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讲述爷爷的故事(十六)——馒头引发的血案

风帽穿甲弹 收藏 15 11507
导读:[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3_17_25385_7025385.jpg[/img] 汉阳造枪匣铭牌 夕阳是红色的,不,是血色的,队伍默默行进,每个人都仿佛从血海中解脱出来。爷爷这时候还躺在担架上,脸上红肿一片,大脑昏昏沉沉。在鬼子接下来发起的冲击中,爷爷仅仅一个回合就被一杆没刺刀的三八枪砸晕了。据点已经拿下,鬼子兵对于新四军夜间战力十分恐惧,最后主动退走了。 爷爷显然没有从脑震荡中恢复过来,但还是挣扎着询问情况。突然爷爷想起了什么:“连长,烟,翠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汉阳造枪匣铭牌

夕阳是红色的,不,是血色的,队伍默默行进,每个人都仿佛从血海中解脱出来。爷爷这时候还躺在担架上,脸上红肿一片,大脑昏昏沉沉。在鬼子接下来发起的冲击中,爷爷仅仅一个回合就被一杆没刺刀的三八枪砸晕了。据点已经拿下,鬼子兵对于新四军夜间战力十分恐惧,最后主动退走了。

爷爷显然没有从脑震荡中恢复过来,但还是挣扎着询问情况。突然爷爷想起了什么:“连长,烟,翠鸟(当时敌占区生产的一种香烟,同时的还有小刀,大英等著名品牌,根据地内也有卖)。”王连长欣喜若狂:“同志们,有想要的都来一口。”言毕点着一根,自己抽了一口,然后放爷爷嘴里,然后是抬担架的战士,行军纵队顿时热闹起来。香烟暂时缓解了大家的心情,一共三十多名烈士,附近的村民在当地干部的组织下用河水冲洗烈士遗体,换上干净的衣服安葬,没有墓碑,因为敌伪随时有可能破坏。这些烈士就这样永远守望着新开辟的根据地。

1941年,腊八节。爷爷正在休息的地方(对不起,我实在不想用床这个词)上擦枪上油,这种定期维护在部队里还是比较少的,也就爷爷经常这么干。门外脚步声响起,进来了两个生人,当时爷爷刚好擦完,正比画瞄准,枪口正对门口。先进来的那位刷的一下就闪回去了,爷爷知道失态,连连道歉,只见指导员捂着脸带那两人进来了。(各位,以后跟别人走的时候别跟太紧哈)

指导员先发话:“这是武工队的赵政委,这是队员小郭。”相互寒暄之后赵政委说明了来意,需要爷爷执行一项锄奸任务。

“老百姓都说武工队入地上天,怎么……”

“呵呵,那是人民对我们的信任。这回很棘手,我们这边出了个叛徒,让他逃进泰州城。这个原也没什么,但是他躲进城里一个烟商的大宅子里,戒备森严,我们乘那烟商五十大寿的时候潜入过,失败了。”

“深宅大院,不说高墙,就是看见人也不知道谁跟谁啊。”

“所以我们要把他赶出来,先干掉那个庇护的家伙。”

爷爷一惊:“开玩笑,他是无辜的。”

“无辜?!你才开玩笑,你认为一个庇护叛徒的人无辜?压迫根据地的烟农无辜?高价倒卖烟草,让根据地财政紧张无辜?……”(最致命的理由是他曾刺探过根据地内情报)

爷爷大字不认识几个,哪知道什么叫财政啊。赵政委只好这么解释:“比如原本根据地的人民可以吃上馒头,但是在这些奸商的压迫下只能吃上窝头,甚至是观音土。”

爷爷一听,终于愤怒了:“有外人抢我馒头者,必杀之!(这句是杜撰,最近在看《投名状》)说吧,咱怎么干。”

“我们已经看过地形,宅子附近有两个比院墙高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新庭园的亭子,距离大概200米。一间是酒楼,不适合,另外就是窑子。小郭和他妹妹是被卖到这边的,现在他妹妹就在里面,刚好在楼上。”

“不行,我能跑掉,她怎么办?”

“亏你还是绿林好汉,你还想组织给她赎身啊,小郭带你混进去,打完以后到城西(东边是根据地,西面警惕性低些)的联络站,他们会帮你们出城。”

“我要试试那把枪,到时候小郭给我指认目标?”

“不是,我们的内线会带着上好的烟请他品评,你就对着亭子上抽烟的人打。”

1941年,春节前夕,泰州城内。爷爷先走了趟联络站,然后又绕着窑子走了一圈。(确定逃跑路线)小郭叫来老鸨:“我们来听容容姑娘的小曲。”老鸨一脸脂粉,兴高采烈。爷爷心想:笑吧笑吧,过了今晚你就到日本宪兵队报道了。到了楼上,小郭点了几个小菜,爷爷可不买帐:“两斤牛肉,两只大肥鸡,一壶酒,再来点两包烟。”那下人大吃一惊。(小样,你当这是下馆子呢)小郭连忙圆场:“我这表兄是乡下来的,胃口大,就这么来吧。”等他一走,小郭拉着爷爷说:“你干什么呢?”爷爷瞪了他一眼:“老子好不容易进城一次,还不能给咱连的人带点啊,你还想付钱?”等东西备齐,爷爷就开始准备了。小郭兄妹还在互相倒苦水,爷爷全不客气,该吃的吃该拿的拿。说实在的,真没想到爷爷能揣那么多的油纸。吃饱小菜(肉爷爷是一点不动,全部包好准备拿回去),爷爷吩咐他们把床单什么的拧成绳子,一楼的窑姐一般晚上都睡得很死,墙边也准备好了垫脚的东西。爷爷用桌子和椅子架枪,用枕头垫着护木(提高射击稳定性)。当夜月光明亮,可以在地面上照出影子来,爷爷手中的汉阳造原本藏在床下的箱子里,这枪精度尚可,略微上飘,银色月光下,枪管寒光闪烁。大约半夜,庭园里出现了两个灯笼(半夜谈话,鬼才信只是品烟)。“你们两个先走,小声点。”爷爷紧盯目标,现在他还不知道哪个该死。答案很快揭晓,其中一人穿着军装,另外一个是便装。当天天有小雪,那两人怕是童心未抿踏雪压琼,他们在亭子上坐下,片刻后那便装的人果然叼上一支烟。吹灯,瞄准,不用说了,内线送礼自然是要主动上烟的,那便装的想必就是无良烟商。爷爷丝毫不羡慕那只袅袅香烟,因为他永远抽不完。枪口刀片状准星正对鼻子,按爷爷的经验这枪应该从太阳穴穿入,事实上子弹从右额穿入,左侧穿出,直接掀飞了天灵盖。(当时目标大约45度面对爷爷)据说当时那个内线吓傻了,敌工部的人让他送烟,可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枪一响,爷爷飞一般顺着绳子滑下楼去,小郭手劲不足,怎么也没把小妹拉上去,爷爷一看情况紧急,也顾不得许多,托则她顶上墙头。(按说这一托当时是不合礼法的,毕竟人家还没有正式卖身)妓院当时自然鸡飞狗跳,因为不仅是爷爷那枪,还有好几声枪响(武工队的掩护)。刚把小妹推上去,爷爷他们就被一个撒尿的嫖客发现了,大家都是一惊,爷爷下意识地用手作出“手枪”的样子,那家伙识趣地回去了(锄奸队平日的名声还是有的)。据说当时城里还拉了警报,爷爷他们都穿着灰色衣服,乘着黑夜赶往城西,由于事先计划周密,并没有遇到鬼子或者伪警察,只是郭妹子脚踝扭了(难道女孩逃命的时候都这样?)。“就是这里了。”小郭低声说。砰砰-砰-砰砰-砰,“谁。”一个略显磁性的声音。“地振高岗,一派溪山千古秀。”“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不好意思,当年的暗号爷爷没提,所以杜撰了下,笑笑就算了。)

爷爷一摸额头,已经是冷汗直冒,外面不时传来马匹的蹄声,这是鬼子在巡逻搜查。爷爷这才知道害怕了,让鬼子抓住肯定是严刑拷打,偏偏这时候还没有手榴弹。爷爷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城?”那老伯说:“别急,等等。”在极端的恐惧之中,人的反应有时候是会过激的,当时爷爷抄起一把西瓜刀(反正是把刀,具体是不是西瓜刀,爷爷也没说)架在那人脖子上:“老子现在谁都信不过,快!说!”小郭连忙上来劝阻:“庞三同志,你这犯错误的,秦大叔是自己人。”老伯看爷爷面生,知道是新手,就说:“快天亮的时候,会有倒夜香的出城,你们就藏在夜香里,伪军不会查的。”这话就连小郭也目瞪口呆,夜香运枪是有,运人可没听说过。(看来爷爷用的汉阳造也是这么进来的)但是情况紧急,天一亮鬼子必定搜查,那些武工队的面熟还能混过去,爷爷和郭小妹是绝对躲不掉的。爷爷一脸无奈:“听着,你怎么安排我不管,但是我身上的包袱一定要尽快送到咱的人手里,收不到我一定回来找你算帐!”秦老伯还特地叮嘱:“如果伪军打开盖子你们一定要潜下去。”

装夜香的桶还是很大的,容下两人并不困难,但是那令人窒息的气味却是最大的障碍,爷爷早就把外面的长衫脱掉了(值钱的保护起来),郭小妹不可能脱衣服,只能委屈她身上的黑旗袍。倒霉的事还没有结束,由于局势紧张,门口的伪军竟然开盖检查,不得已,爷爷对小妹妹作了个蹲下的手势。爷爷心跳不已,一怕伪军查出来,整个联络站都一块完蛋,二怕自己坚持不住张了嘴。好在军饷微薄的伪军士兵对黄白之物确实没有检查的欲望。爷爷一口气憋完已经是城外了。刚到安全地带爷爷就吐了一地:“有没有水?”赶车老汉笑笑:“这不,把你们载池塘来了。”爷爷一下跳进去,拼命撮洗。郭妹子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也穿着衣服跳下水去。

事件结果:

一, 那叛徒当天惊恐逃命时冲撞守卫被日军击毙。

二, 汉奸烟商当场死亡,案件定性为谋杀,搜查却没有结果,后来因为那叛徒身上搜出了独橛子,以此结案。当然是在那位内线的帮助下。

三, 小郭在当天把爷爷的包袱送出泰州城,由于天气寒冷,重要物品保存到了连队,但香烟被沿途哨卡拦截。

四, 妓院老鸨果然被伪警察逮捕,生死不明。结束了逼良为娼的生涯,郭妹子也在被迫接客前逃出火坑。事实上当年她十五岁,过年以后就可能要接客了。妓院仍然在经营,只不过换了个主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汉阳造步枪,注意是没有套筒的改进版

本文内容于 2008-3-17 14:45:25 被风帽穿甲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