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艳侠 第一卷 第十七章 神农王,声东击西惊玉仙

李伟新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size][/URL] 喊声“不好”,唐玉仙身子一曲,突然朝前飞跃了数十步。身后的地面被袭来的掌气击得“砰嘭”乱响,飞沙走石。 “哈哈,你这个鬼婆娘,身手倒不错。”一个中气十足的男高音,从唐玉仙的正面传来。但见唐玉仙猛地转身,一眼就看到神农王站在自己刚在站的身后,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若不是避得快,不死在他掌下,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86/



喊声“不好”,唐玉仙身子一曲,突然朝前飞跃了数十步。身后的地面被袭来的掌气击得“砰嘭”乱响,飞沙走石。

“哈哈,你这个鬼婆娘,身手倒不错。”一个中气十足的男高音,从唐玉仙的正面传来。但见唐玉仙猛地转身,一眼就看到神农王站在自己刚在站的身后,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若不是避得快,不死在他掌下,也会七伤八伤,差不多了。不过,好强的唐玉仙瞬间便定回了神,“哼”了一声,道,“什么了不得的?不就熊声换形的功法么?”

神农王肥胖的脸抽了抽,一双熊眼朝唐玉仙射出精光,“哈,有眼光,一下就识我神农王的功法来。”

唐玉仙没答话,目光望着他,双耳却听八方,看还有没有别的高手。

这神农王四十出头,身材高大,胖如灰熊,双掌抻开,有如蒲扇,着实吓人。他来自湖北神农架,本姓王,因双掌横扫蜀山楚水无敌手,而被称为神农王。他刚才所用的招法,就是唐玉仙所说的“熊声换形”。即声在你正面,而人则在你背后或左右两侧,令人防不胜防。

唐玉仙能避过他这狠辣的一招,全凭她多年打猎练就的功夫。若不是来了棋城几年,长时间没打猎,一时疏忽,神农王这招“熊声换形”未出,她已察觉,并加以反击。

在百里瑶山,一般大型的凶猛动物,都有这种“熊声换形”的招数。等闲的猎手根本无法对付,大多都成了它们的大餐。比熊用得更活的是老虎和豹子。熊只能排到第三位。对唐玉仙来说,虎豹都过招多了,何惧神农王这头“熊”?

因此,唐玉仙耳听了一阵八方,没发现其他异常之后,就像猎人追踪到一头不错的猎物,心下不由亢奋,冲神农王道,“好久没打熊啦,难得你这头神农熊送上门来,我就不客气啦。”

身随话动,唐玉仙快如电闪,眨眼到了神农王跟前,玉臂横飞,直削神农王的脸门。神农王毕竟久经沙场,并没半点惊阵,眼看唐玉仙的手掌利刀一样削来,左臂迅而一抬,宛如石柱擎天,只等唐玉仙的手掌碰来。

唐玉仙本是跟动物打斗出来的硬功,即使硬碰神农王的巨臂,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然而,唐玉仙更明白,当一个人抬臂的时候,所有的劲力,肯定是全部集中在手臂上的,如此击去,虽无大碍,却是有勇无谋之举。

就在,就在神农王抬臂到位之际,只见她的玉掌半空一翻一转,划个很好看的半弧,一掌拍在神农王的胁下。

“篷”的一声。

神农王的身子动也没动。

“不错,足有三尺厚的肥肉。”唐玉仙嘲笑道,然后掌回身转,一下子又移到神农王背侧,照住神农王的后肩连抽两掌。

神农王虽身高体胖,并不笨重,回身也快。但每每,他总比唐玉仙慢四分之一拍。就是这四分一拍,足以让唐玉仙挥出掌鞭,又避过他回防反击的凌利掌风。

但唐玉仙也知道,以神农王的体魄和卸劲之功,自己挥出、拍出、击出、抽出的掌,仍难以伤到他。她不断的在他身前身后游转,挥掌击打,目的是要令他感到辣痛,而后在阵阵辣痛中动肝动火,失去理性,她才有取胜之机。

而且,唐玉仙天性聪慧,深知人性的优劣。因此,当她出掌抽打神农王这头人熊时,嘴上也没闲住。

抽脖即道,“熊脖子经常活动,吃起来味道不错。”

拍腰就道,“虎背熊腰,烧烤熊腰,一定很香。”

打哪道哪,而且一句比一句尖酸、尖刻。

神农王想张口回话,可刚张开一半,唐玉仙已道出第二第三个话题,他回了也白回。只能“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如此斗了一刻钟上下,两人已交手了百多招。神农王身中数十掌,而唐玉仙丝毫未损。

从神农王越来越狂乱的掌风中,唐玉仙心知神农王的火性已被惹起,只等她关键的一击,神农王即由她牵着鼻子走了。

话说,两人交手的时候,书童立在破庙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好像不关他的事一样。不时见唐玉仙抽神农王一掌,他还拍手叫好。

唐玉仙何许人?听声就能辨色,何况书童如此事不关己的样子,显然跟神农王不是一路。

也就是说,最初怪怪的声音,是另有其人发出来的,而非神农王。此人是谁?居然能如此不动声息。以其忍性,就比神农王高出一筹。

唐玉仙如此一想,突然身子凌空,如灵猿跃过神农王,一脚尖踢在神农王的脸上。落地,唐玉仙又迅速身子一飘,如豹子穿山,倏地穿进了树木。这几个动作,完全是一气呵成。

“踢得好!”书童高兴地喊道。

神农王这一下,真被唐玉仙踢惨了。不但被踢破嘴,弄得满嘴是血,牙齿也被踢掉了三颗。

“噗”地连血带牙齿吐出,神农王本想大骂书童,但哪里还发得出声?切心的疼痛,早已令他怒火中烧。他狠狠地瞪了书童一眼,便狂风一样朝唐玉仙追去。

“哈哈,这头蠢熊,死定了。”书童幸灾乐祸地道。

“傻猴,别说人家蠢,你也精不到哪里去。”仍是怪阴阴的声音。

“是,师傅。”书童恭敬道,然后又说,“可这笨熊对师傅太不敬了。”

“你都说他是笨熊,还要他敬干嘛?”

“师傅说的是。英雄惜英雄,那才叫心心相交,灵肉相融,境界高绝……”

“废话一堆。进来吧。”

书童望了一眼夕阳下的林子,依依不舍地走进破庙。

却说唐玉仙穿入树林之后,并没就此飞奔逃离,而放慢了速度,故意让神农王看到自己的背影。因为她清楚,人都要脸,何况是像神农王这样称惯王的人,被人一脚踢脸,无疑是要了他的命。他不拼命追你,讨回点彩数,是绝不会罢休的。

果然,身后如莽牛冲林,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响。

“死笨熊,有事事追我到天边去。”唐玉仙故意朝神农王丢下这句话。

神农王气得“依依呀呀”,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死鬼婆,做人不可过分。”一串冷辣辣的女声传来,“今天我不为我夫君报仇,我冷霜儿就不是人。”

“哈,好个夫唱妇随。可刚才你跑哪去勾野男人啦?”唐玉仙含讥带嘲地道。

“勾你老爸。”冷霜儿怒道,声到人到,一袭银衣地飘在唐玉仙前面,双手各执一把银剪。

唐玉仙步也不停,顺手捋了一把树叶,便朝冷霜儿飞射。

但见,飞射过去的树叶,在相近冷霜儿数尺的地方,纷纷碎落。

“不错,不错,不错的剪刀功法。可惜你家那头熊,不必你精心剪裁,随便一块布披上就成了。反正怎么弄都不会像人形。”唐玉仙话似利刀,一刀刀割向冷霜儿。冷霜儿可真冷,俊俏的脸蛋就像一层霜,直寒到人的心尖。她话也不答,便身如飞鱼,一翻一闪一游,双剪已到了唐玉仙的脸门。

“啊”的一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