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帝王皇宫赌场的总裁巴缔森亲自设宴庆祝无为的胜利,真正让他高兴的是自己半年前的正确决定。

当时巴缔森就发现无为是赌博的奇才,无为在牌桌上有一种无人能敌的霸气。这绝非是能学来的,而是天生就有的气质。

今晚的一场决战,巴缔森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看法,他坚信无为参加这次的世界扑克大赛,杀入前几名没有问题,他相信无为很快就能成为世界华人中的名人,那么到拉斯维加斯来玩的华人很大一部分就会被吸引到帝王皇宫赌场。

巴缔森庆幸自己的远见卓识,当时与无为签定协议,让他成为帝王皇宫赌场的形象代言人是非常正确的。这个决定很快就会显示出巨大的经济价值。

宴席进行到中间,巴缔森笑着问无为,“这次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姜先生有什么打算没有?”

“哦,事实上这不算是我的胜利,我只是代替别人参加牌局,所以这一切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无为很认真地说。

天娇听了无为的话,急忙说:“姜先生赢的钱应该至少一半是归自己,明天我就向组织请示,把钱划进姜先生的帐户里。”

“我说过了,这钱我一分不要,我只是尽一个炎黄子孙的义务。”无为说到这里,见天娇还要说话,赶紧制止了她,“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就算是我捐献给夺宝兵团的,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了。”

听到这里,阿侖一脸的失望,想不到到无为一句话一千多万就没有了,哪怕少留下点也行啊,这要是自己最少也要留个几百万,这是自己赢得又不是抢得。

“姜先生的行为让人敬佩,正是对待金钱的这种态度让姜先生战无不胜,也让对手寻找不到你的弱点。”巴缔森赞叹地说。

“哈哈,其实金钱人人都喜欢,但是该得的就拿,不该得的就不能拿,我只是感觉有些东西是比钱重要。”无为笑着说。

巴缔森好象想起什么事情,他忽然很认真地对无为说:“姜先生你们最好注意一下,据我所知你们战胜的那个沙漠之鹰,是一个走私集团的成员,这个走私集团组织庞大,遍布世界各地,小心他们对你们不利。”

无为流露出正气凛然的神色,“我们中国有句古话,邪不压正,没什么可怕的。”

“大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还是小心为好。”阿侖听了巴缔森的话胆怯地说。

“不错,我看你们近期内还是来酒店住吧,他们再厉害在拉斯维加斯是绝不敢到我们这里来撒野。”巴缔森很严肃地说。

“对对对,我们还是来帝王皇宫酒店住一段时间。”阿侖连声地说。

“无论什么事情都要迎着上,躲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还能躲藏一辈子?”无为说到这里,又侧脸对巴缔森说:“谢谢总裁的提醒,如果真的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一定麻烦您。”

“好,姜先生在拉斯维加斯有什么事情尽管讲,我一定会尽力帮助解决。”巴缔森爽快地说。

无为担心其他人想得太多,急忙转了话题,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后,无为见已经接近凌晨,提议结束了宴席。

无为他们告别了巴缔森,来到酒店外的停车场。

无为停下脚步,转身对robot说:“你把天娇送回吧,顺便去看看小娇的情况,巴缔森提醒的不错,是应该注意,特别是绝代双娇姐妹俩。”

“好,如果小娇身体没什么问题,我会让她们尽快离开这里。”robot说完,就与天娇上了他的越野车。

Robot刚把车开到高速公路上,天娇忽然用一只手捂住额头,另外一只扶住前面,好象很痛苦的感觉。

Robot见状急忙问:“怎么了天娇?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忽然感觉眼前一黑,不知为什么有些头晕。”天娇说完停了几分钟,猛然侧脸对robot说:“不好,小娇可能出事了!”

“什么?小娇出什么事了?”robot惊讶地问。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好象是被人从病房带出来了。”天娇焦急地说。

Robot知道绝代双娇姐妹能心灵感应,一个出了问题,另一个能感觉得到,他不再多问,脚下猛踩油门踏板,越野车风驰电掣般驶向医院。

越野车直接开到了病房楼的前面,俩人急匆匆从车里跳下来,直奔病房楼内的电梯间。

此时正是凌晨,所有的人都在休息,还看不到有人活动,他们乘电梯来到十层的外科病房区,天娇跑在前边,不顾一切冲进病房里。

房间里果然空无一人,床上还有躺过的痕迹。天娇又跑到里面的卫生间查看,也没有人。

Robot迅速把病房里扫视了一圈,他一眼就看到了在床头橱上放着一封信,急忙对天娇说:“信,这里有一封信。”

天娇跑过来,一把抓起信封,迅速抽出里面的信纸。

“小娇被人绑架了......”说着话双腿一软坐在了病床边。

Robot赶紧拿过天娇手里的信,迅速看了一遍,小娇果然是被人绑架了。信上说的很明白,如果报警小娇就危险了。

“怎么办罗伯特?小娇会不会有危险?”天娇焦急望着robot问。

“对方的目的很明确,针对我们赢得他们的钱,所以小娇暂时不会有危险。第一,你马上向组织电话汇报这件事。第二,我们立即赶回公寓与无为商量营救小娇办法。”Robot说完,随即与天娇走出病房。他知道绝代双娇的组织在欧洲,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件事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无为和阿侖上了杨岩的车,三个人开车回公寓。

等到他们回到居住的小区天还没有亮,杨岩把车停在楼道口,阿侖从后面跳下来,自己先进去开门。

无为还没下车,他问杨岩,“进去再坐会吧。”

“不了,我也困了,回家洗洗澡睡一觉再说。”杨岩一脸疲惫地说。

无为疼爱地用手抚摸着杨岩的脸庞,笑着说:“好吧,等睡醒了再给我打电话,我们出去吃饭。”

无为刚要下车,突然阿侖急三火四地从楼道里跑出来,大声对无为说:“不好了大哥,出事了。”

无为一惊,急忙问:“出什么事了?”

“我们的房门被人撬开了。”

无为来不及打开车门,从敞蓬车的上面跳出来,快速跑进楼道里,杨岩也来不及回去了,急忙下车跟了过来。

无为来到公寓门口,房门已经被阿侖推开了,无为看了一下防盗门的边沿,果然有撬过的痕迹。

无为赶紧走进屋里,扫视了一圈,只见客厅里还是他们走时的样子,摆设还是井井有条,并不象进来盗贼,他又走到其它几间房间查看了一下,都没有被翻过的。

“大哥,这里有一个盒子。”无为听到阿侖在喊他。

“啊......”紧接着无为听到了杨岩发出的惊恐的叫喊声。

无为迅速跑回客厅,只见杨岩惊恐万状扑进他的怀里,身体吓的不住地颤抖。

“怎么回事?”无为赶紧问。

“大......哥......盒子......盒子有只断手......”阿侖张口结舌地说,他也被吓的脸色蜡黄,神情紧张。

无为轻轻地拍着杨岩的脊背,安慰她说:“有我在,别怕。”杨岩猛然从无为的怀里挣脱开,转身向卫生间跑去。

无为刚进来的时候也发现了在茶几上有个不大的木盒,只是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盒盖已经被阿侖打开,无为走进一看,在里面果然有一只从手腕处断下来的手,血迹刚刚凝固,还很新鲜,显然是被砍下来不久。

无为的目光猛然被断手戴着的戒指吸引,是一条盘旋的蛇,无为的心收缩了一下,他低声地说:“我知道这是谁的手了。”

这时卫生间里传来杨岩剧烈的呕吐声。

阿侖战战兢兢地问:“是谁的手?”

“是沙漠之鹰的手。”无为肯定的说。

“沙漠之鹰是谁?为什么把他的手放在我们家里?”

无为拾起在地上的盖子,重新扣在木盒子上,以防让他们再看到不舒服,他对阿侖说:“沙漠之鹰就是牌桌上戴墨镜的那个人,看来巴缔森说的不错。”刚说到这里,无为忽然惊醒过来。

“糟了,绝代双娇有危险。”无为的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了。

无为赶紧拿出手机,显示是robot的号码。

“无为,出事了?”电话里传出robot焦急地声音。

“你慢点说,出什么事情了?”无为问。

“小娇被人绑架了,你在家里等着,我们马上赶过来。”robot显然是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

“好,你们报警了没有?”

“没有,如果报警小娇就会有危险。”

“好了,你们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等你们。”无为说完扣了电话。

这时杨岩已经呕吐完了,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她忽然又看到了茶几上的木盒,立即惊恐地说:“快,快把它扔出去。”

无为对阿侖说:“先不能扔,你把它拿到储藏室去吧,连同木盒一起放进冰柜里。”

阿侖战战兢兢地伸出双手,象捧着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一样,把胳膊伸的直直得,脸朝一边歪着,慢慢走出客厅。

看着阿侖害怕的样子,无为忍不住说:“你把它当作一只猪蹄子不就得了,有什么可怕的。”

无为的话起了作用,阿侖马上把胳膊放下来,自言自语地说:“对啊,一只手有什么好怕的。”

十多分钟后,robot和天娇焦急万分地回来了。

刚进门,天娇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杨岩急忙上前拉住她的手,把她扶到旁边坐下,轻轻安慰天娇。

无为对俩人说:“先别急,慢慢说是怎么回事?”

Robot气喘嘘嘘地说:“我送天娇回到医院,在路上的时候天娇就预感到不好,等我们赶到病房果然发现小娇不在,在床头的橱柜上发现了一封信。”说着话robot把信递给无为。

无为从信封里抽出一张纸,字是打印上去的,信的内容是:小娇被绑架了,如果想让她活命,就把绝代双娇赢的钱全部划到指定的帐户里,如果报警或是有其它行为小娇都会丧命,信上还留下一个手机号码。信的最后是一个飞赢用爪抓住一条蛇的图案,看到着个与沙漠之鹰戒指相同的标记,无为就猜想到是一伙人干的。

无为看完信,对robot说:“他们不但绑架了小娇,而且还惩罚了输钱的沙漠之鹰,把他的一只手砍下来送到这里。”

“他们把沙漠之鹰的手砍下来送到这里?”robot惊讶地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无为轻蔑地笑了一下,“他们这么做不外乎两个目的,第一沙漠之鹰输了三千万,对他惩罚是为了警示组织内的其他人。第二,把沙漠之鹰的断手送我们这里,肯定是为了警告我们不要再多管闲事。”

“我们应该怎么办?”robot问无为。

“他们留下的手机号码你们打过了没有?”无为问robot。

Robot摇摇头,“没有,看过信后我们就直接来这里了,想与你商量后再作决定。”

无为站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走动,边走边说:“让我想想。”

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他的身上,一起随着无为来回动。

天娇用期待的眼神盯着无为,见他几分钟都没说话,忍不住说:“姜先生,你一定想办法救我妹妹。”在她眼里无为已经成了无所不能的英雄。

无为停下脚步,轻声说:“从他们把沙漠之鹰的手掌砍下来,能看得出这个组织的凶残......”

“我们是不是向巴缔森请求帮助?他说过难以解决的问题可以找他......”无为的话还没说完,阿侖就抢着说。

“我们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解决,这种事情决不可麻烦别人。”无为说到这里又想了想,“我们目前需要办两件事,第一摸清对方的底细,了解小娇的情况。第二必须搞到武器,跟这帮家伙交手没有武器不可以。”

“武器的问题好解决。”robot忽然对无为说。

“真的吗?”无为怀疑地问。

“你随我来。”robot说完转身走向书房,无为和其他人都好奇地跟在后面,不清楚他要做什么。

Robot走进书房后,来到靠墙的书橱前,书橱一人多高,由两组组成,一组有一米半宽。

Robot把书橱向两边轻轻推了一下,两组书橱竟然很容易地移开了,令大家都想不到的在书橱背后的墙壁上镶嵌着一个枪柜。

只见枪柜里摆满了各式崭新的长短武器,突击步枪、M16、柯尔特步枪、散弹枪,仅各种型号的自动手枪就十多只,M1911、鲁格、白郎宁双动手枪等等,枪支都是新的,散发着冷冷的蓝光,象一个小型的武器展览,看得无为的眼睛都直了。

阿侖和杨岩也都露出了惊讶不已的神情,都想不到这里还藏着这么多枪支。他们经常出入这个房间,平时什么都没发现。

无为贪婪地盯着这些闪烁着诱人光泽的枪支,头也不回地说:“罗伯特,你他妈的还有多少让人震惊的秘密?”

“基本上没有了。”robot微笑着说。

“我跟着老爸在军营里生活了十多年,也没有见到这么多漂亮的家伙,你是怎么弄到这些武器的?”无为一边说话一边顺手抄起一只M16突击枪,用手轻轻地抚摸着。

“这在美国算不了什么,收藏各种枪支是我的业余爱好,这些武器都是通过合法渠道购买的。”robot说着话也拿起来一只带弹匣的自动散弹枪,“我以前还是全美飞碟射击的亚军,不过是业余组的。”

“平时见你文质彬彬,想不到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我在这里面待了半年时间了,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现?”无为好奇地问。

“先不要管那么多了,你对这些武器感觉怎么样?”

“非常好,如果有只狙击枪就更好了。”

“跟我来这边。”robot说完,转身领着无为进了他的卧室。

Robot把他床上的东西都撤到一边,在床头边有一个按钮,他轻轻按了一下,只见床板从中间位置分开,原来整个床体也是一个伪装的枪柜。

一只带瞄准镜的M107摆放在一边,真是一只漂亮的大家伙。

“枪店里都有卖,消费税加子弹花了我整整一万美元。你看还满意吗?”robot轻声说。

“太过瘾了,这家伙直升机都能干下来,你可真行啊罗伯特。”无为发现在这个枪柜竟然还有激光测距仪,枪上配用的强光灯,夜晚使用的激光红点发射器,便携式微型电台等一些特种兵使用的装备。

“罗伯特,你的这些装备能赶上海豹突击队了,这些都是你的业余爱好?”无为惊讶地问。

“你就不要管这么多了,快说下一步怎么做。”robot催促无为说,他还担心无为一直问下去让自己没法解释,所以赶紧把话题岔开。

“有这些武器就好办了,大家请来客厅。”无为说完,转身回到客厅,几个人也都随着他来到客厅坐下。

“就目前的情况看对方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营救小娇,从他们绑架小娇和到这里来送沙漠之鹰的断手看,他们对我们的情况掌握的很清楚,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有能力营救小娇。所以我的计划是天娇用电话联系对方,顺便把他们的情况摸清楚,谈妥交换的条件,我们借机把小娇营救出来。”

“我打电话怎么对他们说?”天娇问无为。

“首先需要确定小娇现在平安无事,告诉对方必须要听到小娇的声音,其次告诉他们帐户里的钱已经被组织划走,要划回来必须要请示,这需要时间,先说这些就可以。”

“好,我马上打电话。”天娇说着话拿出手机,拨通了对方留下的电话号码,对方留下的也是一个移动号码,而且不是美国的号码。

天娇把手机的通话方式改为免提,好人无为他们都能听到对方的声音,振铃响了两下就接通了,看来对方一直在等电话,随即一个凶狠的声音传出来。

“喂,考虑的怎么样?”对方好象知道这个电话是天娇打的。

“我妹妹现在怎么样?我必须听到她的声音再作决定。”

“好吧,你等着。”

随后是一阵沉默,大约过了有三四分钟,电话里传出小娇的声音,“姐姐,我是小娇......”随即声音就断了,紧接着又传出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

“你已经听到了,这个小妞目前还很好,如果你不马上照我们说的做,那就很难说了......”

“我们帐户里的钱已经被划走了,我需要向组织请示才能重新划回来,这需要时间。”

“那好,我给你两个小时时间,如果两个小时后还不答应,我就先把这个小妞漂亮的脸蛋割成花朵,哈哈......”

“你要是敢动我妹妹一根毫毛,我决饶不了你们......”天娇的话还说完,对方就扣了电话。