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一句誓言的感动—《冰》背后的故事 刘猛

去留肝胆两昆仑 收藏 3 560
导读: [B]对党绝对忠诚,精干内行,甘做无名英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誓言 [/B] 我可以在这里说的只是一些公开资料(或者说“公开情报”)的搜集整理和创作体会,虽然我没有永恒沉默的义务,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作为一名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民族的炎黄子孙,也作为一个承担国家安全相关法律法规后果的自然



对党绝对忠诚,精干内行,甘做无名英雄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誓言


我可以在这里说的只是一些公开资料(或者说“公开情报”)的搜集整理和创作体会,虽然我没有永恒沉默的义务,但是作为一名中国公民,作为一名热爱祖国热爱中华民族的炎黄子孙,也作为一个承担国家安全相关法律法规后果的自然人,我能说的或许只有这些。一部薄薄的《冰是睡着的水》,在我个人眼里不过是一个不成熟的作品,却引起社会上和国家安全系统内部的一些反响,包括国家安全部影视中心和一些地方厅局的领导也希望尽快将这本小说改编拍摄播出,其实是我在出版的时候没想到的。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我确实不是关在电脑前面编出来的。但是怎么获得生活素材的我不能说,原因大家都明白,所以我不再赘述。这个方面的话题话不再多说了,多说了不好。所有期望在这个文章里面得到点什么的网特或者过于热心自称“专业”的军事爱好者现在就可以打住了,因为我下面说的都是可以随便找到的公开资料。


我一直坚称自己不是个军事爱好者的原因,是因为我对冷冰冰的武器装备、战略战术、战争战役没有任何兴趣。虽然我写了特种部队,但是我对于步兵轻武器的了解也仅仅限于我造过子弹的特种部队现役武器装备,其余的轻武器大概都认识,但是远没有网上众多的军事“专家”熟悉。


我憎恨武器,憎恨战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和平主义者。


但是我不惧怕武器,也不惧怕战争,就跟我来南京军区一样——我来南京军区除了在北京呆腻歪了换个环境散心,有一个略微私心的原因,就是一旦台海战争爆发,我可以走向战场——不是走上战场,这把年纪这个体型,我估计哪个部队都不敢要我跟着战士们去冲滩头阵地了,虽然我明显踩地雷堵枪眼是一把难得的好手。


自古知兵非好战,和平主义者未必畏惧战争;反过来说,咬人的狗不汪汪,不咬人的狗汪汪乱叫,现在叫嚣的厉害的某些网上军事“专家”和某些粪青网民肯定不会去踩地雷堵枪眼,去冲滩头阵地。真正能干那事儿的都在训练场靶场演习现场,不在电脑前面坐着喝茶瞎叫唤。


呵呵,貌似又走题了,其实我是在说明一个道理——我写特种部队不是因为特种部队的神秘色彩,而是因为这个部队这个大营这群兵感动了我。我多次跟领导说过,不要给我下某些题材的创作任务,而是要我自己去下军区的部队去体验生活,去跟战士们干部们在一起吃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训练(现在肯定是主要“观摩”训练了),让我自己去体会这个部队的这群兵;如果我写什么东西绝对不是因为题材新颖也不是因为谁没写过(这点傲气还是有的),而是因为这个题材当中的这群人感动了我,我动了感情,我才会下笔。


所以和很多小说相比,我的小说带有感情色彩也就不奇怪了;因为我自己动了感情,所以我的文字也带着感情色彩。


所以很多网上的军事“专家”想点评我的小说都无从下嘴,因为在一百多万字当中没有战略战术武器装备的份儿,都是人——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感情;对祖国对军队对自己的职业军人生涯,无尽的忠诚无尽的热爱。


于是我就承担了无数次“业余”、“大学生不了解部队生活”等等这种啼笑皆非的网络骂名。我觉得反过来说,这帮“专家”真的是对文学艺术一窍不通,文艺作品承载的绝对不是提供军事分析的功能,居然根据所谓的皮毛战略战术武器装备来点评一部小说是不是内行写的,我觉得是很可笑的事情。你看小说看的是什么,跟小说的作者出身又有多大的关系?我不愿意套着个“特种兵”的马甲不代表我不熟悉特种部队,不代表我没穿过迷彩服,没在特种部队的院子待过,是我不想拿这种事情蒙事儿罢了。那是中学生骗女孩才干的小儿科的伎俩,我没兴趣也不感冒,我还是喜欢踏踏实实拿作品说话。在网上套个“特种兵”的马甲有个屁用?自己是不是真的,自己心里没数啊?


又说多了,就此打住。不然又要引起骂架,我本好静,还是管好自己的嘴巴。


说这么多,还是想说明——我写《冰是睡着的水》也是因为自己被感动,而不是因为间谍题材有多大多大的市场。那不是我关心的事情,是出版人甄胖子关心的事情。我关心的是活生生的人和活生生的感情,我关心的是因为这些人和这些感情,会激发我如何的创作冲动。至于什么什么市场,我真的没想过。


因为我给自己立下一个志向——我就是市场。我永远不会因为市场流行什么而去写什么,那我也太没傲气了;我要做到的是无论我写什么,市场就得流行什么。


爱说我狂也罢意淫也罢,我就是这样活着的。至于能不能做到,我就不管了。就跟咱们上学考试似的,如果你想我考60分就得,你肯定不及格;你想我一定考100分,结果98分。我把图书市场也当作考试,我想我一定要考100分,不敢说会是98分,但是起码不会不及格吧?

——又乱了,还说我的感动。


是的,被震撼的感动。

因为那一句誓言的感动。


我是在非常偶然的一个机会接触这个秘密世界的,于是结识了一群生活在这个秘密世界的一群普通人。


我此前对特务对间谍对情报工作没任何理性的理解,局限于007系列和好莱坞大片,更没想过我们国家的情治机关和情治人员的概念。也对这个题材没兴趣——我不了解不熟悉,能有什么兴趣呢?因为我不感动,所以我不会有创作冲动,也就谈不上兴趣了。


所以我的创作就成为自己经常跟朋友调侃的黑色幽默——一个和平主义的大学生,居然在特种部队混事儿,还写了两本累计100多万字的特种部队题材小说;一个天生胆小过马路都先看看的年轻人,居然接触了这个星球上最尔虞我诈充满危机的秘密世界,还写了一本感动得香港大学生都梦想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间谍题材小说。


原因都是因为我感动,我流泪,我创作。

切切实实的感动。

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被震撼的感动。

触及我灵魂深处的感动,难以言表。

为什么写这部小说?

因为那一句誓言的感动。


小说的起因,是因为我问过的一个弱智问题。

我:到底是什么值得你们这样去牺牲呢?去隐姓埋名,出生入死,付出常人难以忍受的代价,来投身这样一个永恒沉默的工作呢?

他(非常诧异,显然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随即本能地脱口而出):对党绝对忠诚,精干内行,甘做无名英雄啊?


我愣了,然后脑子轰的一声跟充了气的皮球一样晃晃悠悠的,以致于我差点忘记这已经是21世纪中国是市场经济社会大家都在拼命赚钱……我还以为是时空倒错,我不留神来到了三四十年代的延安,而不是车水马龙的大都市;面对的是一个穿着八路军制服的政工干部,而不是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


这是一个人人为个人的时代,“对党忠诚”是多么的遥远?而且是“对党绝对忠诚”?

这是一个金钱和虚荣的时代,“无名英雄”是多么的遥远?而且是“甘做无名英雄”?

扪心自问,问问你自己的内心——你做得到吗?


我坦白承认,在那次感动以前,我对社会现状的看法是灰色的。“党”“忠诚”、“英雄”是什么概念,我压根就没想过。我甚至在某个时间段跟所有经常上网的年轻人一样,对社会对未来对前途失去了希望,自我感觉对社会看透了没什么奔头……


但是那一句誓言,让我的内心激朝澎湃。


我流泪了,因为那句誓言,也因为信守那句誓言的普通人。他们所付出的巨大个人牺牲,他们所承受的巨大精神压力……这里面有太多感人的故事,随便说一个都可以让电脑前面的读者马上流泪(我绝对不夸张),但是我不能说。


我当时就明白了——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再苦也是幸福的。所有不幸的根源在于你失去了信仰,也就失去了生命的原动力,成为行尸走肉。而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信仰成天瞎郁闷也不知道郁闷什么,所以在物质生活丰富的同时精神世界彻底歇菜,失去了精神信仰的支撑和激励,你还能不郁闷么?


所以我真的是在那感动的一瞬间,对这个党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开始进行重新认识。我现在跟编剧红焰谈《冰》的剧本改编,谈到如何塑造《冰》里面的国家安全干部人物:“你就把这些当代的年轻干部当作延安时期的共产党干部去体会,就找到感觉了。”


我是在夸张吗?

不是。

真的是这样的。他们就是这样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民族。

而且,还是“绝对忠诚”。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


我在这个秘密世界的中国情报干部身上,看见的不是传说的神秘,不是007电影一般的高科技手段,不是《24小时》那样的紧张刺激,那些是外在的光环,甚至真实的故事远远比那些编剧可以想出来的情节还要紧张还要刺激;内在的是什么,是一种伟大的精神。这种精神让我们的民族重新在世界上站立起来,让我们的国家可以强盛起来,让我们的生活可以富足起来。

这种精神,我不准确地概括,就是四个字。


——延安精神。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