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先生批判曾国藩和赞美太平天国:


《总理全集》第一集,上册,第312—313页曰:

咸丰年问.大平天国起义师自广西,东南诸省指顾而定……及汉人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李鸿章等练湘军、淮军,以与太平天国相杀,前后十四年,汉人相屠殆尽、满人复安坐以有中国、凡此皆百年事。我父老子弟耳熟能详者也。……彼曾、胡、左、李诸人,是何心肝,必欲使其祖国既将存而复亡,使其同胞既将自由.而复为奴隶乎?


《全集》第一集,下册,第105页曰:

朱元璋、洪秀全各起自布衣,提三尺剑,驱逐异胡,即位于南京。朱明不数年.奄有汉家故土,传世数百年而皇祀忽衰:洪朝不十余年,及身而亡。无识者,特唱种种谬说,是朱(元璋)非洪(秀全),是盖依成败论豪杰也。

满清窃国二百余年,明遗老之流风余韵,荡然无存,士大夫又久处异族笼络之下,习与相忘,廉耻道丧,莫此为甚,虽罗、曾、刘、郭号称学者,终不明春秋大义,日陷于以汉攻汉之策,太平天国遂底于亡。岂天未厌胡运乎?抑汉子孙不肖欤?其当时战略失宜有致之欤?


《全集》第一集,下册,第1072页曰:

中国之见灭于满清,二百六十余年,而莫能恢复者,初非满人能灭之,能有之也,因有汉奸为作虎仗,残同胞而媚异种,始有吴三桂、洪承畴以作佣,继有曾因藩、左宗棠以为厉。①


章太炎先生亦许曾国藩曰:

曾国藩者,誉之则为圣贤、谳之则为元凶。要其天资,函功名,善变人(虚伪)也。……金陵之举(屠城、杀忠王)……所志不过封御侯,图光紫……死三十年,其家人犹曰:“吾祖民贼”。悲夫:虽孝子贤孙,百世不能改也。(《检论》,卷八)


孙中山是中国第一个公开盛赞太平天国的人,号召同盟会员、革命志士积极宣传太平天国,宣传洪秀全,推翻清廷。


据宫崎寅藏《孙逸仙传》,他首先以“洪秀全第二”自居,因此大家就以“洪秀全”呼之。


他又大力褒称太平天国诸领袖为“民族英雄”、“老革命党”。


1902年开始,他就鼓励留日革命党搜集资料,后来,写出一本太平天国史书来,定名为《太平天国战史》,孙中山为之作序,作者署名为汉公。推崇洪秀全,“起自布衣,提三尺剑,驱逐异胡”,鼓吹革命。


在孙先生的大力倡导褒扬下,革命党人借太平天国史事宣传反清,一时蔚然成风。


黄小配所撰《洪秀全演义》成书,章太炎为之作序,序中说希望“复有洪王作也”,号召革命,武装反清。


1907年,《民报》增刊《天讨》出版,刊出了富有民族意识的绘画《太平天国翼王夜啸图》,作者苏曼殊,题词者章太炎。

苏曼殊作此画时只有24岁,鼓吹革命,热血沸腾。

据其女弟子何震在《曼殊画谱后序》中说:“(曼殊)所作之画,于神韵为尤长。”


以后,南社诗人高天梅更假托石达开之名写诗多首,自己出钱出版《石达开遗诗》一册,流布四方。这对革命起了很大的作用,石达开能诗之名遂喧传海内。


章太炎所作《逐满歌》曰:“地狱沉沉二百年,忽遇天王洪秀全;满人逃往热河边,曾国藩来做汉奸。洪家杀尽汉家亡,依旧猢狲作帝王;我今苦口劝兄弟,要把死仇心里记。” ,号召革命,广为传唱。


从上述《逐满歌》看来,称曾国藩为汉奸并非始于范先生,辛亥革命时期早已普遍流行。


孙中山先生赞扬太平天国的事实,影响所及,国共两党于是都有了充分肯定太平天国的思维定势。


国民党认为太平天国诸领袖是民族革命的英雄代表。


共产党认为太平天国诸领袖是农民起义的英雄。


民国建立后,国民党政府就一直认为太平天国是中国近代革命的先驱,视之为革命前辈。


张学良于1928年12月宣布东北易帜,使国民政府在形式上于1929年完成了“统一”后,非常推崇太平天国的蒋介石立刻下令,正式为太平天国全盘正名,以告慰一直崇拜天王洪秀全的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在天之灵!


于是,南京国民党中央政府即于次年(1929)就《禁止诬蔑太平天国案》,函请内政部,教育部参考酌办,不久正式出台规定“嗣后如有记述太平史实者,禁止沿用粤贼诸称,而代以太平军或相应之名称” !


于是,很快,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就禁止在一切书籍、杂志、报刊、教材、读物上攻击太平天国,将北洋军阀时代的各种辱骂太平天国的文史资料书刊全部查禁、销毁!

最终将太平天国正名为“民族解放运动”!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太平军绝不允许再被骂成是“匪、贼”,否则就会被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依据《禁止诬蔑太平天国案》,判处相应刑法严惩不贷!!!


蒋委员长亦对太平天国赞道:“往者,洪杨诸先民,崛起东南,以抗满清,虽志业未究而遽尔败亡,而其民族思想之发皇,轰轰烈烈,在历史上足以留一重大纪念焉。”

又赞:“太平天国之战争,为十九世纪东方第一之大战。太平天国之历史,为十九世纪在东方第一光荣之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