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6/




穿过几条街,来到一幢气热非凡一建筑物前,门口两墩大石狮子,四个看门的仆从。本以为这是什么林园,但是一看大门上边的横扁,郭绍风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荣府。

对于荣府他还是知道的,这是当今第一权臣荣禄的府第,莫非这小姑娘就是、、、

瞅着曾妍问:“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你家?”

“就是啊,我一直住这里”似笑非笑。

郭绍风一招手,带着几个部下调头就走。

“怎么了、、、”曾妍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他,问:“干什么,怎么要走了呢,好不容易才来的,我又不吃人。”

郭绍风伸出手指指着她,又把手放下,再又指着道:“你带我来这里,想害死我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份。”言语间很是气愤。

可是曾妍竟笑了,说:“你别把我看成傻子好不好,放心,我对你们是什么人可不清楚,只知道是你们救了我。我爷爷和爹爹不但不会把你们怎么样,感谢你们还来不及呢。至于你们是什么人,那得看你们自己怎么说啰。”

郭绍风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就算自己可以胡说,但荣禄是什么人,能瞒得过他吗。

“算了,我还是走吧,反正你也到家了。”

“不行,你非要去,”小姑娘太度坚决。

正当两人疆持不下的时候,一顶轿子被四个人抬着从前面的拐角处走过来。郭绍风望向曾妍寻问。小姑娘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但眼里却闪出一丝狡黠。

轿子在几人身边走过的时候,曾妍忽然叫道:“停轿。”

轿夫停住脚步,轿子里传出一个动听的又很激动的声音:“啊、、、是妍儿吗?”

曾妍跑过去揭开帘子,一张中年美妇的脸露出来,先是张大嘴,继而呜咽起来,泣不成声,伸手摸着曾妍的脸,道:“妍儿,你可回来了,可把娘急死了、、、你看你,都瘦了、、、这些天都是怎么过来的、、、”

小姑娘用衣袖帮着她擦掉眼泪,说道:“娘你哭什么呀,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哦,是他们救的我。”手指指向郭绍风。

看了看郭绍风几人,中年美妇从轿子里出来,对郭绍风道:“真是多谢你们了。”

郭绍风正要回礼,曾妍又凑过来说:“娘,他们刚把我送到门口,就要走,您说要不要请他们进去。”

曾妍的娘一脸惊讶,道:“怎么这就要走吗?这可不行,你们可是妍儿的大恩人,再怎么也得等我家老爷回来当面谢过才能走啊。来,跟我回府吧。”

都到这份上了,郭绍风若再推辞可就真要露马脚了,只好道声谢,谦逊几句,随着他们进去了。

荣王府很大,大得郭绍风都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走进来的。他们被安排在一个侧院里,仆人们都知道他们是曾妍(以后都叫荣妍)的恩人和朋友,都很客气。只是他们几个很不习惯,从来没有住过这么豪华的房子。

傍晚时分,仆人们在他们的屋子里摆了满满的一桌酒菜,郭绍风正想偿偿鲜,一个丫头却说道:“老爷请郭公子到正厅用餐!”

郭绍风偷偷拿起一块鸡肉塞到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不用了,这里很好。”

“这可不行,老爷说了,一定要把郭公子请过去的。”丫头面露难色。

郭绍风一想也是,什么用餐,其实就是要见自己,拉不下身份过来,又不能传唤一个恩人,只好说是请吃饭了。随着丫头又不知道转了几道弯。

本来郭绍风还以为荣妍是荣禄的女儿,等见着了那位老爷才明白敢情这荣禄是那小妮子的爷爷,不过她在这家里的地位可不小,荣禄有很多个孙子,但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平日里宠得像个太后似的,所有弄得不仅是家里人就是那满朝的文武都怕他,白天在大街上那位巡抚不是别人,正是袁世凯,连他也是怕得要死。

荣妍的父亲也就是荣禄的儿子叫荣恕,任神机营副统领,是个高大耿直的汉子,一见郭绍风就迎了上来,“唉呀,郭公子,这回可真是亏了你啊,否则小女可就、、、、”

对上这么位大人物,郭绍风再玩世不恭也不得不放得老老实实的,“大人太客气了,我也是凑巧。”

“哈、、、年轻人有本事又不骄气,难得呀,可是我听妍儿说你们为了救她死了好些人,唉,这些个绑匪、、、”

郭绍风一惊,什么死了好些人呀,是死了些绑匪吧。一抬头见荣妍正在对自己做鬼脸嘴,又是这丫头在弄鬼。笑道:“没办法,我们也是一时情急,绝对不能让那些土匪活着,所以都拼上了命。”

这时荣夫人也说话了:“郭公子啊,那些土匪到底是什么人啊?”

“怎么,你们也不知道吗?”

荣恕摇了摇头,道:“这丫头是去山西她舅舅家,半路被劫,连护送他的几百卫兵也全都让人给杀了,我们一直不得信,直到前些日子山西那边来人说没见着他,我们才急起来,不过也没太放在心上,你是不知道,这丫头,皮得很,还以为她又跑到哪儿去玩了。今天听她这么一说,还真是吓了一跳。”看他的神色,现在也是心有余悸。

郭绍风凝神道:“我倒是偷听过他们说话,好像是说什么要送给洋大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并不是土匪,而是衙门的人,他们全都是衙役的装扮,还有腰牌。”

“那腰牌呢?”

“全烧了,也没在意看。”其实哪有什么腰牌,都是郭绍风编的,他是怕要是他们怀疑是土匪,真正查起来会查到自己的事情,才有意引开他们的注意力。

荣恕大叹可惜,还一再感谢郭绍风,又说是要送财物,又说要推举他当官,对于送财物的事,郭绍风不置可否,但对于当官的事,却是坚决的拒绝,说得冠冕堂皇的什么要凭本事参加科举会考、、、反正就是表明自己不是那种走后门的人。

荣夫人倒是问了很多关于他身世的事,说假话当饭吃的郭绍风当然是编得一套一套的,大致就跟当初和姚中去说的差不多,这也是和几个手下商量好的,怕要是人家分开问的话,会露馅。

在席间荣妍倒是一反常态不说话,低着头,还不时脸都红红的,让郭绍风大觉有意思,也可能每一个任性的女孩在父母面前都是个乖乖女吧。

第二天一大早,郭绍风就被荣妍从床上拉起来,说是要带他去见一个人,也没有是谁,只是把他带到一个房间门口就做了个鬼脸离开了。

满腹狐疑的郭绍风推门而入,里面从着一个干瘪的老头,虽是其貌不扬,但是就坐在那儿,就似有一股气势,让人不敢正视,郭绍风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人是谁了,这种气势就是官威,那是要几十年的淫浸才能够练出来的,想想这是什么地方,再想想他的年纪,不是他还会是谁。

“把门关上,我不太喜欢太过光亮。”说实话,这声音还真是不太好听,有点斯哑。

郭绍风躬躬敬敬的把站关上,站在他面前,努力的与他正视。就在对方的气势压得他都快透不过气来的时候,老头又说话了:“坐吧,喝茶。”

应了一声,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茶几上已经沏好了茶。

“年轻人,不错”

无端端的一句话,令郭绍风无所是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都拿不准,是在夸自己呢还是骂自己?所以他打定了主意,不到必要不开口。

两人对视良久,老人又说:“从南方来,一路有什么感想吗?”

郭绍风心里在打豉,弄不懂他什么意思,从自己进屋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没头没脑的,本来打算不开口的,但是人家都问起来了,不能不说了。只好硬起头皮道:“洋人当道,民不聊生。”说完这八个字,出了一身冷汗,这等于是在赌命啊。

幸运的是这老人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说:“年轻人有胆量说实话,难得,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可能知道。”

“说说看。”

“如果小的没有说错,您应该就是当今军机大臣荣禄荣大人。”

“年轻人好高的心智。”他没有夸眼力而是夸心智。

郭绍风忙起身跪下,“草民郭绍风,见过荣大人。”

“呵,年轻人不用客气,这是在家里,我就是个老头子,你也不用见外,我们荣家欠你的人情,你就当是在自己的家里好了。”

郭绍风起身:“多谢大人。”

荣禄往后靠了靠,说道:“我有些累了,你先出去吧,妍儿会好好招待你的。”

“小的告退”郭绍风轻手轻脚的退出房门,刚到门口,又被叫住。

“年轻人。”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记住老夫一句话,这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就是野心。”

“是,谨记教诲。”

“去吧!”

一出门,郭绍风立马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喘气,这才发现衣服已经湿透了,而这里的天气并不热,相反,还挺凉爽的。

更多更新在逐浪小说,超前二十章: http://www.zhulang.com/56863/index.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