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战八国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初到京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6/




趁着弟兄们在收拾战场,郭绍风把黄四叫到一旁。

“什么?现在就走?为什么啊?寨主。”黄四惊道。刚刚胜利,郭绍风就要离去,他还想多点时间向这个老板学学呢,今天这一仗的胜利已经让他把郭绍风当成偶像了。

“我不能引起人的注意,你记着,在别人的面前,这一仗就是你指挥的。”

“可是、、、”

“不用多说了,你也不用送我,刚打完,每个人都在注意你。你记着,经过这一战,你在义和团还有清兵眼里地位就不一样了,也许会再统率更多的兵马,以后若是再遇洋人,切不可死战,多动动脑筋,实在赢不了,就退,带着队伍往偏僻的地方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千万别跟那些老顽固一样,迎着洋人去送死。”

“放心吧,我会记住您的教诲,您一路上小心,属下就不送了。”刚才还像个杀神的男人此刻竟已眼泛泪光,郭绍风刚才那番话让他感到无比的温暧。

经过长途跋涉,终于进了千古闻名的古都北京城。

热闹的大街是几人从前都不曾见过的,郭绍风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到西安的时候,被当时的情影吓呆了,以为那是最繁华的地方,可是现在虽然是几十年前,这北京城比起那时的西安要繁华数倍。但是看到这些,郭绍风心里只是在隐隐作痛,这些人绝对想不到,要不了多久,洋人的屠刀就会当头劈下,整个京城会血流成河,现在敏华的街道到时候也许会变成废墟,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的看向身边这个雀跃的小姑娘。

见他看着自己,曾妍嫣然一笑,道:“看什么,不认识啊?”

“呵、、、忽然发现你蛮漂亮的。”

“真的假的?”脸上竟添起两朵红云。

忽然间,锣豉喧天,大队的官兵走了过来,大喊大叫,把街道中间的人往两边赶,小摊子被或推或踢全都翻倒在地。随后,一顶官轿在大批官兵的簇拥下过来了。

几个人护着郭绍风和曾妍挤到旁边,郭绍风看过去,小姑娘脸上毫无一点惧色,仔细的观望着轿子,似是在寻找里面有没有订识的人一样。

本来就这样让官轿过去倒也相安无事,但是让郭绍风觉得自己到哪麻烦就到哪的事发生了。一个才几岁的小孩也不知说了什么,触怒的经过的官兵,几个清兵竟围上来开打,小孩的大人没两下就给放倒。

这还不算,一个官兵竟伸脚踢向这个才几岁的孩童。不过他并未如愿,脚被一只后抓住,任他如何使劲,是踢不下去也抽不回来,正想抽刀,这只手臂一使力,整个人被抛起,落在了大队的官兵当中,人仰马翻。

另外的几个官兵虽是被郭绍风这一手给吓倒了,但在长官面前怎么也不能如此窝囊,扬着兵器就朝着他冲过来。没有太多的花巧,几个官兵在瞬间被收拾。

这里的骚乱惊动了带队的一个武官,策马过来怒喝:“大胆刁民,活得不耐烦了,敢惊扰巡抚大人座驾。”

郭绍风不答话,心里暗惊,巡抚可不是小官,等于是省长,这一下可是惹了大麻烦了,不知道能不能过,凭自己的功夫,这些官兵未必能拦得住自己,可是曾妍怎么办。

他的几个部下要上前来,却被曾妍阻止,上前叫道:“好大的狗胆,是哪家的巡抚,光天化日的欺凌弱小?”

一个清秀柔弱的少年出来对着一个军官喝叱,在别人看来那等于是送死。果不其然,军官一听居然有人敢骂自己,火冒三丈,扬起马鞭就要抽过来。

“住手!”轿子里一个浑厚的男声叫住了他。

轿帘掀开,一个中年官员走了出来。

军官下马跪下道:“属下罪该万死,没能护得大要周全。”

“你是该死,敢欺辱乡民。”声音不高,但却透出一股让人不敢正视的威严。

“袁叔叔。”曾妍迎上前,竟拉住那官员一只手,撒起娇来:“你怎么带的手下嘛,连小孩也打。”

郭绍风呆了,其实所有人都呆了,这么个不起眼的少年,竟然和这个大官如此的熟络。那官员见到曾妍并没有显出什么高兴的神色,反而是脸色一变,说道:“我不是教训过他了嘛,大小姐你就放下官一马吧。”

更让众人傻眼,看起来他竟是很怕这个少年,郭绍风暗骂,这个小妮子,不知道瞒着自己多少事,连这么大的官都怕她,莫非是公主?他小时候听说书的听多了,这时也乱想起来。公主流落民间、、、、、、

“那就算了,你看,他还打伤了好几个人呢,袁叔叔,你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

这官员早把自己那个部下骂了不知多少遍,转过身一脚踢在军官的屁股上,喝道:“刚才谁动手了,把钱全拿出来。”

那个军官顾不得疼痛,爬将起来又对那几个当兵的一顿大骂,大家把身上的钱全都掏了出来,一大把银子捧过来,站在这个官员面前不敢动,低着头。

官员看向曾妍,她避开视线,看向开空。官员会意,这是不太满意,一个大耳光闪得那军官鼻血都流出来了,“站在这里干什么,你打了谁就把钱给他,这也要我教你啊。”也难怪他心情不好,自己堂堂一个巡抚,当着这么多人被一个少年(虽然他也知道曾妍的身份,但是别人不知道)奚落,面子丢大了,并键是受不了这气。这要是别人,什么也不用说,一刀砍了就算,这眼前这个“少年”自己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我说、、、这样可以了吧,袁叔叔还很忙,可以走了吧?”对曾妍软声软气的说道。

小姑娘眨了眨眼,点了点头。

官员如获大赦般跑往轿子,但是马上双让曾妍给叫住了:“袁叔叔,等等。”

“还有什么事吗?”官员苦着脸转过身来问道。

曾妍笑眯眯的走到他面前,也不说话,伸手拿起他腰上的一块玉佩,道:“以前都没有看见过,新买的吗?”

官员胸色变了数变,最终一咬牙,像是要送出自己最爱的孩子一般,摘下那块玉佩,说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当叔叔庆祝你回来,给你了。”虽然说送人,但却没有松手。曾妍拉了两三下才拉过来。

“这就对了嘛,这么块玉对袁叔叔来说算什么。袁叔叔啊,你不是很忙吗?怎么还不走?”

“哦,就走,告退了。”逃命似的回到轿中,再也没有敲锣打豉,大队人马很快就肖失了。众人虽是对这个少年感到新奇,但这些人却把曾妍当成了什么王子王孙,没有人敢逗留,全散去了,连那些受伤的人也不见了。只有那个被救下的小孩在受伤的父母的陪同下来到几人面前,说道:“谢谢你们!”

曾妍心疼的蹲下来,摸着小孩的头说道:“乖,来,哥哥送你个好东西。”把那块敲诈来的玉佩塞到小孩手中。

小孩的父母千恩万谢的带着孩子走了。

六个人十二只眼全都盯着曾妍。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好不自在。”曾妍微慎道。

“我们哪敢啊”郭绍风笑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看那个巡抚都那么怕你,不会是公主吧?”

“嘻、、、呵、、、”曾妍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没有人知道她在笑什么,郭如风一脸的迷茫,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

笑完后道:“不用问了,跟我回到家,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走吧。”

不由分说,拉着郭绍风就走。

更多更新在逐浪小说,超前二十章: http://www.zhulang.com/56863/index.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