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六十五章 卫生球与下水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东北高层的不抵抗政策,使得整个人东北军的指挥系统大乱。终于,终于下面的部队被日本人给打毛了,他们已经不听什么少帅的狗屁命令了,各部队各自为战,虽然武器被收起不,但是东北军将士只要手中还一根棍子就要和日本人打下去,他们也不愿意窝囊的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北大营日军的炮弹越来越密集地在军营中爆炸,将士兵们炸得血肉横飞。难道手中有枪有炮,还要‘引颈待戳’,真是岂有此理!旅参谋长赵树藩毕竟是血性军人,他不顾上峰‘不准抵抗、不准动,就是挺着死,也不准开枪。’的命令,下令6l9团和621团从南、北两面出击,向东面撤退。620团未接到撤退的命令,在团长的带领下早就自动武装起来与日军展开了巷战。日军最初进攻的部队仅有几千人,到19日凌晨4时,进攻部队终于得到了驻铁岭的大批日军,赶到沈阳北大营后随即参战。东北军与装备精良的日激战到第二天凌晨五时多,终因寡不敌众,忍痛撤离北大营。不过与历史上相比,日军也没得了太多好去,军列、铁路被炸使得其后援无力,只能拿人往前堆了,战之最后弹药也所剩无几。值得庆幸的是东北军被打跑了,这让包括板垣征四郎在内的关东军司令部也都长舒了口气,这要是被东北军击退,那脸就丢到姥姥家去了,不光板垣征四郎,就是整个关东军司令部都得集体剖腹。

9月19日凌晨1时30分,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中将在电话中向驻扎在辽阳的关东军笫2师团下达了火速进攻沈阳的命令。第二师团在师团长多门二郎的率领下,分三路由南满铁路向沈阳发起进攻,并于凌晨3时30分占领沈阳全城。第二师团的一路星夜赶到距沈阳以东10公里的东大营,向驻扎在东大营的东北军及讲武堂发动进攻。那里的驻军忠实执行‘不抵抗’的命令,不占而退,日军轻而易举地在当天12时许,占领了东大营。

9月19日凌晨4时,日军向长春发动进攻,中国守军奋起还击,刚开始打了日军一个措手不及,大批的日军以行军的状态被屠杀,但负责管理长春驻军的吉林军署参谋长、吉林省代理主席熙洽,此时熙洽掌握着吉林的军政大权,熙洽本人是清朝宗室后人,受日本影响较多,曾在日本士官学校接受培训,日军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恰好是其教官。因此,在日本人大迫通贞的策动下,熙洽公然投敌卖国。当夜11点,东北又一重镇长春陷落。

9月18日在东北打的最激烈的时候,也正是张学良和赵小姐打的最火热的时候。第二天9月19日,张学良接到了最高统帅部蒋介石委员长的密电‘沈阳日军行动,可作为地方事件,望力避冲突,以免事态扩大。一切对日交涉,听候中央处理。’而此时张学良从东北不断派过来电报中也感觉到事态严重,这才将在京的东北军将领召集到协和医院内开会研究对策。张学良为何在协和医院?只因昨夜一时冲动玩双飞,因此造成运动过量,再加之受了些风寒,更听说日本人残害东北同胞,悲痛欲绝,为了躲避世人的指责遂入医院养病----改泡护士MM了。

沈阳失陷了,日本人趁着东北军指挥系统出现的混乱长驱直入,日军一个不满员的师团就能赶着十几万东北军到处跑,他们一扫战前的颓势。 由于东北军绝大多数部队执行了张学良的‘绝对不抵抗’的命令,一夜之间,沈阳全面陷落了。也就在9月18日的夜里,日军还在南满铁路沿线展开全面攻势,19日先后攻占营口、田庄台、盖平、复县、大石桥、海城、辽阳、鞍山、铁岭、开原、昌图、四平街、公主岭、安东、凤凰城、本溪、抚顺、沟邦子等地长春,是南满铁路的北端,是东北地区的重镇,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大势所趋之下,9月21日吉林军署参谋长、吉林省代理主席熙洽公开投敌叛国,责命守军缴械归顺日军,日军轻易地占领了吉林全省。接着,熙洽在日军的授意下,以‘独立’为名,宣布脱离中国政府的领导,成立傀儡组织‘吉林省长官公署’,自任长官当起了土皇帝。吉林军大部战士,拒绝接受缴械,在李杜、冯占海等将领率领下走上武装抗日的正确道路。与此同时,关东军以进兵吉林为由强烈要求驻朝日军越境。21日下午1时20分到4时30分,驻朝日军开始擅自越境,加入到侵略东北的行动中。由于进犯北满的计划被军部否决24日占领洮南,妄图占领黑龙江省。日军在9月22日进攻哈尔滨被制止。东三省特别行政长官张景惠于9月27日宣布组织东三省特别区‘治安维持会’,自任维持会长,以日本人为顾问,并策划哈尔滨‘独立’。日本的军部接到关东军胜利的喜讯,整个大本营都欢腾了起来,东北很快就要得手了,军部的人开始把视线放到了英美等列强们的身上,可是这些国家却出奇的平静。

也不是所有的将领都听从张学良的命令,在东北军这个下水道里就出了个‘卫生球’---马占山!这厮不听指挥,违抗了蒋委员长和少帅的命令,打乱了日军的部署,最重要的是严重破坏了中日之间的友谊,干扰了日军建立‘满洲国’的计划。

马占山(1885年—1950年),字秀芳,奉天怀德(今吉林公主岭)人,贫苦农民出身,曾上山落草,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马占山金盆洗手,率弟兄接受清政府收编。宣统三年(1911年)受清军统领吴俊升的赏识,被提拔为哨长(相当于连长)。1913年,吴俊升部被改编为骑兵第二旅,1925年马占山由连长逐步提升为旅长。1928年6月4日,日军在皇始屯炸死张作霖和吴俊升,他发誓‘公仇私恨,必报复之’。1930年,任黑河警备司令兼步兵第三旅旅长。

伪军张海鹏部向嫩江江桥发起进攻,马占山率部将其击溃,为防止日军进犯,守军将桥破坏三孔。张海鹏被击溃后关东军遂前往增援,马占山亲临前线指挥抗击,挫败日军多次进攻,毙敌无数。马部血战江桥,给人民以极大振奋。马占山的名字,迅速传遍全国,慰问函电如雪片飞来。

江桥抗战爆发后,为树立典型蒙蔽民众,混淆民众视听,假惺惺的张学良随即通电全国,一方面对马占山的壮举表示肯定,同时亦再度表示:“随时飞报中央,转报国联要求制止。”真应了哪里有张学良哪里就要倒灶,11月6日日军占大兴车站。11日关东军通过其代表林少佐向马占山提出最后通牒,要其立即下野,并将军队撤出齐齐哈尔,限12日内作出答复。这是的马占山还忘不了其主子张学良,当即发电向北平的张学良请示。12日张学良为了报复其不从听命令仅以六字电复马占山:‘死守,勿退却’。18日晨日关东军第二师团向马占山军展开全线攻击。马部不支,遂退出齐齐哈尔,败走海伦。

整个江桥抗战,被张学良严重欺骗了感情的马占山上了大当,自始至终一直是孤军作战,未获驻防锦州一带东北军一兵一卒的任何援助。当时马部参战部队为步兵8700人,骑兵约3100人,日军参战人数虽为5900人左右,兵力包括野炮兵3个大队,野战重炮兵1个大队,飞行2个大队,在武器上占有绝对优势,而且后援不断。时驻锦州之东北军正规部队有十九旅,二十旅,十二旅等部,人数约在2万以上,加上警备队、骑兵旅、教导队、便衣队等,总数不下5万人。可是内心阴暗的张学良为了不可告人的秘密,以驻锦军队皆‘无战斗准备’为由对增援黑河龙省的马占山不作考虑。张学良手中尚有10多万大军,却按兵不动,坐视马占山在黑龙江省长苦战日军,直至兵败失土。后来在日本侵略者和博仪等汉奸的威逼利诱下,内心悲愤、失落到极点的马占山以妥协求苟安,返回齐齐哈尔任伪黑龙江省省长,伪满洲国成立被委任为了伪满的军政部长。自此‘卫生球’在心理疾病患者---(张学良)的推动下被同化,投进了日本人的怀抱,融进了历史的洪流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