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仪 (资料图片)


今天,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将决定新一届政府副总理人选。


新老交接,69岁的吴仪,这位共和国历史上第三位女副总理,三度位列美国《福布斯》世界百强女性风云榜前三的“铁娘子”,将正式卸任,淡出政治舞台。


正如她去年岁末公开发表的“裸退宣言”:两会之后退休,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


但她不会被忘记。


她是“救火队员”,从中美谈判到扑灭非典疫情,再到药品食品安全,总有棘手的大麻烦等待她去解决。


她“比乡镇女干部还要容易接近”。下基层考察时,她曾高喊:“干部们给我退下去,农民朋友们走上来。”


一头银发,大气威严的风度,还有那些真情流露的话语。在南方报业旗下的奥一网上,一份寄语吴仪的调查,短短几天就有16017条留言。一位广东网友说:“孑然一身,却心系苍生。只要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爱您。祝福您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不为良相,即为良医”。她说过,退休后将研究中医。医世医人,热诚依然。


第一章:中美谈判


我属虎,虎口就在我自己脸上,所以不怕入虎口


吴仪真正进入大众视野,始自谈判席。


1991年4月,吴仪步入东长安街2号的大门担任对外经济贸易部副部长。不足4个月,副部长的椅子还没坐热,中美知识产权谈判前两天,中方代表团团长突然患病,吴仪临时替补上阵,匆忙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


这是一次棘手而艰苦的征程。谈判桌上,美国贸易代表、被称为国际贸易谈判圈中“铁女人”的卡拉·希尔斯一开腔就带着火药味。


吴仪机敏而犀利地还击,留下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瞬间。


“按中国人的生肖,我属虎,虎口就在我自己脸上,所以不怕入虎口。”她后来在演讲时说。


那段时间,吴仪频繁飞赴美国。她后来回忆说,那时“生物钟全混乱了,除了昼夜的颠倒,还有四季的错位,从北半球的冬天,飞到南半球的夏天”。


1992年1月,长达两年零两个月的中美知识产权谈判终于尘埃落定。这一日,香港恒生指数大增128.38点。


从此,人们记住了“铁嘴”吴仪。


第二章:迎战非典


既然许诺了,那么我就一定要做好


2003年春,中国大陆SARS肆虐。


4月26日,刚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不到一个月,吴仪临危受命当卫生部部长。“当时我就想,上就上吧。”她的回答依然是典型的“吴仪式”。


当天,吴仪即跟随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考察北京非典防疫情况。临近中午时分,北大农园食堂快餐台前,吴仪随温家宝一起夹在买饭队伍中,自己点菜、买饭,与同学们一起用餐,边吃边谈,嘘寒问暖。


那天,吴仪身着一套白底黑色条纹套装,领子、袖口有一抹红色。有同学说是她精心准备,“想让大家多一些战胜疫情的信心”。


三个月后,世界卫生组织将北京从“近期有当地传播”的名单中删除。


“2003年非典时,我对家宝同志许诺过,既然许诺了,那么我就一定要做好。”两年后,当她回顾这段岁月时,吴仪感慨道:“虽然我吴仪从事革命工作40年来从未对国家说过‘不’字,可如今我已是60多岁的人啦,再让我重新去分管一个我不熟悉的领域,哎,我真的压力不小啊!”


此后,不论是盗版蔓延,或是药品、食品安全,只要出了问题,她总会被中央委以重托,充当“救火队员”的角色。


第三章:基层考察


我是从北京来的,是国务院的,我姓吴,叫吴仪


2006年5月3日,晨岚未散。重庆武隆县仙女山镇龙宝塘村却已热闹起来。“吴仪副总理要来看我们了!”


吴仪来了,看到村卫生室外院坝上聚集着一百多位村民,就走到他们中间,用地道的重庆方言大声说:“我是从北京来的,是国务院的,我姓吴,叫吴仪!”


在笑声中,吴仪拉着乡亲们的手,和他们唠起了家常:“我在重庆读的小学,和大家还是乡亲呢!""好多人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药费咋报销吆?”


在一次考察血吸虫病时,刚下到基层就被一帮官员围住,她高声喊道:“干部们给我退下去,农民朋友们走上来。”


第四章:落泪成金


小女子有泪不轻弹


吴仪常将“小女子有泪不轻弹”挂在嘴边。去年在参加十七大福建团讨论时,她在倾听基层代表发言时却两度潸然泪下。


让“铁娘子”感动落泪的,是福建三明市特殊教育学校校长黄金莲。她在荒山上建起了一所残障儿童学校,而为了申请办学补助,十几年前,她带病进京,曾在国家有关部委的门前苦坐了三天。


吴仪动容,流下了眼泪:“最后经费要到了没有?”黄金莲说,当时曾许诺,如果经费申请到了,就去北京天安门拍张照片。而为了及时补办申请手续,“天安门的照片”成了未了的心愿。


“这次来北京到天安门留影了么?”坐在黄金莲对面的吴仪含泪,关切地询问。当得知黄金莲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式上拍照的答案后,吴仪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黄金莲会后对记者说,“今天吴仪副总理的泪,将永远铭刻于我和那些残疾孩子的心间。”


第五章:潇洒谢幕


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


2007年12月24日,吴仪在北京出席中国国际商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时,中国贸促会会长邀请其退休后担任该会名誉会长。


吴仪双手抱拳,深深施礼:“我将在明年‘两会’后完全退休。我这个退休叫‘裸退’,在我给中央的报告中明确表态,无论是官方的、半官方的,还是群众性团体,都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现场掌声经久不息。


早在四个月前的8月24日,在大学同学的聚会上,吴仪声言,自己退休后只打算参加文化部的老年合唱团。之前,她用美声唱法演唱《潇洒走一回》,让人印象深刻。


《南方周末》评论文章称,虽然这比不上她曾经任何一次的临危受命,但因为告别在即,她对于交出官位、权力的淡然与从容,才更容易让人们想起她过去的种种,愈发珍惜她这样的个性官员。


-广东人眼中的“铁娘子”


副省长雷于蓝:


和部长们打赌,


她真的来了!


我对吴仪副总理印象最深的,是她对中医的深厚感情。


这两年,社会上对中医有各种争议,她现身说法,力挺中医。最近她还公开表态:我退休以后要研究中医,现在正在读《黄帝内经》。


广东这几年大力建设中医药强省,她给予了很多关怀。2006年初我们召开建设中医药强省大会,她罕有地发来了贺电。去年底,她率领几十位部级领导,到广东检查督导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当时我们刚好在举办“中医中药广东行”活动,想请她参加。有几位部长跟我说:她做事最专注,督导行程这么紧,不可能中途参加你们的活动。我说,好,我们打个赌。后来真的赢了。吴仪副总理欣然应允,专门抽出一个小时的宝贵时间,出席我们中医“治未病”的启动仪式,还把部长们也一起邀过来。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士为知己者死


我跟吴仪熟悉起来,是在2003年“非典”期间。那时候,谣言满天飞。最困难的时候,她站出来了。


当时一些人总觉得自己是对的,更有些人想糊弄过去,她却很谦虚地问我:“钟院士,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她让我在全国的电视台做了几次节目。我用幻灯片来告诉公众,全国“非典”的情况如何,应该怎么样来防止感染。后来,我被举荐为中华医学会会长,这个职务以前都是由卫生部老领导担任的。


知识分子都讲“士为知己者死”,我得到了她很大的尊重,我觉得她信任我,我就一定要干好。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吴仪,我只想对她说一句话:“我,对得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