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选集 一些杂文 回忆斜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66/




回忆斜佬


我知道,斜佬现在依然在论坛和封楼帮里不断的冒着泡,用回忆来形容,似乎有一些不太恰当,但是大家看完之后,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要用回忆这个词了。


斜佬比玄烨号航母在铁血注册的时间要长,我也是后来到了这里才认识的他。因为个人的原因,那个时候我正在自己经营一家小店,做一些个工艺礼品的生意。由于生意冷清,所以有大量的空闲时间,我在铁血也就是从一开始就一如既往的疯狂的发帖。至于原创,是在稍晚一些的时候,开始的。

我和斜佬的第一次照面是在我的一篇原创里,是深水区的社会杂谈,名字叫《谁是前世埋葬你的人》,由于屡次铁血屡次升级,这篇文章只保留了回复部分。斜佬在后面给我留了一句话。

“我前世是我的头像,被许多人用肚子给埋葬了。所以我特别珍惜眼前,因为我不会被许多人用肚子给埋葬了。所以我特别感谢大家,看到好帖子就跟一下。 谢谢大家(这一句是女儿一定要我说的)!”

那时斜佬的签名还是“现在终于认清了自己:猪,还是猪。 呵呵,感觉还不错。”


夜已经深沉了,细雨散落,久违春雨的人们没有几个在享受这细雨,因为是深夜了,我打开窗户,看着对面楼里,有没有和我一样的人,孤灯烛影还有人为它醉吗?心事在心理周转着,有人说我病了,其实病了的人是我,但那是前世的我。

前世是谁埋葬了我,我是不是在奈何桥上拼命的喝了N多的迷魂汤,孟婆的双手不停的向经过桥上的魂灵们递送着她的汤,这是她的工作,是她的职责,她让魂灵们忘记了前世,只携带着少量婴儿般的智慧再次去人世间轮回,不论前世是痛苦多还是欢乐多,只有重新来了,很多魂灵感谢孟婆手中的汤,因为它可以使你忘却,也有的魂灵在嫉恨孟婆,因为它使你忘却了前世的爱恋。

那个前世的我的魂灵在接过汤时,使劲的眨着眼睛,好像要拼命的记住什么,喝了吧,任凭你记住的那些如何在此之前铭刻在心!

大概就是这么一篇文章,这是一部分,斜佬给了我回复,我和斜佬就算认识了,随后经常在水区与斜佬交流聊天,但是斜佬的工作那时候比我要忙碌,所以我也经常找不到他,直到有一天,我在水区里发了一个找斜佬的帖子,没想到很快斜佬就出现在我的楼里了。

那时候,封楼帮已经成立了,我多次鼓动斜佬加入封楼帮,但是当时的斜佬总以希望悠闲、不喜欢受约束、工作忙碌为理由,不加入封楼帮,我当时不但没有气馁,倒是更加激起了我要把斜佬拉进封楼帮的斗志。

以后的日子里,斜佬出现在水区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了,直到有一天斜佬加入了我们,并且由于自身的资格和为人,很快的成为了副帮主。


斜佬,一个忠厚老实的自称是坏人的好人。

去年的六月,铁血的准原创和准精华制度推出来之后,斜佬开了斜店,奔走于水区,这就更使得斜佬越来越成为水区中的名人,和一种比较鲜明的标志性人物。

我曾经猜想过斜佬的穿衣打扮:

个子不高,圆脸庞,带着一副大镜框的眼镜,常年穿着一双运动鞋,骑着南方很流行的小轻骑,行驶在广西凭祥的大街小巷中,要回家做饭,要回家午休,要回家伺候一把手和二把手。帖子里,斜佬的每一句话之前,都会有两个字,“呵呵”,不信大家去观察,永远都是这样的。不张扬,不过分,轻松,和谐,幽默,热情。

斜佬去年的几篇文章,给我一种感觉,好像出于朱自清之手,虽然不是刻意的去恭维斜佬的文笔,但是斜佬的字里行间确实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闲趣,就像是一位老朋友,在叙说多年不见的这段时光,最好还是有石凳石桌,清茶,就是这个样子。

任劳任怨这个形象就在我脑海中,跃然而出。我和斜佬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言语,只是觉得斜佬能给人一种长者的安全感。我曾经和甜月亮在北京的某次聚会中说过,斜佬,是我这辈子必须见到的朋友。

就这么简单,必须见到的朋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