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人算个屁

这里说的文人,不含古人和现代先辈,也不包括那些一直兢兢业业至力于国计民生、心怀满腔正义的新闻工作者。


剩下的文人们,我用鄙视杨丽娟以及部分所谓天之骄子、国之栋梁的无知、无聊、无能、无耻、无所事事、无病呻吟的大学生们的眼神鄙视你们!


在此,我首先同情一下中国作协。你们憋了十数年都培养不出一个能放响屁的人,不得以只好选择吸纳新生力量,这点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会吸纳郭敬明这种人加入作协?


众所周知,剽窃抄袭是一种可耻的行为,是文人的大忌。剽窃抄袭可耻,剽窃抄袭还抵死不认、拒绝道歉是无耻,说抄都抄得有水平是至极地无耻……郭敬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品、道德低劣的至极无耻的人!


我们来回放这件事情:首先是作协委托鲁迅文学院找到出版方,并通过出版方找到郭敬明,再是郭敬明不通过地方作协“跳级”递交了个人申请,然后由出版方出面找到著名作家、国家文化部前部长王蒙与著名文学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文学理论学会副会长陈晓明极力推荐,最后作协绕开作协自身既定的章程,破格将“80后作家领军人物郭敬明”招至麾下。


暂且先看看两位重量级人物在极力推荐郭敬明加入作协时的言论:王蒙说郭敬明之前是否抄袭和他能不能加入中国作协是两回事,并且王蒙强调,自己推荐的不是道德楷模,也不是先进人物;陈晓明则认为郭敬明是80后作家中最突出的代表,在青少年读者群中极具影响力,他的作品已经成为中国相当多的少年人成长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郭敬明的作品写出了这个时代文学所具有的新的品质和感染力,其影响力和文学水准都足以使他具备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资格。


我倒想问问王蒙老先生,就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圈里圈外》一案,法院判决郭敬明向庄羽赔钱、道歉,这已是铁板订钉的事实,为何到了您那里就成了“之前是否抄袭”?还有就算如您强调的那样,自己推荐的不是道德楷模、也不是先进人物,可作协对于加入作协的作家的评估最基本的社会道德底线还是需要吧?郭敬明声称赔钱可以、道歉不行,他一面说自己尊重法律,一面拒绝执行作为法律判决的另一部分:道歉。难道说郭敬明对生效判决的蔑视和对法律尊严的不屑,是王老先生您不辨是非、缺失公义极力推荐他加入作协的动力?还是如传说中那样,您一为从国家文化部部长职位上退下来后不甘寂寞、二为炒作自己的新书而站出来挑头牵线?


至于评论家、教授、导师、会长陈晓明所说的,简直就是狗屁!像郭敬明那种装嫩、伪悲伤、娘娘腔、靠华丽词藻堆砌出来的文章也叫“中国相当多的少年人成长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精神垃圾还差不多!瞧瞧那些受郭敬明文字毒害的郭的“粉丝”吧:一个个头昏血热、思想幼稚、是非不分、心智不全……要说他们傻,他们却能提出各种奇异、无从反驳的观点来支持他们的偶像郭敬明搞行为艺术:置国家法律于不顾死扛着不道歉装悲情;而且郭敬明的粉丝一概认为,只要有人说偶像的不是,那个人就一定是想要借着他们的偶像郭敬明出名……“郭敬明的作品写出了这个时代文学所具有的新的品质和感染力”,难道说这种不能引人思考、连故事性都没有、不知所云的无病呻吟、拿腔捏调,就是这个时代文学所具有的新的品质和感染力吗?陈晓明,别以为你在四重光环的照耀下就可以白发生辉、轻舞飞扬,亏你还是教书育人的主,就你那点认知,对窥探我们年青人心里所想所要的精神食粮还相差得太远了!


如果把郭敬明抄袭庄羽案与其加入作协联系在一起,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一个警察犯了罪以后,在检察官开路、陪审员断后的情况下被窝藏进了最高人民法院……在我们中国,怎么可能发生这种荒谬至极的事情?但事实证明,中国作协却在全国老百姓的眼皮底下偷天换日地这样做了。


再来看看作协闹的另一个笑话吧:《美文》杂志创刊15周年之际,中国作协主席铁凝为《美文》写祝词时居然在“茂”字里多写了一点,草字头下面的“戊”写成了“戍”。但凡读过小学的人都知道这是明显的错误,不过错就错嘛,人生在世谁能没有过错,作协主席也是人,知错能改就可以了。但是,时任《美文》主编的凭借写色情小说出名的老牌作家贾平凹却在媒体采访时认为: 书法和书写是有区别的,在书法中,多一笔少一笔很正常,这不能算错别字,因为书法里有书法家自己的理解和认识,所以应该尊重铁主席。于是,贾平凹便当选成为陕西省作协主席。


估且不去猜测贾平凹拍铁凝马屁与他当选成为陕西省作协主席之间是否存在猫腻,单从作协不惜托人拽物九曲十八弯式地兜兜转转费尽心思把郭敬明这种无耻至极的人吸纳进去抱团这件事情上,我们便不难看出,现而今的中国作协不过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罢了!


作协里的其他文人别觉得你们冤枉!看看你们做的事情吧:之前用纳税人的钱奉养着的国家一级诗人赵丽华吃饱了撑着一边打嗝一边敲回车键写的所谓诗歌受到全国纳税人指责时,你们就要跳出来裸诵誓死捍卫;作协停发了你们的工资,你们就能为了自己的利益鼓起勇气不惜挂牌上街乞讨在媒体面前做秀……为何时至今日当郭敬明这种无耻至极的人加入作协,你们却都选择沉默是金、明哲保身了呢?为何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我要与郭敬明划清界限、死扛到底,如果郭敬明加入我就退出,中国作协里有他没我!可见在作协体制的包养下,你们已经丧失了作为文人所应有的气节和风骨!你们甘于与无耻至极的郭敬明为伍,说明你们已经丧失了作为“人”所应有的道德底线!


当然,时值商业社会,浮华铮铮,文人们难免也会受到利益的驱使放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苦寒书”的平常心,而不甘寂寞地跑去电视媒体前面摆姿式、弄景、哗众取宠搏出镜品三国、讲论语等等。本身我们老百姓也不敢奢望现而今的文人们能够像古人及现代先辈那样做为人类社会的脊椎和良心,但文人作为文化的传播者,影响最直接深远,至少你们必须是无害的吧?可你们呢?眼看没有能力在电视媒体前面搏出镜的于是都躲进屋子里闭门造车,独自玩味自己的高雅与不群,造出来的车也只是一味地抒发自己的伤风悲秋。比如郭妮、安意如之流的花瓶文人,撇开你们也像郭敬明那般无耻地抄袭不说,产于你们笔端的言情、纯爱、穿越、灵异、惊悚、后宫等等文字垃圾,对于这个时代赋予了什么精神意义?又沉淀了多少文化内涵在里面?而造不出车的文人,看到那些造得出车的文人拿稿费了有钱了比自己过得好了,于是恨得牙痒恨不得把人家祖宗十八代的坟墓都掘了,还非闷骚地憋屈着骂人不带脏字,以张显自己的文化素养有多么深厚。本是同根生,你们文人自己相互掐架也就算了,可你们互掐完后还不解气,非要把满腹的牢骚加注到政府及社会身上:粮站里少了一小袋米,你们能一竿子到底把中央领导、地方干部、人民警察、边防战士等等凡是与政府沾上边的公务人员掐个遍,恨不得98年的洪灾、08年的雪灾的发生都不应当算在自然气候上而应当算到政府头上。当政府部门在极力组织全国人民抢险抗灾时、在为国家的稳健发展、繁荣昌盛励精图治时,你们文人又都在做些什么?你们又为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做过多少良益的事情呢?为什么你们总是希望政府跟人民为你们付出?为什么你们总是对政府的作为以及社会的现象充满不满和幽怨?为什么你们从来不对自己进行客观的评价,总是把造成自己不顺与颓废的错误全部归纳到政府和社会头上?


无奈,我们老百姓没有能力阻止很强的作协跟很会盗的郭敬明联手,如同我们没有能力把一心出政绩的某些官员与169位文人、专家、院士假手国家的名义、文化的名义不惜劳民伤财花费纳税人300亿元巨资建筑一座文化祭坛的提案拉下马一样,我们始终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作协跟郭敬明强盗联手、双贱合璧、至贱无敌……但是:中国作协,你们在分发我们全国老百姓纳税奉养给你们的工资时,不要就以为全国的老百姓都天真如《天下无贼》里的傻根!你们以为你们不要礼仪廉耻地找来郭敬明这条花花绿绿的内裤外穿,你们就成超人了吗?中国的文人们,你们也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手中有笔,就算没有你们,我们老百姓照样可以把中国人华夏五千年的文化、精神传承、发展下去!


我是1985年出生的,虽然属牛,可毕竟我不同于你们文人,我对斗牛和掐架毫无兴趣。所以健在人世的包括郭敬明在内的所有文人完全不用把心力、笔墨浪费在找我 PK的事情上,有那闲功夫,郭敬明你不如继续一边娘娘腔一边发你的裸照色诱你的90后粉丝;其他的作家们依然可以继续意淫你们所谓的纯文学和崇拜你们的文艺女青年,只有你们的意淫不息,数稿费时才会暗爽不止;还有诗人们大可以再搞几场裸诵到媒体面前增加下暴光率嘛,不然你们就得随着你们当中国家一级诗人赵丽华煎的天下最好吃的馅饼一起凉了;而那些学术型的文人们,虽然孙悟空是哪个省的猴子你们已经研究清楚了,大可以再开课题探讨猪八戒是土长黑猪还是良种白猪啊,你们没能把象征中华民族的龙图腾改掉,依然还是可以从其它方面着手崇洋媚外嘛,比如跳起来建言把中国人吃饭用了几千年的筷子改成西方的刀叉……至于杨丽娟以及受我鄙视的那部分所谓天之骄子、国之栋梁的无知、无聊、无能、无耻、无所事事、无病呻吟的大学生们,你们也不必再到我的博客里留言漫骂,我并不想担误不思进取、不学无术、不忠不孝、不可救药的你们拿着父母用辛苦、心酸、腥血乃至生命换来的钱财挥霍无度终日肆意妄为、风花雪月、醉生梦死、意乱情迷的美好时光!


至此,我倡议所有良知未泯的文学爱好者都站出来与我一起化书写为写书,因为中国文人里已经再没有铁肩能担道义、妙笔可著文章的人存在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