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魔窟智取情报——记我党地下工作者王克强

王克强,原名王伯钤,郑州市人,青少年时期曾在郑州市布厂街郑州私立第一小学和郑州扶轮中学读书。1937年七·七事变后,积极投身革命,曾在杨虎城部的三十八军做地下工作,解放后曾在解放军总参二部工作,后任解放军南京外语学院研究员(师级),是我党情报战线上一位功绩卓著的领导人之一。


1946年初,中共晋冀鲁豫军区情报处派王克强和爱人徐淑文回到郑州,准备利用其父的社会关系,争取打入敌人内部,获取敌人的军事情报。4月,王克强携同爱人、孩子一家三口回到郑州,已开店卖盐为公开职业,克服重重困难,将情报站建立起来。为创造获取敌人军事情报的有利条件,王克强千方百计地通过各种渠道结识了郑州绥靖公署的一些要人。在和郑州绥署人事处一名参谋孔××经常交往闲聊中,孔认为王克强做卖盐生意倒不如到军政机关干事情,并说:“你只要出三两黄金,我可以给你弄个少校军衔的证件和学历。”王克强便多方凑集了三个金镯子送给孔××,顺利进入军官队集训。不久,被分配到郑州警备司令部参谋处当一名参谋。由于王克强精明能干,很快得到参谋处主任的赏识,1947年被任命为郑州国民党警备司令部参谋处作战参谋,司令名叫李家英。从此,他经常把敌人的作战文件带回家,然后由交通员陈存礼抄写后定期送中共晋冀鲁豫军区。一年中,相安无事。


1948年夏季的一天,王克强正坐在办公室,勤务兵送来一张名片,是新任郑县县长张克俊请求拜见司令李家英,名片上的籍贯写的是陕县。王克强大吃一惊,因为1945年上半年,他在国民营三十八军做地下工作期间,公开身份是陕县国民党团副。身份暴露后,时任陕县国民党兵团团长兼县长的张克俊,曾带人包围逮捕王克强等我地下党未遂。如果这时见面,后果不堪设想。王克强当机立断,将名片送给警备司令李家英,借口有事离开办公室,避开了张克俊。以后,尽管在文书上联系很多,但张、王一直没见过面。尽管如此,王克强明白,张对他威胁太大,为了除掉这个隐患,唯一的办法就是借李家英之手,将他挤走。这以后,王多次在李家英面前,说张县长每次派民工派得不够,木料给的太少,工事修得不牢。有一次,民工没有按时来,王克强抓住时机在李家英面前大讲张克俊的许多不是。李家英听后十分生气,马上给郑州指挥所主任孙震打了电话,将张克俊调走了。之后,王克强在警备司令部的工作,一直进行的十分顺利。


1948年春天,郑州国民党军队为防止我军攻城,到处抓人修筑工事,制定了城防图。这图共有三份,郑州指挥所、警备司令部和驻郑工兵各一份,王克强是作战参谋,警备司令部的那一份自然由他保管,这张图对我军顺利攻克郑州减少人员伤亡十分重要,他马上将图带回家,由交通员陈存礼绘制了一份,由于考虑不周,将图装在交通员的袜筒里带走了。


几天后,勤务兵急急忙忙通知他,立刻到参谋长那里,有急事。王克强一进门,立刻感到气氛十分紧张,警备司令部的参谋长阴着脸,冷冷地问他:“王参谋,你保管的城防图呢?”王克强平静地回答:“在我这儿呢!”转身回办公室,从保险柜里取出城防图双手交给参谋长,接过图,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突然说:“我们的城防图让共军弄去了,你知道吗?”王克强故作吃惊的样子说:“不知道。”“此图共有三份,你们三人保管,谁搞出去的,我一定要查清楚!”为了应付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王克强做了各种准备,万不得已就准备马上撤回解放区。碰巧就在这时,工兵团保管城防图的那个参谋,因为赌搏输钱逃跑了。不久,参谋长又把王克强叫去,他心里很紧张,心想一定又是为了追查城防图的事情。可谁知道参谋长一见王克强就满脸歉意地告诉他:“城防图是工兵团搞出去的,现在那个人跑了,我们正在通辑他。”王克强因此化险为夷了。发生城防图丢失事件的原因,王克强当时并不知道,半月之后,交通员回到郑州告诉他丢图的经过。原因是,经过游击区时碰上了土顽搜查过往行人,他看情况紧急,就装作解大便,跑进庄稼地里,把图埋在土里。从庄稼地里出来,敌人已追到面前,对他进行全身搜查,没查出什么,放他走了。第二天交通员去地里找那张图时,已不见了。这时王克强才明白可能是土顽把图弄去,送到郑州敌人手里而引起的一场虚惊。


1948年夏天,解放战争在各个战场都取得了伟大胜利,中原形势也日趋明朗,地处交通要道的郑州就更显得重要了。为了配合我军解放郑州,上级指示王克强要尽快搞清郑州敌人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和工事修筑等情况。于是,王克强又把郑州城防图带回家中绘制了一份。为了接受上次送图的教训,他们对如何把图安全送出进行了周密的研究。自从上次城防图丢失后,敌人加强了各种防范措施,通往城外的各出口都派重兵把守,只留了东西南北四个出口,对过往行人盘查甚严,城外还有土顽驻守。最后决定把郑州城防图纳在鞋底里,穿在脚上过哨卡。于是,王克强的爱人徐淑文同志一天一夜赶做好了这双特殊的鞋。交通员顺利通过了敌人的封锁线和各个关口,把城防图安全送了出去,为我军顺利攻克郑州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与此同时,王克强还搞到了敌军东至郑州,西至洛阳,南到信阳,北到新乡的整个战区团以上部队的兵力驻地表,为中原地区的解放战争顺利推进、减少我军伤亡提供了可靠情报。


郑州解放前夕,王克强接到上级指示:做好迎接解放郑州的各种准备。10月20日,敌人发现我军主力部队向郑州逼近后,准备逃跑。王克强急令交通员通知我军,可当时敌人守备极严,交通员未能出去。21日夜间,勤务兵跑来敲王克强家的门说,司令让你准备一下,马上撤退。王克强说:“我马上就走。”勤务兵一走,他就隐藏了起来。


22日,郑州解放,组织上派人通知王克强不要公开身份,做好继续南下的准备。当天晚上,中原军区情报处的同志把王克强找去,王克强向他们汇报了郑州工作的基本情况。为配合我军下一步的军事行动,组织决定让他南下到武汉,继续打入敌人内部,获取军事情报。这样,郑州解放不久,王克强和徐淑文同志又带着孩子,扮作逃亡难民,通过敌我双方的封锁线到达武汉,又打入敌“华中剿共总部”,开始了新的战斗……

(不是广告,为了注明出处)部分历史资料参考“管城党建网” www.zzgcdj.gov.cn和“红网导航”www.hong.gov.c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