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巴菲特是一个“活着的传奇”,他独特的市场见解和投资哲学无数次被时间证实为真理般的远见卓识。所以当3月10日巴菲特在接受美国CNBC电视台采访时给美国经济打上“衰退”标签,并表示不再愿为三大债券保险商MBIA、Ambac和FGIC的8000亿美元市政债券提供担保之后,所有残存的“乐观派”都有些茫然无措。


我就是这信心动摇者中的一个。原因其实并不在于我是多么忠诚的巴迷,而是因为巴菲特唱衰论调对美国经济中长期走向的潜在影响令人担忧。实际上,巴菲特看空美国经济也并没有抛出令人信服的论据,而仅仅只是表白了一种玄妙莫测的“常识性”感觉,对于这种感觉我们并不陌生,基本上在过去多年里总有许多重量级的经济学家在宣称“美国经济将进入衰退”,事实上,并没有一次美国经济数据真正达到了所谓“衰退”的基准标杆。


虽然现在正值风声鹤唳之际,但平心而论,并没有足够的数据证明美国经济已经或即将进入衰退。2月28日确认后的2007年四季度美国GDP增长依旧为黯淡的0.6%,但这一个时点的短期数据并不能说明任何趋势问题。读懂美国经济的关键实际上在于参透结构特征,众所周知美国GDP中消费占据七成,投资和净出口占比分别为15%和10%左右,比这些比例数字更重要且更不易察觉的核心特征是,消费是中长期增长的稳定主引擎,而投资波动往往却是构成短期增长波动的主要来源。结合这个特征品味美国最新经济数据的内部信息,很难尝出衰退的味道。因为次贷风波后的2007年四季度,美国投资的异常波动与经济增长骤然放缓如影随形,而美国长期消费倾向并没有显露出持续萎靡的迹象。


但巴菲特让这一切都有些变味了,投资大师对美国经济的悲观预期与前期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美国经济研究局主席费尔德斯坦以及各类权威人士的衰退论相互映照,给市场信心带来了致命打击。这种来自于预期层面的大幅趋势变化对美国经济中长期走向的影响不容忽视。从行为金融学的理论观点来看,美国战后透支消费、超前消费和炫耀性消费中凸显的欲望、张扬和享乐特征是“美国梦”的经济表现,骨髓中的乐观倾向支撑了美国透支式消费的长久维持,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国经济持续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都坚信美国经济将持续增长,并无所畏惧地维系着强势的消费倾向。


比贝利更擅长预测的巴菲特可能会让美国人真正害怕起来,而预期走弱无疑将削弱美国消费的稳定趋势,增大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而这一点,正是让我害怕,并真正担心起美国经济未来的根本原因。


至于巴菲特唱衰美国衰退的原因,以我的智慧显然无法领悟。我只是依稀记得,巴菲特在那个被人津津乐道的2008年致股东信中说过:“要当心那些油嘴滑舌的所谓专家顾问,当你被他们的夸夸其谈骗得头脑发热,就是他们填满自己腰包的时候”,而且我们都知道巴菲特虽然很有钱,但作为商人他不可能丢掉赚钱的原始本性。


毫无疑问,巴菲特先高调抛出8000亿救市计划,再大言衰退并宣布放弃救赎对市场信心而言就像是一种“从天堂到地狱”的双倍打击。如果美国经济真的陷入衰退,巴菲特会获得什么好处呢?一种可能比较肤浅的猜测是,也许此前宣称“未到抄底时机”的巴菲特会因此找到一个合适的抄底时机。而且,就算跌跌不休之中连抄底时机都没有,至少多元化的巴菲特还能继续将投资目光投向璀璨的新兴市场,别忘了,就在那封致股东信中我们的股神就十分津津乐道于投资中石油的美妙经历。


不管巴菲特意欲何为,他的唱衰论调无疑会让市场很受伤,而美国经济由于长期消费倾向在信心缺失中的可能转向也更加接近衰退漩涡。不过,一切在目前为止都尚无定论,实际上还是巴菲特说得好:“只有在退潮的时候,你才能看出哪些人不穿裤子就下水了”。(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