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家的根本—中国工业化60年高速发展之路(图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工业化发展之路


一些学者连续发表研究报告和文章,提出“中国正进入新的重化工业阶段”,以此来解释投资高涨的原因。


从2004年7月起,吴敬琏开始不断对重工业化趋势表示担忧,并撰文和发表讲话对旧型工业化道路提出质疑。他的这一观点也引发了一些经济学家的批评和质疑。


吴敬琏把这些质疑归结为7点,并一一回应,其中有代表性的四个争论是:


质疑一:每一个国家到了高消费阶段,必然要求重化工业的快速增长,以便提供足够多的金属材料和重化工产品来满足市场对住宅和耐用消费品等日益增长的需求,因此,“以重化工业为主导的发展阶段是不可逾越的”。


吴敬琏:在工业化的中后期,由于对住宅、汽车、家用电器等耐用消费品需求的增加,对重化工业产品的需求也迅速增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重化工业产品的需求会超越其他方面的需求,比如说超越对服务的需求而领先增长。同时,对重化工业产品的需求也并不都需要靠自行生产来满足。在经济全球化时代,除了关系国家安全的战略性产品外,几乎所有产品都可以通过贸易取得。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用尽量少的资源消耗生产最大的价值,然后通过国际贸易换回自己不具优势、因而自行生产不符合经济性原则的产品。


质疑二:和计划经济下的投资膨胀不同,这次重化工业投资热潮是由企业进行的,投资成败由企业负责,因此没有危险性。


吴敬琏:在投资是由投资人自主决策并且自负盈亏的条件下,无论他们的决策正确与否,的确,都不会对宏观经济造成冲击,政府也没有必要对企业的这种微观行为进行干预。问题在于,目前相当部分重大项目投资是按照领导机关的意图、用国家银行的贷款进行的。如果这类赢利前景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经济后果又无人负责的投资规模过大,当投资决策出现失误、产品销售发生困难、企业发生亏损、又无人承担还贷责任时,信贷风险就会完全落在银行身上,我国金融系统就有因为不良资产大量积累而发生系统风险的危险,最终要由纳税人“埋单”。这时候我们必须力求避免。


质疑三:按照其他国家的发展经验,服务业的发展只能在实现工业化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产业结构演变和主导产业发展的顺序由轻工业到重工业,再到服务业,再到高新技术产业,“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过程”。


吴敬琏:把服务业的大发展说成是工业化实现以后的事情,这种描绘与历史事实不符。20世纪后期在产业三分的框架下对先行工业化国家产业结构变化的研究表明,服务业发展超过工业的时间是在工业化后期(第一、二梯队),甚至中期(第三、四梯队),而不是在工业化完成之后。例如,英国和美国是在20世纪初期,日本则是在20世纪50年代。


质疑四:中国的比较优势在于劳动力价格低廉,因此,它在国际分工中最适宜扮演的角色是从事装配、加工,至于致力于高附加值产品的自主研发和品牌营销,至少不是10年、20年内的最优选择。


吴敬琏:劳动力价格的低廉只是中国浅层的比较优势。长期停留在浅层比较优势的开发上,将会限制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而且大量出口廉价商品,也会遇到世界市场容量的限制和进口国的抵制。从动态比较优势的观点看,中国应当努力开发深层比较优势,例如,努力提高劳动者的素质和能力,充分发挥我国技术和管理人才的自主创新能力,尽力向施振荣“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才有可能进一步提升我国在劳动力方面的比较优势,并借此带动经济结构的优化和升级。


应当承认,我们的整体发展水平还比较低,不可能在短期内和发达国家全面看齐。因此,要求所有的企业都要从事自主品牌营销是不现实的。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我国所有的企业都只能沿着分销、代工(OEM)、代为设计(ODM)和自主品牌营销(OBM)的链条一步一步地爬行。


在这方面,台湾地区IT产业发展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注意。由于本地市场规模的限制,台湾IT产业长时期采取了以代工为主的经营战略。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成也代工,败也代工”,代工的利润率逐渐下降,到21世纪初期,“已经从‘微利’变成了‘纳米级利润’”。这种情况使台湾企业或先或后地改弦更张。一些企业利用大陆市场广大的优势,从这里开始营造自己的品牌,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另外一些企业也正在做出自己的努力。


显然,大陆企业更应当从一开始就利用自己的这种优势,尽力摆脱只是卖“硬苦力”的状况。我国有些企业在进行自主研发和开发自主品牌方面做出了可喜的成绩。例如,在信息和通信产业领域,华为、中兴从一开始就面向市场进行大规模的研究开发投入,因而得以实现20年的持续增长,且其技术能力迅速提高,目前已经进入全球电信设备的领先企业行列,其人员结构出现了研究开发人员与销售服务人员占大部分、生产制造仅占一小部分的“哑铃式”结构。相比而言,国内一些企业却沉湎于组装环节,其生存环境日渐恶劣。华为、中兴等企业的努力值得鼓励,他们的经验也值得具有相同条件的企业学习。


(邓瑾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名词解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微笑曲线


20世纪90年代初,时任台湾宏集团董事长的施振荣提出“微笑曲线(Smiling Curve)”的概念,用一个开口向上的抛物线来描述个人电脑制造流程中各个环节的附加价值。由于曲线类似微笑的嘴型,因此被形象地称为“微笑曲线”。


“微笑曲线”向我们揭示了一个现象:在抛物线的左侧(价值链上游),随着显示器、内存、CPU以及配套软件等新技术研发的投入,产品附加价值逐渐上升;在抛物线的右侧(价值链下游),随着品牌运作、销售渠道的建立附加价值逐渐上升;而作为劳动密集型的中间制造、装配环节不但技术含量低、利润空间小,而且市场竞争激烈,容易被成本更低的同行所替代,因此成为整个价值链条中最不赚钱的部分。所谓的“微笑曲线”其实就是“附加价值曲线”,即通过品牌、行销渠道、运筹能力提升工艺、制造、规模的附加价值,也就是要通过向“微笑曲线”的两端渗透来创造更多的价值。后来“微笑曲线”理论被广泛用来阐释在各行业中都存在的知识产权、品牌、服务等要素对产品价值的提升。


中国已进入世界工业化中期后半阶段


●宏观财经要闻

·海关总署:加工贸易政策调整影响中国出口总量

海关总署加工贸易司司长何力9 日指出,加工贸易政策调整对中国对外贸易的影响客观存在,但是这种影响是正面为主,加工贸易的总量不会突然下降很大,但是在整个外贸结构中的比例会降低。据商务部产业司司长王琴华说,从今年1-6 月份的加工贸易数据来看,加工贸易保持着平稳、健康、增长的趋势。加工贸易在总体外贸出口的比重,比去年下降了2.6 个百分点,趋于更加合理的结构。

点评:我国加工贸易政策调整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总量上,加工贸易的出口增长将相对缓慢,使得在整个外贸结构中的比例会降低,加工贸易作为FDI(外商世界投资)和贸易顺差的重要来源,这种变化有利于缓解我国国际收支失衡;第二,结构上,“两高一资”产品加工贸易有了很大比例的下降,而高新技术产品的加工贸易比例有所提高,说明结构正在优化,这有利于提过加工贸易附加值,并缓解资源和环境压力。

·俄罗斯卢布:“废纸”重放光彩

·社科院报告称中国已进入工业化中期后半阶段

中国社科院今日发布首部《工业化蓝皮书》指出,目前中国已进入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从东、中、西、东北四大经济板块的工业化水平看,东部工业化程度居首位,已进入工业化后期。报告作者指出,中国工业化推进主要得益于工业结构的优化升级。蓝皮书称,到2005 年,中国工业化水平综合指数达到五十,这表明中国刚刚进入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如果在未来,中国能够保持工业化水平综合指数年均增长百分之四至五的话,那么到2015 至2018 年,中国工业化将基本实现。

点评:中国近年工业化进程的加速显然使中国的工业化水平明显提高,是推动中国经济向好的根本因素之一。但是,工业化进程中缓解资源环境约束仍然缺乏常规的制度保证,体制缺陷导致的二元社会固化的局面还没有得到明显改善。我们预期,伴随这两个方面瓶颈的解除,中国的工业化道路将会真正走上康庄大道。


●市场动态

·股市估值水平与证券化率水平无关

在近期股指再次持续大幅上攻,沪深股市总市值快速膨胀。继8 月3 日收盘我国沪深两市总市值首度超过20 万亿元之后。8 月9日收盘,沪深股市总市值突破21 万亿元,逼近22 万亿元,首次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我国证券化率首次历史性超过100%之后。

为此,部分国内媒体、以及很多业内人士开始从证券化率的角度,来衡量沪深股市的估值水平。甚至有观点认为,若将“两岸三地”即上交所股票总市值(约17 万亿元)、深交所股票总市值(约5 万亿元)、在港上市的大陆企业上市股票总市值(约8 万亿元)加总,合计股票市值已接近30 万亿元人民币,意味着我国证券化率已高达约150%,因此,若A 股股指继续上涨,沪深股票市值继续快速膨胀,则很快我国证券化率将会超过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西方国家的证券化率水平。由此,持此部分观点的人士根据我国证券化率水平的突飞猛进现状,而得出沪深股市估值水平严重偏高。

点评:我们承认,无论根据PE 值,还是根据PB 值,当前沪深股市估值水平都明显高于海外市场水平,沪深股市估值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泡沫”成份。但是,笔者认为,证券化率水平高低与股票市场估值水平高低基本上没有关系,因此,可以这样说,用证券化率水平高低这一参数来衡量股票市场估值水平严重有失偏颇,甚至犯了原则性的错误。

一方面,从理论的角度来看,所谓证券化率的概念,指的是一国各类证券总市值与该国同民生产总值的比率,实际计算中,证券总市值通常用股票总市值来代表。证券化率越高,意味着证券市场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重要,因此它是衡量一国证券市场发展程度的重要指标。因此,可以说,证券化率水平的高低,其实质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实体经济转化为虚拟经济的比例,而并非衡量估值水平。

另一方面,从实践的角度来看,假设证券化率水平能够用来衡量估值水平的观点成立的话,那么,考虑到最近几年美国的证券化率一直都接近、甚至超过160%,那是不是说美国股市的估值水平比沪深股市还高呢?!答案显示是错误;又如当前香港股市总市值接近18 万亿港元,剔除大陆在港上市企业总市值约8 万亿亿港元之后,当前香港股市总市值约达10 万亿港元,按照2006 年香港GDP 总量约2 万亿港元计算,当前香港证券化率高达近500%,那是不是说香港股市的估值水平已经高得离谱?!答案显然是荒谬的。再如,温州市目前仅有浙江东日与华峰氨纶两家上市企业,这两家上市公司股票总市值约为123 亿元,但2006 年温州市GDP 总量超过1800 亿元,由此可得温州市的证券化率仅约为7%,在全国经济规模城市中温州市的证券化率水平几乎最低,那是不是说温州板块即浙江东日与华峰氨纶两只个股的估值水平在A 股市场中最低呢?!答案显然更为荒唐!

·新股定价


●行业公司

·晋亿实业2007 半年报点评

·上实发展(600748)公布2007 年半年报

·株冶集团2007 年半年报点评

·一致药业(000028)2007 年半年报点评


●基金、债券和衍生产品

·认购权证溢价率集体下降 重点关注钢铁权证

·山西漳山发电公司和海南航空将发行短期融资券


●近期重点研究报告

·行业公司:恒瑞医药_跟踪报告

·行业公司:苏州高新_跟踪报告(买入,首次)

·投资策略:A 股研究_定期报告

·金融工程:指数研究_定期报告

·行业公司:海油工程_跟踪报告


●新近推荐买入个股一览

·苏州高新、赣粤高速、天邦股份、中科英华、经纬纺机、盐湖钾肥、东信和平、三爱富、江山化工、韶钢松山


海通证券晨报0810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