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1/




黑瞎子山上这只东北虎,是只雌性,并不高大的身材和优美的线条,让她在得到矮子这个称呼的同时,还得到了一个虎妞的俏皮别称。

但是,此刻,虎妞却显然没有想要表现出自己温柔,看到对面的黑子,她的双眼立刻危险的密封在一起。


猫犬自古不相融,饿虎最厌恶的就是野狼。当看到在自己的领地上竟然出现一只小牛犊大小的狼时,虎妞在繁育期特有的敏感和警惕立

刻将体内的凶悍彻底引发出来。


在黑子对眼前的情况还显然无所适从的时候,虎妞已经猛的一个虎跳,随后提起扑扇大小的巴掌,甩着一股腥风抽向黑子的脊背。老虎

的巴掌千斤重,别说是狼,就算是野猪和黑熊,巴掌抽实了也可以轻松打断对方的脊梁骨。


在虎爪砸中黑子的前一秒,黑子本能的将身子一矮,堪堪躲过这致命的一击,但是身上灰黄色,泛着油光的皮毛却在凌厉的掌风下被撕

掉了一大片。


疼痛和惊讶让仍处于懵懂中的黑子迅速的清醒了过来,眼前这个黄黑条纹的大猫显然并不是丛林那些随意追赶的小动物,而是要命的杀

神。


在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元宝一眼后,黑子迅速的向丛林深处跑去。


“砰~~!”见此情景,元宝焦急的拉动枪栓,向半空中放了一枪,可惜,此刻的虎妞显然已经彻底被愤怒所控制,看着黑子逐渐消失在

丛林里的身影,她立刻飞身追了上去。


“大哥啊,祖宗啊,我求你了,咱们快走吧!!!”正当元宝准备追上去帮忙的时候,身边几个偷猎者却齐齐的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一

边跑还一边拖着绳子另一端的元宝哀求道,刚刚老虎出来的瞬间,几人早已经被吓的软瘫在地,见元宝竟然还有胆去追,几人自然拼命的反抗


仅仅耽误了片刻,一虎一狼是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丛林里,惟有那仍颤动不已的树枝似乎还有留有刚刚行客的踪迹。



黑子已经本能的感到了身后的追击者,每每在转弯时,都能看到一道黄色的身影紧紧跟随在身后。在迅速的奔跑中,很快,前面的丛林

忽然变的稀疏,而一道陡坡则忽然出现在丛林的尽头。


“嗷~!啪~!”在黑子敏捷的停止脚步的同时,身后的东北虎忽然再次抖起虎爪,凌空抽打过来,巴掌贴着黑子的脑瓜皮挥过,拍断了

旁边一棵茶杯口粗细的小杨树。


见此情景,黑子挫身弓腰,随后闪电一般窜出,张口咬向东北虎的脖子,可惜,对方显然料到这点,随即前行的爪子再次挥起,实实的

打在黑子的大腿外侧。


“噗~~!”仿佛一只沉重的口袋摔在地上的声音,黑子的身体如同轻飘飘的落叶一样,一头扎进远处的空地上,柔软的落叶和泥土在重

压下纷纷扬起,迅速的弥漫在空地之中。


似乎眼前这场争斗的胜负已定,看着仍然蜷缩在地上的黑子,虎妞母老虎的本性发挥的淋漓尽致。看到黑子重重摔倒,她迅速的扑过去

,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向黑子的喉咙。


几个月的抚养,让黑子的体内的凶悍的野性气息暂时被对元宝的感情所压抑,可是在眼前这危急时刻,似乎一切只能靠本能所决定。看

着已经临头的血盆大口,那足有成人手指长短的虎牙,闻着对方口中散发出来的那股腥臭的味道,黑子体内的狼性迅速燃烧起来。


“嘭~~!”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已经胜券在握的虎妞顿时懵了,一直到对方已经从容的站起来并且退到远处后,她才明白,原来刚刚那瞬

间,黑子竟然不退反进,一头撞向自己的下颚。


此刻在她的对面,黑子正剧烈的喘息着,在他那醒目的白头囟处,一股殷红的鲜血正顺着已经打绺的皮毛向下流着。原本那金黄色的眼睛

,不知何时竟然变的通红。而被染红的白毛则突兀的竖了起来,看着如同古代战船的冲角。


“嗷嗷~~~嗷嗷嗷嗷~~!”虽然战斗仍没有结束,或者可以说是仅仅开始,但是黑子却好象信心百倍的伸直脖子仰天长啸起来,悠长浑厚

的狼嗥在丛林的共鸣和传递下,迅速的遍及整座黑瞎子山。


听着深山传回来的回声,黑子满意的放低脑袋,再次目光凶狠的看象对面的老虎。


“嗖~~!”双方几乎是在同时向对方冲了过去。看着那再次高高举起的虎爪,黑子却并没有躲闪的意思,在两者身影交织的刹那,他已

经率先伸出锋利的爪子,猛的抓向虎妞的双眼。


动物惧怕的本能,让虎妞最终放弃了将黑子一掌拍死的决定,在对方爪子抓向她眼睛前,她已经率先挡下了黑子。攻守在这瞬间的转换,终于让黑子找到了一点点机会。


在对方挡下自己的同时,黑子已经张开大口一口咬向对方的肩膀。


“喀哧~!”声音小的让双方都没有听到,但是剧烈的疼痛却让虎妞瞬间暴怒起来。她巨大的身躯轻轻一抖,立刻将黑子连带着身上的一块皮肉扔到半空,而在下一瞬间,厚重的虎掌已经实实的打在了黑子的前肢上。


“嘭~~~!”与刚才相比,这次黑子摔的更远也更重,不过在沉寂了片刻后,他却又顽强的站了起来。


口中仍然死死咬着那片带着斑斓花纹的皮毛,在怒视着对方一会后,黑子忽然狼吞虎咽的将自己的刚刚用命换来的战利品咽了下去。


这种以命搏命的打发让对面的虎妞显然很不适应,可是对于狼来说,这却是与生俱来的,必须具备的本领。


“滴答,滴答~!”双方显然都受了伤,鲜血顺着伤口不断的流下来,在青翠的地面上积出了一个小洼。不过对此似乎谁都没有在乎,双方全部的注意力都用来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嗖,嗖,嗖~~!”就在下一场战斗即将开始的时候,双方的身后同时响起怪异的跑动声,下一秒钟,几只大小不一,但是表情却同样凶悍的野狼鬼魅般的出现在空地四周。


“嗷呜~~!’狼群的领头是一只身材修长的母狼,在四周的成员纷纷停止脚步后,她却散漫的打了个哈欠。森白的牙齿和长长的舌头傲慢的指向斗场中间的虎妞,仿佛是在不耐烦的催促着双方继续战斗一般。


好虎架不住群狼,况且对方那熟悉的面孔鲜明的表明了他们的身份——苍岭家族主要的成员。见到这一切,虎妞心有不甘的低嗥了一声,随后小心的转过身子,向自己的领地走去。


对方的退出似乎预示着战斗的结束,可是即便如此,黑子却仍然一直用血红的双眼注视着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才最终收起战斗的姿态,无力的倒匐在草地上。


此前虎妞那全力一击已经轻松的打断了他的前肢,刚刚那凶狠的表现其实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就在黑子准备趴下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蹲坐在四周的群狼却几乎同时站起身向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