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落日 第一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九州撤离作战是从十二月三日的深夜二十三点开始的。

百里、小松等数个空军基地灯火通明的地下洞库内,数十架挂载着‘AAM一4’中程空空导弹和‘AAM一3’格斗弹的‘F-15J’重型制空战斗机缓缓滑向跑道。洞库的深处,忙碌着的日军地勤人员正在给十余架‘F-35闪电Ⅱ’战斗攻击机做最后的检查。挂弹、加油,各项起飞前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远在千里之外的琉球嘉手纳空军基地同样是一片热火朝天,无数的探照灯将黑夜照亮的如同白昼一般。地勤人员小心的将一枚枚空对空导弹挂装在战斗机的机腹及机翼下的挂钩上,人声鼎沸的机场上,加油车、弹药挂载车等等各种后勤保障车辆闪着黄色的警报灯来回穿梭在整齐排列在机坪上的战鹰之间。

任务简报室内,全身披挂整齐的空军飞行员们抱着自己的飞行头盔三三两两的端坐着听取情报官开始在投影机前做任务目标的的情报简报。而各作战大队的指挥官们则对着航空图反复重复着自己大队所承担的具体作战任务。

早先的时候,来自情报部门的卫星情报显示,日本人将会动用残存的海空力量将困守在九州岛上的数万守军撤退至本州岛。卫星图片上标注出一支规模不小的日本海军运输船队已经驶离了位于濑户内海的广岛-吴基地。而通过无线电的监听表明,日本空军力量将会全力为撤退作战提供空中掩护,以避免船队在中国空军的空袭下蒙受损失。

大战前的紧张气氛笼罩着整个基地。杨叶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的亢奋起来了,终于可以和日本人的空军力量面对面的较量一番了。虽然战争已经进行了数月之久,但由于战争初期的时候,第二炮兵的导弹就已经几乎摧毁了日本空军的有生力量,加上实力大损的日本人又决心将残存的空军力量有意保存起来,作为本土决战的制空力量使用,所以在战争的最初几个月里,杨叶内心的那份战斗的热情就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熄灭了。

空军在那几个月里除了对地支援就是对地支援,几乎每天的作战简报表上都是无休止的空袭作战。沉闷、失落的情绪让杨叶甚至为这场战争里空军的无所作为而抱怨不休。

尽管作为配套辅助战机与‘歼-14’重型制空战斗机一起构成中国空中力量的‘高低搭配’组合的‘歼-10E’战斗攻击机和美军的‘F-15E攻击鹰’战斗攻击机一样,是在空优战斗机的基础上增强了对海、对地面移动、固定目标成像模式的对地作战能力。而且中国空军高层的设想也是如此。因为除了出色的空战性能之外,还拥有较强的对地战斗力的‘歼-10E’在由‘歼-10’C型的中型多用途战斗机脱胎出来的时候,空军方面就希望‘歼-10E’能承担起一部分的对地作战任务。无论是新型脉冲多普勒雷达、先进武器馈电系统、数据链通信、精确导航系统还是‘八阵图’导航吊舱、‘追踪者’激光追踪吊舱、‘太极’瞄准系统吊舱等等各种外附吊舱,‘歼-10E’战斗攻击机在打造之初,就全部采用了新的概念。

但在杨叶看来,空军沦落成了陆军的大炮是绝对不能被容忍的,更何况是精锐的战斗机。如果是‘飞豹’那类的战斗轰炸机去执行对地支援任务倒也罢了,可自己的大队就因为飞的是‘歼-10E’,就因为‘歼-10E’是战斗、攻击、机,所以每天的作战任务就成了无休止的对地支援了。

那些飞‘歼-14’、‘歼-10C’、‘歼-11F’等空优战斗机的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无所事事的在战区上空游荡,提防日本人可能冒出来的偷袭机群之外,就是成天趴在机窝里耷焉。

可这次不同了,一上来就要和日本人的战斗机真正的较量一番,这真让人觉得带劲。虽然杨叶一心想过招的对手是‘F-14熊猫’战斗机,可是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装备‘F-14雄猫’的第3航空团和三泽空军基地一起在装填了云爆弹头的弹道导弹的攻击下灰飞烟灭,仅存的一架担任巡逻任务的‘猫猫’还因为飞行员的无能,在高速公路迫降时,连人带机摔个了稀烂。想想杨叶都觉得够讽刺,绝对的空优型战斗机居然在地面上就完蛋了。那些被埋葬在混凝土机库废墟下的‘猫猫’一定会无声的哭泣的。

不过能和‘F-15J’过上两招倒也勉强,据说日本军方曾在2008年度将所有的‘F-15J’进行了升级,加装了新的航电系统。但具体战斗力不知道怎样。

之前的时候,杨叶曾和高丽土人的那些‘F-15K’交过手。那次是在九州战役刚开始时,杨叶带领着自己的飞行大队担任北线登陆部队的空中掩护任务。但不知道韩国人是怎么想的,两架‘F-15K’战斗机居然鬼使神差的跑过了对马海峡,在壹岐岛的上空执行‘巡逻’任务起来了,那里距离北线登陆部队的两栖登陆舰队实在是太近了。

在接到了预警机的拦截命令后,杨叶和僚机立即脱离编队,直扑拦截空域。虽然双方没有发生交火,但飞行员们还是无声的厮杀了一番。超低空疾进的‘歼-10E’突然出现在韩国人的面前时,那些高丽棒子着实受了一惊。毕竟AN/APG-63V1雷达的探测能力是世人有目共睹的。尽管韩国人竭尽全力的做出各种机动脱离动作,但两架‘歼-10E’却如同饥饿的巨鳄一样,用锋利的利齿死死的咬住自己的猎物,任凭其做出怎样的挣扎都无济于事。

也许是韩国人的确太烂了,毕竟高丽土人除了说大话、狂妄自大之外再也不会什么了,杨叶在对两架屁滚尿流的撒丫跑回去的‘F-15K’进行模拟攻击之后,连声大骂不过瘾。和那样烂的飞行员过招简直全无乐趣可言。

也许日本人要好些,毕竟也是亚洲地区数一数二的空中力量,而且日本人飞‘F-15J’的时间要远长于韩国棒子飞‘F-15K’。不管怎样,杨叶渴望能够有一次真正的空战。最好对手能有‘F-35闪电Ⅱ’联合战斗攻击机。

凄厉的防空警报将杨叶从沉思中唤回。“警报”想都没想,杨叶本能的抓起飞行头盔,冲出任务简报室,奔向自己的座机。刺眼的探照灯的雪亮中,一道道身影飞快的冲向各自的战斗机。基地飞行机场的上空回荡着刺耳的防空警报声。

杨叶三步两步的沿着登机梯跃入座舱内,扶着梯子的机械师冲着杨叶打出手势,一切正常。刹紧起落架、接通航电系统电源,多功能平显骤然而亮,打开主灯、打开防撞灯,气泡座舱缓缓的落下。打开油路、发动机点火、前起落架微微下沉,机头微颤着降低一些。杨叶已经完全的燃烧起了战斗的热情。武器挂载正常,仪表正常。蓄势待发的战斗机和杨叶一样,只等待着捕猎的到来。

一架架战机在机场调度员的指令下缓缓滑上跑道,机场上顿时热浪滚滚,暗灰色的机身上闪亮着一盏盏红绿色如同鬼眼样邪魅的夜航灯。数十架战机的喷气引擎嘶打空气的尖啸声响彻云霄。

不仅仅是在嘉手纳基地,在读谷空军基地、那霸空港、伊江岛机场等数座空军机场,都在上演着同样的一幕。两百架精锐战斗机如同捕猎前的猛虎一样,已经蓄势而动。

临近的跑道上,两架‘歼-14’战斗机轻点机首,橙红色的尾喷骤然喷出,轻盈的直刺云霄之中。闪动的夜航灯逐渐化作夜空里的颗颗星辰。

杨叶本能的吞了口唾沫,妈的,别看‘歼-14’是重型双发双垂尾制空战斗机,可这种怪模怪样,比F-22猛禽样子还难看的战斗机的机动性却实在是太高了,那么短的滑跑距离,甚至还要短于自己飞的‘歼-10E’。

“天雷,使用3号跑道,编队起飞。”通讯器里传来了飞行调度官的指令。

这次作战任务,杨叶的大队又被起了这个编号,妈的,执行对地支援任务时,叫天雷也倒威风,可制空作战也叫这个鸟编号,难听的一塌糊涂。

杨叶恼火的摇摇头,一把拉下飞行盔上的护目镜“天雷1明白,准备起飞。”

战斗机嘶鸣着由待飞区缓缓驶入跑道,左后位置上是杨叶的僚机,整个大队十二架战斗机将分三批依次起飞。

杨叶在氧气面罩后龇了龇牙“天雷1完毕,请求起飞。”

“天雷1,同意起飞。”通讯频道里依旧是飞行调度官那冷冰冰的声音。

“明白”杨叶迅速的推大油门,放开刹车。

‘歼-10E’骤然加速,迅速爬起,带着橙红色的尾焰钻入夜空之中。收起落架,确定航线高度,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在航线高度,杨叶率领着大队的十二架‘歼-10E’战斗攻击机迅速组成编队,在距离机场5公里处掉头绕着嘉手纳基地飞了个近10公里的弧,绕基地一圈后,向西北方向飞去。在琉球岛北部空域,这些战机将组成一个庞大的机群,然后杀向九州岛的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