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供弟弟读上博士之后35岁重返高中

原LQ456789 收藏 1 29
导读:男子供弟弟读上博士之后35岁重返高中

一个大学梦,始终令秦治政魂牵梦萦般追寻。15年前,当时20岁的他“放弃”了高考,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28岁那年,他用辗转各地打工挣来的血汗钱,供弟弟念上大学。本月8日,35岁的他重返校园,成为石柱中学高二(22)班学生。


此时,上有老,下有小,但为了圆梦,这位当地最贫困家庭的“顶梁柱”在家校两点之间奔忙,一边干农活,一边锲而不舍地苦读。他的身后,是博士弟弟一颗感恩的心。


优秀孩子高考“落榜”


秦治政是土家族人,家住石柱双坝村高庙坝。1992年春,当同学们埋头复习冲刺,迎战当年7月高考时,他却有了“杂念”,每天面对着课本资料,不断叹息。


父亲瘦弱,干活儿太多会气喘吁吁;母亲身体不好,还要照顾年迈的外婆;弟弟刚上初中,刻苦聪明,前途一片大好;贫困的家庭除能基本解决温饱外,毫无积蓄。


秦治政作出一个重大选择——放弃高考,让弟弟读上去。但他知道,父母不会同意他回家务农的,“毕竟我当年是全村唯一一个考进重点高中的孩子。”


秦治政继续待在学校,不复习功课,高考成绩一下来,他离录取线还有好几十分的差距,自然而然,他回家当起了“耕夫”。


早上天刚亮,他跟着父亲外出干活,把家里的4亩田地打理得妥妥当当。晚上回家,他又要抽时间辅导弟弟。


弟弟读上了研究生


三年过去,家里经济情况略有改善,弟弟已上高中,成绩很好。秦治政决定外出打工,首先来到福建进入一家包装厂打杂,用剪刀把多余的材料剪掉。每天长时间地握剪刀,手都磨起血泡,结了痂。


弟弟秦江波没辜负哥哥一片苦心,高中毕业后顺利考入哈尔滨理工大学。秦治政说,工作更有了动力,8年间先后到过福州、深圳、广州等地的包装厂、机械厂、建筑工地等,因没有文凭,只能做力气活儿,“那时,重新读书的念头一直未灭。但这只能等到弟弟学业完成了才行啊!”


他拼命打工,每到弟弟要交学费时,就同时做两份工,厂里下班后又到建筑工地去帮忙,没日没夜只图多攒点钱。


2001年,弟弟本科毕业继续读研究生,能一边上学一边挣钱了,秦治政改为不定期地给弟弟寄钱。


建筑工呆坐高校角落


为了供弟弟读书,秦治政个人婚事无暇考虑,迈入“大龄青年”行列。随着弟弟的独立和自己渐渐有了点积蓄,秦治政回到家乡,在父母催促下,与丰都女子小红(化名)结合了。


2003年,大儿子阿吉来到人间,三十而立的秦治政欣喜万分,但孩子满月没多久,他又来到重庆主城找活了。


再次打工,秦治政刻意选择了在高校——西南政法大学落脚,“虽然只是干建筑工,但至少也算在‘象牙塔’边待着。”


每天干完活儿,秦治政最爱呆坐在校园一小角落里,观察过往的学生们。“每次看到他们抱着课本匆匆行走,或在操场上活动,我就常幻想着自己也成了大学生。”


始终忘不了大学梦


前年底,妻子小红也跟着同伴离乡到沿海打工去了。秦治政在家照顾老人孩子,于是在县城的四方集团找到份工作,干得风生水起,收入也算丰厚。就在这样的顺境中,他始终忘不了那个梦,“大学生”三个字深深地折磨着他的心灵。


“一次偶然从电视中看到70多岁的老人还在考大学时,我的心再也不能无动于衷。”秦治政说,他作出重回高中校园的决定。


大龄考生如何报考、重返学校怎样克服心理障碍……做足一系列功课,秦治政在今年年后的一个夜晚,向父母“摊牌”。


“想得出来,上有老下有小,还去读书,这不是丢人现眼吗?”父母强烈反对。


“哥,你安心去读书,经济方面我来承担。”哥哥的心愿,弟弟秦江波怎会不清楚?已在哈尔滨攻读博士学位的他,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哥哥,并多次打电话给父母和嫂子,让他们同意秦治政重回高中学习。


为了避免哥哥求学碰壁,弟弟还暗地给学校的马校长,即他当年的班主任,打电话说明此事,请求学校收留这位特殊的学生。


3月8日,秦治政终于回到阔别15年的学校。


骑破车回家干农活


“我常在上学、放学途中,想到家里的父母孩子。”秦治政说,从一个家庭的主劳动力,变成一个“闲汉”,这种角色转换一时是很难适应,也非常有压力。


秦治政每天在校住宿,“但班主任老师很理解我的情况,如有特别需要,也会准我假的。”秦治政有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从校到家里有20多分钟车程,遇到农忙时,就会利用休息时间赶回家干完活儿后,再回校继续学习。


“这样两头奔波,会影响你的学习吗?”有人产生疑问。秦治政笑着说,只要看到书,心就会立即静下来投入到课程中,劳逸结合,效率更高。


博士弟弟话语哽咽


秦治政的弟弟秦江波如今已是哈尔滨科技大学的一名教师,同时也在哈尔滨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昨日,记者拨通了他的电话,提及哥哥,他话语哽咽,又满含激动。


“在农村,穷人的唯一出路就是读书、考大学,哥哥却因为我而放弃了。”秦江波说,起初他并不知道哥哥的良苦用心,后来偶然听到父母谈话,才知真相,“那一刻,我真的呆了。”


秦江波考上大学离乡后,只跟哥哥见过一面,“这十几年来,我无数次深夜翻出他的照片,那种感情是很难形容的。读书时,每当收到他寄来的钱,我的脑海里就能勾勒出他打工的辛苦场景,心也会揪着痛。”


如今,哥哥已重返高中校园,远在哈尔滨的弟弟秦江波也很是兴奋,“又想给他打电话了解情况,又担心影响哥哥学习。”为此,弟弟已经几夜没睡好觉了。


临近电话采访结束,秦江波透露了自己埋藏10多年的心愿:“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能帮哥哥重新读书,否则那将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现在愿望实现了,我也会默默地陪着他,哥哥读到老,我就会陪到老。”


本报记者 周文洁 实习生 唐小杰


新闻纵深


35岁叔叔来读书


全校同学看稀奇


3名不堪学习压力想退学的高二学生知道后,都乖乖回校继续学习


对于初次征求学生“是否接纳秦治政到本班就读”的意见,班主任谭毅成老师对当时的情形非常难忘:“有一半的学生同意,一半学生不同意,同意的学生也是为了看稀奇。”


谭老师坦言,起初自己也有顾忌,怕秦治政跟不上学习进度,将一些不好的社会习气带到学校,后来面对面谈了一小时,被他的好学精神打动了,才试着接受。


答不出题也咬笔杆子


高二(22)班来了个叔叔级的同学,学校仿佛炸开了锅,每个人都投来异样的眼光。每逢下课,不少外班同学挤在教室窗口看稀奇。秦治政总抱以微笑,和同学们一起做操,向所有人请教。渐渐地,同学们的眼光不再异样。


3月14日下午,上美术课,秦治政穿着陈旧的灰色夹克,台上的老师看上去也比他年轻许多。


副校长秦新民介绍,秦治政来之前,高二年级还有3个同学因受不了学习压力,要退学回家打工,听说秦治政来后,都乖乖回到了学校继续学习。


秦治政非常珍惜学习机会,每天严格遵守学习计划。同学隆彦艳说:“他让我们内心震撼。虽然他成绩还不怎样,但每当我们看到他,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秦治政课桌上摆放的书籍比其他同学多很多,“没办法,我必须把高一的课程补上来,所以要学习更多内容。毕竟10多年没上过学了,如今的教材有了很大变化。”


记者看见秦治政不时会为难题皱起眉头,甚至像孩子一样咬着笔杆思考,始终找不到答案时,脸很快红涨起来。


87岁外婆也需要照顾


下午放学后,记者跟随秦治政去了一趟他家,一间已在当地少见的土墙房。“治政,又回来给家送钱了?”有村民询问,秦治政笑嘻嘻地不住点头,继而回头轻轻靠近记者耳朵:“村子里都不知道我重新读书的事儿。”


走进秦家,一股呛人的柴火味扑鼻而来,熏得人直掉泪。“呵呵,不太习惯吧。”他一边招呼客人坐下,一边嘱咐正烧柴的母亲暂时停止。记者转了一圈发现,整个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连床都是木板拼凑起来,唯一值钱的就是搁在小柜上的电视。


家里还有外婆、父母及两个儿子。87岁的外婆年龄已大,每天只能坐在门外,跟两个小男孩逗乐。母亲身体不好,说不上几句话就会不住咳嗽,负责为家人煮饭。其父瘦小,他还要下地干活。


“他们是村里最贫困的家庭。”78岁的邻居陈兴敏婆婆指着秦家的房屋说,村里好多人外出打工挣钱后都把房子翻修了,而他家几十年来还是一个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