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纵论古今用人史

吕伟明 收藏 1 315
导读:[size=14][center][size=16]纵论古今用人史 [/size] 文/吕伟明[/center] 近日,中央党校教授王东京在《北京日报》撰文说:近些年来,中央曾三令五申要求各级班子精诚团结,可令人遗憾的是,班子团结问题至今远未解决。王东京认为,班子不团结,源于两个班子,也就是有两个权力中心的缘故。对国有企业而言,过去是党委书记和厂长闹矛盾,现在是董事长与总经理闹对立。究其原因,是两者都由上边任命,级别相同,在避免信息不对称的深层原因背景下,这种人为的内部制衡成为

[size=16]纵论古今用人史


文/吕伟明




近日,中央党校教授王东京在《北京日报》撰文说:近些年来,中央曾三令五申要求各级班子精诚团结,可令人遗憾的是,班子团结问题至今远未解决。王东京认为,班子不团结,源于两个班子,也就是有两个权力中心的缘故。对国有企业而言,过去是党委书记和厂长闹矛盾,现在是董事长与总经理闹对立。究其原因,是两者都由上边任命,级别相同,在避免信息不对称的深层原因背景下,这种人为的内部制衡成为贯彻政策执行力的一种心照不宣的手段。可是,内部制衡的初衷虽然达到了,但内部矛盾却成为成长的衍生物。当矛盾累积到一定程度,内部制衡的结构被打破就是迟早的事了。


其实,内部制衡最大的变量在于用人,决策层在设定制衡结构之前,首先设定的是用人准确的前提。用人得当,才能万无一失。政以才治,事因人成。如果用人不当,整个事业就会被无休止的内耗所拖累。在这种局面下,基层的矛盾容易掩盖,高层的矛盾和决裂却隐藏着葬送整个国家的危险。如果用历史实例来解释,社稷倾覆系于一人的例子比比皆是:唐玄宗用错杨国忠断送盛唐,宋度宗偏信贾似道终结南宋,崇祯帝凌迟袁崇焕自毁长城,道光帝流放林则徐天朝成梦。


因此,用人不得不慎,用人也不得不准。西魏名相苏绰曾言:“夫良玉未剖,与瓦石相类;名骥未驰,与驽马相杂”,只有“剖而莹之,驰而试之”,方知哪个才是宝玉,哪个才是千里马。或许是人才稀缺的原因,历史上每逢战乱,决策层总是求贤若渴,生怕人才为敌所用。比如曹操当年为挽留关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赏赐无算,封“汉寿亭侯”,其爱才之心跃然史书之上。汉代刘劭说:“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徒英而不雄,则雄材不服也;徒雄而不英,则智者不归往也。故雄能得雄,不能得英;英能得英,不能得雄。故一人之身,兼有英雄,乃能役英与雄,能役使英与雄,故能成大业也”。相比今天的人们,古人对人才的重视程度似乎更高,对人才的要求也更高,历史垂青的也一般都是文武兼备的英雄,而将一些偏才稍加对比,偏武便显得卤莽,偏文便显得孱弱。前者如秦武王,生具千钧膂力,在洛阳举鼎却砸断了腿,得了破伤风;后者如南唐后主,身为宋词翘楚,一世风流却做了阶下囚,中了牵机毒。两个人都非常短命。太卤莽的武夫,不能治国,因为他们眼里只有胜负;太孱弱的文人,也不能治国,因为他们眼里只有自己。


从古而今,不知道有多少人才被浪费,中国经历了漫长的人治时代,现在是不是已经从人治时代形成的官本位思维中挣扎出来了呢?在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决策层是不是还会有人才外流、为敌所用的忧患呢?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科文献出版社发布的报告指出,由于用人观念和制度安排存在欠缺,仅2005年一年,中国就有2500万人因未能“尽其才”而无端消耗,造成的损失仅经济指标一项已超过9000亿元。古人尚知道“因其材以取之,审其能以任之”,今天在识人用人方面,我们和古人相比究竟谁更聪明?


古人不懂什么是选票,所以更不知什么是“人情票”、“利益票”、“关系票”和“平衡票”。所谓的民主推荐,就是用被扭曲的民主代替了古代御史言官的推举问责制度,而相比之下,今天的民主推荐竟然还不如古代推举透明得多。由此造成的后果显而易见:正视矛盾、大胆工作的人落选,埋头工作、不事张扬的人寒心,而作风漂浮、左右逢迎、擅长人缘投资的人青云直上。“德才兼备”虽然是用人定律,但往往因为非组织活动而有破格之举。这时,干部群众反映再强烈,都不起什么作用了。为官从政如果没有一流的人品,迟早会跌倒,若到那时再后悔没有眼光就太迟了。用人制度的僵化,使一个朝气蓬勃的国家渐渐日薄西山,当中庸之道开始盛行,衙门作风阻挡了民意传达,资历天堑妨碍了人才进取之路,国家便已经慢性中毒了。当人才失去了治国平天下的志向,决策层用人范围便越来越狭窄,直至变得武断和跋扈,直至引狼入室。今天我们读《梁书》,自然会嘲笑梁武帝明知侯景奸诈却仍然倚重,结果困死台城,国祚几绝。但反过来想想,当一个老迈的帝王满怀妇人之仁、舍身事佛的时候,身边还可能有经天纬地的精英人才辅佐吗?还可能有逆耳的忠言吗?所以,掉进陷阱便不足为奇了。


实际上,一个决意修齐治平的读书人,一步一步洗尽铅华,历尽千劫,仕途登顶之时,往往便丧失了所有的梦想。因为在修身、齐家之后若干年,修炼的不是治国的才能,而是应付人情的手段。古人说:不近人情,举足尽是危机;不体物情,一生俱成梦境。中国人口众多,人与人之间摩肩擦踵,将万丈雄心降低到毫厘人事,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君子低调,小人嚣张;君子心怀高远,小人长袖善舞。在漫漫仕途上,小人爬得比谁都快。在一些特殊年代,他们往往能够坐得上直升飞机,一朝发迹。尽管后来跌入深渊,但一起忏悔的,还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只有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中国才有希望。当才得其所、才适所用、才尽其用,不仅安定团结的局面唾手可得,更足以保证一个世纪的繁荣与强盛。但是,从历史的另一个侧面来考量:当天下人才都不能一展抱负,而纷纷成了隐士坐待雄主,天下事,尚可为乎?




2008年3月17日夜


[/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