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阎崇年之清和毛佩琦之明

很敬重阎崇年的口才,但我从没见过阎崇年说过明朝的好话,一说起来总明朝怎么怎么不好,说到人民的生活状况时,总是以个别的社会现象来代表整个社会的生活状况,说到明末局部省份的动乱和农民起义时,用星火燎原这个词是否恰当。这还可以解释,毕竟在说明朝灭亡时候的情况,但是说满 清时总说满 清的皇帝怎么勤政怎么好,而且时不时把明朝皇帝拿出来比较一下,似乎诺大一个帝国,就只有皇帝一人在做事,其他人都是摆设。


客观的看问题才对我们今天起到指导作用,说一个朝代不能光说坏的,也不能光说好的,这一点毛佩琦就做得很好,每一个朝代皇帝的功过,个性,人才是否辈出,文化和精神风貌怎么样,在世界是个什么地位,那个时期的外国人怎么评价当时的中国等等,讲得很全面,给人一种不偏不倚很客观的感觉,相比之下,阎崇年说得不是那么客观。


我读欧洲人在1644年以前的作品带有很浓厚的崇中国色彩,说中国的一切都是好的,小到连家具都用中国的,从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制度上读到了民主,在欧洲渐渐演化成了现代式民主。


我读剑桥明朝史,看到了这样几句评价:“中国的明朝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时代,是一个充满极大活力的时代,明朝刻印的文化典籍比全世界其他所有地方的任何书籍加起来都多得多,对于明朝的历史,现代研究还不足文献资料的百分之三。”“明朝时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也最先进的国家”这跟满 清的极度禁锢思想以及猥琐挨打完全不同。


我看葡萄牙人对明朝的评价有这么几句:“全欧洲加起来也搞不赢MING。”“把MING的船队加起来可以从马六甲到MING搭起一座海上之桥”“MING帝国的皇帝可以用黄金和白银为自己造一座宫殿。”等等。


美国人研究郑和的舰队时说,“15世纪中国的舰队比同时期任何亚洲国家都要强大,甚至比整个欧洲加起来都强大。‘


继承李约瑟事业的美国研究科技史的人研究出的结果是:”中国一个国家从秦代到明代的科技发明占全球发明史的三分之二,清代却几乎没什么发明。“


世界上第一部研究经济全球化的加拿大人的《白银资本》上面写”1568到1644年这段时间全球三分之一的白银流入中国明朝。“”明朝经济占世界经济份额的60%“”很明显,明朝时的中国主导和控制着全球的经济“,”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人等欧洲人不惜一切代价去中国和印度寻求贸易的原因可以看出来“等等。


我们再自己思考一下,明朝出了那么多人才,出了那么多文化和科技典籍,中国和世界上第一部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永乐时共22937卷, 11095册,3.7亿字;经过150年的文字狱以后,光绪元年时剩5000余册,光绪二十年还剩800册,宣统元年还剩64册,现代中国国家图书馆经过海外征集后现存221册,可以说满 清把永乐大典败光了。),中国和世界上第一部技术百科全书《天工开物》,中国和世界上第一部医学百科全书《本草纲目》,举世名著《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金瓶梅》,故宫,长城,第一个向世界宣扬和平和谐理念的永乐大帝,第一个提出”天子为民众守边“的永乐皇帝,唯一一个在国家灭亡时还想到民众的末代皇帝等等等等,太多了,举不胜举。明朝真的不是像阎崇年说的那样垃圾,明朝灭亡放到全球视野中一看也不那么稀奇了, 17世纪很多国家都发生了以饥荒为动力源的革命或者暴动,应该跟全球气候有以往史学家忽视了的重大关系,满 清也不像阎崇年说得那样好,相比之下满 清除了搞破坏卖家当以及也没多少人爱看的《红楼梦》以外,真找不到什么好成果了,满 清甚至侮辱了封建帝制这个名词,也辱没了儒家思想,除了皇帝勤政以外,几乎无可取之处,一个超级大国到了满 清手里就变得千疮百孔了,真的,事实上就是如此。当阎崇年在为康熙唱赞歌时,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康熙把西方发生的科学理论和发明创造囚禁在宫中,禁止向民间传播。乾隆废除火器以延长满 清的寿命,为国家将来遭受百年入侵和破坏以及被歧视的命运写下了铺垫,一个国家的进步最重要的不是皇帝勤不勤政,而是创造一个更宽松更自由的环境和社会氛围。


我觉得对于一个面对广大观众的学者阎崇年来说,应该摆正学术求实的精神,不要仅仅强调片面,不要用局部代替全部,向毛佩琦学习,当然,毛佩琦也可以学习阎崇年的口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