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一季 法兰西之恋 57章 病夫的战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我要与他决斗!”

唐云扬的话对于米勒上尉来说中,不谛于一声响雷。

他没有想到,唐云扬会为了这四个字要求决斗,如果唐云扬真的因为这件事死亡的话,那么在现阶段,他就颇不好向霞飞将军交待了。

“亲爱的唐先生,您看,这件事……”

朱斌候把唐云扬一句句的如同钉子一样的话翻译给米勒上尉听,他的声音很大,那位说出东亚病夫的法军军官,同样听得清清楚楚。

“决斗?一个中国人有这样的胆量?”

唐云扬知道,今天这场战斗势不可免。

“米勒上尉,或者让那位军官找出手下的十名法军中的勇士,让我们看看到底谁是病夫好了!瞧,我已经让步了,如果再得不到您的赞同,我想这件事所延续下去发生的一切事情,将由您来承担后果。”

一旁的朱斌候在向米勒上尉翻译前,向唐云扬用中国话说了一句。

“云扬兄,应该是挑出十一个,加上那个法军军官一共是十二个人,我也算是中国人不是!”

唐云扬不再说话,不过却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那天去华工食堂,挑选保安时的所说的话触动了他,而这正是唐云扬想要的事情。

米勒上尉有些无奈的点点头,知道今天这场搏斗在所难免,只好不再阻拦。

“好吧,好吧,既然唐先生您一定要这样解决这件事,那么我也没有理由再阻拦,我会给诸位先生们一场较量!”

米勒上尉的话,使法军士兵们鼓噪起来,他们很快清理出一场场地。

“……在解决自己的对手之后可以相互帮助……不准使用武器,不能危及对方生命……不能抓档、咬人……”

在打斗之前,先由福斯特.德里昂少尉解说法军方面提出来的规则。

“允章兄,你告诉他们,我们用的是中国功夫,所以我们会用腿踢的!现在说明,是为了表示这场战斗是公平的!”

趁着朱斌候向法军军官交涉的空隙,唐云扬回过头去,向自己十个手下再交待一声。

“怎么样,诸位,有不愿意参加的说一声!”

唐云扬稍稍等了一下,并不见有人出来说话。

“嗯,好样的,一会上去了,会擒拿的就卸了他们的胳膊腿!什么都不会的,尽管游斗就是,等别人忙完了,再过去帮忙,都听明白了?现在,就解开武装带,放下武器!都别客气,给老子狠劲捶他们!”

“是!”(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

十个手下大声应着,解下武装带之后,李二杆子已经呲着牙开始挽袖子了,那模样活脱脱脱一条面临“大餐”的恶狼。

对面的法军也派出来十二个代表,一个个高大魁梧,一旁的法军士兵在为他们呐喊助威,他们之中有的人已经在跳来跳去的活动筋骨。

更有甚者,脱光了身的衣服,高举着双手,向一旁为他们助威的法军士兵挥舞着拳头,嘴里发也怒吼般的声音。随着他们的动作,身上的肌肉仿佛一块块大大的,活动的铅块,显示出极为强劲的暴发力量。

反观唐云扬的手下,他们会功夫的,各家是各家的路数,起手的招式全都不一样。相对于法军挑出来的“狂汉”他们的身形就显得瘦弱了许多。

唐云扬嘴角习惯性的挂着冷笑,紧紧盯着他的对手。而他的对手就是那个说出“东恶病夫”四个字的法军军官。

“嚁!”一声哨响,格斗正式开始。这时,投身进战斗的唐云扬,顾不得再想那么多,他只是仅仅盯着自己的对手。

这时,要说下中国特种兵的格斗训练。

记得当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与美军特种部队交手中履获奇功的越军特工团,对于中国特种兵的评价是。

“他们出手太重!”

这就缘于中国特种兵的格斗训练,擒拿大多为拆卸关节,说到击敌的话往往又是一击必杀的招数。否则,与美国特种兵对抗丝毫不落下风的越军特工团,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拳击,唐云扬当然不会看不起源自于西方的这种格斗艺术。

但不言而喻的是,这种格斗艺术讲究的是灵活的步法和手上的组合攻击的配合,但它如果与已经形成套路的中国功夫比起来,差距那就不是一点了。

唐云扬的对手,面对唐云扬无论个头,还是身材都与他差不多的法军军官面对拉开格斗架势的唐云扬一个劲的来回移动步法,寻找进攻的间隙。

“来吧,小子!”

对方寻找发动时机的动作,使唐云扬感觉到不耐了,他用他不怎么纯熟的法语催了一句。

法国人是不需要别人把这种邀请的话说两遍的,那位法军上校听到唐云扬的催促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

唐云扬当时是属于咸阳机场的特勤中队,因为任务需要,对于擒拿使用拳击的人进行过针对性训练。

当对方的大拳头来到唐云扬面门之时,唐云扬的身体猛然向右一歪,伸左手叼住对方手腕,顺势移动身形向后一拖。

法军军官诺大的一个身体,就在他自己的冲力之下,向唐云扬面前扑了过来。

唐云扬右腿前伸,绊住对方小腿,右手成掌,直奔向对方的鼻梁骨。

“啪”的一声脆响。

由于唐云扬的腿事先绊在他的小腿之后,法军军官的身体仿佛在原地向后打了半个筋斗,强壮的身体在空中飞旋了半圈,倒在地下。

就这一下,唐云扬心里十分清楚,对方的鼻梁骨铁定是折断了。自己只不过是借着他自己身体的冲力,右掌的一推之力,也不是十分用力。否则这他向后旋倒的时候,应该是脖子着地,那他的小命可能就此报销了。

而且,本来这一招牵腕绕腿之后,还要用右手成刀刃状,弯腰猛击对方的咽喉。那就是一击要命的招数了,虽然这小子口出不逊,可这时显然不是要他性命的时段,最后这一招就给他省了罢。

虽然西方人敬佩勇士,但杀人同样可以成为仇恨,暂时来说大可不必,让他们知道厉害就好了。

“啊呀!”一声尖利的叫声,从场中传了出来。

把唐云扬吓了一跳,忙扭着循着声音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