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不排斥“色”跟“情”,但是要分清“色”与“情”的主次和重点,“色”跟“情”的不同的组合,会产生不同的视觉效果。“色”是自然的外化,可以直接诉诸于人的感官,而“情”却是人对自然外化的“色”的心理反映现象,可以看出“色”是肤浅的物化结果。在艺术作品中,“色”摆在前面,也就是主要以“色”为侧重点,对人的视觉产生冲击,而“情”仅仅起一个陪衬的作用,那么这件艺术作品也就仅仅追求人的感官刺激,从而忽视对人的灵魂的触及;如果把“情”放在前面,处理好“情”和“色”的关系,使艺术作品有“情”既有“色”,那么这件艺术作品才会让人在视觉上得到满足后,又深深地被里面的“情”所感动。


人的审美观在一定程度上受社会环境的影响,社会环境对审美主体(人)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一定的环境对审美客体(审美对象)作出不同判断,比如现在所谓的时尚。整个社会的审美趋同,淡化了个体审美标准,群体性审美一致,造就的诸如追星等现象又反过来要求审美客体服从审美主体。在艺术界,特别是电影圈里,这种现象表现得尤为突出。为了追求体现审美主体(人)的视觉享受的票房,而要求审美客体(影片)绝对服从。艺术对社会可以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可以引导人的正常审美情趣,但是在今天却形成了社会对艺术的绝对领导,使艺术沦落为社会的玩偶。八角鱼无意指责这种追求票房而不顾艺术对社会的教化作用,在当今影视行业里面,高的票房价值成为一个导演是否成功的客观标准,是有客观环境的因素。但是,那些过分追求眼球效率而获得票房的导演们,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为了票房正在扼杀艺术,放弃了艺术引导社会的责任而迁就社会。


我们来看看那个曾经把唯美主义元素移植进武侠中的大导演李安,他的《卧虎藏龙》所展示的自然美让人流连其中。然而一部《色·戒》让我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梁朝伟的蛋蛋挺好看”。一部《色,戒》,一段色情,我很佩服李安大导的大胆。拿抗日题材的故事来开涮,用色情来演绎,还有了一句更加经典的话:“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不错,导演有对艺术再加工的自由和权利,但是象这样分不请艺术与色情的加工,我想并不是导演的简单的失误。男女正面全裸,性爱还有女上位、回纹针式、虐恋场面,后两者放在今天的中国都算是前卫的性爱教材,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女大学生会有那么狂放?西方的性解放也还没开始吧。导演却一句“色情也是艺术”。情色也许还算艺术,但是色情能算么?再回头看看依然是这个导演的作品《断臂》,虽然也有少量的激情性爱的镜头,但却与剧情相关,给人的感觉就与《色,戒》不同了。


作为艺术作品,八角鱼承认导演有加工的权利,但是作为一部反映抗战题材的历史片,八角鱼认为导演在加工的时候还是应该本着严肃的态度,而不应该为为了追求票房不管与情节有无关系就加一些刺激的东西进去。这也使我想到上个世纪的一部前苏联影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那里面也有裸戏,但是给我的感觉却是一种美,当我们看见那些红军女战士们在河里洗澡,她们美丽的胴体与大自然的结合,但是在她们遭到法西斯份子的残杀时,我们都会产生一种对法西斯的痛恨,那些法西斯破坏了人类的美。可以说,在《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一片里,女战士洗澡的裸戏是该片导演最出色的发挥,里面的镜头给我们的是美的展示而非色情的宣泄。


李安从唯美到唯色,而还获得了成功,在香港冲破2000万港元和在内地近亿的票房收入,以及威尼斯的大奖,不能不说是成功的。但是这种以“色情”为审美对象,却让美学逐渐颓废,艺术也就变成了娼妓。


郑重申明:本文是八角鱼即wunboo原创,首发在铁血。八角鱼其他博客载入此文将编辑[TXSH]字样验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