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仅值6000元?中国首富亮出底裤




一、史玉柱巧施美人计,网游亮出最后底裤


史玉柱,一个十年前由中国首富变成“首负”的安徽男人,用了数年时间,籍由脑白金、征途等项目,成功东山再起,身价号称数百亿,一跃成为IT首富,并直接把中国网游市场拖进入了白热化的竞争时期。他的大起大落,除了得到业内人五体投地的佩服和感叹之外,同时也惹起了关于“商德”一词的激烈争议。


《巨人》,是史玉柱在进入网游行业之后主推的第二个产品,第一人是《征途》,已然成为中国历年来最成功网游项目之一。目前,史玉柱表示,他给《巨人》公测版打90分,《征途》85分,国内60分附近有几个游戏,比如《魔兽世界》、《天龙八部》、《诛仙》等,剩下的网游都不及格《征途》。


据报道,《巨人》游戏的玩法中,有一个比较新鲜的政策:采取真人认证的方式,女用户可携带身份证到全国各地的巨人集团办事处现场认证,如身份证号码一致,且本人符合“五官端正,身材匀称”等标准,便可认证为“美女”。这些经过官方认证的美女玩家们,《巨人》为其免费充值6000元人民币的游戏币,这种额度对于《巨人》仅3.25元的全套装备来说,是一项很大的游戏资助。


对于这样一个政策,史玉柱的说法是“为了改变国内网游玩家男女用户比例严重失调的现象”(据称《征途》是7:3,其它网游多是8:2)。


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一个吸引女性玩家的新鲜手段——似乎史玉柱真是有“改变男女网家平衡”的“热心”。然而细细分析起来发现不对劲,因为这个政策隐藏着非同一般的用心:这些为数众多的“验证美女”玩家们,将为《巨人》带来巨大的蝴蝶效应——现实社会中,每个美女屁股后头必然跟着一大票的追求者,而如今把这些美女们搬到交互性相当强的网游里头,那么“为美女而献身网游”的人数,必将如爆炸般疯狂增长。


所以,史玉柱想出这样一个政策,非但无法平衡男女玩家比例,反而会“适得其反”——让男女玩家比例更加失调。不过,这种建立在“史无前例、超大规模蝴蝶效应”基础上的男女比例失调,才正是史玉柱的真正目的。而此刻最叫苦不迭的,是那些网游行业的大佬们——当他们还在为游戏情节、玩法、画面创新而苦恼的时候,人家史玉柱已经把玩家们的人性弱点摸了个透,并顺顺当当、有针对性地祭出成本低廉、效果绝对劲爆的“美人计”——不就是一个人6000嘛,只要你的“花容月貌”能给我多吸引几个精神空虚的光棍来,这成本立马就找出来了。(当我跟一好朋友谈到这事后,她说:kao,别说美女,现在游戏里连人妖后头都有一大群人跟啊!)


再往深了讲,这样一个政策的出台,实际上还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事实——经过几年来的蚕食、瓜分之后,网游早已不是“随便挥一锄子就能挖到用户”的市场,唯有出大招、出狠招,才能吸引、抢夺玩家。而面对这样的严峻市场局势,史玉柱这位“最有头脑的理性赌徒”,毅然下定决心,面对4000万网游用户,伸手掀开衣裳,亮出网游的性感底裤。因为他很明白一个道理——王允花1000两黄金把貂婵养大、打扮得跟花一样,狗熊见了都发春,而貂婵只要妩媚一笑,吕布和董卓就会屁颠屁颠跑来给王允送上黄金万两。


这一掀,往文雅了说,是手段高明、摸透人性,再次证明了史玉柱的超强商业头脑。


这一掀,若往低俗了说,无非等同于那些找美女当众洗裸澡以达到宣传效果的极端广告行为。

这一掀,性感风流、极富原始诱惑力,看得男同胞们眼都直了——计划生育实施二十几年后光棍满地跑,越南老婆都紧俏,何况国产土著美女。


这一掀,业界惊叹,跟随者必然纷至沓来,用不了多久,美女玩家将成为大佬们争抢的资源,竞争激烈,必然身价倍增。


这一掀,预示着网游产业已经“无衣服可脱”,因为再脱下去就是裸奔,是要被警察叔叔教育的。


二、精神空虚沉迷网游,玩物丧志忽略所有


有玩家说:我没有为找不到媳妇伤心过,却因为游戏帐号被盗而郁闷半个月!


有玩家说:除了网游,我在生活里找不到别的乐趣了,因为我啥也不会。


有的玩家砍着、杀着,突然生命停止了。


笔者有个朋友,大学四年,除了睡觉、吃饭、考试,其它时间都花在网游上,毕业后,在家继续网游,生活细节老娘由全权代理。


有一个九年前的同学,毕业后一直网游,玩到结婚,玩到生子,现在一边看着孩子,一边继续在虚拟世界中砍杀着。


还有一个朋友,和女友同居数年,除了网游和“制造下一代”外,他啥都不干,既不上班、也不做饭,女友哭了,也闹了,却依然无法拉回他网游的心。


以上种种实例,或许在你身边还有更多正在发生,但客观来说这些都只能算是少数现象——在4000万网游玩家中所占比例确实不高。然而正是这高达4000万的网游人口,让我们注意到这样一种精神世界的变化——


到了这个世纪初,虽然国民们的腰包还没全鼓起来,但是,城市青少年的生活及社会压力相比上一代要小许多,这就导致了精神世界相对比较空虚——必然需要有些东西来填补。而恰逢网络平台飞速增长,并迅速延伸出许多相关的、史无前例的娱乐方式,所以时代便给了这一代人“最先进、最有吸引力、最刺激”的选择——其中最显眼的那个,就是网络游戏。


于是这就牵涉到一个成语——玩物丧志。


这个成语是老祖宗说的,放到现在社会上,仍然适用。


而“玩”的是什么“物”,直接关系到是否会“丧志”。


同样是娱乐方式,对于更需要交流、更喜欢个性化的青少年来说,网游的吸引力以及粘性,远超过街头游戏机、麻将、遛狗、打牌,以及各种运动等“老式玩法”。于是,部分辨识、自控能力较弱的青少年一旦被粘住,就很难脱身甚至从此——沉迷到可以忽略生活现实、忽略所有,沉迷到严重亚健康、身心发育畸形、思想暴力、甚至是“人性”的退化。90年代营养过剩影响城市青少年健康,而如今沉迷网游对青少年的危害之严重性,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种种已经发生的现象,让我们可以这样概括网游——网游是有史以来最“丧志”的“玩物”。

它是这个时代必然催生的新事物,也是时代给青少年们的选择,但它却正在给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带来强大的杀伤力——即使这种杀伤力实际上只是诸多社会问题的形式转移。


它不是恶魔,却比恶魔更容易制造灾难——特别是当史玉柱这种“狠角色”开始控制它的时候;


三、金钱道德自古难全,玉柱到底是敌是友?


他是一个赌徒,输到倾家荡产,沦为中国首负,但他重新站了起来,并且爬到最高。


他是一个商业奇才,却因脑白金的恶俗宣传手段,而成为民众唾弃的对像。


他是IT出身,却是靠着保健品赚到盆满钵满,有人说,他如果和马云对换下就好了。


他投身网游,一炮打响,业界震惊,但许多人指着他骂:你在踩法律法规底线。


他掀开了网游最后一件衣裳,但也只有他的眼光,能发现原来网游还有这么一条十分“诱人”的性感底裤。


大起大落的他,如今总是能巧妙地摸透人性弱点,然后充分利用社会人性道德与商业本质的观念冲撞,来创造出其他商人所难以想象的效果。


而正由于史玉柱的这些手段及人性特色,使得他进入网游界并获得成功并有两面性——就商业角度而言,完全可载入教科书;但对青少年一代,特别是正在成长中的90后一代来说,则是灾难性的。


也就是说,手段“非常”的史玉柱在网游界越成功,成为他成功垫脚石的可怜青少年就越多——带给社会的危害,自然就越大。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然而,在这种灾难面前,似乎我们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基于社会道德基础上的谴责,以及劝告精神容易空虚的青少年们不要走入网游迷途——如此而已,至于其它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毕竟,这就是商业法则——许多时候很难用社会道德来评价、并且难以阻止的时代性商业法则。



而至于史玉柱到底是敌是友,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们或许可以这样下结论——


这是一个金钱商业利益上的值得崇拜的朋友,却是社会道德上的绝对毒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