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为友“您就必然被他很咬一口”


柏拉图:

那么,他们能否认,受到合适教养的这种天性的人,只要有,就会是完全善的哲学家吗?或者,他们宁可认为我们所反对的那种人是完全善的哲学家呢?


中国莲:


很多人,对其人自己信奉的知识,都无比崇拜,当别的知识与自己信奉的知识发生矛盾时,这些人就宁可认为自己曾经信奉的知识正确,也不认为被其知道已经与自己信奉的发生知识矛盾的知识是正确的;这就是其人智慧思维层次问题。人类社会世界各国各行各业(当然包括宗教)的主流专家学者,这些主流专家学者占有专家学者中的大多数,这种人都有上述典型的不大不小的缺点,如果能够改正,那么,这些人才能各自发挥自己的所长,从而为其人自己及大家做出更大的理性贡献。


有人很信任证据,那么,但“两种知识”发生矛盾时,各自证据的可信度相同的情况下,您又应该相信哪一种更正确?这其中,就看相应知识的智慧内涵多与少了。然而,能够最准确分辨出相应知识的智慧内涵多与少的人,只能是智慧的圣人,这种人在人类社会一般只隔几千年才陆续出现几个,如老子、释迦牟尼和庄子等,他们都有含有最高深智慧的代表作,也就是说,任何人的原创文章,如果达不到他们(如老子、释迦牟尼和庄子等)文章的智慧境界,都不可能是智慧的圣人;这是最基本的衡量标准。有人说古代的皇帝,是圣人,那只能是不懂装懂;有人说,孔子是智慧圣人,我要告诉您,如果称孔子是教育界的圣人,这才不为过。


为了自己所在政治集团的感性利益,在有明显的真证据面前,还要制造假证据以找借口,极力维护自己的错误;这种现象,在一贯奉行阳奉阴违的其国内外政策的国家权贵面前,无不是表现得淋漓尽致。美国等国家,就是一贯奉行阳奉阴违的其国内外政策的最典型国家,与美国为友“您就必然被他很咬一口”,就因为,美国想与哪个国家为友,就是在感性利用这样的国家,从而时机一到就直接或间接很咬对方一口,从而“周而复始”。


当然,在感情感性以“力(数量之力、财力、权力或武力等)”服人为主导的,目前人类社会(世界各国)发展阶段,出现上面的各种情况是正常的。但是,您可知,您可有足够的智慧能力预知,感情感性以“力(数量之力、财力、权力或武力等)”服人为主导的人类社会,能够适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发展,已经极其接近至少五千年这一大阶段的尾声了吗?也就是说,在不久的未来,人类社会必然迎来至少五千年一大发展阶段的,理智理性以理(质量之理、道理、哲理或智慧等)服人为主导的人类社会新的发展面貌;这也是左派大显理性作用的阶段,对世界各国主流政治体制进行以理服人革新的才是革新派即左派。


天性,即是人类的先天内因内在智慧素质。天性普通的人,如果能够受到最合适的教育,那么,也充其量能够开发出的最大潜力是其人“天性”的那种普通层次,即在有意识智慧思维层次角度,其人只能是普通智慧层次的人,即使其人是世界上“学历及资历”等最高的人;而下意识的智慧层次,如果想达到最高层次,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其人的良师益友是智慧圣人。智慧的圣人如能够成为国家的高层领导人,只能通过其国家范围内全民擂台赛,以理智理性以理(质量之理、道理、哲理或智慧等)服人为主导地,进行层层深入的文章类辩论竞争而出。


★★★2008-3-17 20:19《正义与民主》系列第616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