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医生揭露日细菌战罪行 11次议案遭日医生阻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3日,在浙江衢州江山市上余镇敬老院,74岁的农民徐永昌(右一)指着被日军炭疽菌折磨了60多年的伤腿,向迈克尔·弗兰茨布劳博士(左二)述说感染炭疽菌的往事。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谭进/摄




中国医学界应该加紧记录日军细菌战的历史,这是纪念历史的最好方式


78岁的盛益银小心翼翼地挽起裤脚,露出结了痂的右腿。坐在一旁的迈克尔·弗兰茨布劳俯下身摸了摸,然后从发病的时间、症状到如何得到救治一一询问起来。


12月4日下午3点,在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的一户村民家里,这位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皮肤病学临床教授正在给眼前的这位中国细菌战受害者会诊。


搜集证据揭露731部队罪行


弗兰茨布劳是4天前抵达中国的,而这已不是他第一次为细菌战而来。




2002年3月,他和两位美国专家一起来到中国浙江调查细菌战受害史实,并在调查后写下证言,确认他检查的病人是皮肤炭疽和鼻疽的受害幸存者,元凶就是日本731部队等日军细菌战部队。此次他计划在浙江金华和衢州两市进行一个星期的田间调查,访问更多细菌战受害者,搜集更多的证据。


5年过后,这位81岁高龄的美国医生看上去明显消瘦、苍老了许多。“现在有充分证据证明,他们当时得的就是鼻疽。”弗兰茨布劳说:“鼻疽菌对人体组织的破坏作用很大,会导致成片的肌肉腐烂脱落,而且会带来极大的痛苦。”


根据公开的资料,二战期间,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常德、宁波、衢州等地撒放了大量的皮肤炭疽和鼻疽等细菌武器,位于浙赣沿线交通枢纽的金华成了日军细菌战的“重灾区”。


11次议案均遭日本医生阻挠


当年回到美国后,弗兰茨布劳第一时间向国际社会详细报告调查结果,并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地公开他在中国的调查发现,引起了很大关注,报告内容被收入美国官方、军方和学界的信息库。而早在1996年,他就向世界医师协会大会提交了一份决议案,要求日本医师协会谴责日军731部队,让他萌发提案念头的是一本揭露731部队罪行书——《死亡工厂》。


“这本谢尔顿教授的书让我非常震惊、愤怒。”二战时,弗兰兹布劳在美国空军服役,根本不知道日本有这么大规模、高水平的细菌战部队。


但遗憾的是,他连续11年递交了11次决议案,每次都遭到否决。不过,失望中也有进步。“今年10月在哥本哈根召开的世界医师协会大会上,往年只有我1票赞成,但今年获得8票赞成,尽管还有25票反对。”弗兰兹布劳说,其中最大的障碍来自日本医生。


呼吁中国医学界一起行动


“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继续推动决议案的通过。”弗兰兹布劳说:“日军731部队和纳粹医生犯下了同等的罪恶,我绝不能容忍医生用医术犯下谋杀的罪行,而对谋杀者的追诉是无止境的。”


同情弱者也许是弗兰兹布劳与生举来的性格,之前,他已经有过类似的国际义举。从1978年到1992年,他经过不懈努力,终于揭发了因为人种实验而杀害了300个儿童的德国医生汉斯·斯沃林曾是一名纳粹党卫军,并将其逐出了世界医师协会。


基于这个经验,弗兰茨布劳建议中国医学界应该加紧记录日军细菌战的历史。“这是活生生的教材,是纪念历史的最好方式,应该让这些事实写入医学伦理学的教材,受害者的遭遇才会被一代代人记忆下去。”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李艳发自金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