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第八章 折断的橄榄枝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轩辕寂可以很痛快地答应与“叛军”开启和谈。因为他可以占据道义的高度。对消息泄露早已准备了对策,适当的时候会将派遣武大中将军前去好望港寻求和平的消息散布出去。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但对于兰斯联邦伸出的橄榄枝,轩辕寂却不敢轻易接。

8月20日,帝都一个炎热无风的夏日,皇帝在太阳堡召开最高级别的御前作战会议,研究战争经济。参加会议的是帝国最具权力的人:首相卢砚,元老院议长杨牧之,副议长柳随风,工商部长牛仙客,交通部长许豫生,财政部长张尚慈,兵工总署署长马子南,警察总监韩春山、总参谋长梅立青,军政部长崔群,英州方面军司令官王庸,军情局代局长欧延年,保安总局局长兼太阳堡总管蒙吉。共13人。

会议首先由首相卢砚汇报帝国的经济状况。

“------自1008年开始的大规模战争,2年来耗费了1320亿帝国金元。这只是直接的不完全的统计。------今年农业预计产量为2亿2千万顿谷物。当然,这个数字不包括叛军占领的地区------粮食的涨价是必然的了。钢铁预计产量为1.6亿顿。这是可能的最高产量了,原因有二个,一是产能损失,而是原材料。预计明年的钢产量将比今年下降30%。最关键的是石油。由于帝国的主要油田在叛军控制区,石油及制成品将下降40%。明年这个数字将更高------”

卢首相嘴里的一串串数字将与会重臣打败了。每个人脸上都挂了浓霜。粮食、钢铁和石油,这是支撑战争的主要因素,它的作用不次于军队。没有了这三样,再训练有素的军队也无法作战。

“你们有什么补充吗?”皇帝问重臣们。

“陛下,”说话的是工商大臣牛仙客,“由于战线逼近了帝都工业区,富阳州的工业产能为了不落入敌手已经拆迁帝都以东。从去年冬天开始,敌机集中轰炸我们的炼钢厂、轧钢厂、轴承厂和兵工厂。1010年秋季和冬季以及明年,军工产能比首相所奏还要低。”这个情况在座的众人是明白的,靖难军的远程航空兵从去年十月开始轰炸帝都的各大工厂,军工厂是最先得到照顾的地方。而帝国军的飞机由于航程问题却够不着远在太平州的叛军军工基地。这种不对等带来的后果开始显示出来。

“陛下,”兵工总署那位学者般风度的署长再度补充,“我补充牛部长的汇报。今年武器装备的主要指标均难以完成了。其中坦克,全年计划生产8700辆,每月725辆。实际每月平均产量为500辆。7月的产量只有430辆。汽车,主要是重型载重汽车计划每月2500辆,实际只有1700辆。大口径火炮,计划每月660门,实际为500门。装甲车的情况和坦克差不多。飞机好一些,基本能完成指标。但运输机的情况比较差。弹药,特别是重型火炮的弹药产量下降了25%,还有继续下降的趋势------”

轩辕寂打断了马子南,“你们只会在我这里报丧吗?我要的是解决问题的大臣,不是只会反映问题的人!”

会议室出现难堪的沉默。蒙吉站起来,大家松了口气,现在蒙吉在皇帝的心目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宠臣。

“陛下,我汇报一下叛军的情况。有关军事方面的欧局长当有更为准确的情报。自7月中旬英州会战结束,金牛州被破坏的铁矿就开始复产了。比原来的情报提前了10个月。位于会川州一带的油田更是在今年春便出油了。至7月,产量超过了历史最高。他们的飞机、坦克、大炮,特别是大炮,这曾是叛军的一个弱项,现在正在赶上来并开始超越我们。现在他们的兵工能力已经超过了我们,随着空中均势的打破,这种相对优势还会扩大。”

“我补充蒙将军一句,”欧延年小心地说,“叛军本月从大洋舰队至少抽调了一个航空联队进驻玛南------”大家都知道,熟练的飞行员比飞机更为宝贵,这方面,叛军具有更大的优势。

“消息确实?”轩辕寂问了句。

“确实。”

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叛军的下一个目标毫无疑义地指向了在经济和军事上都具有重要地位的鼎湖州。而鼎湖对于帝国,无论从粮食还是航空,都是不容有失的,绝对不能。

“他们在策划进攻鼎湖!”梅立青说。大家想,这话还是由你说出来吧。不过这点水平实在算不得高明。

轩辕寂想起了遥远南方伸出的那支橄榄枝。轩辕寂想起了一句名言,“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

“各位爱卿,局势很严重。大家说说各自的看法吧。”轩辕寂先将皮球踢给了各位重臣。

“陛下,整顿秩序,将西迁的大型工厂投产恢复生产需要3~5个月的时间。更主要的是原料,时间换不来原料。必须在整顿后反攻,夺回中西部几个盛产石油、矿石的州。否则前途堪忧。”说话的是卢砚。老资格的首相倒也算直来直去。

“梅总长,反攻有几成胜算哪?”皇帝看着他的姑夫。

“这个,”梅立青沉吟片刻,“恕臣直言。目前西部战局,守有余,攻则不足。”

“兵力?装备?”轩辕寂内心对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极为失望。梅立青求援地看着王庸,王庸挨不过,“陛下,前线的形势您是知道的。英州方向虽然击退了敌人数十公里,但部队已经筋疲力尽了。如果在西方向谋求进攻,至少要向这个方向调集40个新锐师和大量的技术装备------但现在我们必须将目光锁定鼎湖------”

皇帝将目光逐一扫过众臣,大家都低下头,表示无话可说了。

“帝国需要时间,需要资源。前日兰斯联邦通过扶桑向我传达了一个信息。他们愿意支持帝国的平叛大业。兹事体大,在我这里也是反复掂量啊。如果帝国缓不过这口气来,国破家亡啊!”轩辕寂站起来,紧握双拳,“苍天可鉴!收复失地一直是我毕生的最大心愿。但我却不得不先与强敌周旋------我决定,秘密接受兰斯的援助,特别是战略物资的援助。以国家贸易的形式走。这个问题,由牛仙客牵头,组织一个小班子,许豫生,张尚慈,马子南,梅立青四人参加。事关机密,除了这个屋里的人之外------”

“陛下,”柳随风站起来,“老臣理解陛下的难处。但此事绝难保密呀。而且,从敌人那里拿来物资和军火打自己的同胞------万一被对手掌握消息,军心民心都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啊------陛下一定要三思!”

柳随风素来耿直,前些日子才办了棘手的谋逆案的审理。皇帝不能不留几分面子给他。

“柳伯爵,非是局面恶化到不能挽救的地步,我岂愿如此?”轩辕寂眼中似有泪花闪动,“事关江山社稷,我决不准倒行逆施的轩辕台走进帝都!坐在这个椅子上!”他恶狠狠用拳头砸了砸椅子,拳头擂在深黄色软垫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柳伯爵的话很有道理。此事决不许让叛军知道内情!军情局加进去,无论什么形式,一律采取军管。”

皇帝已经决断,众臣不再反对了。没有加入这个小组的大臣内心欢喜,那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

会议终于结束了,蒙吉心情沉重地向门外走去,却被皇帝叫住了,同被皇帝叫住的还有军情局代局长欧延年。

皇帝谈起另外一件事。王庸所担心的泄密问题。

“我询问了英州方面军的几位将领,他们和王庸有类似的感觉。”轩辕寂很严肃,“如果是真的。那说明我们高层有大麻烦。这件事你们俩要紧密合作,以蒙吉为主,将这个隐藏的间谍挖出来!和兰斯的交易内幕决不能落在好望港手里,明白吗?”

蒙吉与欧延年躬身领命。

这天晚上,身负重任的牛仙客子爵心情沉重地将自己关在书房,晚饭也没有吃。他在一张白纸上写了许多人名和地名。这是他策划一件方案时的习惯。他知道为什么皇帝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他。因为皇帝要整个事情像一件正常的外贸活动。这正是他这个工商大臣的职责所在。牛仙客博士是个非常爱国的人,从他在“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表现看足以证明这点。这也是牛仙客在轩辕寂恢复权力后仍受到重用的原因。他内心是反对与兰斯的这笔交易的。兰斯人的用心他看的非常清楚,今天开会的那些元老重臣们也看得非常清楚。兰斯知道轩辕台取胜这场内战的结果。他们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啊!“我呢?我现在做的事是不是严重伤害了国家利益呢?”牛仙客拷问着自己,“轩辕台胜利后自己的下场是什么?”牛仙客再次问自己,“最好的结果是作为一个平民回家。官位、爵位是不能想啦。对手不追究自己的战争责任就不错了,还想奢望保住现在的荣华富贵?”牛仙客苦笑着摇摇头,想起自己目前“乘车马,衣轻裘”的贵族生活,想起那位倾国倾城的如夫人。那位捡来的侍女小芹已经成为他的小妾。去年冬天夫人突患脑溢血去世,正室之位一直空悬着。牛仙客的三位侍妾都盯着这个位子,牛仙客当然已经将这个位子许给了小芹。

正在胡思乱想中,小芹敲门进来了,她手上端着一碗肉粥,另一只手拎着一个食盒,“老爷,再忙也不能不吃饭啊。”小芹轻步将食物摆在书案上,“这些事让下人做。我跟你说了几次了。”牛仙客怜爱地将苗条性感的小芹抱至膝上,“老爷,奴家最喜欢做的就是服侍老爷------不管奴家在府里地位有何变化,这点永远不变。”小芹的眼光瞟上了那张白纸,“老爷又为公事发愁了,不要愁嘛,先吃饭,我来喂你------”

当晚,应当是次日凌晨,保安总局3局再次截获一个发自帝都的神秘电波,发电时间极短,既无法查明电台的方向,也无法破译电文。蒙吉想到白天在太阳堡的会议,接到3局报告的第一时间将情况通报了欧延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