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间是个花园,我在花园的门外徘徊。

大人们说做任何事都要有始有终,于是我还在开始的地方徘徊。游荡。

找不到进去的方向。花园里秋天的花瓣,从时间的缝隙中掠过我的眼,

在脸颊上流淌,倾泄。无始无终。

花园里的喧嚣也是无始无终。划过脸颊的,依然疼痛。

我想我应该快乐。

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要把快乐等同于开心。

心被切开了伤口,是快乐?还是痛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雪白的花瓣,看起来芳香宜人。我只能看。

不知道眼前翩飞的蝴蝶,为什么变成狰狞的红色,

然后慢慢的在时间的变迁中变的透明。

手里不记得名字的书,没有风儿读的多。我还是告诉自己,我在看书。

带上帽子,不想看见那朵分外纯净的花朵。

她伸出触角似的蕊,想让我闻到。却不知道我没有嗅觉。

原来我身边全是白色的应该芳香的纯白。我一直都不知道。

于是放肆的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解脱了自己。可在金黄的麦田里呢?

风往哪里吹?风往爱情的方向吹?

我听见他们奔跑的方向,却也听见他们无法在我身边逗留片刻。

风有吹过吗?我说没有。他们说有。

丝巾在风中翻飞,说:他有来过。

树叶在风中坠落,说:他有来过。

麦苗在风中颓败,说:他有来过。

我在风中哭泣,说:他有来过。

我知道我留不住。

于是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