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五集 比武 第六集 武道 三、真假武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彪看战车找到了,便和大家说:“好了,我们打道回府,回家吃小玉包的菜饺子去。”语气里满是对靠山镇的感情。话音刚落,他兜里的手机响了,占彪拿起电话和当年打仗的口气一样:“啊,对,好,今晚在靠山镇宿营,抓紧时间,好。”说罢也没和大家解释什么。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面露疑问,这占彪葫卢里卖的什么药还挺神秘的呢,只有占东东神色自若。樱子说了句:“彪爷爷还会使手机呢?我爷爷就不会用手机。”眼里颇有对占彪能跟上现代的钦佩。

车开起来后,占东东不无骄傲地对大家说:“别看我爷爷八十多岁了,眼不花,手不颤,虽然有个耳朵被当年重机枪震得有点背,但时尚的事啥都懂,他还有Email信箱呢。当年的功夫也没扔下,天天早晨活动一个小时,专练那七路连环手。”

大郅得意地比量了几下说:“彪哥当年为我创编的第一路七环手就是好使,我们学习不到十天隋涛就对鬼子用上了,也让鬼子手忙脚乱的。哦,东东你听你爷爷说过隋涛吗?”

占东东笑了:“大郅爷爷,岂止是听说过啊,隋涛爷爷当年为了保护大家装成我爷爷,虽然没唬过鬼子但也是条硬汉……后来他的汽车班九人成为抗日班的九豹嘛。还有啊,隋涛爷爷的大孙女是我二叔家的儿媳妇呢。”

**********************************************************

松山知道共产党、新四军的情报系统遍布周围,这次出击他做了严密的封锁,晚上还召集一些军官喝酒做乐,半夜突然召集起部队登车骑马快速冲出了镇子,既便共产党有情报送出也会落在后面。靠山镇里除留下一个中队做后备队外,部队全部出击。杉本的三个师兄也留守在镇里。

出击部队是四台摩托车和六辆豆战车在前面开路。松山和60多人的特种部队乘两辆卡车随后,再后面是八辆卡车满载一个甲种中队250人,最后是一个战马奔腾的130人的骑兵中队,近500人的精税部队如一把利剑直刺三家子村。

巧的是因为第二天就是魔鬼训练十天期满,也是占彪应诺的训练新四军一个月满,谭营长和单队长带着警卫班也赶到了三家子。晚上为答谢占彪的抗日游击班杀了一头猪小宴了一把,准备第二天中午设正宴送别国军抗日游击班。占彪也给师弟们放了一下午假要大家好好休息准备第二天晚上的比武。他一直要求师弟们不许告诉彭雪飞比武的事儿,怕他们阻拦。晚宴后师弟们都回到自己的班里和战士们一起休息。曹羽是三德的副班长一直和三德住在一起。占彪和谭营长、单队长、彭雪飞住在村中间的场院大屋中。当时驻在村里的部队都是以班为单位住在老乡家,每家都有能藏下十多人的地道。

地道是三家子成为新四军据点的原因之一,这里大部分相邻家的地道是相同的,但还是以藏人为主,没有太多的机关和御敌功能。前几天松山曾派来过日军一个中队,早接到情报的200多名战士从容钻进各家的地道,日军一无所获烧了几间房走了。

这次松山的夜袭应该说是成功的,因为行动诡秘迅速没有让占彪和彭雪飞得到任何情报和警示。虽然家家有地道但如果在日军进村后才开始行动就晚了,一定会手忙脚乱,很多武器也来不及收好,更多的人会被堵在屋里。还是四德在这关键时候起了作用,它的本能使它感觉到几里地以外的马蹄声和汽车声,远在村口的哨兵还没有查觉的时候就狂吠开了。虽然四德一直住在小玉和小宝住的院子里,但还是立即把三德和占彪惊醒。他们一听四德与寻常不同的叫声就马上通知各班战士和老乡钻进地道,收拾好现场,然后又撤下岗哨,留下了一些老乡应付。功德无量的四德又一次救了大家。

要不是日军在村边把新四军汽车班的9名战士堵在屋里松山一定也会一无所获扑空而撤的。村边有新挖的几个地下汽车库,那四台卡车就藏在这里。彭雪飞专门成立了汽车班天天在这里学车。这间看林屋平时没有住人是村里仅有的几间没挖地道的房子之一,这天晚上汽车班的战士大意了没有回村里休息,在睡梦里被日军特种部队几十把枪逼住。

这时天已蒙蒙亮了,9名赤手空拳的新四军战士被押到村中的场院中,松山和武男打量着这9名面无惧色的中国人,身后是几名中队长和各组特种兵。占彪和彭雪飞悄悄出了地道隐藏在被日军翻得底朝上的房子里倾听着。

松山用汉语问道:“你们谁是占彪,占班长?”他虽见过占彪一面,但觉得中国人看他的眼神都是一样的寒意凛凛。杉本也围着这9人转着在找曹羽,可那天是夜战,也弄不准哪个是他的死对头。

彭雪飞焦虑地轻声告诉占彪:“这个汽车班的班长叫隋涛,平时挺机灵的,我是想让他以后当汽车排长的,都怪我,没管好他们。他们也是这两天练开车和那两路连环手太累了,不然不会留住在村边,唉,他们本来有机会藏进汽车库的。”

只听隋涛说话了:“我就是占班长,是我拆了你们的癞蛤蟆车,你们不是找我报仇吗,我跟你们走。”

武男在旁疑问道:“你们是十天前和我们交手的中国武士?”松山也不敢相信地问:“你们就是那个什么国军游击班?是你们打垮了我的重机枪中队?是你们毁了我的10辆战车?”他心想能抓住占彪这也太容易了吧。

隋涛上前一步胆气十足地对武男说:“正是我们,还想比武吗?走,我们找地方比试比试?”彭雪飞明白隋涛一直想把日军引走,这样会让部队解除危险,从而也能让部队组织起来解救自己。

杉本在旁听明白了,心里恨得不行便一脚空手道脚技踢过来。隋涛没有丝毫退缩,伸臂格了一下便使出一路七环手,有模有样的招式让杉本步步后退,要不是杉本心存余悸而有防备,隋涛的一脚戳脚又会让他当场横卧。

旁边的各组特种兵一看果真是中国功夫,一拥而上要争先比试,被武男出声喝住。他上前恭敬地对隋涛立正施礼说:“不知占彪阁下准备好明天的比武了没有?”隋涛随口说道:“什么今天明天的,好啊,有种的我们明天再比!”占彪暗叹一声对彭雪飞说:“这小子是机灵,看来只能靠比武找机会救他们了。”

彭雪飞却也是人精忙问:“是不是你们和鬼子约好明天比武了?怎么瞒着你小飞弟呢。”这时谭营长和单队长也出来了俯在身旁。占彪看了几人一眼说:“不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担心,也是怕你们不同意我们和他们这样比武。”

这时松山说话了:“不用明天的,就现在比吧,我要看看你们的支那功夫怎么抵挡大日本的武士道。”然后他对武男下令:“挑几个人和他们过过招儿,我看看他们值不值得我带走。”几个战车兵也走了过来,也擦拳磨掌地喊着要为20名战友报仇。

武男一看这局势,心想也好,为明天的正式比武练练兵,让没见过中国功夫的手下先熟悉一下。便在各组点出五名特种兵上场摆开了架势。

隋涛也没含糊点了练得好些的四人随自己上前伸手就与特种兵过上了手。武男在旁轻咦了一声怎么不像那天那些人懂武林规矩啊。再看了一会更觉不对劲,这五名中国武士虽然攻势凶猛让日本武士暂落下风,可是怎么只会两路拳法,翻来覆去的用那14招儿,已经被日本武士摸出门道开始反击了。

松山在旁观看着用不屑的语气和武男说:“中国功夫不过如此,怎么你们上次被打得那么狼狈?!”

这时武男又看了一会儿喝了一声让自己的人收手退后,他上前问隋涛道:“你的占班长的不是!军装的不一样,你不是和我相约比武的中国武士!”武男并不是傻子,他从隋涛的灰色新四军军装就怀疑他们不是应该穿着黄色国军军服的占彪。当年中国军队的军装颜色很杂,还有蓝色和绿色等颜色,但普遍的是八路军和新四军的灰色,国军的黄色。而日军陆军大都是土黄色。

隋涛看到武男和自己走得很近,心想如果擒住这头儿可以劫持他让战友们脱险,大吼一声:“我是中国人!”便冲向武男又施展上了七环手,嘴里还喊着:“你们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和占班长比武!”说罢已打到武男身侧做势要搂住武男的脖子抢武男的手枪。

武男这回彻底明白了,原来这伙人果然不是相约比武那伙儿中国武士。他很生气隋涛冒充占彪。看到隋涛不断地欺近他心头一怒便使出了精湛的合气道招法,都没有抬手身形微转一膀就把隋涛撞出十米开外仆翻在地,然后向部下一挥手下令:“他们的撒谎,中国真武士的不是,教训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