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阎学通

在中国进入倒计时迎接2008年奥运会之后,陈水扁于今年2月27日正式宣布终止《国统纲领》和国统会,拆除了和平阻独的最后一道防火墙,这意味着台湾法理独立也进入了倒计时。陈水扁废统标志着台湾行政当局已经决定要落实2008年5月实现法理独立的时间表。

离最终独立只差四步

陈水扁在2000年当选为台湾领导人。由于他知道在第一任期无法实现法理台独,因此在当年5月20日就职演说中,用正话反讲的方法描述了日后法理独立的基本路径,这就是被称为“四不一没有”的政策(“只要中共无意对台动武,本人保证在任期之内,不会宣布独立,不会更改国号,不会推动两国论入宪,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统独公投,也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

“四不一没有”中的前提是大陆无意动武。“无意动武”四个字并不是指客观军事行动,而是指主观思想意图。中国政府与世界上所有国家政府都一样,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宣布放弃武力维护国家统一的权力。因此,陈水扁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说大陆政府主观上有使用武力的意图。陈水扁此次宣布终止《国统纲领》和国统会时使用的理由就是这一语言游戏的逻辑。陈水扁的这一语言游戏使所有寄望用“四不一没有”政策阻止台湾独立的人不知所措。

“四不一没有”的承诺是陈水扁当时用正话反讲方式掩饰其台独政策的骗局,因此,其内含的法理台独步骤也是倒装的,即写在最前面的是最终目标,写在最后面是要先走的一步。我们把“四不一没有”的内容次序颠倒过来,就可以发现陈水扁设计的法理台独步骤是先废统,然后新宪公投,修改宪法(即两国论入宪),再后更改国号,最后宣布独立。

2004年陈水扁连任台湾领导人后,在其就职演说中提出了法理台独的时间表,即2008年5月20日他要交给台湾人一个合身、合时、合用的新宪法。在2006年元旦,他再次重申要在余任期间全力推行这一时间表。根据陈水扁的台独时间表,以及他的废统行动,我们可以倒推出他今后两年内的法理台独步骤的大体时间段。

陈水扁要在2008年5月20日宣布台湾独立,那么他需要在同年3月大选时就新国号进行公投,也就是将国号公投与大选绑在一起同时进行。他要在2008年3月进行国号公投,那么他至少得在2007年底前完成修宪的法律过程。他要做到这一点,就得在2007年的上半年完成新宪公投,即实际上的统独公投。

在新宪公投之前,陈水扁需要在2006年制定出新宪法草案。由于宪法草案可由非政府组织名义提交,无论是由民进党还是由台联的名义向台湾行政当局提交新宪法草案,陈水扁当局从法律上都不承担任何政治责任。只有他决定就此提案进行全民公投时他才需要承担政治责任。因此出台新宪法不属于陈水扁法理台独的行政步骤。

这个倒推结果表明,从现在开始,法理台独只剩下四步就完成了,即新宪公投、新法入宪,国号公投和宣布独立。

新宪公投是核心一步

从法理上讲,最终实现法理台独还有四步要走,但这四步中最为核心的一步是新宪公投,因为其实质是统独公投,而这一公投一旦通过,任何人在台湾当选领导人都不得不走法理独立之路了。

陈水扁在决定新宪公投时需要考虑引发军事冲突和公投支持率不过半这两个问题。但这两个问题的不确定性对台独和反台独的力量是相同的,任何一方都没有明确的把握。

如果军事冲突发生在公投支持率过半之后,陈水扁将会不顾一切地争取2008实现法理台独;而如果军事冲突发生在公投之前,陈水扁则将被迫放弃公投。

军事冲突无论何时发生,美国都会根据具体情况决定介入的程度。但是,军事冲突发生于新宪公投之前和公投之后,美国卷入军事冲突理由和规模会有所不同。如果军事冲突发生在新宪公投之前,美国军事卷入的政治理由不充分,而若发生在新宪公投得到过半数支持之后,美国国会则有了充分理由要求美国行政当局为台独提供大规模的军事保护。

如果新宪公投不过半,陈水扁台独入宪的政策就无法跟进,但是没人能保证公投不过半。2003年台湾人认为自己只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的人已经占到台湾总人口的62%,即使2004-2007年自认为不是中国人的台湾人的比例增长速度达不到上世纪90年代每年3%的水平,1%的年增长率也能使此类人口的比例升至66%。因此,寄望台湾民众能阻止陈水扁法理台独是不现实的。

如果新宪公投支持率过半,那么其后的两国论入宪、改国号和宣布这三步对陈水扁来讲虽然也有困难,但困难都远远小于新宪公投。

首先,如果新宪公投获半数以上通过,陈水扁就获得了法理独立的政治主动权。到那时,泛蓝力量在立法院阻止台独入宪将成为违背民意的行为,将严重影响泛蓝代表民意的形象。为了赢得2008年的大选,为了争取选票,马英九将不得不要求国民党立委们在台独宪法的问题上做出妥协。

在立法院修宪时,泛蓝力量可用立法院的多数席位阻止修改国号,但是他们将难以阻止将台独宪法的核心内容写入宪法,即定义台湾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界定国家领土为台、澎、金、马和人口为2300万。

马英九在今年2月访英时已经明确表达台独可以作为一个政治选项的政治立场,即如果台湾人民选择独立,他将尊重人民选择。当台独宪法重新界定了“中华民国”的领土和人口,这意味法理台独的核心内容已经完成,所剩下的不过是法理台独的形式了,即更改国号和宣布独立。

有了台独宪法为依据,陈水扁就可以利用总统行政权力,重复2004年公投绑大选的策略,在2008年3月总统大选时捆绑进行国号公投。有了台独宪法,难以想象国号公投会通不过半数。国号公投若通过,陈水扁2008年5月宣布独立则将成为必然。

其次,如果新宪公投一事引发不了台海军事冲突,其后的法理独立步骤导致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就更小。如果新宪公投得到半数以上选票支持,表明陈水扁的法理台独在台湾岛内已经形成广泛社会支持,同时也使美国和国际社会都认为台独对东亚和平的危险性并不大。美国对台海军事冲突担心的下降,必然增强美国为台独提供政治和军事保护的决心。

美国不支持陈水扁法理独立时间表的根本原因是担心发生台海战争,当台独行为没有导致军事冲突的危险之后,美国就失去了不支持陈水扁2008年独立的基础。例如,陈水扁于2006年1月29日提出废统建议后,美国的确紧张了一下。但是,当美国看到舆论都指责陈水扁废统是挑战美国而非中国时,意识到废统并无军事冲突危险,于是就放弃了阻止陈水扁废统的政策。美国派白宫国安会亚太代理主任韦德宁(Dennis Wilder)前往台湾,让陈水扁将“废除”二字改为“终止”二字,就算完成了任务,反而要求大陆与陈水扁进行政治对话。如果新宪公投没有导致军事冲突,美国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政策将可能修改为反对单方面武力改变台海现状。

台独倒计时四种结果


我们难以做出判断倒计时的法理台独政策到2008年5月是什么结果,但从和平与成败的角度分析,其结果只有四种。一、2008年台湾实现和平独立。二、新宪公投未过半数支持,法理台独时间表推迟。三、军事冲突发生在台湾法理独立之后,台湾法理独立状态不改。四、台海军事冲突使台湾法理独立进程停滞,无法实现法理独立。

这四种结果对中国来讲可能都是灾难性的,但如果将这四种结果进行比较,我们就可以发现,越靠前的结果给中国带来的灾难越大。

一、如果台湾实现了和平独立,中国政府维护国家统一的信誉将在国内外全部丧失,国家可能重复苏联解体的历史。这关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能否继续存在。二、如果新宪公投失败,陈水扁及其后的其他台独分子还要找机会进行统独公投。这虽然可以推迟法理台独速度,但台湾法理独立的达摩克里斯剑照样悬在中国人民头上,随时可能掉下来。三、如果台湾法理独立之后引发军事冲突,由于台湾独立的现实难以改变,因此两岸军事冲突将长期化。这将影响中国经济建设,但国家可以保持现有大陆内部的统一。四、如果台海军事冲突阻止了新宪公投,迫使台湾当局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台独势力被压制在低水平上,使之不能对中国的国家生存构成实质性威胁。

台湾废统不是挑战美国的对台政策,而是挑战中国的国家统一原则。台湾法理独立倒计时的时钟何时能停,已成为2008年奥运会之前中国人最为关切的民族问题。

《阎学通2002年分析“台独”分子的时间表 》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阎学通教授早在2002年四月在接受环球时报独家

专访时就表示,“台独”分子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全世界的中国人不

应该对陈水扁抱有任何幻想,而应当作好斗争的准备。

不应对陈水扁存有任何幻想

阎学通首先阐述了他同许多媒体不一样的观点。他说,其他国家的一些媒体,

包括美国媒体在内,在评论此事时往往存在一个误解,以为陈水扁这次的讲话

违背了他就职演说中提到的“四不”承诺。实际上,“四不”承诺本身就包含

有强烈的“台独”意味。陈水扁只是继续表明他的“台独”理念,并没有违背,

只不过上一次他用了一种双重否定的形式(“如果大陆无意动武,台湾则不宣

布独立”),而这次则是直接表达而已。

为什么许多媒体会产生这种误解呢?阎学通认为,在陈水扁上台初期,人们还

对他抱有一丝幻想,希望他不要在“台独”的路上越走越远。这是对陈水扁

“台独”主张之顽固性认识不明确。实际上,陈水扁从一开始就要搞“独立”,

就职宣誓一完,他就冻结了“国统会”,说“国统纲领”应该有两个选择。到

今天他也没有变化,将来更不会有变化。阎学通认为,我们不应该奢望陈水扁

放弃其“台独”政治目标,今后,他最多会在策略上表现得温和一些,掩饰的

成分多一些而已。

那么,为什么陈水扁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宣布其“一边一国”的主张呢?阎学通

认为,主要原因有二:一是阿富汗战争之后,美国的反华势力在抬头,美国政

府连续出台了几个报告。在此期间,美国要把台湾提升为“军事盟友”的步调

越走越明显。于是,“台独”分子认为美国为他们提供军事保护的可能性越来

越大;二是最近台湾岛内要求实施“三通”的呼声越来越高,陈水扁面临的压

力相应地在增大,他想借此抵制“三通”,破坏两岸的政治环境。

台湾“全民公投”可能在2007年进行

记者问,陈水扁抛出“一边一国”,是否是受到台湾岛内政治环境的影响?

阎学通说,去年12月台湾“立委”和县市长选举中,“台独”势力得到了

45.07%的票,使陈水扁认为有把握在下一届大选中获胜,继续坚持“台独”

政策有利于大选。阎学通认为,陈水扁现在发表讲话,是为他在下一届任期

内举行“全民公投”创造条件。

阎学通分析,根据台湾“宪法”的规定,即使陈水扁能够连任,也只能掌权

到2008年。如果陈水扁连任的打算得逞,那么他最有可能在下台前的一年,

即2007年发动“全民公投”。如果按照现在“台独”势力能掌握的票数计算,

陈水扁要在2007年发动“全民公投”,决定台湾是否“独立”,尚没有得到

50%支持票的把握。因此,他现在的这些举动完全可以理解为是在加快“台

独”的运动速度,以确保在2007年举行公投时,“台独”势力能够得到足够

的支持。抛出“一边一国”、“全民公投”,实际上是陈水扁把下一任要做

的“台独”工作提前做了。

那么,陈水扁是否考虑过如何面对众多的批评呢?阎学通说,陈水扁早已有

了应对批评的政策。就像李登辉出台“两国论”的做法一样,陈水扁有一套

狡猾的做法:先放出“台独”言论,然后进行温和的解释,进行“消毒”,

但“消毒”的结果是什么呢?“两国论”还不是变成了“台独”分子的既定

政策?这次也会是一样。陈水扁的企图是:使“一边一国”和“全民公投”

变成既定政策,以后在同大陆讨论两岸问题时,就已经不是是否坚持“两国

论”的问题,而是是否要搞“全民公投”的问题;再以后,就不是讨论是否

要搞“全民公投”,而是“全民公投”怎么搞、什么时候搞了。所以,不管

陈水扁在以后进行怎样的解释,“一边一国”和“全民公投”作为政策已经

出台,这一点陈水扁是不会改变的。

公投大都伴随着暴力和战争

阎学通介绍说,在国际上,对全民公投还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法律规定,怎

样公投,程序是什么,权限是什么等都不清晰。全民公投是由某个政府组织

的,通常都受到这个政府的影响,未必能真正反映人民的意愿。即使一个全

民公投通过了,也并不意味着能得到国际认可。所以,客观上全民公投不是

一个法律结果。

到目前为止,世界上绝大部分全民公投带来的结果都是动荡。有很多地区的

独立都是通过全民公投进行的,但公投并不能保证其独立进程是和平的,公

投大都伴随着战争。譬如,在克什米尔地区,公投问题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

暴力冲突。从1945年到现在,不管是独立运动还是分离运动,全民公投之后

没有战争的例子十分罕见。加拿大魁北克地区的公投没有导致战争,但那是

因为公投结果是魁北克不能分离,如果那里的分离运动获得成功,则加拿大

能否保持和平就难说了。东帝汶的情况也一样,在公投过程中伴随着大规模

的战乱甚至战争。可见,公投带来的社会动乱是不可避免的。

阎学通说,台湾地区的“全民公投”如果失败,“台独”分子不成功,海峡

两岸保持和平可能还有一线希望;一旦通过,战争将不可避免。

“台独”分子为什么这么急

关于台湾问题解决的时间问题,早在两年前,在中国学者中就有争论。以

阎学通教授为代表的一种观点认为,台湾问题应该越早解决越好;另一种

观点则认为可以给解决台湾问题留一定时间,因为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

这个问题解决起来可能会更容易一些。

对于这两种不同的观点,阎学通表示,对后一种观点的逻辑,他认为并没有

错误,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大陆的主动性也就越大。

但阎学通指出,正是因为这个逻辑是成立的,所以,台湾的分离主义分子一

定会抢在两岸统一的时机成熟之前宣布独立,这也是为什么陈水扁要加快台

湾“独立”步伐的原因。“陈水扁知道,再过20年,台湾‘独立’就没有希

望了。”

阎学通说:“现在不是我们有多少时间的问题,而是‘台独’分子会给我们多

少时间。”他不无忧虑地说:“如果大陆方面没有20年,只有三五年时间呢?

美国国防报告中也说,台湾海峡爆发冲突的可能时间就是5到10年。”他认为,

陈水扁“一边一国”和“全民公投”的言论提醒我们,对“台独”要格外警惕。

对台湾问题有着独到见解的阎学通认为,对待“台独”问题,特别要需要注意

以下两点:

第一,我们必须要看到,陈水扁实施“台独”的政策是不会改变的,大陆或国

际社会向他施加的压力,只能使他改变策略,而不能使他改变方向、目标。

第二,台湾分离主义的“独立”目标是个政治目标,而非经济目标,所以,他

们想要经济好处,但不会放弃政治目的。对于这一点,我们也要有清醒的认识。

阎学通简介

基本情况:阎学通,男,生于1952年12月7日,天津人,现任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亚太安全合作理事会(CSCAP)中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军控与裁军学会理事,中国国际关系研究会理事,亚太学会理事,太平洋学会安全委员会委员, (韩国)《韩国国防分析》、(美国)《中国政治学刊》、(中国)《东南亚研究》学术顾问,《世界知识》编委;1993-2000年曾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对外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和主任,分别于1994、1996和1998年在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和美国蒙特利国际问题研究院任客座教授。

教育背景:1992年毕业于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政治学系,获博士学位;1986年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获硕士学位;1982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系,获学士学位。

学术奖励:1996年获组织部和劳动部颁发的“优秀留学回国人员奖” ,《中国国家利益分析》一书于1998年获“第十一届中国图书奖”,《国际形势与台湾问题》于1999年获北京市优秀报告一等奖。

主要著作:《中国国家利益分析》(1996)、《中国崛起国际环境评估》(1998)、《中国与亚太安全》(1999)、《美国霸权与中国安全》(2000)。发表有关国际关系的论文和文章上百篇,其中部分发表在美国、韩国、新加坡、菲律宾、印度等国的报刊杂志上,部分文章被美国、日本、新加坡、罗马尼亚等国的报刊杂志全文翻译或转载。

接受新闻采访并被采用:

电视台:美国CNN、ABC、NBC、CBS,英国BBC、芬兰电视台、新加坡电视台、印度尼西亚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台湾TVBS、TNN、东森电视台,香港凤凰卫视。

电台:英国BBC、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海峡之声电台。

杂志:美国NEWS WEEK、TIME、BUSINESS WEEK,香港FAR EASTERN ECONIMIC REVIEW,ASIAWEEK,中国BEIJING REVIEW、《环球》,《了望》。

报纸:美国THE WASHINGTON POST、THE NEW YORK TIM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USA TODAY、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TTOR、LOS ANGELES TIME、PHILADELPIA INQUIRER、SAN FRANCISCO EXAMINER、《侨报》,日本《朝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新加坡《联合早报》、THE STREET TIMES,香港《文汇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台湾《劲报》,印度尼西亚INDONESIA TIMES,《新华每日电讯》、《环球时报》、《北京青年报》、CHINA DAILY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