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人交20元义务植树费,你同意吗?

国家林业局发言人曹清尧更新博客撰文建议:每人每年交20元义务植树费。他提议用这笔钱设立一个国家义务植树基金,统一管理这笔钱,安排专业队伍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植树和管护林木,既可以满足大家义务植树的愿望,也可以解决义务植树尽责率低的尴尬。他还算了一笔帐,全国2亿人拿工资,就算一半人不能亲自植树,1亿人,一年就是20亿元,按每亩造林200元计算,每年也可以造林1000万亩;同时,搞一个植树兵团,在新疆、甘肃、青海布设专业植树部队 ,也解决了农村劳动力过剩的问题,适龄的、愿意去的公民可以去专门从事植树1-2年,轮流下来,也可以为国家解决就业 的矛盾。


他的标题是那种征集意见式的设问:如果您每年缴纳20元履行植树义务您有意见吗?


我要说,我有意见,意见还很大。


我很奇怪,身为国家林业局的发言人,他不知道全国各地早就在收绿化费了吗?各个地方收的绿化费不大一样。南京收费的名称叫义务植树统筹费、绿化费,征收对象是各类企业,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2007年4月有一条地税局催缴绿化费的新闻,告诉我们2007年的征收标准是,缴费单位按06年年底在册人数缴纳植树统筹费,每人每年5元。凡未完成规定义务植树劳动量的缴费单位,每人每年8元。如果我没有理解错,意味着,如果一个单位组织了职工的义务植树,那么,只要给每个职工交5元的植树统筹费,如果没有组织义务植树,就要为每个职工交13元。南京是向单位收取,符合国务院规定。 1981年五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通过《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决议》。第二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开展全民义务植树运动的实施办法》,具体规定,适龄人员每人每年植树三到五棵,如果没有完成,单位要交绿化费。后来,有的省市不满足于单位缴纳,而是规定了一个每人每年20元的义务植树绿化费的名目,也就是说,用交钱来代替三到五棵树的义务植树劳动。既然,绿化费,义务植树费,不管叫什么费,都已经在征收了,又何必再建议每人每年交20元呢?他应该建议的是,由各种地方收取的绿化费,统一交由国家支配,也就是说,把地税改为国税收,或者,取消地税中的这个名目,改由那个什么“基金”来共同收取管理。如果说,我已经缴纳过了绿化费,我就已经尽了公民义务,又凭什么要我再掏钱?


就象曹清尧博客中说的,很多人都困惑,城市里几乎没有种树的地方了,上哪儿去领树苗,上哪儿去种,种完了之后,怎么养护?这都是问题。要求每人每年植树3到5棵,按这个数量和速度,照说,整个城市都应该被树木覆盖了,可是架不住这边种了那边死,这边种了那边砍呀。有资料显示,在过去的27年里,中国总共植树515.4亿棵,造林面积达5333万公顷,几乎相当于德国国土面积的1.5倍。可是,咱们中国的森林覆盖率依然很低,水土流失,沙漠化依然严重。这是公民义务植树尽责率低造成的吗?恐怕不是。每回计算公民义务植树尽责率的时候,不把公民缴纳的绿化费计算进去,而是直接拿种树的数量和种树的人数去比较,这不公平。那些缴了绿化费的人,也尽了义务,凭什么忽略他们的贡献?劳动是贡献,税费也是贡献。而且,成活率低的责任又在谁?


如果林业局有这个念头,咱们经费紧张,不如让大家每人每年交多少钱吧。那么,其他部委办局是不是也都可以照此办理呢?是呀,中国人多,咱们按曹清尧博客的另一篇文章里数据计算:2007年全国有5亿人次参加义务植树,植树22.7亿株,公民义务植树尽责率达到58%.中国应该参加义务植树的公民约有8.6个亿,8.6亿人每人20元,那就是172亿元。要知道,2006年中央整个的“农、林、水利和气象支出”的预算也不过是136.18亿元,决算支出也只有164.44亿元。钱来得容易,大概花起来也不心疼。有网民在评论中搬出了2006年国家审计署第5号公告,当时的公告称,“国家林业局私存账外资金3519万元”。


我交过税了,前两天拿到税务局寄来的完税凭证,那税钱交得让人心疼。所以,我不打算再额外交什么钱了。中国税赋之高,世界前列,干嘛一到用钱时,就又想让我们从口袋里掏?那我们原来交的钱干嘛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