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六十四章 暗战9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在东北的驻军借口士兵失踪为由越过驻地,突然袭击了东北军沈阳北大营。打仗是需要理由,没有理由的战争是非正义的战争,但是对于日本人来说是不需要的。如果这些所谓失踪的士兵是的确存在的,假定已经被东北军残忍的杀害了,那么这个借口注定会刺激激动的国民,激发愤怒武士的嗜血,挥舞的东洋刀嗷嗷的叫着,他们正为这些人‘伟大的死亡’而嚎叫着。

沈阳北大营西南约800米左右,南满铁路柳条湖铁轨接头处。此时,一钩弯月高挂天边,疏星点点,长空欲坠,高粱地里黑沉沉一片。几个黑影鬼鬼祟祟的从高粱地里钻出来,从着装上来看也不会让人吃惊的,因为附近有太多所谓的日本护路队了。但令人吃惊的是他们所携带的东西---炸药和线轴!不用多说,给位看官一定也猜得到,他们就是执行伪造中国军队破坏南满铁路的‘罪证’,为日本军队准备开战进一步的制造借口。担任这一特别任务的是日本关东军柳条湖分遣队长河本未守中尉和他手下的一队士兵。这位关东军中精通爆破技术的年轻中尉正在紧张地测算着炸药的剂量,他的上司今田大尉一再强调,要将铁路路轨断开,但必须保证火车正常通行。河本中尉也清楚,这条铁路是大日本帝国在东北的交通要道,一旦断线,后果将不堪设想。

此时奉天城内

在城北关东军作战室里,板垣征四郎大佐也显得焦燥不安,这位日后屠杀成千上万中国人的刽子手此刻心中毫无把握,在作战室中走来走去,一边中病似的絮絮叨叨,有好奇参谋支耳仔细听了半天,才知道大佐含糊不清念叨的是‘人生之途,当全力以赴’,参谋知道这是大佐的座右铭。板垣征四郎从军已有30多年了,曾经历过日俄战争的炮火考验,30年间使他成长为一名坚定的军国主义分子。而今天,他作为此次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来打响大日本帝国侵战满蒙的第一枪,他显得莫名的兴奋。

10时30分,从长春开往沈阳的快车呼啸而来,趴在远处的河本中尉哆嗦着点燃埋在铁路路轨边的黄色方形炸药的导火索。黑暗的夜空中掠过一道闪光,并伴着‘轰’地一声巨响,将一小段铁轨炸弯了。这点小小的弯曲并未阻止列车正常行进,火车只是稍微倾钭了一下便顺利通过了。‘成功’!河本兴奋得向飞逝而去的火车接连放了几枪,与此同时正要向部下下令‘开枪’的河本中尉被‘轰轰轰’又是接连三次的爆炸,而且绝对是惊天大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晕了过去。半天(也就是不到半分钟的功夫),河本被被一阵紧似一阵的接连爆炸所惊醒,眼前就是一幅人间地狱啊,不远处火光冲天,刚过去的火车被掀在路基旁,麻花状歪七扭八的铁轨,被大火殉爆的车厢、拼命挣扎尖声嚎叫的满身大火的帝国军人,散落一地的分不清是什么的各种零件、碎片,可怜的中尉目光呆滞,只觉得眼前一片血红,刺眼的血红。大火还在燃烧,弹药也还在殉爆,浓浓的黑烟拌着一阵阵焦臭味。‘不对,不对,完全搞错了,我看着火车过去的’中尉清醒过来,他记得自己的使命,踉踉跄跄的河本拽过一个同样是蒙头转向的部下“去,去报告吧,北大营的支那军队炸毁了铁路、军列,正在与~~~”说到一半的河本松开手,步履蹒跚的向废墟走去,那里是他唯一的归宿。

多年后,那个曾经是河本部下叫广本的小兵在回忆录的最后写道“~~~我只看见中尉嘴里嘟囔着‘全错了,全错了~~’边向大火‘晃’去”。

——————————————————————————————————————————

的确是错了,全错了,让我们把镜头拉回1931年9月18日晚上9点30分,沈阳北大营西南约800米左右,南满铁路柳条湖铁轨接头处。此时,一钩弯月高挂天边,疏星点点,长空欲坠,高粱地里黑沉沉一片。几个黑影鬼鬼祟祟的从高粱地里钻出来,从着装上来看也不会让人吃惊的,因为附近有太多所谓的日本护路队了。但令人吃惊的是他们所携带的东西---炸药和线轴!不用多说,给位看官一定也猜得到,他们就是执行伪造中国军队破坏南满铁路的‘罪证’,为日本军队准备开战进一步的制造借口。各位看官先别发怒,仔细看:是9点30分!那几个黑影趴在路基上,狗刨食一样迅速的挖好的坑里下放进三个大包,借着月光一张熟悉的脸扭了过来“你他娘的弄好了没,快点,把电线引长点,要整不响司令摘了俺的脑袋,俺点了你天灯”。

“贺老大,您请好吧,响不了扒俺的皮~~”说着边引着电线消失在高梁丛中。

———————————————————————————————————————分割线

10点30分刚过从长春开往沈阳的快车呼啸而来,趴在远处的河本中尉哆嗦着点燃埋在铁路路轨边的黄色方形炸药的导火索。黑暗的夜空中掠过一道闪光,并伴着‘轰’地一声巨响,将一小段铁轨炸弯了。这点小小的弯曲并未阻止列车正常行进,火车只是稍微倾钭了一下便顺利通过了。‘成功’!河本兴奋得向飞逝而去的火车接连放了几枪~~~~画面定格。周天顺拍着巴掌站起来“好!真他妈的太好了,够刺激!”

“加紧多拷贝几分”,走出密室的周天顺掩饰不住一阵阵的奸笑,刺耳的奸笑响彻整个夜空---美国的,今夜周天顺注定要失眠了‘这得诳小鬼子多少金票啊’,这一天是1931年10月1日!

——————————————————————————————————————分割线

铁路被炸,军列被炸,无数优秀的帝国士兵没有在战斗中为天皇效忠,却这样像猪一样的被炸死烧死!‘支那军队’这一行径激怒日本军人,愤青的日本军人将消息层层上报到驻扎在旅顺港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当夜板垣征四郎震惊!关东军司令部震惊!日军大本营震惊,就连裕仁都从他娘们B里拔出来,披着衣服跑出来了!

于是按照历史发展,关东军司令部当即向日军独立守备队2营和日军第2师团第29团,下达了攻击沈阳北大营中国守军的命令。唯一不同的是:日军大本营直接命令了这次行动。

北大营驻扎着我国东北边防军的陆军第7旅,共有三个团的兵力。面对日本的突然袭击,指挥官、旅长王以哲却不在军中。三个团长,除了王志军以外,也不在军中。事变当晚,在沈阳城内逍遥的一个团长张士贤回家一直未归,另一团长王铁汉听到炮响后才从家里赶到指挥位置上。北大营枪炮声大作,日本关东军组成了铁血敢死队仗着自己的精神和武器冲进了北大营,这次冒然的进攻让日本人品尝到了失败苦果,东北军绝对不是中央军,而且这里可是东北,北大营的将士的巡逻队与其遭遇后,双方立即开火,电光火石间双方都倒下了一大片,不过北大营的士兵远远比这支敢死队要多,而这些被打毛的东北军更不怕死,双方相峙不下,关东军因轻敌付出了自己应有的代价,开始向后退却,同时发电后续部队支援,武士道的精神强吗?子弹不相信武士道。在日本人为中村事件闹得不可开交之时,蒋介石于1931年7月23日,发表‘告全国同胞一致安内攘外电’,提出“先安内再攘外”,不消灭“共匪”就不能抗日。这是蒋首次公开发表“不抵抗主义”的国策。就在日本人发动侵掠的一个星期前,即9月12日,蒋介石邀张学良在石家庄火车站相见,对张学良推心置腹地面授机宜,说服他尽可能地避免和日本人发生任何冲突。

“不准抵抗、不准动,就是挺着死,也不准开枪。”

一名东北军的团长拿着电话冲着里面喊着:“去妈的,老子的兄弟全快死绝了”

“什么这是少帅的命令”

“老子跟着少帅这么多年,就没有看到少帅熊过,想要老子撤让少帅直接给老子下命令。”

旅长王以哲已经控制不住手下的这帮弟兄了,沈阳北大营的官兵都打红了眼,他们才不相信这个不抵抗的命令是少帅下的。而东北的总参谋长在尚未接到少帅撤退的命令的情况,正着手制订全面反击计划,海军、空军都相继进入战备,战车队的发动机轰轰直响。所有的人都憋着一口恶气,这口恶气已经憋了好几年。

此时,在北大营中统军的是旅参谋长赵树藩,在沈阳城内执行东北边防军军务的是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旅参谋长赵树藩听到枪炮声,一面命令部队进入防御阵地,一面电话请示荣臻。荣臻此时正在床上搂着姨太太,沉醉于温柔乡中。他听了赵树藩的报告,不耐烦地转达了上峰‘不抵抗的’命令,然后愤愤地“叭”地一声压下了电话。赵树藩骂了一声:“真不是东西!”便向士兵们传达了“不抵抗”的命令。北大营的军官想不通,士兵就更想不通了。

北大营驻军直接与远在北平的张学良联络,张学良下令不许抵抗,旅长王以哲在话筒里叫起来:“副司令,双方已经交火,北大营都是我们的子弟兵啊。”

“把枪锁起来,把枪栓收到军官手里。”

早在两天前王以哲就从日军朋友那里得到情报,关东军9月18日夜将攻占沈阳城,王以哲把这个情报报告给张学良时,遭到张的痛斥。王以哲不能再挨副总司令的训斥了,少帅的命令发向北大营,得到认真彻底的执行。从德国意大利进口的世界最先进的武器,顷刻被收起来,锁进仓库,给对方给全世界以示中国军人的诚意和善良。剽悍的东北汉子眨眼间从狼变成羊,手无寸铁,吹号起床。关东军从炮火的恐惧中清醒过来,哟西哟西,关东军可以从容不迫接陆军操典行事了,先是排枪扫射,继尔拚刺,试验一下野战训练的本领过硬不过硬。

有些营房的东北军正在起床,可是那个该死的命令彻底把他们葬送,因为接到机械入库的命令,所有的人以为和平来了,所有人又回到屋内继续睡觉去了,可是远处传来的枪声、炮声、喊杀声令人怀疑,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血的气息,连太阳都蔫头耷拉着一脸的冷汗。看到这样的东北军日本大兵胆子壮起来啦,哇哇哇直叫着冲进来军营,见人就捅呀,一个短冲锋,就是几百号几百号的东北大汉,挑到刺刀尖上。要说军官们可算过足了手瘾啦,抡圆了弯刀,噗噗噗如砍雪人一样,一路劈砍过来,东北军的将士是成片成片的向下倒。血水打滑,日本军靴底子上有马刺针的都打滑,血水太厚太腻,总能把武士们滑的趴在地上,不能昂首阔步地前进让人气愤,手里的刀就越砍越狠。那些接受命令将军火锁的军官们这时才慌忙拿着钥匙去打开军火库的大门,不过一切都太迟了。

然而此时,东北边防军从上到下的大员们大多不在应该在的指挥位置上。东北边防军长官公署设在沈阳,但司令长官张学良却搂着‘二奶’长期住在北平逍遥。即使在9.18那天晚上,张学良偕夫人于凤至和二奶赵一狄赵四小姐在北平开明大剧场看梅兰芳演出的京剧‘宇宙锋’,其间,随从副官来让他出去接长途急电。他听了荣臻参谋长的报告后,虽很气愤,却也没发什么具体指示,只说:“随时报告日军动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