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子 第八章 第二节:烈士眼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75/



秦维汉的三牙侦探所的办公位置在云登广场的东北角云天大厦的28楼。站在办公室的窗子边,几乎可以把整个云登城尽收眼底。云登大厦是云登市最高级的写字楼,所以大家简直想不通为什么三牙侦探所这种上不得台面的私家侦探所怎么可能这样堂而皇之的进入这里办公。要知道在云登的私家侦探所有很多家,而且每家都是夹着尾巴做人,没人这么招摇,再说干这行的,收入并不怎么好。更别提云登写字楼一个月两万的场地费了。但是秦维汉却选择了这个地方。而且办公室装修豪华,这不得不让一些找上门来的客户另眼相看这个只有三颗牙的侦探所。

秦维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季丽和郭文武去李云娜那里收钱去了。因为已经拍到了她丈夫张老板和人偷情的证据,并且把录象带也交给她了,剩下的就是付款了。秦维汉最后窗台前,他的面前放着一架仿真的88式狙击步枪,但是上面的瞄准镜却是货真价实的,这是他唯一从部队带回来的东西了。作为一把狙击步枪,瞄准镜是最重要的,因为他是狙击手的眼睛,对于任何一个狙击手来说,眼睛是最重要的。秦维汉喜欢从瞄准镜里看着广场上的任何一个人,细细的十字线的交叉点正对着每个人的脑门。这时候,秦维汉就有一种兴奋感。

农历的阳春三月换算成阳历已经是五月份了,五月的云登已经开始炎热起来,人们身上的衣服也由厚变薄、由长变短了。束缚了一个冬天,人们都有点迫不及待的脱去身上的厚衣服。尤其是云登的姑娘们,一个个的比漂亮、比性感,云登的男人就有眼福了。秦维汉从瞄准镜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穿着超短裙子的姑娘站在广场的中央四处张望,秦维汉看着她那漂亮的脸蛋,这分明就是那个被季丽扇了两耳光,然后她又扇了郭文武两耳光的盈盈啊。秦维汉不禁皱起眉头来,咦!这他妈才星期几啊!这丫头片子怎么不上课啊,好歹也是大学生啊?怎么能在上课时间往外跑啊。他看见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然后又把手机贴在耳朵边上打电话。

一会,桌子上的电话响了,秦维汉离开瞄准镜。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喂!请问是三牙侦探所吗?”电话那头问道。

“对,请问您有什么事吗?”秦维汉对客户的电话一向这么恭敬的。

“我想找你们帮我调查点事!”

“哦,很愿意为您效劳。”

“那我们见面再谈吧,你们公司怎么走啊?”电话那头说,秦维汉觉得这个声音似曾听过,但是他想不起来了。也许是自己耳朵有问题了,声音经过传播确实是有点变形。

“我们公司在云登大厦的28楼。”

“好的,一会见吧!”对方笑着说。对方这一笑,李国辉的心里就有点七上八下的,因为从三牙侦探所成立到现在所接触的客户里面,个个都是忧心重重的,因为没有什么倒霉的事,谁他妈找私家侦探所啊!还没人在打电话的时候这么开心。

秦维汉挂掉电话,重新回到窗子前,通过瞄准镜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已经找不到了。秦维汉有点糊涂盈盈为什么不上课,而在云登广场上溜达。唉,现在的大学生都他妈是王八蛋,整天的无所事事。不是谈恋爱,就是搞一些与学习没有任何关系的活动,比如说女大学生卖淫,以及男大学生做小白脸,大学生的招牌被这些王八蛋给砸了。秦维汉想起自己的高中时代。

高中那会,他觉得自己读书挺认真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成绩就是不好,老是赶不上方亦妮、钟戈涛他们,甚至连李国辉那个家伙都敢不上。那会,秦维汉挺自卑的,他觉得是自己傻,否则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赶不上他们啊?高考的结局好象是理所当然的。其他三人考上了大学,而且都是一直所希望的大学,而自己则落榜了。无奈之下,自己走向了当兵这条路,经过层层选拔最终进了神秘、且让人胆寒的狼牙特种大队,天天过着走刀锋的生活。其中最难忘的莫过于在非洲的那段生活……秦维汉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黑暗的杀手,在非洲那会,真的要用杀人如麻来形容自己。但他丝毫都不后悔自己干的那些事情,军人就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如果在这会他接到狼牙特种大队的杀人命令,他依然会毫不犹豫的拿起自己的刀。但是一想刀菜刀的死,秦维汉就觉得那几年的特种生涯是何等的残酷,生命是那么的脆弱,一颗子弹,一把刀都能轻易的让一个生命消失……

咚咚!门被人敲响了,秦维汉知道先前打电话的客户来了。可怎么这么快啊?秦维汉收拾起先前的情绪,连忙去开门。

“啊!咦!操!怎么是你啊?”秦维汉无奈的说。盈盈已经不请自己进去了。

“啊!咦!操!怎么,你这么斯文的人还说粗话啊?”盈盈的脸红了起来,秦维汉心里咯噔了一下,没看出来,她还会脸红。

“你到这来干什么啊?赶紧走吧,一会有客户来,我可没那闲心和你闹着玩。”秦维汉马上下了逐客令,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个难缠的角色。

“你怎么能随便把客户赶走呢?”盈盈那身子往秦维汉边上凑,秦维汉甚至能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

“什么?”秦维汉疑惑的说。

“还侦探所呢,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呢,我就是那个客户啊?”盈盈为自己的小聪明笑了起来。

“啊!我操!”秦维汉骂道。

“你怎么又操啊!不是我说你,说话注意点,你眼前可是个黄花大姑娘呢?你这么说,人家得多不好意思啊?”盈盈的脸又红了。秦维汉奇怪的想,只要自己一说操,这丫头脸就红。

“你找我干什么啊?”秦维汉无奈的说。

“我来看看你啊!不行吗?人家惦记你啊,那天晚上从云登娱乐城回去以后,人家就一直想着你啊,想来看你。可找不到地方。不过你们三牙侦探所倒也好找,你们那名片广告贴得到处都是。甚至连我们学校的女厕所都有呢?”盈盈说。

“啊!女厕所都,我操。郭文武这个混蛋。”秦维汉狠狠的骂道,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王八蛋竟然把名片贴到云登师范学院的女厕所去了。唉,什么叫广告啊,广告就是无处不在。他这会真的有点服了郭文武了,这个月真该多给他点奖金了。又是发名片,又是刷油漆,郭文武这小子也真是不容易啊!云登电视台曾经报道过有关云登市容市貌,里面就点了乱贴广告和乱刷油漆的广告,镜头就对准了墙上巨大的三牙侦探所这几个油漆大字。

“上次,我们的厕所赌了,我们寝室的女生还说要打电话给你们,请你们去修一下呢?”盈盈继续说道。她觉得眼前的秦维汉太好骗了,怎么可能会有名片在女厕所呢?想得美,那得多少姑娘走光啊。

“别绷着个脸啊,我又不会吃了你,我就是来看看,你们三牙侦探所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都干些什么,没想到你们帮场面整得这么大。啧啧,真不容易啊,你可真有钱啊?”盈盈在办公室里转着圈。一会,眼光就停留在了窗口的88式狙击步枪的上。

“不要动!”看到盈盈想伸手去抚摩枪身,秦维汉连忙阻止。这是秦维汉的习惯反应。也许是在特种大队时候所受的教育有关,战争与女人儿童无关。

“哟,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一把88式仿真狙击步枪吗?用得了这么凶吗?”盈盈说。秦维汉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的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能说一口说出这是88式狙击步枪。要知道,枪械在国际上是一个大杂烩,各式各样的狙击步枪在国际上不下上千种,能一眼看出这是仿真的88式狙击步枪,真有点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这是88式狙击步枪?”秦维汉疑惑的问。盈盈附下身,把眼睛对着瞄准镜,秦维汉这次没有阻止她。

“枪是仿真的,这个瞄准镜倒是真的!”盈盈说,这会的秦维汉有点震惊了。如果是知道这把枪是88式狙击步枪,那么能分辨出瞄准镜的真假,那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说明这个人对枪是非常了解的。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秦维汉心里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冒。

“1996年定型生产,首批装备于驻港部队,亮相于回归典礼上,谁不知道啊?”盈盈说。

“哦!那你是怎么看出这个瞄准镜是真的呢?”秦维汉还是不明白。

“猜得呗,看你那样,就知道你看不起人。”盈盈觉得秦维汉被自己给吸引了,心里不禁紧张起来。

“猜的,你可真能猜啊?看来我真得重新认识你了。”秦维汉说,这话可激起了盈盈的兴趣,很显然,她的心里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了。

“是吗?那你就好好看看吧!”盈盈的脸又红了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关于这些枪械知识的。”秦维汉说。

“又小看人了吧,不就是认出了你这是88式狙击步枪吗?那我还给你说点吧。88式狙击步枪,口径小、威力大、精度好88式首创小口径枪弹用于狙击步枪的先例。该枪使用的88式5.8毫米机枪弹于1994年设计定型,同时适用于机枪和狙击步枪,方便弹药供应……给我一杯水啊!”盈盈说,秦维汉赶紧听话的把水递了过去。

“在800米内,88式5.8毫米机枪弹的侵彻力和射击精度都明显超过了使用53式7.62毫米枪弹的85武狙击步枪,同时也超过了俄罗斯SVD和以色列伽利尔狙击步枪。88式在50米的距离上,其精度可以保证打中一元硬币大小的目标,熟练的射手甚至可以打断牙签!在100米的距离上,其散布圆直径不超过30毫米,可以确保射中敌人的眼睛在200米的距离上,稍经训练的射手就可以将靶杆逐节打断;虽然在远距离上散布有所增大,但在600米内,训练有素的射手还是可以确保首发命中敌人头部,其精度就是与“百步穿杨”相比还要高出许多。由于5.8毫米机枪弹初速高、弹头存能大(枪口动能达到1987焦),在1000米距离上还能够100%穿透3毫米厚的钢板,和88式配合使用,特别适用于中远距离精确打击穿戴防弹衣和头盔的单个敌人……”盈盈滔滔不绝的说着。秦维汉已经不相信眼前的这个姑娘只是因为对于枪械的爱好才这么了解枪支,因为即使是对于一个曾经的特种战士,他不得不承认,在有些细节上,他甚至还不如眼前的这个姑娘。

“你怎么了?”盈盈看着秦维汉不说话,以为他中邪了。

“你叫什么名字!”秦维汉第一次想起问盈盈的真实姓名。

“我叫盈盈啊,人家不是告诉你了吗?”盈盈瞪着大眼睛看着秦维汉。

“我问的是你的全名!”秦维汉觉得自己应该尊重眼前的这个姑娘,所以至少应该知道人家的真正姓名,他认为盈盈这个名字只是那天晚上的杜撰而已,因为在那种场所的姑娘,很少会把自己的真名字告诉别人的。

“你终于问人家的名字了,早你怎么不问啊?我叫江小盈。”盈盈这回才觉得进入了秦维汉的心里。

“什么?你叫江小什么?”秦维汉觉得自己听错了,因为他分明听到眼前的这个姑娘跟他说是江小明。而江小明是自己的生死兄弟菜刀的真名。

“江小盈!”盈盈又重复了一句。

“江小盈、江小盈、江小盈……江小明、江小明、……菜刀、菜刀……我的兄弟,我的生死兄弟……”秦维汉碎碎的念着这些名字。他好象又回到了西北战场。

“1800米,风向东北,风速7米/秒,目标海拔1.65米,身材匀称,D罩杯,三围36-24-28,以上数据由观察手菜刀提供!感谢CCTV、感谢MTV……”江小明严肃的说,捅了一下秦维的大腿。

“早跟你他妈说了是1.64,她踩着一块石头呢!”秦维汉反驳道。

“也真他妈奇怪,你说这些恐怖分子也缺德,那么漂亮的姑娘,不让人家陪男人睡觉,就这么扛着AK-47站岗放哨,真他妈浪费!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真该好好教育教育这些恐怖分子!”江小明埋怨道。

菜刀!菜刀!有狙击手,敌方有狙击手!”耳机里传来秦维汉的怒吼。菜刀的脑浆喷了秦维汉一身。

“大刀!冷静!撤退!你他妈在干什么,谁能告诉我趁年轻,吻我是个什么东西!”周雷从瞄准镜里面看到跳跃前进的秦维汉。

“大刀,大刀,撤退,这是命令,我他妈毖了你!”周雷对着耳麦怒吼道。

“狙击手寻找目标,掩护大刀,掩护大刀!他妈的撤退计划取消!”周雷无奈改变计划,不能丢下一个战士这是狼牙特种大队的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一分钟后,武警部队的40火箭炮响了起来,边防武警使用的都是56冲锋枪,所以火力很猛。同时陆航大队的直-9直升机在低空盘旋着,螺旋桨卷起一阵阵的飞沙。机腹下面的“九头鸟”火箭巢不断的发射着火箭弹。一枚枚火箭弹拖着尾焰朝目标直飞过去。覆盖了以营房为中心的1000米范围,炸弹的光亮映照了整个西北的天空,恐怖分子的末期到了。

秦维汉的脸上已经有了眼泪,眼眶也盛满了泪水。

“你怎么了,到底怎么了?你怎么知道我哥哥的名字。”盈盈不可思议的摇着秦维汉的肩膀。但是秦维汉并没有醒过来。

“怎么了,你是知道我哥哥的名字的,你是怎么知道我哥哥的名字的!”盈盈也大声哭了起来。

盈盈想起了自己亲爱的哥哥。可他在一年多前死了,部队说是在执行训练任务的时候死的。家属连尸体都没有看到,送到他们家的只有一个小盒子和一笔抚恤款。小盒子里面有着一些又白又黑的粉末。那些粉末就是她亲爱的哥哥,接到骨灰盒的那一刻,她们全家哭得死去活来,从那以后,她妈就整天疯疯癫癫的了,爸爸也整天精神恍惚。一个家突然之间就这么崩塌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盈盈怒吼起来,并且用里扇了秦维汉一个耳光。秦维汉这才从西北的战场上走了下来。

“盈盈!哥哥对不起你啊!对不起你们全家啊!”秦维汉一把抱住了盈盈。两人哭成了一团,冷静下来之后,盈盈问起了有关他哥哥江小明的死。

“盈盈,我不能告诉你他是怎么死的,因为这是秘密。但是你哥哥是一条顶天立地的汉子,他是英雄。我应该去看你们的,可我一直都不敢面对,我是个懦夫。”秦维汉虽然离开了部队,但是关于部队的保密性,尤其是狼牙特种部队的保密,他们甚至在军队里都没有正式的名字,只有一个后勤的编制,比如说自己的编制就是一个仓库管理员的编制,叫116后勤仓库,不知道的以为他们只是一个后勤的仓库管理员而已。

“难道人死了,家属还不能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盈盈对于这种不公正的待遇觉得很愤怒。

“这是规定,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但真正解密要等到几年甚至几十年以后。但是你要相信我们的国家政府,相信我们的军队。”秦维汉努力做着盈盈的工作。

“我相信,我什么都相信,可你知道吗?自从哥哥走了以后,我们一家人的生活有多么艰难吗?妈妈已经疯了,爸爸精神也快崩溃了,几乎不能工作,而我呢?我还在这里读书。我什么都帮不上!”盈盈哭了起来。秦维汉好象突然之间明白了眼前着个姑娘的难处,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云登娱乐城的门口,明白了她为什么想去做那见不得人的事,其实他是有着自己的无奈。因为她穷,部队的抚恤金是很少的,象征意义上的政策补偿,更何况整个事件因为它的特殊性,那么江小明只能做一般的烈士来抚恤,这样的话,抚恤金是少得可怜的。秦维汉什么都说不出了,他只是紧紧的抱着盈盈。

“我哭过,我每天都想着哥哥,他教我怎么去爱这个国家,怎么去爱我们的政府。可国家、政府给了我们家什么?我妈妈疯了,爸爸不能工作,即使这样,我们家也享受不到国家的一分钱待遇,镇里面连低保都不让我们家吃。说什么我哥哥的死,国家赔偿了一大笔钱,我们家这辈子吃穿都不愁了……”盈盈诉说着这一年多来的苦难,眼泪不断的流淌在脸上。秦维汉的心里越来越自责,他是曾经听江小明说过自己家还有个妹妹,而且是在云登师范学院读书,甚至还给他看了江小盈的照片,但是他几乎没一点印象。那天在云登娱乐城遇到江小盈的时候,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想起她就是江小明的妹妹江小盈。

“好了,别哭了,以后,我就是你哥哥,行吗?有什么事就跟我说,我会尽一切力量帮助你的。好吗?”秦维汉安慰她。

“不!不!我不要你做我的哥哥,我不要。”江小盈怒吼的挣脱了秦维汉的拥抱,边吼边跑了出去,出门碰上了季丽和郭文武两人,把季丽碰得摔倒在地上。季丽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姑娘就是那天晚上的盈盈,她怎么也想不到盈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而且还哭了。盈盈从地上爬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秦维汉追到门口。

“这姑娘怎么了,怎么跑这来了,吃枪药了吗?”季丽愤怒的说。

“没事!”秦维汉轻声说。

“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啊?”季丽一眼就看出了秦维汉的眼圈红红的,心里不禁紧了一下,因为他从来都没见过秦维汉哭,她原以为秦维汉是个冷血的人,是不会哭的,可现在他确实是哭了。所以这才季丽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很大的疑问。

“没事!只是眼睛进了沙子。钱收到了吗?”秦维汉转移了话题,他不想季丽在这件事情上问的太多。当然季丽也一眼看出了秦维汉的不愿意,所以也不再多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