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8/




看着远处的天空,我仿佛又回到了我以前训练的那个学校。学校的教练叫我踢靶,叫我练拳我都很愿意,可是我最不愿意做的就是俯卧撑等很苦很累的训练;但是这也是学武术最基本的东西,但是由于我是假期训练班的,教练就不怎么管我的,他只在乎我教的钱,而不在乎我能学多少。

休息的时间总是那么少,在我们训练的时候。一晃眼休息时间就没有了,继续进行我们的训练。

“来我们继续训练,经过训练你们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步法和基本动作,但是我要你们掌握的是实战而不是动作,来,谢玄宇,出列。”教官掳了掳袖子。

我脑袋里嗡了一声,心里很明白自己马上就要成活靶子了,虽然不情愿,还是硬着头皮走了出来,只觉得一双双眼睛盯着我,我心里完全没有底。

“谢玄宇,来你来和我过下招。”教官平静的一句话宣判了我的‘死刑’,为什么又是我。

队列的朋友们也都我捏了一把汗,特别是我那几个哥哥,但是也有少数人在那里隔岸观火,就想看我怎么出丑,这人啊,还真说不清楚。

“可是,我……。”我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粒。

“不要害怕,你不要把我看成是你的教官,把我看成是你的敌人,看成是一个抢走你女朋友的人,破坏你感情事业的人……。”教官不知道是怎么了,全部都是在激起我强烈的战意,也许在军队里是这么的吧,可是……,不知道学校的教师看见了会怎么想。

“呀………。”还没有等教官说完,我已经扑了上去,也许教官的话引起了我心底的某些伤痛。

这一切把下面的人惊了一大跳,也许他们还没有见过我这样刚和一个现役军人动手的吧!他们再也不顾什么队列之类的了,全部都做弧形状把我和教官挡在圈子里边,有的还惊讶地望了望远方。

我当时什么都没有细想,根本就忘记了我是在军训,我心里边的恨已经压抑了很久了,一直以来还没有宣泄的机会。

早就想找个人来打一架了,可是没有想到的竟然会是一个现役军人成为了我宣泄的对象,虽然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小宇……。”就在我狂暴地吼叫的那一瞬间倒是把队列里边的兄弟们吓唬住了,因为他们知道我心里还藏着事,也许他们是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绪做出让教官难看的事;也许他们是怕我被教官海扁,总之,他们是关心我的。

一个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只要能在适当的刺激下就可以完全爆发出来,并且在爆发的时候往往会使人忘记某些事。也就是说,在狂暴的状态下人是不会有理智的,挑衅是激起一个人潜力的最佳方式。

我的心里深深地爱着我已经失去的女友,虽然我们已经彻底地决裂了,但是在我心底我确实还没有放开;这也算是我的梦魇,可是教官在不明确的情况下叩响了我冰封很久的心门,也许这就是命运的潜安排吧!教官也许你是对的,你帮助了我,但是你的决定也让你难堪了,对不起,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