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击落美机37架

老子天下第一狂人 收藏 8 543
导读:“我们击落美机37架” 昨天,是高炮某部纪念援越抗美40周年的日子。曾任该部团参谋长的曾光耀,40年间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当年一起在越南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战友们都找回来重聚。40年前的那一天,当他踏出国门走进战场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这场援越抗美的历史作为最高军事机密,竟被尘封了数十年之久,他更没有想到,曾经浴血战场的270多位战友,历经千山万水,昨天终于在安宁相聚拥抱。 穿越南军服的中国军人 云南信息报:见到多年未见的老战友,你们一定很激动。但为什么聚在安宁,而不是昆明或其它地方?

“我们击落美机37架”




昨天,是高炮某部纪念援越抗美40周年的日子。曾任该部团参谋长的曾光耀,40年间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当年一起在越南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战友们都找回来重聚。40年前的那一天,当他踏出国门走进战场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这场援越抗美的历史作为最高军事机密,竟被尘封了数十年之久,他更没有想到,曾经浴血战场的270多位战友,历经千山万水,昨天终于在安宁相聚拥抱。

穿越南军服的中国军人

云南信息报:见到多年未见的老战友,你们一定很激动。但为什么聚在安宁,而不是昆明或其它地方?

曾光耀:我所在的高炮某部原驻昆明,当年,我们就是从这里出发走向越南的。援越抗美战争中,高射炮兵是我军直接参加作战的惟一兵种。今天是隆重纪念高炮某部援越抗美40周年的日子,我真的没想到,来了这么多战友,他们最大的已经80多岁,最小的也60多岁了,但他们当中,有不少都是从东北、西安、四川、贵州等全国多个省份乘飞机、坐火车赶来的。全团1/5的战友都来了。

云南信息报:但那段援越抗美历史,多年来没有公开。

曾光耀:当时,我们是秘密入越作战的。在越南战场,我们穿的是中国定制的越南人民军服装,但既没有军衔——不像越南部队(注:中国军衔制1955年设立,于1965年取消),也没有红领章、红帽徽——不像中国部队。我们一个个头戴灰色盔式帽,身穿草绿色茄克衫,脚踏棕色塑料凉鞋,集合起来好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工人队伍,要不是人人都挎着枪支,谁会相信这是一支武装部队?

云南信息报:为什么?

曾光耀:对于越战本身,美国讲明了是为“遏制中国共产主义对东南亚的扩张”。对中国而言,越南与中国的疆土唇齿相依,越南的安危,关系到中国的安危,因此要不惜任何代价援越抗美。

但这一次,我们吸取了朝鲜战争的教训,如果中国直接参战,牺牲很大,而且会面临和美国直接开战的危险,所以我们间接参战,这实际上是一种隐蔽战争,即越南同美国正面作战,中国在背后全力提供战略、战术、人员和物资的支持。

云南信息报:什么时候正式进入越南战场?从哪里入境?

曾光耀:中国部队是从1965年起,分批自云南、广西进入越南的。当时我在高炮某部,我们是1967年从云南金平进入越南。

云南信息报:你们的作战区分布地点?

曾光耀:越南奠边府。奠边府紧靠越南、老挝边界,是越西北大山中的一块小平原,南北长约18公里,东西宽6~8公里。我们团奉命掩护工程六支队修建12号公路,执行对空作战任务。12号公路就是我们常提的“胡志明小道”,它自中越边境经越南封土、老莱州、孟茶、奠边府,进入老挝,因此奠边府的战略位置相当重要。1954年,这里曾进行过一场很著名的越南抗法战役——奠边府战役。这场战役,至今被认为是军事史上的奇迹。

旁白:1964年,美国制造了“北部湾事件”,出动大批飞机轰炸越南北方,地面部队也直接进入越南作战。1965年,胡志明秘密来到中国,直奔湖南,拜会了正在长沙的毛泽东,请求援助。毛泽东爽快地答应了胡志明的要求。1965年5月~1973年8月,中国先后派出防空、工程、铁道、后勤等部队和海军扫雷工作队共32万余人,到越南北方担负防空作战、国防工程建设和扫雷等任务。

美国兵带着“请救书”作战

云南信息报:入伍时你多大?

曾光耀:我1965年入伍时18岁,第二年就上了越南战场,先是在某师某团学习了两个月的作战经验,回国没多久,又随着高炮某部第二次上了越南战场,当时是副班长。

云南信息报:入伍之前做什么?

曾光耀:在四川隆昌做农民。我的父亲去世早,读完初一,家里就没钱供我上学了。

云南信息报:援越抗美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也是文革如火如荼之时,你和你的战友们情绪上没有受到影响吗?

曾光耀:没什么影响。那时年龄还小,思想上还不成熟吧,况且在部队里,我们接受的是正面教育。

云南信息报:和美军交战,部队对你们是否做过简单的英语培训?

曾光耀:学过两句,就是“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云南信息报:美国兵呢?

曾光耀:他们的命很值钱(呵呵)。他们带着“请救书”作战,而且是用了十几种文字印好的。其中中文写着:“我是美国公民,我不会说中国话,我不幸要请你帮助我找到粮食、住所和保护,请你送我到能给我安全和帮我回美国的人那里,美国的政府一定多多给钱,谢谢你们。”

云南信息报:听说援越抗美时,我们也借越南战场来练兵,每支高炮部队轮补作战,是这样吗?

曾光耀:没错。我所在的高炮团是1968年回国的,在越南作战了6个多月,每支高炮部队在越南,基本上是作战6至8个月时间。

云南信息报:你所在的高炮团打落了多少架美国战机?

曾光耀:一共击落37架,击伤34架。现在听起来,好像不算什么。但在当时,已经很不得了,因为我们的军事装备和美国的现代装备差距不小。我们用的是简陋的三七炮,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武器,却与美国的F—105、F—4C战斗机等上个世纪60年代的先进武器相抗衡。美国除了原子弹没有动用外,什么高尖端武器都用上了。

当然,我们也有对抗办法。炮兵部队除构筑坚固阵地外,还构筑了二三套预备阵地,构筑了许多假阵地,所有的高炮与假炮都用树枝叶伪装。这套游击战术,把美军搞迷惑了。

云南信息报:我们伤亡大吗?你们团牺牲了多少人?

曾光耀:因为是隐蔽战,和援朝相比,伤亡少得多,但也牺牲了很多人。我们是高炮团,没有和美军短兵相接,可美机的轰炸火力很猛,动辄一次就出动上百架次飞机轰炸,半年多的时间里,我们团失去了54位战友。

旁白:八年援越抗美,我军共击落美机1707架,击伤1608架,在中越军队的联合打击下,美军终以败军身份撤出越南,但要其军队安全、体面地撤出,谈何容易?这也是促成1972年中美《上海公报》的重要基础。

与此同时,我军也付出了很大代价,共有1070余名官兵牺牲。由于种种原因,烈士的骸骨都未能运回中国安葬,全部长眠在越南国土。

上千英魂长眠异国

云南信息报:见到你和你的战友们,我很感慨。这么多年过去了,昔日勇士已生华发,却情结犹在,今天能有全团五分之一的战友聚在一起,多么地不容易。

曾光耀:是的,这段历史被尘封了太长的时间。今天能见到这么多战友,我很激动,只是那些倒在战场的战友们,再也回不来了。这几十年来,他们一直在我的心里活着,他们的音容笑貌,至今还历历在目。牺牲的时候,他们还很年轻,最小的才19岁。

云南信息报:去看过他们吗?

曾光耀:去年底,我们自费到越南奠边府给他们扫墓。我们一共去了32个人,其中还有几位烈士亲属。当年我们中国援越军队班师回国、不声不响地回到了祖国怀抱的时候,那些壮烈牺牲的亲密战友们却留在了越南国土上。这些年,他们孤独地长眠在异国他乡,由于各种原因,竟四十年没有亲人扫墓!连上我们团牺牲的战友,一共有上千个长眠在异国的英魂啊!

云南信息报:至今有多少烈士亲属去越南为他们扫过墓?

曾光耀:只有四位烈士亲属去过。现在能去了,但很多烈士亲属生活在农村,没有经济能力去。即使从比较近的四川到越南奠边府,来回也要3000多块人民币。

云南信息报:他们的墓地,如今保护得如何?

曾光耀:总体情况不错,但也有需要重修的,修建陵园时,部队已回国,建陵园时对烈士的了解也就是一份名单,有的墓碑上的文字既不像中文,也不像法文,更不像越文,根本无法辩认。如果能对这些墓碑修整,对逝者和生者都是莫大的安慰。当然,为了促成这次扫墓活动,越南驻昆明领事馆帮了我们大忙,越南奠边省、莱州省的政府官员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给我们佩戴了奠边府大捷纪念章,还帮我们为烈士事先订制了花圈。这些,都令我们感到欣慰。

云南信息报:一些历史事件,特别是重大的历史事件,可能要站得远些,才能看得更清楚。40年后的今天,不知你和你的战友们怎样看待这场援越战?

曾光耀:这场援越战,今天看来也是非打不可。那个时候,中国夹在美苏当中,没有这场战争,我们突破不了美苏的包围,不可能彻底打破当时不利于中国生存发展的国际旧格局,更不可能奠定我们民族这几十年的和平环境。

云南信息报:由于一些原因,这段历史正在被淡化和遗忘。作为当年战争的亲历者,你的感受如何?

曾光耀:我们完成了使命,我们无悔。但为了这场战争,30多万人献出了青春,上千名烈士至今长眠在异国他乡,我们的军队不应忘记他们,我们的人民不能忘记他们。作为战争亲历者,我们也有责任把后代不知道的事情说出来,记录下来,这是我们的责任。历史毕竟是历史,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历史。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