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上鬼神号

上次回京遇到一个退休老者,谈起天来,才发现这个看来瘦小平凡的老人,居然是原华野九纵的老兵,曾经参加过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在老人家的炕沿上问起这次战斗的经过,老人屈起左腿,双手向下按了按膝盖,说,这里,两个眼,就是七十四师给我留的纪念。


原来,老人在那一战的时候,是二十五师的重机枪手,在部队向孟良崮山顶攻击的途中,被国民党军的一发子弹击中左腿膝关节内侧,穿透腿部后从外侧飞出。伤口愈合后,他的腿始终无法伸直。向医生询问,医生回答说这个地方骨骼和筋都已经变形,今后恐怕是无法伸直了。


老兵不信邪,自己每天硬往下压,终于有一天,愣是让他给压直了。


“我把自己给治好了。”老兵说这话的时候,乐呵呵的,有几分得意。不过我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膝盖上有块骨头可以左右自由移动,看来十分怪异。

孟良崮战役,电影《红日》的主题,也是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和他部下整编第七十四师的覆灭之役,堪称国共争雄中的经典战斗之一。尽管这次战斗已经过去了六十年,依然不断有文章执著地回顾这场战役,研究这场战役的学者们,几乎都会有同样的困惑 – 大战过南浔线,全副美式装备,号称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怎么会几天时间就全军覆没了呢?解释的理由多种多样。作为亲身参加过这场战斗的下级官兵,这位二十五师老兵的回忆,却有着种种史料难以展示的直观感受。


作为下级官兵,老兵所能接触的战场只是局部,他无法全面描述战役的过程。所以,我只能把这些零散的感受串接起来,希望与对这场战役有兴趣的朋友一起分享这些历史的碎片。


问:您所在的部队是怎样投入孟良崮战役的?


答:我们部队奉命参加孟良崮战役的时候,正在脱离转移途中。因为七十四师的气焰嚣张,我们准备打他,为了麻痹国民党,我们各部队都以急行军的速度向外跑,看起来好像怕他的样子。我们头一天跑了一百多里路,接到命令以后,立即掉头,又跑了一百里,迎头和七十四师撞上,一下把它堵上了孟良崮。


接到命令的时候,我们指导员动员大家,是这样说的(老人在炕上画了一条线) -- 这个七十四师,没有怎么跟我们打过,所以他十分的狂妄,其他的国民党部队都在后面慢慢的,就他紧紧沾着我们屁股追,所以首长决定了,九个纵队(军)打他一个师,消灭它!


萨评:一天跑了一百多里,第二天回头又是一百里,还是山路,土八路的两只脚的确赛过汽车轮子,也是这种大规模运动战的保障。相对来说,国民党军虽然机械化程度更高,但是整支队伍没有全部实现机械化,所以行军速度不得不受制于最慢的部队,反而不如土八路运动能力强。为了保证不受自己思路的影响,我有意没有查阅有关史料。不过,七十四师应该还是和华野打过几仗,不应该算“没有怎么跟我们打过”,所谓九个纵队打一个师,可能是包括了打援部队。


问: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战斗吗?七十四师战斗力强么?


答:先后打了五天。七十四师的战斗力没有觉得很特别,我们从下面向上面打,炮打一截,人往上冲一截。最后打到山顶,七十四师就完了。主要是我们的炮厉害。我们拉来了四十门榴弹炮,那一打就是山摇地动阿,有的阵地我们冲上去一看,到处是死人死马,都没几个活人了。活着的还是挺能打的。


问:七十四师没有用炮还击么?


答:那个山他的炮根本拉不上去,上去的都是小炮,打不赢我们。七十四师是全套美式装备,用的枪都是短鼻子的。


问:听说孟良崮是石头山,没法修工事?


答:对,那个山没法修工事,石头都象磨盘一样大,修不了工事。


萨评:看来孟良崮可能是解放军第一次大规模集中使用重型火炮,当然这和打锦州一千门大炮的规模没法比,但山地作战,集中四十门榴弹炮已经可称“大规模”了。而无法修筑工事加上自己的榴弹炮没有拉上山,使七十四师重火力较量中只能挨打,损失惨重,没能充分发挥战力。鸦片战争邓廷桢在厦门与英军作战发现,用石头筑成的炮台,在中炮时由于石块迸飞,反而造成更大的杀伤。至于短鼻子枪,我没有详细询问,估计是号称芝加哥打字机的汤姆森冲锋枪,这种枪威力大,但是笨重而消耗弹药大,有说法七十四师打到最后已经没有子弹,大约和武器的种类有关。

孟良崮上鬼神号 2008-03-17 07:21:46

大 中 小

标签:军事

上次回京遇到一个退休老者,谈起天来,才发现这个看来瘦小平凡的老人,居然是原华野九纵的老兵,曾经参加过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在老人家的炕沿上问起这次战斗的经过,老人屈起左腿,双手向下按了按膝盖,说,这里,两个眼,就是七十四师给我留的纪念。


原来,老人在那一战的时候,是二十五师的重机枪手,在部队向孟良崮山顶攻击的途中,被国民党军的一发子弹击中左腿膝关节内侧,穿透腿部后从外侧飞出。伤口愈合后,他的腿始终无法伸直。向医生询问,医生回答说这个地方骨骼和筋都已经变形,今后恐怕是无法伸直了。


老兵不信邪,自己每天硬往下压,终于有一天,愣是让他给压直了。


“我把自己给治好了。”老兵说这话的时候,乐呵呵的,有几分得意。不过我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膝盖上有块骨头可以左右自由移动,看来十分怪异。



国民党军中将师长张灵甫,他在孟良崮的死至今还是一个罗生门



孟良崮战役,电影《红日》的主题,也是国民党陆军中将张灵甫和他部下整编第七十四师的覆灭之役,堪称国共争雄中的经典战斗之一。尽管这次战斗已经过去了六十年,依然不断有文章执著地回顾这场战役,研究这场战役的学者们,几乎都会有同样的困惑 – 大战过南浔线,全副美式装备,号称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七十四师,怎么会几天时间就全军覆没了呢?解释的理由多种多样。作为亲身参加过这场战斗的下级官兵,这位二十五师老兵的回忆,却有着种种史料难以展示的直观感受。


作为下级官兵,老兵所能接触的战场只是局部,他无法全面描述战役的过程。所以,我只能把这些零散的感受串接起来,希望与对这场战役有兴趣的朋友一起分享这些历史的碎片。


问:您所在的部队是怎样投入孟良崮战役的?


答:我们部队奉命参加孟良崮战役的时候,正在脱离转移途中。因为七十四师的气焰嚣张,我们准备打他,为了麻痹国民党,我们各部队都以急行军的速度向外跑,看起来好像怕他的样子。我们头一天跑了一百多里路,接到命令以后,立即掉头,又跑了一百里,迎头和七十四师撞上,一下把它堵上了孟良崮。


接到命令的时候,我们指导员动员大家,是这样说的(老人在炕上画了一条线) -- 这个七十四师,没有怎么跟我们打过,所以他十分的狂妄,其他的国民党部队都在后面慢慢的,就他紧紧沾着我们屁股追,所以首长决定了,九个纵队(军)打他一个师,消灭它!


萨评:一天跑了一百多里,第二天回头又是一百里,还是山路,土八路的两只脚的确赛过汽车轮子,也是这种大规模运动战的保障。相对来说,国民党军虽然机械化程度更高,但是整支队伍没有全部实现机械化,所以行军速度不得不受制于最慢的部队,反而不如土八路运动能力强。为了保证不受自己思路的影响,我有意没有查阅有关史料。不过,七十四师应该还是和华野打过几仗,不应该算“没有怎么跟我们打过”,所谓九个纵队打一个师,可能是包括了打援部队。


问:您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战斗吗?七十四师战斗力强么?


答:先后打了五天。七十四师的战斗力没有觉得很特别,我们从下面向上面打,炮打一截,人往上冲一截。最后打到山顶,七十四师就完了。主要是我们的炮厉害。我们拉来了四十门榴弹炮,那一打就是山摇地动阿,有的阵地我们冲上去一看,到处是死人死马,都没几个活人了。活着的还是挺能打的。


问:七十四师没有用炮还击么?


答:那个山他的炮根本拉不上去,上去的都是小炮,打不赢我们。七十四师是全套美式装备,用的枪都是短鼻子的。


问:听说孟良崮是石头山,没法修工事?


答:对,那个山没法修工事,石头都象磨盘一样大,修不了工事。


萨评:看来孟良崮可能是解放军第一次大规模集中使用重型火炮,当然这和打锦州一千门大炮的规模没法比,但山地作战,集中四十门榴弹炮已经可称“大规模”了。而无法修筑工事加上自己的榴弹炮没有拉上山,使七十四师重火力较量中只能挨打,损失惨重,没能充分发挥战力。鸦片战争邓廷桢在厦门与英军作战发现,用石头筑成的炮台,在中炮时由于石块迸飞,反而造成更大的杀伤。至于短鼻子枪,我没有详细询问,估计是号称芝加哥打字机的汤姆森冲锋枪,这种枪威力大,但是笨重而消耗弹药大,有说法七十四师打到最后已经没有子弹,大约和武器的种类有关。


问:您认为七十四师输在什么地方?是因为没有大炮么?


答:最主要还是他太狂妄了,我们多少个打他一个,四面往上打,他怎么也是不成的。只有他一个师在打,打了好几天也没有人来救他,那还不是完?


问:没有国民党军队来救援么?


答:没有,打了几天都没有来救的。我们打到山腰俘虏了一个他们的营长,也很狂妄,和张灵甫一个样儿,说今天你们优待我,明天我们中心开花优待你们。我们拉着他到阵地后面,让他听,就孟良崮这边响枪,别的地方屁都没有。他一听就哭了。


问:国民党没有空军来支援么?


答:有,可是我们不怕他,孟良崮是山区,他那个飞机只能在高处飞,下来就撞山了。他就那几个炸弹几百发机枪子弹,打完就完了。开始我们还躲一下,后来看它也没办法,你炸你的我打我的,根本不怕他。


萨评:国民党战史救援七十四师下了很大功夫,从九纵这边看,至少是没有什么可以证明的。推测七十四师在国民党军系统中平时比较骄横,可能也颇有树敌,因此得不到友军自动的倾力支援,又或国民党军忽悠上面的本事太强了。国民党军的空中优势看来也没能发挥出来。


问:张灵甫怎么死的,他打得怎么样?


答:张灵甫是最后不行了突围的时候被打死的,一个师顶我们九个纵队顶了五天(记得似乎应该是四天),打得就算不错了。不过在山东打仗的时候,还有比他更厉害的。


问:那是谁呢?


答:吴化文阿。


问:济南起义的吴化文?比张灵甫厉害?!


答:没错阿。打孟良崮之前,我们打兖州,围城打援,吴化文死活都不出来,后来南京催他才出来了三个旅,一天只走四十里,多一步也不走,跟刺猬似的,把我们给急的!好不容易到了地方,我们突然出击,一日行军二百里,包围歼灭他三个旅。


问:都歼灭了吗?


答:嘿,哪里啊,他一看不对掉头就跑啊,追阿追,眼看追上,他分路了,一路和我们缠上,一路跑,那个跑的,我们九纵追,眼看追上,嘿,下大雨了,那个雨下得。。。结果,只打掉了缠上的一个半旅。。。吴化文,刁阿。


萨评:看来张灵甫的死又多了一个突围中阵亡的旁证,还有自杀说,被俘后遭杀说等,不过,如果张灵甫知道解放军对他的评价还不如三姓将军吴化文,只怕会气得从坟里爬出来吧。


且记录到此,如果有机会再回北京,不妨找老人再谈谈,多获取些一手资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