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轰动一时的南京彭宇案引发了人们对司法公正和社会道德价值导向的反思。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公丕祥15日针对此案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法院二审时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双方当事人达成了和解协议,并且申请撤回上诉。南京中院依法裁定准予双方当事人撤诉。双方当事人对案件的处理结果都表示满意。记者就此找到公丕祥院长希望了解具体内容,但他表示,具体结果因为双方当事人要求保密,不能透露。(3月16日《成都商报》)

彭宇案对社会公德的严重伤害,已经远远超过案件当事人损失情况。今年2月15日,一位92岁的老太太摔倒在南京解放南路人行道上,口吐白沫。过往行人无一理睬。体育舞蹈教练魏永玲从旁路过,只好拉住9名路人见证老人摔倒与她无关,然后打电话报警。可以说,受彭宇案影响,类似对做好事的恐惧症,经媒体近期报道的,在全国大约四五起。而且人们相信,类似例子还将继续出现,因为彭宇案的判决已经产生了深远影响,严重伤害了社会公德。

现在,彭宇案当事双方和解,都比较满意了,似乎皆大欢喜。但社会受到的伤害谁来补偿?就好像两个人在酒店打架,把酒店设备折腾得一塌糊涂,后来,俩人好了,握手言和,满意了,但作为酒店主人,恐怕不会满意——必须补偿打架给酒店造成的损失才行。同样,彭宇案一审判决,等于打碎了社会公德。现在,当事人和解,法庭准许撤诉,社会损失怎么挽回?酒店有主人,有人主张自己的权利,挽回损失;但社会呢?没有主人,就陷入公地悲剧。

我认为,现在的彭宇案,已经不是一起简单的民事案件,也不是当事人撤不撤诉的问题,它是一起公共事件,不能因当事人和解、要求保密,就可以悄无声息地翻过去。这一案件已严重伤害了第三人——社会公德。社会公德看似没有主人,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它的主人,因为社会公德一旦遭到伤害,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受害者。所以,我们必须主张权利,明确要求彭宇案不能保密,必须对社会有个说法,尽可能地挽回这一案件对社会公德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