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间小睡,被电话玲声吵醒。一女子声音颇感陌生。相问之下,竟是十多年未见之同窗。口称前日与几个要好同学小聚,言及班中男女同学,相见日少,相别日长。因对我印象较深,于是寻来电话,殷切问候。我努力在记忆中搜索,记起E是个高挑女孩,说话低声细语,秀外慧中,爱好文学。是班中文体委员。那时世风冷酷,人言可畏,男女界线泾渭分明。直到毕业前,一次偶然机遇,才让我有机会与E有几次接触,却差点闹出事来。

E在当时女生中,也属班花一类。是许多男生私下爱慕之对象。一次在只有男生的聚会上,谈及E,在场男生大多认为她性情沉静冷漠,不易接近。谁有非份之想都是空幻牺牲。在坐也有不服者声言不屑一顾,顿时招来吃不到葡萄就说酸的骂声。酒壮人胆,于是有人提议,大家共同立一存照,谁能得到E者,由大家请其去“老莫”吃西餐。立刻就有好事者找来纸笔,让我起草。想来那时少不更事,胆大妄为,于是行笔如飞,一挥而就。每人签上大名,然后推杯换盏,博得哈哈一笑。隔日酒醒事迁,本是玩笑一场,谁也没去问寻那纸条的去向。

然而时隔不久,我却荣幸地得到E的对话邀请.值日后,我们面对而坐。当时想,E是慧眼识英雄,主动上门了。这馅饼砸到我头上不说,那顿大餐他们是输定。E说话开门见山,没带一点丝笑容:“听说你们在拿我打赌?”我心顿时凉了半节儿,连忙失口否认。E把一张白纸放在我眼前。那分明是我起草的存照。

E问:“认认这个字迹。可别说不是你写的!” 我支吾着说:“那是开玩笑。”E说:“好啊,把这个玩笑拿给班主任去说!”言罢起身就走。

我看准机会上手就抢,但被E手疾眼快地藏到身后,大叫道:“你敢!”

我说:“你别叫啊。”E问:“你还抢不抢?”我指着椅子:“咱们坐下说。”

E用眼瞄着我,小心将纸揣进兜里,离我较远坐下:“你说。”

我说:“咱们私了?”E说:“怎么私了?”我说:“你说吧。”

看着E很认真思考的样儿,我在心里骂:是哪个小人这样害我。可别让我知道!

E开口了:“我一时也想不好。不如就这样,你在老莫请我吃西餐就算了了。”

我咬咬牙:“就这么定了。”

周日我经过几番倒车于午前赶到了位于西城的老莫。还没进门,就看见E身着一袭花色连衣裙笑盈盈地等我。我有点晕。E说:“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带多少钱?”

我说:“二百。”E瞥嘴。我一横心将钱掏出:“三百,都在这里了。”

一转身,E将我带进餐厅。我刚一坐下就傻了:桌前齐整整地还坐着三位笑靥如花女同学。我回头看E,E一脸坏笑。

E们用了很长时间方把菜点好。用餐时你推我让,旁若无人。看着她们吃得得意,我却味同嚼蜡。一席餐如风卷残云,花掉我290元,给我留下10元车费(那是我两个月的午餐费)。所谓蜂虿入怀各自去解,毒蛇噬臂壮士断腕!一仗义,竟忘了索回字条。

事后我几次追着讨要,E就是不给。说急了,E竟又提出再单请她一次才还。就着么闹着闹着闹到了毕业。同窗皆自寻门路,各奔前程。

这次机缘却给我留下了三个后遗症:从此见西餐就倒胃口;那个出卖我的小子倒底是谁?如果我那时真的单请了E,于今我和她之间又会是什么结果?

在挂断电话直前,E叮嘱我:“再请我去老莫吃回西餐吧。你写的那张纸条我还留着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