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8/




初到学校的感觉都快没有了,和身边的男生也都快混熟了,但是军训仍在继续。就像其他人说的地球不会因为没有你而不会停止转动一样。

几天没有训练好像大家都有些懒散了,训练刚开始就教官清理了一顿:先跑了几千米,接下来就是那比往常长两倍的站军姿。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们的命运现在正掌握在教官手里呢!不过还好,终于在那休息的间隙里得到了短暂的安谧。

“在训练的这些天,你们算是对我们的军营生活了解了一小部分的了,在我们部队里除了基础训练外,还包括很多部分,当然你们是不用训练那么多的,但是有一样你们是必须得训练的,那就是整理内务。”在我们站军姿的时候给我们训话,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又不允许我们动,又要我们听他说,那样子真的很搞笑,整个场子里边就他一个人在那里表演,好象是一个演说家在对着一群雕塑演讲一样。

“知道什么是整理内务吗?”下边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回答可是教官还是顿了一下。“整理内务就是在生活方面训练军人,军人也是人,军人也要生活,我们在部队里,生活是多姿多彩的。”说到这里教官又不禁陶醉地望了望远处的其他战友兄弟。

队列中的我们不仅要面对虽然不很强烈但是却很不好受的阳光滋润,还要迎合教官那忽冷忽热的态度。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老天给我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它,因为它会给我带来很多财富。

“明天下午我们将进行内务整理,地点就是在你们的寝室里,今天下午不训练,我需要警告你们的是,你们现在回去也可以收拾一下你们的窝,在明天我给你们做了示范以后,那可就要完全按照我的标准了。”教官说完就把我们解散了。

看着大家疲惫不堪的样子,我突然发现我自己还是很强大的,至少训练下来我还没有他们那么疲惫。

“哎,爽啊!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午了。”张小飞走了过来高兴地说道。

“恩。”我对他笑了笑。

“可是就是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整我们了。”一个不是很熟悉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

我转过头向那个人看过去,是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带着迷惑望着他笑了笑。

“怎么了,不记得我了,我可记得你呢?谢玄宇。”那人友好地向我伸出了大手。

我尴尬地握住他的大手,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别人能叫出我名字我却不知道他是谁,这传出去还了得。

“不记得啦!”那人眨了眨眼睛,也许他还以为我是故意在骗他呢!

“怎么会呢?怎么会把班长忘记了呢?”蒋干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句话帮我解了围。

“是啊!我怎么会把班长忘记了呢!何猛,对吧!哈哈。”我顺水推舟地傻笑道。

“对,我是何猛。你们现在准备到哪里去啊!”何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