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了十年,我却不愿做教师了

“我觉得老师这个事业是天底下最光辉的事业,所以我想我们还是要让我们的孩子们都能够特别热心地从事教师队伍的工作。如果你不愿意从事这项工作,连十年都不想当,那就不要读这个师范生了,我们可以读别的。”在回答北京青年报记者的提问时,教育部部长周济说了这番话。(3月14日新华网)


说真的,听完周济部长的话我很感动。但同时我却很羞愧,因为坚持了十年,我却不愿意做教师了。


当年我报考师范院校时也算有一点宏图大志,也是带着理想进入大学的;当年毕业工作时我虽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打算,可也憧憬着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老师。虽然我现在刚过而立之年,还称得上年轻,但已经走了十年教育之路的我却更回味当年更年轻时的激情。十年的青春转瞬而逝,我有了家庭、孩子、一纸职称、一份微薄的刚够养家糊口的工资和只有医生才能叫得上名字的疾病以及一种怀旧的渴望。唯独缺少了再干十年的勇敢,只有自己还能再活几个十年的忧虑。


十年了,我和我的同龄人与学生的距离越来越远,有时看老照片我惊诧于自己还有那种别样的青春;十年了,我和我身边的人竟然越来越市侩,为了先进、优秀、职称和奖金勾心斗角;十年了,习惯了大大小小的教育官僚对自己颐指气使;十年了,我和我的同事们由22岁时的睡不醒跨越到32岁时的睡不着,据说这叫神经衰弱。十年了,我有一个同学跳槽了;十年了,我有几个同事下海了;十年了,我刚工作时的长辈进城了;十年了,我当年的室友做官了。而我们大多数人依然在坚持,至于坚持什么,我们很迷茫,所以我们开始厌倦,当年的理想早已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没有什么水平的高低,看紧了就会有成绩。”这是刚上班时前辈的教导,刚听到时感到难以理解,后来摔了一次次跟头才发现是至理名言。“离学生远一点他才会怕你,否则很多事情会很难办。”这是刚毕业时过来人的嘱托,刚听到时觉得这很不人道,而昨天冷不丁地对刚工作的年轻人说出这句话时自己都有些吃惊。


十年会把一个人磨得毫无棱角,十年会让一个人全无斗志,十年了,很多人变得自己都难以把自己认识。我很想问自己、问同事、问社会,我们为何变成了这个模样?实际上我们本不愿意如此的。30岁应该是干事业最好的季节,可究竟什么对我们如此不公平?


“连十年都不想当,那就不要读这个师范生了,我们可以读别的。”去问问那些做了十年教师的人吧,还有多少人想做教师;如果以后的教师还是这样做下去,那下一代的师范生还能做满十年吗?


前几天上QQ,一个毕业很多年的学生对我说:“老师,你跟八年前比显得忧郁了。”我没有回答,我不想告诉他:坚持了十年,我却不愿意做教师了,不是我不热爱这个职业,而是我已找不到坚持的动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