过所谓的“国际招标”,在我经济海疆线内进行非法开发活动。我国渔民在传统渔场作业时,合法权益经常被损害。 三是海上交通安全问题。我国对外贸易90%以上是由海上运输来完成的,我国的石油进口也越来越多依赖海上运输。此外,煤炭、铁矿石、粮食进口数量都非常可观。如何保持海上战略通道畅通,面临着十分复杂的形势。

四是海洋信息安全问题。海洋信息具有战略意义,海洋地形、地貌是划分大陆架的基本依据,海底矿石资源分布及存储量是开发利用的基本前提。海洋气象、海流传播规律、海洋大气波动现象等,不仅有经济意义,更具有国防意义。我国的海洋信息安全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更缺乏有效的保护。

五是海洋环境安全问题。我国近海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海域之一,水生资源受到很大破坏,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很丰富的鱼类资源,现已急剧减少了,有的甚至到了绝种的边缘。

六是海洋非传统安全问题。海上走私、贩毒等,台风、海啸,重大海上船舶、飞机事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益突出”。

值得欣喜的是:我们第一次在国家相关会议上,看到了如此完整的关于海洋局势的意见。尽管建国已经五十九年了,这一迟来的意见已使我们丧失了许多有利的时机,战略和外交的主动,但是我们毕竟是看到了中国建立真正海洋大国的曙光。那也是甲午战争以来,一百一十年,国人翘首以盼彻底洗雪丧失制海权耻辱的一天的真正开始。

十九世纪末叶,美国海军上校马汉(1840-1914)提出了制海权理论。他认为:以贸易立国的滨海国家,必须控制海洋,夺取与保持制海权。当然,要控制毗邻海洋的制海权,就要有强大的海洋实力,强大的舰队,商船,以及发达的基地网。并最终通过海洋战略决战,集中优势兵力,廓清控制内海,并走向远洋的一切海上通路。长期以来,我们僵化的思维和理论一直认为,马汉的制海权理论是为帝国主义侵略张目的赤裸裸的侵略理论;而没有敏锐地认识到,这一理论的提出,是战争由陆地向海洋扩张时,一道具有先见之明和战略眼光的卓越的军事革命思想的闪光。从那时起,凡是 重视了马汉的制海权理论,为了贸易和扩张,致力于发展强大的海军和海防的国家都无一例外地走上了强国的道路。而在内耗中,在持续腐败腐朽中抱残守缺,死守着祖宗规矩和天朝大国的梦呓的中国,和类似的专制王朝和腐败酋长统治的滨海国家,则一个个民穷国弱,不是被人宰割,就是沦为他人的殖民地,半殖民地。

1840年,英国侵略者乔治&S226;懿律和查理&S226;义律率领装备着540门大炮的48艘舰船和4000名远征军进攻中国,揭开了罪恶的鸦片战争序幕。1859年6月,英国海军上将阿伯率领由英、法、美三国20艘军舰组成的入侵舰队从大沽溯白河而上,突然炮击大沽炮台,打响了第二次鸭片战争。泱泱中华从此开始了沦为异国傀儡和奴隶的历程。1897年,经过明治维新,迅速走上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日本,从资源匮乏的岛国,必须以军事专制和侵略扩张,致力于发展海军,来求得生存发展的战略目标出发,把战争矛头直指当时号称亚州第一的清国北洋舰队。黄海一战,准备不足,指挥失当,火力和航速弱于日舰的北洋舰队在李鸿章苦心经营十年后终于全军覆没。中国首次从领海上,而不是从长城线上遭遇强敌欺凌。这正是制海权理论孕育和诞生的时期。日本从这一新型军事理论中获取了莫大的利益。八年后的5月27日,又在对马海峡伏击了1904年10月从彼得堡喀朗施塔得军港来援旅顺口的沙皇波罗的海舰队,使这支从波罗的海经大西洋,绕好望角,过印度洋,穿马六甲海峡,再北上日本海,航程3.3万余公里,历时年余。船底上长满了藤壶和牡蛎,而锈蚀严重,船速缓慢,运转不灵的舰队全军同样覆没。从此,东太平洋成为膏药旗横行的水域,中国相继丢失了琉求群岛,台湾岛,南海诸岛,也彻底地失去了领海权。更勿谈制海权。

严格地说,太平洋战役,是日本法西斯与美国争夺南太平洋制海权的战争。日本赖以生存的主要能源,黄麻、棉花,稻米,橡胶、柚木,来自东南亚和南洋。控制这一南海出海口,掠夺那里的资源,打通通向西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的通道,是以贸易和海外寻求资源供应的日本,明治维新立国以来的既定方针。1941年11月7日,日本以号称世界第三吨位的强大的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实指望一举歼灭夏威夷瓦胡岛美军太平洋舰队的航母编队和战列舰编队,以夺取太平洋的制海权。但是他低估了美国军方的应变能力,美国经济走上战时轨道的生产能力和美国国民的民心和凝聚力。最后以中途岛海战为标志,彻底丧失了太平洋制海权。战败后的日本经过五十余年的修养生息,并没有放弃自己打通海洋通道的企图,伊拉克战争后,他不失时机地派遣海军自卫队出海远洋出兵伊拉克,就是重返海洋的预演和试探。如今,他的“八八”舰队,以其作战能力,电子信息,续航能力,中远程打击火力和潜在的装备能力,已具备远洋作战之实际水平。而我们的远洋舰队,从1993年到现在,从策划到装备,还在试验准备阶段。虽然,世纪之交,为了加强与外军的交流,我们多次派出导弹驱逐舰编队远访美国,西欧,近访日本,但他并不是实际意义的远洋舰队。更不具备解决那六条疑虑的战略能力。

纳入世界经济体系的中国经济,已不可能离开海外贸易而封闭发展。大量的战略物资,石油,矿石,粮食和其他产品,要靠海上通道畅通来维护营运。要真正拥有按大陆架划分领海的领海权,必须有强大的海军。要开发黄海,东海,南海属于自己的海底资源,就必须拥有实际意义的海底资源控制权。再满足于中小型规模,近海防御作战的理念,维持一个以海岸防守为主,海洋防御为辅的保守海军。中国将无以建立海洋大国的形象,将无以维护和发展自己的上述利益。更勿谈长足的发展。

为此,在综合国力日渐增长的今天,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控制领海,走向远洋,条件和时机已逐渐成熟。现有三大海军编队,以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核潜艇和常规潜艇辅以辅助舰艇为主要打击力量。南海舰队近年力量有所加强,但仍弱于东海舰队。要发展远洋作战能力,实际控制所有领海,具有强大海上威慑力量,必须在现有舰队基础上淘汰更新。这就是,以七百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最少定制或购置七艘美国里根级(原价45亿元)或俄罗斯库茨涅佐夫级航空母舰,以一艘重型航母和一艘直升机航母为主,辅以导弹驱逐舰,导弹护卫舰等编组远洋舰队。另以2-2-1比例配属南海,东海,北海舰队。由于军购限制,我国从美国或西欧定制这样先进的航母存在相当困难,将以俄罗斯为主要军购对象。有资料称:我国将于2007年在江南长兴岛新造船基地开工兴建首条国产085型航母,预计将造这样中型航母四艘。另上海江南造船厂在建30万吨级船坞将兴建已经投入预研的089型核动力航母。预计其舰载机将达80-96架。此消息未得到证实。但是,限于中国领海与近邻领海的公海和其他海域,缺乏大型岛屿,优良的深水港湾的现实,远洋巡航和作战,无法离开航空母舰这样的浮动船坞和海上基地。因此,建造航母编队将是大海军走上远洋的重要一步。同时稳步地发展高速,持续续航补给能力强,水下潜伏时间长,能够有效防止声纳跟踪,电子辐射和热效应的核动力潜艇,作为远洋舰队的护卫编队和机动打击力量,仍然是十分必要的。 其次,鉴于南海是由大西洋,印度洋东进东南亚,大陆和远东的海上通道;又是俄罗斯,日本,甚至韩、朝,越南,南下太平洋,远航南亚,非洲,欧美的生命线所在。中国将南海划为内海。必将遭到利益攸关的美国,日本,西欧甚至俄罗斯的变相对抗。我们应当权衡利弊,在保有主权,舰队巡航的前提下,开放国际航道(划定航行水域,从马六甲海峡直通巴士海峡),允许上述各国商船无费用阻力自由往来。列国航行自由的权益得到保障,就无以阻挠我对南海行使主权。 再次,对于东海春明油田,钓鱼岛附近水域海洋资源,南沙群岛海底资源,坚持以我为主,严禁列国划定海域,引资开发。在“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基础上再进一步,以主权归我,我方控股的形式,将日本和环南海国家纳入开发公司股东体系,共同按比例出资,(根据争议海域面积,应得利益谈判分配)进行资源利用和合理开发,并保持合资关系的无限期和稳定的收益。各国获得了应得的利益,在我国强大的综合国力为后盾,强大的海军战略打击力量为重拳,和平和友好相处为真心的经济、军事外交措施下,就可以在美国已保证不干预南海事务的前提下,争取环南海国家;化干戈为玉帛,和平地一劳永逸地解决南海争议问题。对于公开蔑视和抵制我方和平诚意的国家地区,则不妨敲山震虎,假以颜色。 再其次,立足于海洋实际,开发与兴建岛屿海空基地。作为陆基支援力量。在台湾还没有实际回归的情况下,退而求其次。黄海与东海以现有海军基地为支撑;南海东部开发东沙岛,美济礁;中部海南岛榆林港,西部西沙永兴岛等。逐步向南沙群岛延伸。 最后,按照大部委的思路,为了减少海洋管理机构重叠,各司其职,互不统率,协调不力,运转不灵的的弊端,统一编制海洋部门为军政两大体系。军事,警戒,护卫、巡航,归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统一管辖。以战略、战术、日常警备力量综合统筹海防,护航,出击等军事任务及海上救助。海事,港务,交通,海洋环保,气象,海洋检测,资源考察统一归海事部管理协调。打击走私贩毒和海洋救护,海上治安业务及装备归口海事部门,编制、技术、训练归口公安部。相互协调,双重领导。这样,可以整个地提高海事问题的处理效能,减少公文往来,权责不明,效率低下的弊病。

一个强大的海军将在我国的领海上出现,必要时也将出现在关乎国家利益的远洋。我们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他是我们祖国真正强大的开始。

呵,大海军,威武雄壮地地走向远洋,在舒展的五星红旗下傲视蓝色的大海。我们会高歌:

祖国的山脉遥远在望,

祖国的炊烟招手唤儿郎。

啦……啦……啦,

招手唤儿郎。,

无边的海岸,绵延万里,

银色的浪花使人感到无限凉爽。

祖国,我们远航归来了。

这是我们的海洋,

我们自由遨游的蓝色天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