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4日—星期五 俄美外长和防长将在莫斯科商讨反导系统问题

【莫斯科消息】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高层消息人士13日透露,俄罗斯与美国外交部部长和国防部部长将于3月在莫斯科讨论与反导弹防御系统、《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和《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有关的问题。

消息人士指出:“17日至18日俄美将在莫斯科举行‘2+2’会谈磋商。”

他说,美国方面将带来去年10月曾谈论和打算引用的一些建议用来磋商。

这位外交官表示:“美国伙伴将带来一些有关信任措施的建议。它们规定俄罗斯军官在波兰和捷克反导设施的存在、封锁雷达以便使其不侦察俄罗斯领土方向以及拦截导弹不进入发射井。”

他说:“美国既在反导方面,又在《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问题上向我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们的美国伙伴全面通报了我们准备在这一问题上如何行事。他们还告知我们在以什么来取代《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方面的立场。”

他指出,应以某一文件来取代《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这一文件在法律上能得到承认、能体现有关进一步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协议和保留对其监督的措施。

消息人士表示:“同时,美国伙伴想解除《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中所承担的削减和限制战略武器的责任。他们想在常规武器装备中享有充分的使用战略武器的自由。而利用雷达不可能识别它们。”

【时事点评】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近段的国际风云,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两个观点:

●再谈俄罗斯外交“红线”只是被触及,而非“全面突破”

第一:不论是南美那缕突然升起的狼烟,还是欧盟高官米歇尔的古巴之行,本质上都是伊核问题的逻辑发展,也是“科索沃独立后续阶段”的逻辑发展,同样是俄罗斯外交“红线”(美国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计划和科索沃的最终地位)被“触及”的必然反应。

第二:在我们的讨论中,我们“非常强调”俄罗斯外交的“红线”是被“触及”、而非被“全面突破”,在评论员看来,有必要强调的是,只是“触及”而“非全面突破”的根据在于三点:

首先,作为俄罗斯外交政策“红线”之一的美国东欧导弹防御系统,整个计划仍然处在“欧美俄”的三方谈判之中,尽管这种谈判主要表现为“美波双边谈判”、或者“美捷双边谈判”。

其次,尽管科索沃在欧美的“一致支持”下已经正式宣布独立,科索沃独立问题已经不可逆转地进入了“科索沃独立后续阶段”,但是,我们认为科索沃正式宣布独立是一回事,科索沃最终是否能获得独立地位(获得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获得联合国的认可)是“另一回事”;特别是,“科索沃独立后续阶段”能否大体上处于和平框架下运行,则“又是一回事”。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评论员认为,即便美国与波兰、捷克两个东欧国家谈妥,“在欧盟的默认下”准备强行在东欧部署其导弹防御系统,但是,只要俄罗斯紧扣伊核问题这个核心、在“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中战略运作得当,最后迫使欧盟“准备强行拆除”也未为可知。

●“红线”只是被触及而非“全面突破”、也就给俄罗斯与“欧美”之间留下了回旋空间

我们知道,俄罗斯划下的那两道外交红线,是冲着“欧美”、或者北约去的,显然,正是因为俄罗斯的“外交红线”是被“触及”、而非被“全面突破”,这也就给“欧美”与俄罗斯之间的进一步“讨价还价”、留下了回旋空间。

●在华盛顿是否有胆子直接跳进“第三观察点”的问题上,美国决策者仍然有时间“认真考虑”

同样,中国也划下了一条明确的红线,也就是所谓的“入联公投”问题,这主要是冲着“美日同盟”、主要是美国,当然也包括欧盟而去的。到目前为止,由于时间仍然“够长”(距离台湾大选还有一个多星期),因此,在华盛顿是否敢正式打出“台独牌”的问题上,或者说、在华盛顿是否有胆子直接跳进“第三观察点”的问题上,美国决策者仍然有时间“认真考虑”。

另外,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还明确说过:至于台海局势将如何发展,由于时间还足够长,我们不妨在五大洲陆续开张的“八仙桌”上,特别是在伊核问题、朝核问题的那种“请来请去”之间,或者在“美元治丧委员会”的“新闻发布会”上,去作进一步观察。

下面,我们不妨先阅读几则相关新闻,并粗略地盘点一下、看看“五大洲”又陆续开张了哪些“八仙桌”,我们将在这些新开张的“八仙桌”上,去观察台海局势的可能发展。

美军太平洋战区司令:希望台“入联公投”不要过关

【华盛顿消息】针对台当局推动的“入联公投”活动,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基廷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美国得到的资料显示,“入联公投”不会过关,美国也希望“公投”不要过关。

美国太平洋军区司令基廷连着两天在国会听证会上谈到台湾“选举”的相关议题。他先是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希望各方冷静、克制,不要有人在三二二大选到五二0“总统”就职前煽风点火,他呼吁陈水扁和新当选的“总统”持续展现负责任行为,避免任何煽动性言词。

隔天,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军委会主席在书面证词中说,中国大陆的军费继续快速成长,又在台湾对岸部署飞弹,令美国深感关切;“在此同时,台湾的‘总统’持续进行挑衅计划,包括被中国称为‘红线’的入联公投”。

基廷在答询时说,“我们得到的资料显示‘入联公投’应该不会过关,我们也希望‘公投’不过关。”

基廷说,因为如果过关,中国可能会有大动作,但是无法预料会有何种动作,而太平洋战区对各种状况已有妥善的准备。听证会后,基廷补充说,他不认为台湾“大选”后台海会有意外发生。

【时事点评】我们知道,在前天(12日)的《时代环球时事解读》中,在“焦点评论”部分,针对奉李登辉为精神领袖的台联党“放风”称、该党推荐的“中选会”委员吴雨学将对“公投并大选”提出“复议”,建议将“公投”和“大选”脱钩一事,评论员当时给出的判断就是:这恐怕是日本人“瞄准了”才下的一招棋,但是,不论是否日本人的“本意”,客观上,它却起到了替美国人“叫牌”的效果。

●一边以“玩确认”、一边“玩揣测”,这一套玩意儿是如此地眼熟!

请大家注意这段文字,原文是:

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军委会主席在书面证词中说,中国大陆的军费继续快速成长,又在台湾对岸部署飞弹,令美国深感关切;“在此同时,台湾的‘总统’持续进行挑衅计划,包括被中国称为‘红线’的入联公投”。

基廷在答询时说,“我们得到的资料显示‘入联公投’应该不会过关,我们也希望‘公投’不过关。”

在评论员看来,美国军方一边以书面形式“玩确认”---确认台湾的‘总统’持续进行挑衅计划,也确认“入联公投”就是中国的“红线”;一边又在那儿以口头的形式“玩揣测”--揣测“‘入联公投’应该不会过关”,最后还抛出了一份“希望”、说什么“我们也希望‘公投’不过关”,这一套玩意儿是如此地眼熟!

至于这套“老套路”,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已经多次提及:其具体做法就是,将“入联公投”直接贴上“单方面改变两岸现状”的标签,从而将《反分裂国家法》的“刚性”用足,同时,还不给《反分裂国家法》对“入联公投”以任何解读空间,最后达到一个迫使北京在“美国精心选择的时间节点”上被动做出战略选择的目的。

●美国决策者仍然在用“老套路”向北京施加“最后的压力”

非常清楚,从台联党针对“入联公投绑大选”将提出复议的“放风”,到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基廷的那番、意在向国际社会“暗示”美国“直到今天仍不打算”中止“入联公投”的“国会作证”,两者在时间上的非常巧合、在内容上的紧密相关,已经足以证明:美国决策者仍然在用“老套路”向北京施加“最后的压力”。

●日本福田政府上台之后最为大胆的动作

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已经说过,在台湾“中选会”委员吴雨学将对“公投并大选”提出“复议”的背后,特别是在李登辉公开澄清“他从未主张‘台湾独立’”,并抛出以“北京中国”对“台北中国”进行对等谈判、签订和平协议之“德国模式”的背后,恐怕是日本福田政府上台之后最为大胆的动作。

●它本就是一个令欧洲人听起来“非常熟悉”的玩意儿

在评论员看来,这个所谓的“德国模式”,其最为微妙的地方在于这么几点:

首先,它本就是一个令欧洲人听起来“非常熟悉”的玩意儿,经过东、西德并存那段历史、正忙着搞“地中海联盟”、又担心“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因此“有意”切入南美、台湾问题,以联手中俄以制衡美国、或者联手美国以制衡中国的欧洲人,出于种种理由,是很容易就将其“意译”为“东中国”、“西中国”、并“思考”是否可以拿着所谓的“德国模式”、向与视台湾问题为中国核心利益的北京“打打秋风”;或者拿着它与严密控制着台湾的华盛顿“说事儿”;

●一旦台海战事起,美国在东亚方向最可能做的两件事

其次,在过去的中美较量中,即聆听过朱成虎将军的“中国准备损失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美国也将被摧毁几百座城市”之“核反击美国论”,也见识过“高难度”中国导弹反卫星试验,并目睹过中国一大批核打击、远程常规打击装备“陆续成军”的日本人,恐怕已经看出来了,如果中国台湾果真发生“台独重大事变”,那么,在台海附近并无胜算,且战略注意力仍然集中在大中东区域、还必须用相当大的精力去应付欧盟“地中海联盟”以保卫美元、从而为日后“慢慢解决”次贷危机留下“一丝希望”的美国人,其最为明智的战略选择恐怕就是:如果能用“台独”引发台海战争,打乱中国的战略节奏,将中国的战略资源吸引在东亚而无法顾及中亚、南亚、中向,就可以彻底破坏“中欧俄”在伊核问题上所建立的战略协调,极大地削弱“中俄”通过“上合”所建立的战略合作,并为美国的大中东计划赢得战略转机、为其次贷危机找到解决办法的话,那么,它在东亚方向最可能做的恐怕是两件事:

●如果华盛顿能“导演”出这样一种结局,那才堪称是翻拍了一出《完美风暴》

第一,尽力避免与中国在台海这个中国常规军事力量“可最大限度”发挥作战能力的地方,与中国发生全面、或者上规模的军事冲突;与此同时,尽可能地将日本推上与中国军事冲突的第一线,对美国而言,如果能“导演”出这样一种结局,那才堪称是翻拍了一出《完美风暴》。

●为继续控制、并利用日本这只“最大的钱袋子”、美国将“不惜一切手段”

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也就是在中国大陆可能“择机”迅速武力统一台湾的过程中,如果日本不愿意、或不敢与中国直接军事冲突,并想借机摆脱美国的控制,那么,美国就要为继续控制、并利用日本这只“最大的钱袋子”而“不惜一切手段”;或者是为了防止日本这只被原子弹轰过的“钱袋子”待机“收购”、甚至伺机“攻击”美国的核心利益而“不惜一切手段”。

●在一场“真实的危机”面前,日本的“货币”将是不堪一击的

至于这个所谓的“不惜一切手段”中将包括什么?在这里,我们只指出一个“尽可能温柔的方向”供大家参考,那就是:一个没有战略纵深、也没有战略资源,甚至没有足够的国内市场、尽管在经济上非常富有,但金融体制却相对落后,且其政治、军事能力上也不足以保障其海上生命线的岛国,在一场“真实的危机”面前,其“货币”、实际上也就是货币所代表的经济体系,将是不堪一击的。

●我们经常提及的“三边(美欧日)撕裂”

事实上,这一点,在“欧美”二十年前联手发动“广场协议”一役、迫使日元大幅升值,最后彻底击溃当时不可一世的日本经济、从而将美国经济从80年代衰退彻底解救出来的“整个过程”中,就已经被充分证实了。

至于同样受到次贷危机冲击、现致力于“地中海联盟”的欧盟,会在美国的“不惜一切手段”中扮演什么角色,恐怕是日本决策者必须三思的。实际上,日本所面对的这种局面其实就是我们经常提及的“三边(美欧日)撕裂”,既“欧美日”三大经济体、或者美元、欧元、日元在经济上的激烈竞争。

●日本历界政府内阁中何以不缺少“坚决反对日本核武装”的?

至于“不那么温柔的方向”,恐怕在日本人的头脑中也已经“计算”过几十年了,用不着我们说什么,毕竟美国人已经实验过,且效果惊人。这一点,从日本历界政府内阁中向来不缺少“坚决反对日本核武装”的事实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值得强调的是:

第一,这种“坚决反对”是立足于“日本民族生存”之综合考虑的,其根据是日本不具备打一场核战争的能力,也就是说,即便是一场有限核战争,日本也可能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命运,在这种现实下,面对“中俄美”之类的有幅员、有纵深、有系统化太空技术的“真正核大国”,日本是无法建立起“有效核威慑”的,其“尴尬”就有如今天的英国与法国。

●法国所谓的“有效核威慑”,恐怕就得寄希望于“欧盟完成政治整合”的那一天了

值得强调的是,英国所谓的“有效核威慑”,其实是依附在美英特殊关系上的;而法国所谓的“有效核威慑”,本质上而言,若真想“生产出”相应的“大国地缘政治利益”,恐怕就得寄希望于“欧盟完成政治整合”的那一天了。

●曾经寄托在“欧盟”这只壳上的“欧洲梦”准备“换壳”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法国、或者说欧洲人的这个“大国梦”,曾经寄托在“欧盟”这只壳上,但是,由于美国在波兰、捷克、甚至准备在科索沃这个地方上下其手,因此,欧洲人、准确地讲,是“欧洲梦”准备“换壳”,这就是所谓的“地中海联盟”。

●两只“壳”之间的最大区别

在我们看来,两只壳之间的最大区别,恐怕将是“民主”与“民主集中制”的区别;显然,在“民主集中制”的“地中海联盟”中,类似波兰、捷克、英国这样的亲美国家,美国再想利用它们手中的否决票去阻碍欧盟的政治整合进程,干扰欧盟的对个政策,就显得困难得多。

●日本的那种“坚决反对”也是立足于“过往历史”之历史考虑的

第二,这种“坚决反对”也是立足于“过往历史”之历史考虑的。我们知道,美国是世界上唯一实战使用过原子弹的国家,日本却是世界上唯一受到过核打击的国家。试想,曾经通过“某种方式”迅速占领、并彻底打掉日本武士道精神、严密控制日本长达半个世纪的美国人,如果战略上迫切需要的话,又有什么理由阻止它产生重拍一次“老电影”的冲动?要知道,“先发制人”地阻止日本人的“核报复”,对“美国人民”而言,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具有说服力”的理由。

●在继续“武力保护”日本的名义下,华盛顿有可能“和平、合法地”席卷日本金融资本以填补次贷巨窟

实际上,面对日本,美国人倒也未必需要重拍“老电影”中的每一个细节,在我们看来,一旦台海战争爆发,不论日本是否实质性介入,靠近台海的日本必然受到波及,至少在经济层面不可能幸免。

而远在太平洋对岸,以中东为战略重心、正陷于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并受到次贷问题、经济衰退残酷折磨的美国,反倒有足够的条件、也有足够的动机置身事外,反倒可以凭借其核威慑力量,凭借那只实际控制全球水域的海军,凭借它在日本、及邻近日本的韩国驻扎的数十万大军,凭借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的过程中美国资本对日本金融体系的渗透与掌控,再辅之以美国为中心的国际金融体系,在继续“武力保护”日本的名义下,华盛顿是有可能“和平、合法地”完成席卷日本金融资本、填补美国次贷巨窟之任务的。

●万不得已情况下、美国为达目的可供选择的“非和平手段”

至于美国海军是否会掐断日本海上运输线,或者驻日美军是否会解除日本武装、是否会重新占领日本,甚至核讹诈日本,对美国而言,这都是万不得已情况下、为达目的可供选择的“非和平手段”。

事实上,这一点,与前面的一样,在“欧美”二十年前联手发动“广场协议”一役、迫使日元大幅升值,最后彻底击溃当时不可一世的日本经济、从而将美国经济从80年代衰退彻底解救出来的“整个过程”中,也已经被充分证实了。

●自“小泉路线晚期”就开始的、贯穿安倍政府全部,并延续至福田政府之“外交调整”的原始驱动力

显然,由于世界形势已较两年前有了巨大变化,因此,在我们看来,如何防止日本在美国刻意挑起的台海战争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恐怕是自“小泉路线晚期”就开始的、贯穿安倍政府全部,并延续至福田政府之“外交调整尝试”的原始驱动力。

●最能说明日本人复杂心态的有两件事

在评论员看来,在日本的“调整尝试”的整个过程中,最能说明日本人复杂心态的,有两件事:

第一,在时间上相对较远,是“美日安保指针”“是否涵盖台海”的变化:对华强硬的小泉纯一郎将它放进去了,但却公开地咕噜了一句“是美国人要求日本这样做的”;而小泉始终支持的、骨子里对华更加强硬的安倍却最终将它拿出来了。

第二,在时间上就在在这两天。在具体展开之前,我们先来看两段相关新闻。

日防卫相为下属称台海事态是日本安保问题道歉

【东京消息】据日本媒体报道,针对日本防卫省防卫政策局长高见泽将林有关台湾海峡若出现紧急事态是属于日本“周边事态”的发言,14日在日本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日本防卫大臣石破茂14日作出道歉,他并指出:“周边事态”并不是以特定地区作为对象的概念,日本政府的见解并没有改变,高见泽的发言并未意味着台海问题属于日本的“周边事态”。他表示,部下的这番发言有可能造成误解。

高见泽13日在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安保调查会上,在谈到台海出现紧急事态下的因应问题时表示,台海如有事关系到日本的安全保障,对日本说来是严重的问题;在判断它是否属于周边事态之前,自卫队当然要提高警戒,监视和采取必要的因应措施,台海事态是日本的安保问题。

这位防卫省干部接着指出,如果问他台海有事时会如何处理周边事态?他将会回答表示,日本将理所当然地处理。

他的这项发言被外界解释为把台海有事视为日本的“周边事态”,因而在会场上遭到议员的围剿,警告他,“周边事态”有必要有战略性的暧昧,他的发言会引起误解。

高见泽13日晚上召开记者会为他的用词不足表示道歉。他辩解指出,他在安保调查会上有关“理所当然处理”的发言,并非把台海有事认定为“周边事态”,而是指要加强警戒和监视。

台“中选会”秘书长:“入联公投绑大选”将如期举行

【综合台湾媒体消息】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中选会”秘书长邓天佑14日表示,经征询委员后,没有人要对复议动议提出“附议”,“中选会”不会再召开临时委员会议,讨论公投案合并大选举行日期,入联与返联公投如期在三月二十二日举行。

依照会议规范,投下赞成票的委员才能因情势变更或新资料发现,提出复议动议,台联推荐的“中选会”委员吴雨学昨天向“中选会”提出“复议请求书”后,“中选会”即按法定程序征询五名支持原决议的委员是否要“附议”这项复议动议,“中选会”也询问另五名未出席当天会议的委员,是否有开临时委员会的需要。

邓天佑晚间表示,经“中选会”征询后,五名支持原决议委员没有人要“附议”,另五名缺席委员也认为不需要再开临时会议,因此“中选会”不会再召开临时委员会议,公投第五案(台湾入联合国公投)与第六案(务实返联公投)将如期在三月二十二日与第十二任“总统”大选合并举行。

“中选会”二月一日通过公投第五案、第六案在三月二十二日与第十二任“总统、副总统”选举同日举行,当时记名表决的票数为六票赞成、四票反对,五名“中选会”委员未出席会议。

【时事点评】对高见泽13日在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安保调查会上的那番撅词,在昨天的点评中,评论员就指出,这与李登辉的台联党推荐人针对“入联公投绑大选”提出“复议”属于一个套路,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显然,在我们看来,硬币的“正面”--所谓台海问题属于日本的“周边事态”的态度是给华盛顿看的,而“背面”--准备复议“入联公投绑大选”的态度则是给北京看的。

●日本人的道歉不过是将“同一枚硬币”翻了个面而已

因此,在得知日本防卫大臣石破茂的“道歉”之后,时事评论员们的共同感觉就是:这个道歉动作不可谓之为不快、不猛,但是,结合台“中选会”秘书长以“五名支持原决议委员没有人要“附议”,另五名缺席委员也认为不需要再开临时会议,因此“中选会”不会再召开临时委员会议”,并表示“入联公投绑大选”将如期举行之后,本质上而言,日本人的道歉不过是将“同一枚硬币”翻了个面而已,其结果就是:如果美国一定要玩“入联公投”,如果美国在未来一个星期之内“不示意”那“五个缺席投票”的“中选委员”支持附议的话,那么,不论将来台海战况如何,在经济上、或者在军事上都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的日本,就恕不奉陪了。起码在目前是这样打算的。

●日本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层?

在评论员看来,既然华盛顿费了这么大心思精心策划了这场“入联公投案”、准备要北京拿“值钱的东西”来换,而布什的“外交家庭教师”及“老爸”却又一一空手而归,在这种“愤恨”中,在“最后关头”没有到来之前,华盛顿又怎么可能“示意”那“五个缺席投票”的“中选委员”去支持“附议”?日本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层?

显然,在中国已经通过多种渠道强调一旦“入联公投”成为事实,台独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之后,日本这是在向“直到今天仍然没有意思后退一步”的“中美”同时表明自己的态度。至于是否可以用“这枚硬币”在东海问题上捞到点儿什么,由于中国国家主义胡锦涛似乎“无意”在台湾政权交接的“520”之前访日,因此受时间上的限制、恐怕日本人也顾不上了。

●日本政府抛出这枚硬币的主要意图、恐怕在于向欧盟“定向广播”李登辉抛出的“德国模式”

因此,从日本人“立刻进行道歉”的动作来看,日本政府抛出这枚硬币的主要意图、恐怕在于吸引欧盟的注意,并向欧盟“定向广播”李登辉抛出的“德国模式”。

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个观点:

第一:在我们的观察中,就大的“未来框架”而言,“大国制衡机制”显然被置于一个“大三角”之中:如果我们将欧洲、美洲、亚洲视为三个顶点,并连成一个三角形,那么,包含有伊核问题、地跨“欧亚非”的中东,显然是这个三角形的“重心”之所在。

第二:如果继续站在华盛顿决策层的角度看问题的话,近期许多“非美国家”经济专家有关“美元命运”的观点,简值等同于在“组织”一个“美元治丧委员会”;而在这份“美元治丧委员会”的名单中,欧元、日元、人民币、卢布,巴西里拉,在可见的将来,是有“部分取代”美元之潜力的。

●再谈“三角形”

第三:如果我们将这份名单按地理因素来“放置”,那么,欧洲的欧元与卢布,亚洲的人民币与日元,美洲的美元、巴西里拉、阿根廷比索,恰恰分置于那个三角形的三个顶点。

另外,在检视世界主要热点之后,我们甚至不难挑出一套最具代表性的“特殊符号”来标注三角形三个顶点,它们分别是科索沃问题、台湾问题、再就是刚刚激化、暂时缓解的“南美问题”;(详细内容请参阅《时代环球时事解读》2008年3月7日周四国际投资部分)

第四:在第一、第二、第三的基础上,我们再来看那个“三角形”,也就不难看出,一旦决定欧盟前途、欧元命运的“地中海计划”与同样将决定美国前途、美元命运的“大中东计划”、在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中“短兵相接”,那么,是“欧洲上空的硝烟”迫使欧洲资金像上一次科索沃战争中那样,离开欧洲涌入美国;还是“美洲上空的硝烟”将美元“熏成”欧元,作为“欧美”之外的第三个端点,包括人民币、日元的亚洲,将发挥关键性作用。

第五:我们认为,在这个“大三角”上,全球资金将随着大国的角力而有选择地流动,并直接影响大国在“伊核问题”这个“三角形重心”上的话语权。

●美国面临的问题是严重的,相当程度上,可以归结为经济问题、美元问题

就目前而言,美国面临的问题是严重的,也是现实的、更是综合性的,但相当程度上,都可以归结为经济问题、美元问题;这中间,既有美国经济遭遇次贷危机、资金已经捉襟见肘的问题;也有美国大量政治、军事战略资源被拖在伊拉克、阿富汗不得脱身的问题,特别是,在这两处战争中,美国实际上有个急需大量美元维持战争的问题;

还有,中国嫦娥计划、神舟7号计划、中国反卫星试验,中俄联手探测火星,中俄印日欧都有意载人登月;俄罗斯庞大的航空母舰计划;欧盟、日本、印度等大国都有意发展自己的太空计划等,在这些“追赶”、甚至“有可能超越”的“不断催促”下,美国虽然领先但远未完成的军事革命(深空与深海)更是需要巨额的美元支持、以维持其军事领先的地位,等等,这些都是美国人面临的问题。

●在看似“休息”、已“人去位空”之伊核谈判桌的旁边,赫然开张了一张“八仙桌”

因此,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去观察大国角力,观察美国的相对实力,或者去观察“关乎大国全球角色重新定位”的伊核问题,我们也就不难看出,在这个阶段,在看似“休息”、已“人去位空”之伊核谈判桌的旁边,赫然开张了一张“八仙桌”,在这张谈判桌上,除了被两场战争、特别是发生在自家的次贷危机“煎熬得焦头烂额”的美国人之外,“悠闲”的“客人们”闲谈的焦点话题就是美国次贷问题、也是美元问题、全球资金的流向问题,或者说得更深一层,在“探讨”美国技术、人才、以及资本的“未来流向”问题。

在进一步展开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再阅读一则足以令华盛顿决策层“心惊胆战”的最新消息。

欧盟峰会首日既决定建立“地中海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