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后怕与小圆满

03年9月1日早晨,当拆除图书馆最后一根脚手架时,应该说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激动的。整整十三个月,丛一片荒山、农田、茶场、鱼塘、荒坟到现在开阔的椭圆形校前区广场、依山顺势细致典雅的图书馆、位于山脊线前高低错落的教学楼群、风格清新的学生宿舍食堂、大片的草坡、蜿蜒的湖滨步道……这中间的甘苦基建处那些晒的黑瘦的工作人员知道,不分晴天雨天赶工的施工人员知道,加班加点画图的设计人员知道……当然还有承受巨大压力的W书记。

几年后,当大家彼此成为朋友,偶尔说起仍不免心悸。本来五月份评的标,如果不是那些不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的专家夸夸其谈抛出所谓:作为大学园区第一个引进的项目,规模起码也得3000亩地的XX、XX分校的论掉而中断了评比,一期项目会有16个月的建设期…… 3个月后当当地政府决定重开师范学院项目时,同样是这帮专家极力反对第二年一期建成开学,认为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书记则担心夜长梦多,毕竟13个月的时间也许当地政府真找个XX的分校来拔了头筹,自己的学校处于从属地位,无论地价还是政策面优惠幅度都有可能出现微妙的变化……风险在于如果定下第二年9月招生目标,到时又不能如期开学,抑或一期项目虽然建成但效果不理想――为了赶工期方案的不少地方并没有按“专家”的意见调整,那么所有当初的反对意见都会被证明为真理一样的正确;当然书记也有有利的一面:当时市里好多部门的领导都是自己当县委书记时的老部下,设计、施工和办手续可以同步进行或稍为滞后。“如果不能如期建成或效果不好,我的政治生涯从此结束,你们以后也不用来FJ混了(指阿庆的老板H),学校也不可能有二期,那几栋房子就作为学校的分校。”这是某次酒后书记的原话。

当初谈设计合同时, H只是据设计收费手册标准费率:1~2万元/公顷,考虑是山地较为复杂,跟阿庆商量开价1.2万/公顷,而学校则认为0.8万元/公顷规划费率已比当地高出不少,不愿让步。双方各自在房间商量几次,最后各让一步1元万/公顷(回上海后问一个同行,通常规划收费也就04~07万/公顷)。一年后跟当时负责谈合同的副校长闲谈说起才知道,当时还有两个竞争对手,都是评委里面的,一个是某省设计院,一个是某大学的退役系主任,总报价只有H的70%……而最终选择阿庆所在的公司,除了H的那句:即便省院也未必能派出有我们这样资历的设计人员全程跟踪项目外,恐怕W书记也是担心在如此短的工期内换掉中标设计单位,一旦出差错会担的风险。好在书记够开明,下得了决心,要是换个甲方,H的公司恐怕早就没戏了,更谈何崛起。

合同虽定下来,但真正取得甲方的彻底信任还需要一个有效的磨合。第一次是关于风格的争吵上篇已经说过,书记最后对H说的那句话阿庆现在还记得:“也没时间了,你只要设计的不比当地建筑难看就行来了!”后来在书记的坚持下教学楼用的平顶,虽然也经过精心设计,效果不错,但与二期采用平、坡结合的建筑相比,还是少了一分变化跟生动。

第二次倒是没有争吵:学校把教工生活区的大门移位了。教工生活区3边有路,其中南和北为交通干道,西边为次级城市道路,规划时把生活区主入口设在交通流量较小的次级道路上,这本是个合理的选择,但由于生活区地块比四周路面高出较多,实际施工时学校为了节省部分土方,把大门悄悄移到了东南的交通干道,结果1~2年学校建成,四周商业发达了,两条主干道的交通日渐繁忙,虽几经努力当地交管部门同意于干道设口,但为了安全学校还是放弃了,现在每次车辆进出都需经过一段人行道过渡才能驶上主干道,很不方便,每每说起,书记都是后悔不已。

第三次是关于校前广场,由于对一期建成效果及学校前途信心不足(学校是从另一个城市搬迁来的,开始很多老师不愿过来)加上资金紧张,设计虽然做好,但书记一直下不了决心动工,甚至一度想不设广场取之一树林绿化,多亏H的坚持和对书记手下的动员,最后减掉一些装饰后建成,事实证明这又是个正确的决定。有此3回,书记开始尊重H的设计,还让H帮忙买了关于规划理论的书籍平时看看,并发表一句名言:“我的水平有多高,你的设计就能做多好!”真是精辟――再好的设计如果甲方不能理解、认可,建成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等到一期顺利建成,无论当地政府、主管部门、银行,锦上添花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二期、三期迅速展开,并于07年升为本科,同时学校设计规模扩大为学生12000人,四期的征地项目也在酝酿之中,而书记已离开学校,经过一段开发区主任的过渡成为了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阿庆所在的公司则在当地积下一些声誉,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本文内容于 2008-3-31 22:29:58 被yehe66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