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被媒体吓坏的少林方丈

今天下午4点,我在《凤凰非常道》采访了少林寺方丈释永信。

释永信法师,俗姓刘,名应成,法名永信,1965年出生,安徽颖上人,自号皖颖上人。他是少林寺第30代方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佛教协会会长,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武打小明星释小龙的师傅。是中国首个取得MBA学位的僧人。

按说,释永信法师身为少林名寺现任方丈,他之前已接待过无数国内、国际人士;那么接受一次网络采访,本应当是对答如流侃侃而谈才对。而且以前也见到过他接受电视采访,口才原本是相当不错的。

可今天下午接受采访时,永信法师却数次欲言又止,甚至有两次还专门停下来想一会儿,再回答提问。即使是对很简单的提问,永信法师也是简要作答,绝不多说一字一词。

在我作过的所有《非常道》的采访当中,对永信法师的采访时间最短的,只有30分钟就结束了。即使我又自己临时多加了一两个问题,永信法师也是点到为止,最后还摇头表示:话说得有些多了。

对永信法师的采访结束之后,《非常道》的年轻同事,似乎多少有些不满足,甚至感觉永信法师是不是有点支支吾吾。

然而之前准备了好久,采访却仅仅维持了半个小时,我自己却相当理解永信法师不想多说的苦衷。

在我亲眼见到永信法师之前,已经接收了不少关于他本人的“听说”;但每当有人对我说起永信法师的种种种种之后,我都会马上追一句:是你亲耳听到的?还是你亲眼见到的?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或是亲眼所见,我就可以认为所有传闻都乃道听途说。而中国又是一个全世界最著名的听说大国,几乎所有事情、事件,都可以在据说当中众口铄金和人言可畏。而且国人在交谈中一谈起他人的事情时,似乎总习惯于和乐观于“别人活得挺不好”的基本态度上。

在接受我采访整个过程当中,永信法师一直神情平静表达缓和,唯独只在说到媒体时他多少还是露出了一点不悦的声色。

比如他对我说,刚刚就有一家南方省级党报,在未经过任何采访的情况之下,就凭空杜撰出了半版关于少林寺如何如何的报道;另外还有一家北京的中央大报,也是发表文章希望少林寺对外开放甚至公布财务。

我当时已听得笑了,是不是也应当把全国所有寺庙,都开办成迪斯尼乐园大家才满意呢?

再问释永信,如果不断碰到象这样以讹传讹的传媒发表,可有办法消除影响呢?他摇头回答道:完全无可奈何,甚至只能听之任之。

有记者告诉我,就在刚刚的两会期间,永信法师在人民大会堂,迎面看见某大电视台举着摄像机正要朝他走来,于是他立即闪身夺路而走,避而不见完全不谈。

少林寺本来是以武会友而著名天下的,但其方丈却被媒体吓成了现在这样。所以要说“武功”最高,还得说是内地媒体天下第一,不需刀不要枪,伤人只需区区几百字报道,顿时就可以发挥远程导演之威力,让人百口莫辩无可回答。

这就象我之前博客所写——

胡玫要拍《孔子》,她要按导演选择主演孔子的演员,但就有记者讨来“考古专家”的两种说法:一方说,孔子面貌丑陋加个子矮小;另一方则说孔子面貌英俊且身材高大;然后记者再问我:您对上述三方面意见有何说法?

我答:没说法;

我纵有万般能力,还可以知道两千年前的圣人如何面貌和如何身材吗?

所以象这样的采访,就纯属“请君入瓮”的提问了。我猜想,永信法师之前肯定已经多次被请入瓮,所以才换来了今天的少说为佳。

佛家有言:一说就错。

永信法师今天还特别向我说:好事一般都传不开,而坏消息一般都传得特别快。

更何况,我们之伟大祖国,良性信息每天能有多少,而恶性信息又与良性信息成何比例呢?

我觉得现在的八卦记者和匿名骂匠,那才是名副其实的“方丈”呢:自己占地不足半平方,张嘴一喷却可殃及几百丈。

唉!作少林方丈太苦太苦,还是作信口开何东稍微好些。

本文内容于 2008-3-17 17:16:51 被dgqs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