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区别所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水本生的一场自焚之火,不光烧死了他自己,也烧光了长春的战争储备。商越抓住这一机会向长春发动一点攻击,以强大的火力轰击长春的东线防御。

日本人当然不会束手待毙,他们马上从哈尔滨出兵,进攻商越的后方。但商越对此却早有准备,郑草早已经选好阵地等候日军。战斗马上进入白热化,尽管日军使用了一切招数,调虎离山没用,声东击西也没用。郑草就是死死的挡住哈尔滨的日军增援的道路。

眼看着弹尽粮绝的长春再也没有可能守住了,日军发动了最后的疯狂。他们依仗着兵力雄厚,从长春杀了出来,妄图在短时间内击败商越。商越带着军部和第三师,装甲部队,还有刚刚改编过来的满洲军一步步的将敌人拖出长春城,当大部分敌人都被带出来后,小武以优势的火力一个穿插,将这些人回城的路线拦死。

战场上的商越看着四周的硝烟,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而且很出色的完成了。现在,就看小武的人马是不是能支撑到何平的大军赶过来了。小武的一个师,有两万人,可以说是从老铁血队走出来的,几个指挥官都是跟着何平从阳原到中条山,再到南方转战多年的好兄弟。也是商越最放心的一支部队,所以才把这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他们。

日本人也清楚对手的意图,如果不能在敌人的大部队赶来之前消灭小武,那这庞大的部队将成为美国飞机的标靶,他们鲜血将成为苏联坦克的润滑剂。

一开始他们想冲破商越的阵地,但留下无数具尸体过后,日本人明白了商越是打阵地战的高手,防御工事依山傍水修筑,每一处阵地都不是孤立的,甚至小到一个工兵掩体都能配合其他阵地攻击,也能得到附近战友的掩护。要想打下这样的阵地,除非对手的弹药用尽,或者自己的火力足够强大。而那一场大火,让日本人的步枪里面没剩下几颗子弹,支援他们的哈尔滨日军却被郑草死死拦住。

在第一架美国飞机往他们的头顶扔下炸弹的时候,日军终于决定放弃对商越的攻击,转头与城内的日军一起夹击小武,妄图在何平大军赶来之前,杀通退入长春的通道。

商越看着阵地前潮水般退去的日军,知道小武接下来的日子将非常的难过。李凌树上前问道:“军长,我们是不是从后面攻击日军,这样武师长的压力会小许多。”商越想了一下,咬咬牙道:“派一部分士兵在阵地警戒,我们回头,与二师长一起,击退哈尔滨的日军。”

李凌树呆了一下,马上意识到商越做的是最正确的选择。小武的一个师被敌人两面攻击,随时都可能被日军击溃。等待何平的援军说还早了一些,如果能趁这机会击溃哈尔滨来增援的日军,那长春依然是一座被大火烧的一无所有的孤城。

小武看着从望远镜里看商越的阵地没有动静,嘴角笑了一下:“你奶奶的,回头找你算帐。”身边的参谋指着前方:“师长,那里的阵地还没有布置好,敌人肯定也看出来了,他们正在那里集中重兵。”小武没有说什么,把自己衣服的扣子慢慢的解开,然后喝了一大口酒:“来吧,我今天教教小日本,中国人是怎么打太极的!”

参谋疑惑的看着他:“打太极?”小武嘿嘿一笑:“商越那小子现在是放着我不管了,他也不相信我们能坚持到大军到。等我打完这一仗,老子去把他那副军长要来做两天,让他给我当参谋。”参谋跟在后面问道:“军长,太极怎么打的?”

小武笑容越来越灿烂,身上的扣子已经被他全部解开:“日本人是我们的十倍,而且我们的工事并不牢固,如果硬打,怎么打都是输。所以老子今天给他来个借力打力。咱们的工事也别要什么纵深,日军不可能给我们时间。城里的敌人要是出来,我们就往城外的敌人那里冲,外面的敌人要是冲过来,我们就往城里冲。记住,别心疼弹药,给我狠狠打!”

参谋犹豫了一下:“那成么?”小武拍拍他参谋的肩膀:“放心吧。不过好歹要等一会,等天色快黑了再行动。”参谋还是再问:“为什么?”也只有小武的参谋老问这么多为什么,因为小武有些办法根本就不是从军事角度出发想出来的,一巴掌打在那参谋的脑袋上。

这时候日军参谋的头上也同样被他们的指挥官打了一巴掌:“现在冲?你要多少人?”那日军参谋一个立正:“让满洲军发动团以上的冲锋,我们大日本皇军跟在后面,”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巴掌打了过来:“团以上的冲锋?你认为天上的飞机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么?”

日军参谋不再说话了,他知道人少只能是给弹药充足的对手练习枪法。接任梅津美治狼的日军中将林苑民智这时候感觉异常的恼火。别人升官了都高兴,他却知道,自己是被推到了火山口上。

“等晚上吧!等晚上和城里的部队一起夹击我们的对手,依靠绝对优势的兵力,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夜幕降临在长春的时候,日军的攻击马上发动了。另日军意想不到的是,小武的部队却在他们靠近之后,匆匆的放了几枪,便往长春城里杀了过去。长春的敌人随即发起反击。

小武的部队马上陷入了两面作战,而且是同时作战。这几乎就是兵家大忌!但日军司令林苑明智却笑不出来,因为他发现对手停留的地方正是自己长春的外围防线。而且由于距离很近,城里和城外部队射击出来的子弹甚至能击打在自己人的身上!而中国人,就在这子弹横飞的地带挖了一条壕沟进行防守。

“这样下去不行!”在一颗颗三八式步枪的子弹打在自己身边的日本兵身上后,林苑民智马上知道对手用了最凶险,也是最高明的一招。参谋马上上前建议道:“司令,我们是不是可以撤后一点?”林苑明智点点头:“撤后两里路。”

日军的队型刚刚开始移动,小武却向他们这里猛冲了过来,那些美国冲锋枪吐出的子弹让从阵地上站立起来的日军倒下一片。林苑明智马上停止了后撤,他知道,在这夜色中如果被对手以这样优势的火力追着屁股,那自己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日军参谋又出主意:“是不是可以让城里的部队防守?如果支那人不进攻就不射击?”林苑明智思考一下,点点头。但他很快发现,参谋的第二个建议比第一个更加的傻比,因为城里的枪声一停,小武居然趁机会一个猛冲,打下了自己面前的长春外围第一道防线!

林苑明智终于知道什么是打太极了,整整一个晚上,他哪边不用力小武就打哪边,打到都用力了,小武把他两条线往一起一拉,日本人那已经少的可怜的子弹便有不少会打在他们自己人身上。说起容易,但做起来却是很难,而且东北兵团的牺牲也一样大。

小武这么做只是让日军不敢发起全力的冲锋,让人军最有优势的人海战术流产。这样能在战斗中让自己的火力优势得到最大的发挥。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色出现第一丝曙光的时候,小武把刚被鬼子打了个洞的帽子又戴在头上,然后把帽檐拉到后面:“部队怎么样?”

参谋小声说道:“一旅的兄弟全部阵亡了。二旅和三旅也失去了联系。现在我们身边只有师部。”小武点点头:“我的话弟兄们都知道了么?”参谋说:“已经传达下去了。师长,我们这里是第一线,是不是后撤一点?”小武笑了一下:“不用了,我看这里风水不错。”

参谋不再说话,小武压着声音喊道:“检查弹药!”他的上一次冲锋就是勉强发起的,现在还有没有足够的子弹他也不知道。小武一边等着回报,一边看了一下前方:“你奶奶的,商越。老子给你赚了一晚上,你要是打不走哈尔滨的鬼子就对不住人了。”

参谋从远跑到近,然后汇报道:“师长,还有两百一十四名战士,其中重伤员三十一人。武器也不多了,手榴弹还有四十颗,子弹一千多发。”小武听后嘿嘿一笑:“不错了,最少比小鬼子的多。小鬼子要灭我,得再陪上一个联队!”参谋也知道小武说的是实话,他想过从战场补给一些弹药,但是日军的武器里面几乎是空的。

参谋想想说道:“是不是考虑向附近的部队发讯号,让他们向我们这里靠过来?”小武还是摇摇头:“就我一人,我看小鬼子能不能要我的命!”战士们都知道,这是他们师长的一贯风格。天色由暗到明的过程中,鬼子对小武这里发起了两次冲锋,留下几百具皮囊之后,第三次冲锋很快发起。

林苑明智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因为天色一亮美国飞机就能飞到自己头顶,而苏联人的坦克经过一夜也快到了。参谋的头上被子弹擦了一下,现在满脸都是血,但一见鬼子冲上来,还是猛的站了起来:“兄弟们,鬼子又来了!”

小武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弹药了,他把身上的衣服一脱,露出黝黑结实的脊梁,一手抄起大刀跃上阵地,一百多个战士都站了起来,拿着刀和小武站在一排,对面的日本兵一个个呱呱乱叫地冲过来。小武看看战士们,笑了一下:“都是好样的!都是我的好兄弟,把衣服脱了,让小日本见识见识咱们中国男人的胸膛!”一百多条汉子,在寒冷的夜风还没有散去时,在清晨的太阳还没有把眼睛睁开的时候,拉下自己的衣服,向着即将到来的光明,向着敌人的刺刀,展露一个男人的胸膛。

“杀!”随着小武的一声令下,一百多人向着几倍于自己的鬼子扑了上去。一把把刺刀扎在那裸露的胸膛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对手终结。

“李桑,你的部队,马上冲过去,和大日本的勇士一起战斗!”看着李新存在一边呆立不动,日军指挥官十分的恼火,他看的出来对手很是凶悍,即使自己的兵力已经占据绝对的优势,但也不能马上结束战斗,他需要满洲军的帮忙。

李新存早就傻了,何平的部队能打他早就听说,但这一百多人赤膊上阵与日军肉搏的场景依然让他目瞪口呆。听到日本主子说话,他马上点点头,指挥部队上去战斗。他也知道,日本主子是在这些人面前认输了。不然绝对不会在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要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出手。

小武的钢刀砍下一个鬼子的脑袋以后,感觉身后有人,他马上向前跨出一大步,接着钢刀回头劈了下来。回身的时候发现是一个满洲国防军,而且更多的满洲军跟在后面。小武哈哈一笑:“本想多杀几个鬼子,却冒出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

嘴上说着,手里可没放慢,一刀紧随一刀。小武从没有练过什么工夫,他只是从小一个人长大,先是偷吃的被人打,接着大了他打别人。直到有一天在大街上一个打人家六个被单宵武看见,他才结束了流浪的生活。和他打仗一样,他出手也没有招数,只有一个观念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因为我要活着,所以你必须死!”

当他大喊一声砍翻一个满洲国防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后背有个人靠了上来。小武伸手一抓,抓到一个赤裸的胳膊,马上改抓为扶。回头之间发现两个敌人正把刺刀抵在自己身后那人的胸膛里,很明显,这两刀是奔自己来的,这兄弟是帮自己挡了刀子!

小武钢刀连劈,将那两名敌人杀得一死一退,他忙的扶起那战士:“兄弟,你挺住,挺住,兄弟!”那战士的身体却慢慢的软了下来。小武看见刚才那退回去的敌人正在慢慢的向后面退去,他放下怀里的兄弟,“操你妈!”小武向那人直杀过去!

这时候,战场上的形势已经明朗,满洲军加入之后,战士们倒下的速度明显加快。不过十几分钟,战场上赤膊站立的战士已经不过寥寥几人。就在日军以为胜利即将来临,也是战士们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爆炸在战场上响起。所有的日伪军逃一般的溃退了。

小武的视野里,一辆辆坦克迎面开来,那些坦克上坐着满满的中国士兵,他们举着“东北兵团”的大旗,从坦克上跳了下来。还有一阵冲锋声响起在自己身旁,商越将哈尔滨的日军赶了回去,李凌树带着步兵支援小武来了。

由于长途跋涉,坦克已经没油了,李凌树临时充当步兵指挥。小武看着混乱着后退的日军,脸上笑了一下,他知道这将是决定性的一战,而日军,注定是被宰杀的对象。“这样的战斗,我怎么愿意错过?”小武非常庆幸,自己伤的不重,还能参加战斗。

看着李凌树和日军绞杀在一起,他马上提起钢刀冲了上去。远处的坦克军团是对日军最大的震慑,所有的敌人几乎除了逃命以外没有别的反应。小武的刀一刀刀从那些人的后背砍了进去,那冒出的一股股鲜血让小武赤裸的上身变成和红色。

但他已经差不多进入了疯狂的状态,脑海中只是刚才那些战友牺牲的场面,只有一个想法——报仇!他也不管是日本兵还是满洲军,也不管是不是已经跪在地上投降,一刀砍死了事!前面有一个满洲军人影正要跑,小武一脚把他踢倒,然后举起钢刀要砍。

“不要!”旁边一声惊呼,小武一愣一下,回头一看是李凌树。小武马上明白过来,踩在那身体上的脚也拿开了。李凌树没有说什么,只是一眼企求的眼神,小武慢慢的收起刀。

就这时候李新存的手却把枪掏了出来,小武一转身的工夫,一颗子弹射进小武的后背。小武那健壮的身躯在李凌树一片惊讶的眼神中摇晃了一下,李凌树看见小武的嘴角流出鲜血。他愣了一会,对天发出一阵怒喊,然后抱起手里的冲锋枪,将枪口对向他自己的父亲。

李新存也冲他扣响了扳机,可惜,手枪里面没有子弹了。李凌树抖动一下嘴角,就要开枪的时候却感觉枪口被人一把抬了上去。

是小武,小武的身躯慢慢倒下,李凌树赶紧把他搂在怀里:“武师长,对不起!”说完竟然哭了。小武冲他笑了一下:“知道么,我从小就想有一个父亲,哪怕是像他那样的一个坏父亲。”李凌树的眼泪哗哗流下,小武一把拉着他的手:“帮我做一件事情。”

李凌树忙的点头。小武的嘴角不住的流血:“帮我把日本人,都赶出中国!”李凌树的头直往下点。小武的眼神已经有些聚集不在一处,他笑得很开心:“这是,我答应一个女孩子的,她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说完这一句,小武的头往下一歪。

李新存依然在地上不断寻找着,希望能找到一把有子弹的枪,直到李凌树把枪口抵在他的脑袋上,他才停了下来。李凌树感觉扳机好重,他根本就扣不动,眼前这个浑身颤抖的小人竟然让自己的手开始发抖。

身后一个声音叹了一口气:“你和他最大区别,就是他能向你开枪,你却不能向他开枪。”李凌树猛的一回头跪在小武的身体前面。商越看着李新存,手一挥两个士兵上来:"押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