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遗忘的抗日英雄:血路 第五章 比哈尔训练营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6/



训练营的生活过得真快,转眼间就到了一九四三年。在一个周末,马向天来到216团找常江仁喝酒,通过丛林一起开路的经历,他们早已是无话不说的朋友了。常江仁把许天雷找来作陪,他和马向天也是熟悉的不得了。


酒过三巡后,许天雷对常江仁说:“常老弟,你是喝过洋墨水的人了,你能不能教我几句美国佬骂人的话?这些洋教官在训我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骂我?”


“学这做什么?听不懂不正好吗,他要是骂人,就只当是骂他自己好了。”


马向天在一旁帮腔说:“老弟这话差矣!我们和美军迟早是要在一起作战的,万一以后和他们一起打仗时,他们要是不配合,我就骂他们。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我用中国话骂他们,他们听不懂,等于骂自己,那多没劲啊!”


马向天的歪理让常江仁听了直摇头。不过,经不住他们的纠缠,常江仁说:“好,我就教你们几句,不过你们可不要乱用。Fuck a duck!就是他妈的!”


“哦,这个好记。罚客儿打客!这美国人不是客人吗?客人做错了事情,就要罚,就要挨打。”马向天自作聪明的解释逗得三人大笑不已。


“还有,Fuck you!就是滚你妈个蛋!”


这回许天雷不甘落后了,赶快说:“这个也好记。‘罚客又’!客人不听招呼,又犯错了,只好让他滚蛋,所以‘罚客又’。咦,我怎么觉得说得有些别扭,能不能说,‘又罚客’呢?”


常江仁一边笑,一边说:“你以为你是谁?你要那样说,别人听不懂的。”


马向天赶紧劝道:“我知道,在这英语里,人的名字在前,姓在后。你就这样倒过来记好了,‘罚客’在前,‘又’在后。”


常江仁怎么也没有想到,马向天他们很快就把这两句话用上去了。


在训练营组织的一次军官们在附近印度城市出游的时候,常江仁他们遇到了几个喝了酒的美国大兵正在调戏一个年轻的当地印度妇女,而且动作非常大。周围的印度人都敢怒不敢言。


马向天大喝一声:“罚客儿打客!”上去就开打,新72师的几个军官也上去助阵。对于这些如狼似虎的中国军官,那些美国大兵哪里是对手,他们很快就被打倒在地。许天雷在临走时,对躺在地上的美国大兵踢了一脚,嘴里还大声说:“罚客又!”。


这件事情捅到了史迪威将军那里,他把申达礼召去。史迪威将军板着脸对申达礼说:“听说你的部下把我们美国士兵打了,这事你要调查一下。对这几个军官要严肃处理,否则,以后怎么联合作战哩!”


申达礼沉着地说:“这件事我知道。首先,这是这些美国士兵喝了酒,在街上闹事。其次,这些美国士兵在大街上公开调戏妇女。从这两点上看,是这些美国士兵严重违反了军纪。我的部下为了挽回盟军在这里的形象,因此教训了这些违纪的士兵。如果我的士兵有这么严重的违纪现象,那惩罚要严重得多!”


“哦,那你会怎么处罚呢?”


“在公众场合酗酒斗殴,关紧闭七天。战争期间,在大街上调戏妇女,严重败坏部队的形象,枪毙!”申达礼十分严肃地说到。


史迪威将军口气有些缓和地说:“关于如何处理这些违纪的美国士兵,我们有我们的军纪,他们自然会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不过,你的部下也要受到制裁,因为这不是他们应该管的事情。”


申达礼有些激动地说:“对于违反军纪的事,我们每一个军人都应该及时加以纠正。如果听任这些违纪现象败坏我们军队的名声,事后处理就晚了。如果您坚持要处理我这几个部下,您先处理我好了。因为我在我的部队里,就是这么样对我的部下要求的。”


史迪威将军久久地盯着申达礼,之后,挥挥手让他出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